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超維術士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2832節 殺了那朵花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在外人看來,安格爾和嬰靈對峙了整整五分鐘。

    期間什麼事也沒有發生,只有四目相對,似在用眼神較量高下。

    最終,還是安格爾先一步的收回了眼神。

    “敗下陣來了?”黑伯爵的聲音適時的在心靈系帶里響起,“還是說,找到解決的辦法了?”

    安格爾︰“我像是敗陣的一方?”

    黑伯爵看了看對面那依舊死死望著安格爾的嬰靈,淡淡道︰“起碼在眼神戰中,你略遜一籌。”

    安格爾︰……什麼眼神戰?

    他跟誰眼神戰了?他明明是在腦海中和沙耶對話好吧,哪有什麼眼神……

    安格爾話說到一半時,余光瞟到了對面的嬰靈。初見嬰靈那瞪得滾圓的駭人眼目,安格爾就潛意識的回避了下。

    也就因為這一次的回避,當安格爾回頭再看黑伯爵的時候,後者的情緒充滿了調侃。

    如果黑伯爵此時真身在這,估計會用戲謔的眼神看著自己。

    安格爾暗暗嘆了一口氣,現在想要說自己壓根沒和嬰靈進行什麼眼神戰,已經有點難解釋了。

    既然用言語不好解釋,那就直接用行動來表示。

    安格爾︰“是否略遜一籌,要進一步才知道。”

    話畢,安格爾便率先往前邁了一步。

    因為域場籠罩的範圍有限,黑伯爵也不得不跟著安格爾向前。

    “是準備開戰,還是說,你另有辦法?”黑伯爵一邊說著,身周已經開始緩緩聚集起了能量,這些能量散發著金色的微光,仿佛將黑伯爵的鼻子鑄煉成了金像。

    黑伯爵嚴正以待,但安格爾卻是表現的很輕松。並且,用意味深長的語氣對黑伯爵道︰“戰不戰不是我說了算,不過,我看這只嬰靈一直沒有攻擊我們,說不定它現在已經不想阻攔我們了。”

    對于安格爾的這番話,黑伯爵不置一詞。安格爾是自大、自戀還是自信,很快就會知道了。

    安格爾和黑伯爵的再次前進,也讓眾人開始提心吊膽。

    他們的想法和黑伯爵的一樣,猜測會不會馬上就是接觸戰。面對這只詭異的異界嬰靈,安格爾和黑伯爵會怎樣對付?

    在眾人憂心忡忡的時候,另一邊,艾達尼絲也在關注著安格爾的動作。

    她到現在還是不相信嬰靈敢違抗契約。

    嬰靈如此狡猾,或許,這一切都是它的計謀?

    究竟是不是計謀,是不是請君入甕?當安格爾等人來到嬰靈身前時……答案揭曉。

    嬰靈依舊沒有攻擊安格爾,甚至還微微的退縮了一下。

    安格爾則緩緩的探出手,伸向嬰靈。

    整個過程並不慢,但在黑伯爵以及其他人眼中,這就像是慢放了數倍的動作。無論是安格爾毫不遲疑的探手,還是嬰靈顫抖的細節,都被他們盡收眼底。

    為什麼嬰靈會顫抖?嬰靈是在懼怕安格爾?

    這是不是意味著,安格爾伸出手是打算消滅嬰靈?嬰靈才會害怕?

    被眾人無限慢放的動作,也給予了他們無限的疑惑,但這些疑惑其實很快就得到了解答。

    只見,安格爾的手,在半空中停了下來。與此同時,嬰靈頭頂上的那株紅艷艷的魔食花,歡欣的上下搖曳著花瓣,仿佛翻飛的蝴蝶。

    然後,這只“花蝴蝶”嬌羞嬌羞的將自己,蹭到了安格爾的手心。

    安格爾對此沒有任何訝異,而是順道伸出了另一只手,像是對待寵物一般,溫柔的撫摸了一下魔食花。

    魔食花顯得更加的羞澀,甚至把自己花蕊里的那張大嘴,都緊緊的閉上,生怕里面尖利的牙齒刮到安格爾。

    之前還只是“像”寵物,現在這個魔食花的態度,簡直和人養的貓貓狗狗一模一樣。

    哪怕是隔著遙遠的距離,眾人都能感覺到魔食花那搖尾乞憐的獻媚討好。

    所以……安格爾這是馴服了魔食花?

    那是不是意味著,他們這一關,又可以輕輕松松的度過?……咦,為什麼要說又?

