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超維術士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2830節 得名沙耶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安格爾向黑伯爵輕輕道了聲謝。

    就算不會用上故土雷鳴,對于黑伯爵的一番好意,還是需要感謝的。

    黑伯爵︰“接下來你準備做什麼?戰斗?或者……其他?”

    戰斗的話,黑伯爵會配合安格爾,屬于他們一起主導。而“其他”的話,則由安格爾主導,不到萬不得已的地步,黑伯爵不會插手。

    “……我打算和這只嬰靈談判一下。”安格爾在沉思了片刻後,還是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毫無疑問,安格爾的想法在黑伯爵這邊,被歸類為“其他”。

    “可以。”黑伯爵沒有詢問安格爾要如何談判,只是叮囑道︰“絕大多數的嬰靈,有偽裝的本能,注意不要被它的外表騙了。”

    安格爾點點頭︰“我明白。”

    嬰靈是亡靈的一種,並沒有智慧,但是,在攻擊手段上,嬰靈有天生偽裝的本能,在荒野里以被拋棄的嬰兒為表象,吸引人類靠近,再行殺戮。這種“釣魚”行為,屬于本能,但也可以說是補償。畢竟,嬰靈比絕大多數的亡靈要弱很多。

    不過,安格爾倒也不擔心被嬰靈坑,因為他很清楚,這一次與他“談判”的,很大可能不會是嬰靈,而是魔食花。

    黑伯爵同意了安格爾的想法後,便沒有再做任何的干預,甚至一句話也沒說,只是靜靜的懸浮在一旁。

    安格爾則又向前飛了三米。

    之所以只有區區三米,與謹慎無關,純粹是安格爾要考慮域場的範圍。再進一步的話,黑伯爵就不在域場內了,到時候必然會受到紅蠟的影響。

    不過,就算只是前進了三米,也足夠了。此時距離嬰靈已經很近,近到已經能看到嬰靈、魔食花的所有細枝末節。

    ……

    安格爾的靠近,在他看來並沒有什麼不妥。

    但是,對于不明真相的“圍觀群眾”而言,卻是驚的心髒都懸到了嗓門眼里。生怕下一秒,安格爾就陷入了危險的困境。

    以多克斯為主的一行人,是在擔心安格爾。

    可此時還有另一個人,正用驚愕的眼神注視著眼前的一切。

    這個人,正是艾達尼絲。

    艾達尼絲非常有自信,這群人絕對不會突破持花嬰靈的防線。因為她深知這只異界嬰靈的恐怖!

