返回

超維術士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2828節 贊美沙耶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那是一個沒有皮膚,直接露出血色身軀的嬰兒。此時,它正以倒懸的方式,抓著織網。

    它的額頭部位,綁著絲綢一樣的繃帶,額頭以下依舊是沒有皮膚的血肉。眼楮是鼓起的黑瞳,嘴角的笑,裂開到了耳邊,露出黑漆漆的口腔。

    四肢上的肌肉不斷的融化又重生,指甲漆黑而尖利。

    單從嬰靈本身來看,已經很詭異了。

    但更詭異的是,這只嬰靈的頭顱頂蓋,被一根長滿刺的綠藤深深的插入,綠藤露在外面的部分,開著一朵鮮艷的紅花。

    紅花隨風搖擺,大量的紅色液體從花蕊中噴涌而出,落在地面,最終化為了凝固的紅蠟。

    當看到嬰靈與花的時候,眾人除了感覺詭異外,也多了幾分明悟。

    他們之前還猜測織網與紅蠟會不會與嬰靈無關,而是艾達尼絲設的陷阱。但現在可以確定,這的確是嬰靈搞的鬼。

    織網,來自于嬰靈頭上的繃帶。

    紅蠟,則是那朵紅花里滴落的液體形成的。

    花與嬰靈,這種古怪的配隊,他們還是第一次看到。而且,從嬰靈那詭異的笑容中,他們實在很難分辨出,到底是嬰靈控制著花,還是花寄宿了嬰靈,又或者它們根本就是相輔相成?

    “安格爾,你打算直接攻擊它們嗎?”

    當霧蛇突破最後一層的織網時,多克斯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安格爾並沒有回答,因為不用問,安格爾就已經展現出了答案——

    他並沒有攻擊嬰靈。

    白色迷霧形成的大蛇,在嬰靈的正前方停了下來。高昂的頭顱,幽綠的雙眸,居高臨下的看著攀爬到織網中心的詭異嬰靈。

    整個畫面看上去,完全不像是嬰靈在威脅著霧蛇,而是霧蛇佔據著主導位置,以俯視眾生的神明姿態,壓制著渺小的嬰靈。

    當然,這只是眾人的想象,他們知道,真實情況肯定不是如此。

    嬰靈既然敢被艾達尼絲放出來阻攔他們,甚至艾達尼絲明確說出“有它在,你們絕對不會抵達晴空詩室”之類的話,那就說明嬰靈是非常強大的。

    至少,一道幻術肯定奈何不了嬰靈。

    只是,他們有些不明白的是,安格爾操縱霧蛇停下來,和嬰靈面面相覷是什麼意思?

    如果安格爾讓霧蛇攻擊,他們都能理解,可現在看來,霧蛇只是擺出了高姿態,沒有任何進一步動作。

    難道這是在恫嚇?

    可嬰靈也沒有被嚇到的樣子啊……

    更奇怪的是,嬰靈居然也沒有對霧蛇動手,而是搖曳著頭上的紅花,似乎在和霧蛇打著招呼?

    “你這是在搞什麼,嬰靈把你的霧蛇當成玩具了?你該不會是在哄嬰兒吧?”多克斯兀自猜測道。

    “嘗試交流。”安格爾隨口道了一句。

    “真的能交流?”多克斯驚訝道。

    安格爾︰“我怎麼知道能不能交流。”

    多克斯︰“……那你說什麼嘗試交流呢?”

    安格爾一本正經的在心靈系帶里回道︰“嘗試交流,重點應該放在‘嘗試’上,而不是‘交流’。”

    多克斯沒好氣的道︰“呵,說的那麼玄乎,那你的嘗試有沒有結果?”

    安格爾︰“目前還沒有。不過,它也沒攻擊我的幻術,這算是交流的前戲?”

    多克斯哼唧幾聲,完全不相信安格爾的話。

    倒是黑伯爵,仔細的打量著安格爾,似乎從他表情中看出點什麼。不過,黑伯爵並沒有說話,只是守在安格爾身邊,靜觀其變。

    安格爾和多克斯的對話,其實並沒有撒謊。

    他的確是想看看能否交流,只是目前看上去並沒有成效……不對,也是有成效的,至少嬰靈和那朵花,都沒有表現出惡意,也沒有攻擊霧蛇。

    看上去更像是無視了霧蛇,或許是因為單靠著“魘幻”制造的幻術,並不能讓它們信服?