    看著安格爾與魔食花的互動,無論是黑伯爵,還是其他人,心情都有點復雜。

    但復雜的情緒之中,並沒有太多的“驚訝”,主要是安格爾這一路上的所作所為,已經讓他們有些麻木了。

    好像,只要安格爾在,任何困難都不是困難,任何無解的都能找到解答。

    與眾人情緒明顯不同的,則是在暗中觀察的艾達尼絲,她看著魔食花那討好的樣子,整個人如遭雷擊。

    為什麼又是他!

    這個人到底是誰?從哪里來的?為什麼奧拉奧因為他而改變了萬年來的準則?為什麼就連異界降臨的嬰靈,都能被他馴服?

    艾達尼絲此時的心情難以言表,但可以知道的是,她對安格爾的在意、或者說恨意,此時已經遠遠超過了諾亞一族。

    而此時,眾人注目的中心,安格爾輕輕將魔食花推開。

    “行了,到此為止吧。”

    魔食花被推開後,也沒有任何不耐煩,乖乖的停在一旁不動。

    眾人看到這一幕,心中已經開始想象了,接下來應該是安格爾命令魔食花,讓它讓路,然後他們就可以長驅直入,直達晴空詩室。

    可是下一秒,安格爾卻做了一件讓眾人目瞪口呆的事。

    安格爾伸出手,直接點在魔食花的花蕊上。隨著一股強大的能量沖擊,魔食花從花蕊的位置直接被打穿了一個洞。

    本來還鮮活無比的魔食花,瞬間死去。那火紅的花瓣,還有搖曳的身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枯萎,然後癱軟在嬰靈的頭上,最後……徹底的化為了粉末,消散殆盡。

    這一切的一切,無不證明魔食花已經徹底的死了,再無復活的機會。

    之前,眾人在看到魔食花如此親近安格爾時,都已經麻木了,完全不驚訝;可現在,看著安格爾“翻臉不認花”,所有人都驚呆了。

    前一秒安格爾還溫柔的撫摸魔食花,像是在撫摸一只軟軟的小貓咪,可下一秒就說“到此為止吧”,然後一個變臉,來了場“辣手摧花”。

    任何人看到安格爾這般轉變,估計都會被嚇一跳。要知道,這種轉變有很大可能是精神與心理上的“變態”,而這樣的“變態”,在眾人此前的印象里,可是溫和儒雅的。

    老實人變成了摧花魔,想想就有些不寒而栗。

    不僅眾人被嚇了一跳,嬰靈也嚇到了,它飛快的順著織網爬到高處,一臉畏怯的看著安格爾。

    安格爾看著嬰靈的反應,心中暗自嘀咕,難道沙耶還沒和嬰靈交待情況?

    算了,不管有沒有交待,這都不重要。現在更重要的是——

    “喂,你想出去蹦,我不會阻止。但你可別忘了,這些網,還沒給解開呢。”

    安格爾對著嬰靈說道,臉上帶著溫柔的笑容。

    安格爾的溫柔,並不是裝出來的,他是真的覺得,嬰靈就這麼白白的被放逐到空鏡之海,有些遺憾。但他也沒有其他辦法去拯救嬰靈,他現在能做的,就是在嬰靈還沒上路前,對它更溫柔一些。

    不過,安格爾自以為的溫柔,在其他人眼中,卻更顯變態與扭曲。

    這話說的,簡直就是一邊插你刀,另一邊還用“溫柔”的語氣,要你主動開路。

    這簡直就是心理變態啊!

    安格爾的行為,在被解讀的方向上,越來越偏……而眾人還完全沒有詢問的意思。

    在他們看來,或許安格爾只是壓抑的太久了,所以出現了這種突然的轉變?

    而且,巫師界里有這種情況的很多。

    包括黑伯爵本人,也是大部分時間變態,偶爾正常。

    所以……尊重。

    眾人默契的保持了緘默,而安格爾繼續用溫柔的語氣,哄著嬰靈,就像是真的在哄小嬰兒一樣。

    數秒後,嬰靈畏畏縮縮的探出頭,在安格爾“鼓勵”的笑容中,主動松開了織網。

    自此之後的所有織網,全部從中間斷裂,不再有任何的阻礙。

    足以讓他們可以安然無恙的抵達這次目的的終點——晴空詩室。

    安格爾對著嬰靈比了個大拇指,然後轉過身,對黑伯爵道︰“看吧,我就說它現在已經不想阻攔我們了。”

    看著安格爾嘴邊的笑容,黑伯爵……無話可說。

    黑伯爵心中的疑惑越來越深,但他也知道,安格爾不會回答。既然如此,那他就閉嘴,不問也不答。

    安格爾也不在意黑伯爵的沉默,這最後一關就這麼輕松的過了,他自己也挺開心。

    他這次的目標就是晴空詩室,如今,晴空詩室前的所有障礙都被徹底鏟除,接下來就是一片坦途,他怎會不高興?