    當初異界嬰靈突然降臨的時候,若非一時不察,被艾達尼絲引誘進了鏡域,估計晴空詩室此時都已經不存在了。

    在鏡域了,艾達尼絲也測試過嬰靈的實力。

    無一例外,艾達尼絲每次都以死亡告終。縱然,艾達尼絲在鏡域里用的只是鏡影,但通過實體鏡面的投送,實力和艾達尼絲已經相差無幾。可就算如此,面對異界嬰靈也是死路一條。

    不過,死得多了。艾達尼絲也逐漸知道了嬰靈的一些秘密。

    這是一只有智慧且狡猾的嬰靈,它對危險有天然的預感,所以來到鏡域後,它縱然可以打破被關押的鏡面空間,它也沒有這麼做。

    因為它知道,一旦它打破了鏡面空間,在無路可尋的情況下,只會墜入鏡域的最深處,也就是——空鏡之海。

    而空鏡之海,對于強大如嬰靈而言,也是危險至極的地方。

    所以,艾達尼絲掌握了第一個對付嬰靈的手段︰放逐空鏡之海。

    除此之外,艾達尼絲此前和嬰靈的數百次見面,除了死了對應的數百次外,她也旁敲側擊得到了另一個情報。

    異界嬰靈降臨于現實,並不是為了地下迷宮。它似乎別有目的,而這個目的讓它迫不及待的想要離開,重獲自由。

    在確定了異界嬰靈的目的,以及掌握了它的弱點後。艾達尼絲開始對嬰靈進行勸降,她非常渴望得到異界嬰靈的忠誠,讓它能為自己所用。

    只要掌握了異界嬰靈,艾達尼絲甚至有辦法沖破晴空詩室的桎梏,徹底的絕了奧古斯汀定下的契約。

    但是,993次的死亡,也讓艾達尼絲認清了一件事。

    她沒辦法得到異界嬰靈的忠誠,哪怕用空鏡之海威脅它,它也絲毫未曾屈服。

    從偶爾感知到的精神波動里,艾達尼絲知道,異界嬰靈似乎有其他的主人,被它稱為‘女王’。

    在知道異界嬰靈不能為自己所用後,艾達尼絲給自己定了一個數字,一旦她死到1000次的時候,她必然將異界嬰靈放逐到空鏡之海。

    既然不能為她所用,那它再強,也沒有任何價值。

    不過,還沒等到艾達尼絲死亡1000次,安格爾這群人就闖了進來。

    于是,在第994次與嬰靈見面的時候,艾達尼絲和異界嬰靈達成了一個約定。

    ——阻截所有來到緩步走廊的生靈,將他們殺死,挫骨揚灰,那麼她就放它自由。

    這並不是一個口頭約定,畢竟,將嬰靈放出鏡域後,誰也無法保證嬰靈會不會對她進行攻擊,艾達尼絲也要考慮到自己與奧拉奧的安全問題。

    所以,她們之間是有立契約的。以鏡域為見證,如果嬰靈未曾完成約定,或者說,對艾達尼絲與奧拉奧進行了攻擊,那麼鏡域會將它從現實中直接拉回鏡域,墜進空鏡之海。

    正因為有這個約定,艾達尼絲很自信,安格爾等人絕對不可能突破嬰靈的防守線。

    在艾達尼絲的想法中,安格爾等人甚至連紅蠟和織網都無法突破。

    因為艾達尼絲親自嘗試過紅蠟與織網的厲害,她在紅蠟與織網之中,各自死了數百次。而迄今為止,她也沒有尋找到破解紅蠟與織網的方法。

    火燒?織網不畏火。而紅蠟雖然會被火燒成蠟油,但蠟油所流之地,皆會淪為瘋狂之所。

    紅蠟凝固時,影響的只是紅蠟所在的區域,但化為蠟油,只會讓這個區域無限制的擴大,且不會有任何的死角。

    所以,就目前來看,沒有任何有效的辦法,能對織網與紅蠟造成威脅。

    艾達尼絲信誓旦旦的認為安格爾等人必死無疑,甚至做好了去和奧拉奧“談心”的準備,可現實的發展卻是超乎了她的想象。

    她以為不可能被破開的織網與紅蠟,都被破開了。

    幻術能撕裂織網?艾達尼絲根本不信。而且,她能借著魔能陣看到,除了第一面織網遇到幻術時,稍微停頓了一下,後面的織網根本就是自己主動裂開的。就像是,在做一個歡迎儀式。

    而紅蠟區域,居然也對安格爾等人沒有任何影響。他們的眼楮清明,完全不像是瘋癲的樣子。

    這也出乎了艾達尼絲的意料。

    到底為什麼?

    艾達尼絲能想到的,只有嬰靈主動放水了。

    可是,她與嬰靈簽訂了契約,如果嬰靈不殺死來者,不將他們挫骨揚灰,嬰靈只會被拉入空鏡之海,徹底的消亡。

    嬰靈到底在想什麼?它有另外的計劃?還是說,它就是不想殺死安格爾?!

    艾達尼絲捏緊拳頭,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心中不斷的對自己說,一切還沒結束,嬰靈只是誘敵深入……繼續看下去,嬰靈畏懼空鏡之海,不可能會放安格爾走的。絕對不可能。

    ……

    艾達尼絲的目光,眾人的目光,此時都聚焦在了安格爾身上。

    而安格爾並沒有成為焦點的自覺,而是靜靜的注視著嬰靈。

    嬰靈也在看著安格爾,黑漆漆的眼眶中,沒有任何的生氣……但也沒有任何的惡意。

    所有人都在等待安格爾和嬰靈的下一步動作,他們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只能屏息凝神的注視著。黑伯爵倒是知道安格爾準備與嬰靈“交流”,但是如何交流,要怎麼建立交流管道,黑伯爵也不清楚,還需要繼續觀察。