    安格爾將霧蛇定格在原地了數分鐘,嬰靈依舊沒有和霧蛇交流的意思。

    但是值得一提的是,嬰靈也未曾移動過,更沒有攻擊霧蛇。

    這其實是非常引人注目的,因為霧蛇所處的位置是居高臨下的,這種高位俯瞰低位的姿態,任何有反抗能力的生靈,大概都不願意接受。

    可嬰靈並不在意霧蛇的高姿態,甚至低眉垂目,似乎有表達臣服的意思。

    但……就是沒有交流。

    安格爾看著這一幕,心中很猶豫。他們不可能一直待在這里跟嬰靈耗下去,終究要有下一步動作的。

    可是,要不要那樣做呢?

    安格爾沉思了片刻,終于還是做出了決定。只見他深深的呼了一口氣,在心靈系帶里道︰“我打算過去接觸嬰靈,看看情況。”

    “大人,這是不是有點太……沖動了?”瓦伊擔心道。

    多克斯倒是對安格爾的決定很支持︰“織網都斷開了,我們早該攻過去了。我和你一起上!”

    安格爾思考了片刻,覺得多克斯跟著去也好,至少發生沖突還有個肉盾。

    不過,安格爾剛剛點頭同意,一旁的黑伯爵便道。

    “還是我跟你去吧,多克斯留在這里,照料好兩個學徒。”黑伯爵淡淡道。

    多克斯有些不滿︰“為什麼啊,我也想去。”

    多克斯之前是不想上的,但現在看到嬰靈都不敢攻擊霧蛇,心中就升起一些小九九了。嬰靈身上那朵花,應該就是魔食花,看上去很不錯的樣子……如果能夠得到,那他就賺到了。

    黑伯爵︰“原因很簡單。如果你跟著安格爾過去,真出現問題,你可能會死,安格爾也有可能會死;而我跟著安格爾過去,無論我這具分身是否會死,安格爾一定能活。”

    現在情況其實還並不明朗。

    霧蛇雖然沒有遭受攻擊,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們過去,嬰靈也不會攻擊。

    霧蛇又不是生命體,嬰靈沒必要特意攻擊。而他們前去,有極大可能會造成嬰靈的異動。

    嬰靈和花,不管誰是主體,肯定是強大的。多克斯上前去,可以當肉盾,但不一定能保證他們都活下來。

    而黑伯爵,它雖然會心疼這具分身,但如果用這具分身換取安格爾的存活,他會毫不猶豫這麼做。

    且不說與萊茵、桑德斯的關系,光是安格爾本人就有這樣的分量與價值,值得他這麼做。

    黑伯爵的說辭,簡單而直白,也的確戳中了多克斯的心。

    他和安格爾去,有可能都死,有可能都活。但黑伯爵和安格爾去,必然可以全活下來……就算黑伯爵的分身遭遇不測,那也只是分身,不會影響到本體。

    這樣一想,多克斯覺得自己跟著安格爾去,還真的是一半一半的機會。雖然靈感並沒有危機,但他也不會篤信靈感,在鄭重的權衡了片刻後,多克斯還是認同了黑伯爵的觀點。

    多克斯確定留下來保護兩個學徒。

    黑伯爵這才看向安格爾︰“走吧,我陪你過去。”

    安格爾雖說已經決定要過去看看,但並不意味著立刻就走。他還需要做的一件事,便是將厄爾迷身上的幻術節點轉移到外接陣盤上。

    讓這個移動幻境,變成固定于此處的幻境。

    這樣一來,厄爾迷就能跟著他們一同前去。

    縱然黑伯爵明確說了可以保證他活下去,但為了以防萬一,安格爾還是要給自己多留一個心眼。

    固定好幻境後,安格爾這才與黑伯爵互覷一眼,點點頭,緩緩走出了幻境。

    在走出幻境的那一霎。

    黑伯爵突然頓住,鼻翼明顯擴張,似乎在大口的吸聞著外界的味道。

    安格爾看到黑伯爵的樣子,就知道接下來黑伯爵可能會更生疑了……

    果不其然,黑伯爵在數秒後,轉頭看向安格爾,用意味深長的語氣道︰“我在空氣中問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

    之前在安格爾的移動幻境里,有淨化力場存在,黑伯爵還沒有聞到外面的味道。但現在,親自出來以後,那股味道立刻竄進鼻子里。

    說是味道,其實並不是真正的氣味,而是一種感觸。或者說,超越五感的一種感知。

    這種感知,和安格爾使用幻術時,那種奇異的感覺幾乎一模一樣。

    正因此,黑伯爵才會感到疑惑。

    安格爾淡定的道︰“我也聞到了熟悉的味道。”

