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超維術士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2831節 內務大臣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沙耶對安格爾表現的十分信任,只要安格爾詢問的問題,全都巨細靡遺的回答。

    不過,沙耶的智慧雖然有所增加,但對于復雜的詞匯,還是無法表達。

    所以,就算沙耶對安格爾的詢問都回答的很詳細,安格爾也是半猜半蒙,才腦補出了,所謂的“光”的大致情況。

    一切的故事,要從安格爾離開魘界奈落城時說起。

    彼時,安格爾在懸獄之梯的頂層與桑德斯相逢,在得到了《奇點散射冥想法》後,他們便準備離開魘界。

    然而,就在他們安格爾返回現實的剎那,“女王”出現了。

    女王來時的動靜非常大,只是威勢就破壞了懸獄之梯,還差點就抓住了安格爾的腳踝。

    不過,安格爾的運氣還是不錯的,險之又險的逃出了女王的魔爪。

    這件事雖然安格爾以平安歸來為結果,但它所造成的影響,卻非常的深遠。

    譬如安格爾其實去魘界的次數非常少,就是因為女王似乎能追蹤他的氣息,面對女王隨時可能殺到的局面,就連桑德斯都不太建議安格爾去往魘界。

    而這,只是現實中的影響。

    在魘界里,女王當時的出巡,也造成了巨大的影響。

    她的威勢直接崩壞了懸獄之梯,同時,也讓奈落城的地下水道,不斷的震動、坍塌。

    而那堵充滿謎團的牆,也因為地下水道的“大地震”,出現了一絲裂縫。

    這絲裂縫的出現,導致了某種東西的溢出。

    而這種東西,正是被沙耶稱之為“光”的存在。

    沙耶對光的描述,非常的矛盾。前面說是瑩潤的光輝,後面又說它為自己取了名字。這也導致,安格爾不知道“光”到底是生靈,還是說只是一道光。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當光從牆壁背後溢出,並且照到魔食花上時。

    所有的魔食花都出現了一定的智力提升,其中以沙耶的提升最大,完全是一種質變。

    而且,光照在沙耶身上時,沙耶冥冥之中得到了一種啟示。

    而這個啟示,就包含了它的新名字︰沙耶。

    沙耶的解釋,到這也就結束了。

    至于那“光”後來怎麼樣,沙耶也說不清楚。因為在沙耶得到啟示後,就陷入了昏迷,等它醒來,光已經不見了,而那堵牆上的縫隙則重新合上了,仿佛根本不存在縫隙一般。

    沙耶對此也沒有什麼好奇心,所以後續的情況,它是完全不知。

    不過,沙耶得到啟示時的昏迷,並不是單純的昏迷。

    按照沙耶的說法,當它醒過來時,它所能觸及的範圍變得更大了,也能從空氣中捕捉更多的信息了。

    用安格爾的話來說,就是沙耶進化了,智商與實力增加的同時,還得到了一些新的能力。

    安格爾也詢問了沙耶得到了哪些能力,可是沙耶自己也說不清楚,就說和以前差不多,只是變得更強了。

    安格爾本想詢問一下沙耶以前有什麼能力,但最後想想還是算了。

    光是解釋一個“光”,他們就花了很長很長的時間。每一句話幾乎都是掰碎了說,安格爾才能理解沙耶的意思。

    真要沙耶做更詳細的講述,不知道又要花多久時間。而現在,其他人都以為他們處于緊張的對峙狀態,雖然安格爾對所謂的“光”也好奇的不得了,但現在他也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去詳細的詢問。

    安格爾決定還是先解決當前最要緊的事——

    詢問嬰靈和魔食花的情況,以及商量讓路。

    听到安格爾的詢問,沙耶頭一次陷入了思考,不過,這個思考連半秒都沒有,就點點頭︰“好,我現在就告訴它們,讓它們為冕下讓路。”

    緊接著沙耶不知道說了些什麼,數秒後,對安格爾道︰“我已經講清楚了,它們原本也不敢阻攔冕下。”

    按照正常情況,安格爾此時其實已經可以離開了。

    但是,他對沙耶剛才那“僅僅半秒的思考”,生出了好奇。

    沙耶當著自己的面思考,應該是有什麼重要的事吧?