    但讓所有人都失望的是,安格爾和嬰靈就這麼眼對眼,誰都沒有說話。

    似乎是陷入了僵持狀態。

    而且,這僵持還在持續著,已經數分鐘過去,依舊沒有任何停止的跡象。

    在眾人焦灼的擔心著安格爾情況時,安格爾實際上,已經和嬰靈,順利的建立上了聯系。

    這種聯系,是外人無法感知到的,甚至黑伯爵和艾達尼絲,都無法感知。

    因為他們的聯系根本不在現實的層面。

    彼時,當安格爾靠近嬰靈的時候,立刻感覺到了一種熟悉且歡悅的情緒。

    這種熟悉感,和之前在紅蠟區域時的情況一模一樣。

    不過,這種情緒並沒有直接傳達到安格爾的腦海,而是被域場給擋住了。

    安格爾想了想,主動在域場上開了條縫隙。隨著縫隙的開啟,熟悉的情緒立刻被安格爾感知到。

    與此同時,安格爾的腦海里浮現出了一個畫面。

    畫面中依舊是剛才看到的那片火紅的花海,花海里的魔食花依舊在表達著對安格爾的尊敬與贊美。只是沒有直接將這種歡欣的情緒表達出來,而是收斂了很多。

    至于為何這些魔食花會突然變得如此收斂……因為此時的畫面中,多了一株此前並不存在的花。

    而這株魔食花,漂浮在半空之中。

    這是一株截然不同的魔食花,它的顏色並非如火般紅艷,而是整體漆黑一片。

    花瓣的顏色是深邃的幽黑色,但其上卻閃耀著星輝一般的溢彩流光,看上去絢爛的就跟盛夏的星空般!

    哪怕是最損魔食花顏值的——花蕊里的大嘴,此時瓖嵌在這株黑色的魔食花上,都不顯得怪異,反而凸顯了它的神秘之處。

    看著這株漂浮在半空中的魔食花,安格爾的眼眸低垂,通過情緒,緩緩表達道︰

    “是你?”

    安格爾曾經初到魘界奈落城,便受到飛顱魔的驚嚇而昏倒,後來被一株黑色的魔食花用它的“香涎”給喚醒。

    這株黑色的魔食花,便是被桑德斯稱之為魔食花王的存在。

    而眼前這株漂浮在空中的魔食花,和當初安格爾在魘界奈落城里遇到的一模一樣。

    就連那漆黑花瓣里暗藏的“星空”,也如此的相似。

    安格爾其實也不知道這株黑色的魔食花,是不是魘界奈落城的故人……不對,故花。

    所以,安格爾用了一種非常取巧的方法來做問詢。

    隨著安格爾的問話落下,黑色的魔食花緩緩飄向安格爾。

    隨著它的靠攏,安格爾能清楚的感知到,它內心的興奮與歡欣鼓舞。

    “太好了,冕下記得我!冕下記得我!贊美月光!贊美莎娃!”

    魔食花來到安格爾身邊,像是在跳舞一般,圍繞著安格爾轉著圈。熟悉的香味,讓安格爾恍惚間,仿佛回到了初入巫師界的那段時期。

    感知著它歡快的情緒,安格爾心中已經有了大致的答案。

    它應該就是曾經在奈落城里遇到過的那一株魔食花。

    不過,從當前的情況來看,它和當初那株魔食花還是稍稍有些不一樣。

    “呵。”安格爾故作深沉的笑了一聲,然後壓著嗓子道︰“你比以前聰明了許多。”

    所謂的不一樣,便是智商明顯不同。

    當初遇到的魔食花,雖然能與安格爾交流,但都是非常寡淡的單字,安格爾除了知道它“喜歡”、“尊敬”外,根本得不到其他的信息。

    甚至,魔食花當初還根本不認識自己,之所以表達親近,只是因為他身上有“女王”的氣息。

    而現在,它起碼會完整的表達了,從其尊稱上也可以看出,它甚至還分得出莎娃與女王之間的區別。

    “是的,沙耶比以前聰明了!”

    “沙耶還得到了名字。”

    “冕下,我叫沙耶!”

    安格爾︰“……我記住了。”連續自稱了那麼多遍,安格爾記不住才怪。

    不過,話說回來,安格爾之前還在疑惑,到底花海里的那些魔食花,贊美的沙耶是誰,為什麼在格魯鎮沒有對應的人,現在算是明白了。

    沙耶原來是曾經的那株魔食花。

    “得到名字?不是自己取的嗎?”安格爾其實想問的是,難道是被女王賜予的名字,但一想到女王,安格爾就感覺背脊骨癢癢的。聯想到當初在暮色拍賣會上,安格爾就是一個勁兒的想女王的樣子和名字,結果導致暮色拍賣會大亂,差點讓那女王跨越了半位面,抵達巫師界。

    如果那縫線女王來到巫師界,這絕對會是一場末日般的災難。

    所以,安格爾話都到嘴邊了,又把女王這個詞給噎了回去。

    就像桑德斯曾經說的那樣,面對這種無法揣測的強者,能少提就盡量少提,能用代稱就別直呼其尊名。

    “不是的,是光給我取的。”

    “……光?”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