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醫品宗師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五百五十六章 鳳凰花開的路口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春風吹綠了柳梢,吹醒了小草,吹皺了春水,吹鼓了杏樹的花苞。

    時間,在輕盈溫柔的風聲中,悄然流逝。

    兩個月後。

    陽歷六月底。

    江京中醫藥大學,寬闊的操場上。

    所有的學生們都整齊的排列在操場上,已經升職校長的陳寅生,一臉喜慶的站在拜訪在旗台上的一個講台上發言。

    “同學們,又是一年畢業禮,每一年我們學校都有畢業典禮,但是今天特別的不同,因為這是我們學校正式躋身全國第一的一年,這是我們學校最強一代同學們的畢業典禮。”

    “回想這幾年,我們學校經歷了前所未有的低谷,也經歷了不可復制的崛起之路。”

    “即將畢業的同學們,你們永遠是我們學校的驕傲。”

    “還在學習的同學們,希望你們能接替你們的學長,跟學校一起打拼出一個更加美好的未來……”

    陳寅生的話聲,通過音響的傳播,在整個操場甚至是整個校園中回響。

    從語氣都能辨別出來。

    陳寅生現在很開心,很激動。

    正如他剛才所說的,在不懈的努力下,江京中醫藥大學終于是克服了重重困難,成為了全國中醫藥大學的翹楚,成為了全世界中醫藥大學的標桿。

    剛剛升任校長職位,學校就得到了各種榮譽加身,這讓他怎能不開心,怎能不激動?

    相較于陳寅生的興奮和激動。

    台下,全校的同學們的興致,卻病沒有那麼好。

    因為,這場畢業典禮只有江妙語來了,作為學校的棟梁,帶領學校一路從前八殺上第一的方丘並沒有來。

    大家也都知道方丘是一個大忙人,在校的時間非常少。

    本以為畢業典禮方丘一定會到,結果卻听到了方丘沒來的消息,這讓已經很久沒有見到方丘,非常期望見到方丘的同學們都難免有些失落。

    “唉,也不知道校長是怎麼想的,這麼重要的日子,竟然沒把方丘給請回來”

    “就是啊,咱們學校能有今天還不是全靠方丘學長啊?”

    “我說,不會是因為方丘學長自己不願意來吧?”

    “怎麼可能?方丘學長的品德也是你能質疑的?學校里每一次有大事發生的時候,方丘學長那一次沒有趕回來?更何況你還沒看過之前的報紙啊?方丘學長連高中學校的邀請都去了。”

    “應該也不是學校的問題吧,這麼重要的日子學校也肯定會邀請方丘回來的,至于到底是設麼情況導致方丘學長沒回來,就不知道了。”

    同學們紛紛低聲議論。

    言語間,對方丘沒能來參加畢業典禮這件事,還是挺遺憾的。

    畢竟,這一場畢業典禮,也是方丘自己的畢業典禮啊。

    台上。

    “好了。”

     里啪啦的說了一大堆之後,陳寅生笑呵呵的對著台下交頭接耳的同學們說道“我的發言到此結束,接下來是屬于你們的狂歡。”

    話聲剛落下。

    一個婉轉悠揚的歌曲伴奏聲響起。

    听到整個伴奏,許多人都不禁跟著搖晃其身子來。

    這是歌曲《鳳凰花開的路口》。

    這首歌是一首關于離別的歌曲,他沒有什麼花哨的音樂制作,也不需要什麼特別的聲樂技巧,只有簡單的旋律,感覺就像是一個人在輕聲的訴說,訴說著一個關于留戀、關于青春、關于成長的故事。

    一個個的音符

    ,就像是帶著愁緒的螞蟻一樣,爬滿記憶,怎麼也趕不走。

    這是一首很適合在畢業季演唱的歌曲,也是一首很不合適在畢業季演唱的歌曲。

    當大家都搖晃著頭,準備跟著伴奏一起唱的時候。

    一個特殊的歌聲響起。

    全場,所有的學生們都不禁一愣。

    這個聲音,怎麼那麼熟悉?

    疑惑中。

    所有人抬頭看向舞台。

    此時,一個熟悉的人影正拿著話筒,面帶微笑的從後台走出來。

    “方丘!”

    “方丘師兄?”

    “方丘學長!”

    看到出現在舞台上的人,無論是跟方丘同級的畢業生,還是已經入校兩三年見過方丘很多次的老生,還是才剛剛入校不久一次都沒見過方丘的新生們,都在這一刻沸騰了。

    大家都以為方丘沒來。

    卻沒想到,方丘早就已經在後台準備了。

    旗台上。

    看到方丘出現之後引發的騷動,陳寅生立刻就得意的笑了起來,低聲喃喃道“還是我安排得好,這畢業典禮才能進行下去,要不是早早的就把方丘來參加畢業典禮的消息給透露出去的話,著畢業典禮恐怕就變成他一個人的粉絲見面會了。”