    還有,嬰靈與魔食花的具體情況,安格爾也不清楚,他還是打算再詢問一下。

    或許因為詢問的是魔食花的事,沙耶的回答沒有那麼多需要去掰碎翻譯的難懂詞匯,沒用多長時間,安格爾就大致了解了具體的情況。

    外面的那朵鮮紅色的魔食花,其實就是沙耶。

    準確的說,是承載了沙耶意志,降臨到現世的分身。

    從沙耶的講述中,安格爾可以確定,這種分身和黑伯爵的分身,既有相似處,也有不同點。

    相似的地方是,沙耶的意志並不與本體相連,只有外界魔食花死亡,沙耶的意志才會回歸魘界與本體融合。

    就像黑伯爵的本體也不知道分身在做什麼,只有分身消亡,本體才能接到分身帶回來的記憶。

    而不同點,則是黑伯爵的分身,是出自黑伯爵本體,是黑伯爵的器官與血肉分離出來的。

    但沙耶的分身,並沒有使用自己的本體,而是用的其他魔食花,它只是將意志寄宿在它們身上。且外界的魔食花本身也有自己的意志,這也是為什麼,之前安格爾希望嬰靈讓路,沙耶要先通知嬰靈和魔食花,就是因為外界魔食花也有獨立意志。

    正常情況下,外界的魔食花會按照自己的意志去行動,而沙耶則會沉眠。只有遇到特殊情況,沙耶才會出現。

    如今,“莎娃”冕下的現身,在沙耶的眼中,就是特殊情況,需要它親自來應對。

    至于說那嬰靈,也的確是出自魘界,不過被沙耶給馴服了,與分身進入了共生狀態。

    之所以選擇這只嬰靈共生,是因為它有非常特殊的能力,可以通過額頭上的絲綢繃帶,制造出無限量的織網。

    所有踫觸織網的生靈,其能量都會被織網所吸收,最後供給到嬰靈體內。

    當然,也不是所有能量都能吸收……生命能量就會被排除在外。嬰靈畢竟是亡靈,對于生命能量有天然的反感。

    除此之外,還有光明性質的能量也不會吸收,原因同上。

    正因為嬰靈有吸收能量的特殊能力,沙耶才會讓分身與它共生。

    在共生狀態下,嬰靈可以源源不斷的向魔食花提供魘界之力還有各種能量,以避免魔食花的實力降低。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只嬰靈其實就是沙耶分身的能量驛站。或者,用全息平板里面的詞匯來說,就是特殊的“充電寶”!

    安格爾大致了解嬰靈和魔食花的情況後,又生出了一個疑問。

    “你為什麼會將分身降臨此界?還有,為何要听命于鏡中那個女人的話?”

    明明在魘界待得好好的,為何要來巫師界?

    要知道,魘界生物並不喜歡待在一個沒有魘界氣息的世界,離開了魘界能量,它們的實力會驟降。至于說永夜國與心奈之地,那是“上面”的任務,且它們也花了大力氣改造,讓魘界氣息能通過半位面,流到巫師界,但這也只是勉強維持它們的實力。

    一旦它們離開穹頂,實力也會逐漸的降低。雖然比起絕大多數的巫師依舊高很多,但誰都不會喜歡自己虛弱的狀態。

    “主管內務的瑪娜大臣,發起了一份征兆,讓我們去支援心奈之地的建設。”

    听到沙耶的回答,安格爾愣了一下。

    瑪娜大臣?征兆?

    安格爾不是第一次听到瑪娜大臣,當初那只貓頭鷹玩偶就提到過瑪娜大臣,說瑪娜大臣負責監管。

    不過,安格爾雖然知道瑪娜大臣,但並不知道她的具體定位。

    如今從沙耶的口中,不難得知,瑪娜大臣原來是內務大臣。這倒是和現實中的瑪娜很相似,曾經瑪娜還沒進入夢之曠野時,就是帕特莊園的女僕長,也算是管理內務。

    既然知道了瑪娜是內務大臣,那現在安格爾听到過的大臣中,就只有葛蘭大臣,不知道具體的職位了。

    話說回來,瑪娜大臣為何要發起征兆,讓沙耶去支援建設心奈之地?

    還有,沙耶口中的“我們”,是指嬰靈和魔食花,還是說,有更多的魘界生物已經降臨?

    安格爾斟酌了一下措辭,說道︰“我去過心奈之地,努卡大臣將那里建設的不錯。而且,有迷金娘、沸紳士……等人的幫助,目前來看,已經綽綽有余。怎麼,瑪娜大臣不相信努卡大臣的能力,還繼續征兆?”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沙耶︰“不過,既然冕下都說心奈之地建設的很好,那我也算是松了一口氣。要不然,我在這里耽誤這麼久,如果心奈之地的建設還出了問題,回去後肯定會被瑪娜大臣懲罰。”

    安格爾︰“除了你,瑪娜大臣還征兆了誰?”