    他將魔食花的意志收進了魘境里,哪怕只是暫時容留,也算是一個意外之喜。說不定,能從這株魔食花的嘴里,得知一些關于牆壁的事。

    尤其是,之前想要詳問,但礙于當下狀況而沒有問的一件事︰光。

    那縫隙里逸出的光,到底是什麼,有何特征?

    不過這一切,都要等魔食花的意志重新凝聚成形後,才能詢問。

    按照魘界生物的特性,當他們回到魘界氣息濃郁的空間,應該很快就會恢復的才對?

    思及此,安格爾伸出右手,目光透過一個個躍動的綠紋,看向了隱藏在綠紋之下的極奢魘境。

    安格爾本來是想看看魔食花的意志是否凝聚成型,但當他定楮一看時,整個人呆住了。

    極奢魘境里,血紅色的魔食花已經扎根,而且,佔據的位置是放置鋼琴的舞台,將那數米見方的舞台,化為了一片魔食花海。

    之前已經見識過花海,所以安格爾對此不驚訝。他驚訝的是……沙耶為什麼在里面?!

    是的,就是那株漂浮在半空中的黑色魔食花。

    它對于極奢魘境似乎非常滿意,此時正隨著為數不多的茶杯樂隊,在半空之中搖曳身姿,隨歌起舞。

    沙耶跳著舞跳著舞,就飄到了火紅魔食花的上方,藤蔓交纏,枝葉煥發光彩。

    看著這交纏的一幕,安格爾突然想起,此前沙耶好像說過,它的意志和外界魔食花是捆綁在一起的。

    那這麼說來,將紅色魔食花的意志帶進魘境,其實也等于是給沙耶發了準入證?

    之前沙耶完全不提這一點,安格爾也沒往這邊想。

    結果就是,本來只是暫時容納一株魔食花,現在更聰明的那株也自己混進來了。

    這根本就是夾帶私貨了喂!

    安格爾心中直呼請狼入室,甚至想立刻打開魘境,把沙耶給揪出來。

    但現在的時間點顯然不合適。

    安格爾只能強忍住心中的無奈,將目光從魘境移開,對著黑伯爵道︰“呃,現在我們是該……哦對,我們繼續前進。”

    說完繼續前進後,安格爾又想到了什麼︰“不對,先把多克斯他們接過來。”

    雖然織網裂開了,但是地上的紅蠟卻沒有消失。

    其他人沒有域場保護,肯定沒辦法過來,所以,安格爾還是要回去一趟。

    黑伯爵看著安格爾突然發呆,又突然有些慌亂,連話都說的前後不搭,有些疑惑道︰“你怎麼了?”

    雖然看不到黑伯爵的臉,但安格爾從黑伯爵的情緒中,感知到他是真正在關心自己。

    安格爾沉默了片刻,輕輕嘆了一口氣︰“沒什麼,就是突然覺得,不該把魔食花這麼快給滅掉的……”

    “為什麼?”

    安格爾想了想︰“其實它長在嬰靈頭上,還挺好看的。”

    難得安格爾自己主動提到了之前的行為,黑伯爵自然不會放過機會︰“既然你覺得魔食花和嬰靈很搭配,那你為什麼又把它給滅了呢?”

    安格爾︰“無心之失與無奈之舉,二選一。黑伯爵大人覺得會是哪一種?”

    黑伯爵︰“後者。”此前,可能黑伯爵還覺得安格爾是“心性突變”,但現在安格爾給出了二選一,那毫無疑問,肯定是後者。

    無心之失,是絕無可能的。

    一路行來,安格爾的所作所為都被黑伯爵看在眼里,他從來都不會盲目行事。他殺了魔食花,看似荒謬,但如果有內情,說不定也能理解。

    安格爾笑而不答。

    黑伯爵︰“既然是無奈之舉,那我是否可以認為,魔食花雖然死了,但它其實以另一種方式存活著?”

    畢竟,黑伯爵可不相信會有主動找死的魔食花。

    安格爾聳聳肩︰“或許吧。”

    話畢,安格爾便不再說話,不過他透露的信息已經很多,足以黑伯爵腦補出不少故事了……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