    說著。

    陳寅生背著手走下旗台,站在操場邊上,跟同學們一起听方丘的演唱。

    隨著方丘的歌聲響起,又一人走上舞台。

    是江妙語。

    倆人的合唱,引發了全場的共鳴。

    听過這首歌的,都深深地陷入到了那種離別的情緒中,沒有听過這首歌的也隨著歌詞的傳達,而徹底的陷入了進去。

    唱著唱著。

    全場所有的學生們,都開始大合唱了起來。

    以前沒听過這首歌的同學們,都紛紛的掏出手機查歌詞。

    一個個唱著,哭得稀里嘩啦的。

    好好的一個歡樂的慶典,瞬間就被離別的愁緒給籠罩了。

    不過,當大家哭的一塌糊涂的時候,不時的卻又有幾個笑聲響起,為這個本應該嚴肅氛圍平添了幾分歡樂的氣息,也讓大家都處在了不知道是該哭該是該笑的尷尬氛圍中。

    苦笑聲,不覺于耳。

    很快。

    歌曲結束。

    “轟隆隆……”

    仿佛是為了迎合畢業典禮的隆重一般,一個飛機在低空飛行的轟鳴聲,突然傳來。

    大家一邊擦著眼淚,一邊抬頭看。

    結果。

    卻看到遠方,竟然出現了一架飛機。

    一開始不大,然後慢慢的變大,在變大的同時還不斷的劇烈搖晃著,竟然是從數千米的高空中直接朝著學校操場沖了過來。

    與此同時。

    “滴滴滴……”

    陳寅生的手機響起。

    掏出來一看,已經有幾十通未接電話了。

    趕緊接通。

    “緊急,有一架客機在飛行途中遭遇到不可逆轉的問題,因在城市長空沒有合適著陸點的緣故,正朝著你們學校的操場過去,請你立刻把操場上的所有學生撤離,請立刻撤離……”

    電話里,傳來一個人的話聲。

    要是換做平日,接到這樣的電話,陳寅生肯定不會搭理。

    可現在。

    他就親眼看著遠處有一架客機,正在朝著操場飛過來。

    “跑,快跑!”

    “飛機失事了,大家趕緊跑啊。”

    “都別看了,趕緊跑

    !”

    陳寅生急切的大吼著,把一些還在盯著舞台的學生推往一邊,瘋狂的大喊,急的一雙眼楮都通紅了。

    這一刻。

    所有的學生們才反應過來。

    飛機在低空飛行引發的巨大的轟鳴聲,已經開始震蕩他們的耳膜,讓他們感覺到有些接受不了了。

    一時間,大家驚慌的紛紛逃竄。

    奈何,太慢了。

    飛機已經沖了過來。

    眼看事故不可逆,站在舞台上剛剛唱完歌的方丘根本來不及多想,立刻騰空而起,朝著迎面而來的飛機沖了上去。

    一開始,誰都沒有看到這一幕。

    可是。

    當方丘的身影出現在正對著客機方向的時候,整個操場上的所有人,包括陳寅生在內,全都被嚇傻了。

    這時什麼情況?

    方丘怎麼飛起來了?

    就在所有人都被騰空飛行的方丘嚇呆的那一刻,已經沖到了飛機前方的方丘,直接深處右手。

    直接單手接住了正在從高空中墜落平下來的飛機的機頭。

    “臥槽,這是什麼東西?”

    “甦坡悶?”

    “超人?這尼瑪,方丘是超人?”

    全場的學生都看呆了。

    而那邊。

    單手接住機頭的方丘,稍微動用了一點空間之力,就讓極速俯沖下來飛機瞬間減慢了速度。

    然後,繼續利用空間之力控制著飛機,從高空中緩緩的落下。

    最終,在一臉輕松的情況下,方丘控制著這一架即將失事墜落的飛機,穩穩的降落下來。

    操場上。

    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這一幕。

    當方丘用手舉著巨大的飛機落下來的那一刻,所有人紛紛朝著四面退散,把操場給讓出來,讓客機穩穩的落定在地上。

    “呼……”

    客機落地,方丘這才長長的松了一大口氣。

    當他轉過身來才赫然發現,操場上密密麻麻的同學和老師,每一個人都目瞪口呆的盯著自己,許多人的臉上甚至都浮現出了極度夸張的神色。

    這時。

    方丘才反應過來,自己這是在學校。

    “啪。”

    抬起右手,一巴掌拍在腦門上,方丘滿是苦笑的呢喃到“完了,太大意了,本以為摧毀了涅組織之後,整個世界上就沒有什麼危險存在了。”

    “唉,我還是太年輕了,危險無處不在啊。”

    用手捂著臉,張開指縫朝著全場的人看了一眼之後,方丘根本不敢遲疑,趕緊騰空而起,一閃身直接就原地消失了。

    “你跑什麼?”

    “你以為你用手捂著臉我們就不知道你是方丘?”

    人群中,傳來大喊聲。

    隨後。

    全場所有人,立刻都無比嘈雜的議論了起來。

    人群中。

    耳後有一刀傷疤的陳聰,這是氣源之戰負的傷,身子站的筆直,,一臉興奮的喃喃到“是你,對我指點傳授的竟然是你!”

    “臥槽,老ど著家伙,也隱藏得太深了吧?”

    “我竟然跟甦坡悶住在同一個宿舍,吃了同一碗泡面?”

    “我了個去。”

    朱本正、孫浩和周小天三人,互相對視著。

    “我去,種植基地那只大老虎和那個小老鼠,不會就是傳說中的神獸吧?”

    。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