    沙耶想了想︰“好像和這個世界有聯系的,幾乎都得到了征兆,但有誰來,我並不知道。不過應該不會太多,這世界的氣息真令人不舒服。”

    就像沙耶自己,都沒有用本體降臨,派了個分身加嬰靈來應付。所以,在它看來,願意受到征兆的不會太多。

    除非,瑪娜大臣親自去催促監管。

    沙耶在魘界屬于無足輕重的小人物,只是得知了征兆,並沒有真的見到瑪娜大臣,所以它才敢只派分身降臨。

    不過這些話,它也只敢說給“莎娃冕下”听。

    一來,它曾經幫助過冕下,想來冕下不會因此而生氣;二來,它也听出了冕下對于瑪娜大臣征兆的不滿,自然要順著他的話來說。

    安格爾倒是沒去思考沙耶的小九九,他現在思慮的是另一件事。

    何謂“和這個世界有聯系的”?

    安格爾沒有去問沙耶,因為以他“莎娃”的身份,自然是該知道答案的。不過,安格爾個人猜測,或許這里的“聯系”,是指南域在魘界里的投影,以及生活在這些南域投影里的強者?

    畢竟,魘界並不只有南域的投影。魘界屬于特殊世界,非常的廣闊,有各個世界的投影,南域只是其一。

    安格爾︰“這件事情,我知道了。不過,你還沒回答我,為何你要听命于鏡子里那個女人?”

    沙耶對此也沒有隱瞞,一五一十的將情況說了出來。

    听完沙耶的解釋,安格爾也忍不住一陣嘆息,他也沒想到,原因會這麼簡單——

    沙耶的分身剛降臨,就因為“初來乍到、陌生無知”,遭遇艾達尼絲的陷阱,被騙到了鏡域,任其宰割。如今好不容易現身,也是簽訂了契約,要截殺通過走廊的生命,否則就會墜入空鏡之海,徹底消散。

    “既然已經和她簽訂了契約,你現在要它們讓路,那外面那株魔食花和嬰靈,豈不是都會被契約反噬?”

    沙耶的意志可以回到魘界,所以無須擔心沙耶。倒是外面魔食花和嬰靈,就這麼“被犧牲”,安格爾還是有些過意不去。

    “簽訂契約的是嬰靈,而不是我的分身。所以,會被契約反噬的是嬰靈,禍不及我。”沙耶對于嬰靈也是一副可以隨時丟棄的模樣,完全不在意嬰靈的死活。

    “不過,分身和嬰靈如今連在一起,被放逐的話,軀殼也會隨著一起。但它的意志和我的意志捆綁,所以,可以及時脫離軀殼,隨我返回魘界。”

    也就是說,那只嬰靈基本沒救了,而魔食花,無論是外面鮮紅的魔食花,還是眼前的沙耶,只是損失掉一具軀殼罷了,意志或者說靈魂,回到魘界是沒有問題的。

    安格爾本想再問問有沒有挽救的辦法,但想想,救下嬰靈好像也沒什麼大用,所以也沒再繼續說下去。

    “那好,就按照你所說的做吧。”安格爾話畢,便準備用域場脫離這個畫面。

    不過,沙耶這時突然道。

    “冕下,沙耶有個請求。”

    安格爾抬眉看去,淡淡道︰“說。”

    “雖然分身的意志可以和我的意志一同返回魘界,但是,它的意志脫離軀殼後,沒有嬰靈的能量補給,會很快的因為失去營養而枯萎。”

    安格爾︰“所以你希望我找個能容留它的地方?”

    沙耶黑色的花瓣上下飄散,用渴求的情緒表達著自己的期望。

    安格爾想了想︰“可以,不過只能暫時容留。”

    畢竟當初魔食花王救了他兩次,一次是飛顱魔,另一次則是那面牆產生的精神力沖擊。

    所以,安格爾可以幫沙耶這個忙。

    容留地方也很好找,直接丟入魘境里就可以了。反正他能源源不斷的供應魘界氣息,魔食花應該不會枯萎。

    但容留只能是“暫時”的。

    他的魘境里雖然也有一些魘界生物,但是都屬于無智慧、純屬本能行事的。而魔食花是有一定的智慧,待久了,保不準就被它發現自己是個草包的事實。

    所以,為了避免暴露,可以短時間容留,但太長時間的話……那他就只能如沙耶放生嬰靈那樣,把魔食花也給放生了。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