    黑伯爵︰“那我們應該聞到的是同一種味道。”

    安格爾笑了笑,沒有回話,而是率先往前走去。

    安格爾的意思很明顯,他不打算解釋原因。黑伯爵雖然心中有疑問,但很快他就沒心思去考慮這些事了,因為他們進入了紅蠟的區域。

    他們自然不可能直接去觸踫紅蠟,而是浮在半空中飛行。

    只是,就算是在半空中,黑伯爵也感覺到了紅蠟的影響。

    此前,多克斯說紅蠟區域似乎存在一種特殊的力場,對精神有一定的影響,這導致他對沙蟲的操控力時高時低。

    當時他們其實沒有太在意,因為沙蟲雖然在紅蠟區域有一點點異常,但真正讓它們出現巨大異變的,還是織網。

    可真當他們來到紅蠟區域時,黑伯爵才發現,這紅蠟的影響有多麼的可怕。

    或者說,可怕還略遜一籌,應該稱之為……恐怖。

    黑伯爵本來還在思考著周圍那熟悉的感觸,但當進入紅蠟區域後,他的思緒毫無征兆的出現了混亂。

    前一秒可能還在思考正常的事,下一秒腦海里就浮現出古怪的小丑,將小丑從腦海里剔除,繼續思考,可腦海里又浮現了正在制造肥皂的豬膘工廠,還有那嗷嗷痛叫的殺豬聲。

    就這樣,黑伯爵進入了一種很詭異的狀態,一秒前在思考正常事,一秒後莫名其妙的思緒卻不斷的疊加。

    雖然思考是斷斷續續的,勉強能夠正常進行,但那些莫名其妙涌進腦海里的畫面,都是古怪至極,小丑、殺豬、食腐、褪色、異變、摘顱……詭異的場面,不斷的疊加。

    有時候,黑伯爵覺得自己好像經歷過那些場景,但仔細回味,又好像不是自己的事。但下一秒,他又覺得曾經發生過這類事,只是如今的畫面用“隱喻”、“夸張”的手法來表示出來。

    似無所關聯,實則內蘊羈絆。

    這讓黑伯爵有一種可怕、甚至于恐怖的感覺,仿佛自己的記憶正在被替代,那些瘋狂的記憶才是正常的思緒,那些自以為正常的思考,其實真的是……自以為是。

    黑伯爵不是沒有受過精神影響,但是,如此詭異且根本無蹤去尋覓的影響,還是頭一次。

    黑伯爵深深的懷疑,自己繼續待在這里面,哪怕只有一分鐘,或許都會變成另一個“自己”。

    而那個自己,或許會認為自己才是真正的自己,過去的自己只是構想出來的一個虛妄之影。

    這種驚悚、恐怖的認知,讓黑伯爵頭一次感覺到了畏懼。

    他忍不住回頭看了安格爾一眼,思緒斷斷續續的想著,要不要和安格爾先離開這片區域?

    而安格爾,其實也受到了影響。

    只是,安格爾腦海里跳出的畫面,和黑伯爵的不一樣,他跳出來的畫面完全沒有變化,每一次跳出的畫面,都是一片無邊無際的花海。

    花海里每一朵艷麗的花,都長著一張大嘴,這些花的嘴巴不停的說著什麼。

    密密麻麻、此起彼伏,安格爾听得不太清楚。

    經過好幾次類似的畫面,安格爾仔細的去分辨傾听,這才听出來,這群長著嘴巴的花,在不斷的向他恭維著︰贊美月光!贊美女王!贊美莎娃!

    除了這熟悉的贊美三連外,它們還贊美著另一位安格爾並沒有听過的存在︰贊美沙耶!

    安格爾猶記得,他所听到的被魘界生物贊美過的,目前為止就只有四類︰月光、女王、莎娃以及各種大臣。

    而沙耶,屬于新的贊美對象?

    沙耶是誰?

    安格爾並不知道,格魯鎮也沒有叫沙耶的人。或許,這是魘界里另一位權勢者?

    暫且不管沙耶是誰,安格爾覺得腦海里不斷跳出這些贊美的畫面,還是有點不爽的。

    雖然他們贊美的對象里有“安格爾”,且安格爾也沒覺得精神有什麼不適,但他實在不想耳邊那麼聒噪。

    有什麼辦法能屏蔽呢?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