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醫品宗師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一章 校園隱藏高手!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九月,江京中醫藥大學,圖書館。

    方丘隨手從書架上選了一本中醫古籍《正骨學》來到休息區。

    作為剛入學的大一新生,因今天下雨無法軍訓,他第一時間就來到圖書館里看書。

    雖然考上大學之前對中醫不太了解,但這並不妨礙他對中醫和治病救人的興趣。

    當然,他報考中醫藥大學是有自己的目的的。

    方丘拉開一張桌子面前的椅子,坐下,將《正骨學》放在了桌面上。

    低頭看著眼前的書。

    可他並沒有翻書,只是隨意的將雙手放在書的兩側。

    而後,右手輕輕一拍。

    詭異而又神奇的一幕發生了!

    沒有絲毫其他動作,就這麼一拍,書竟然悄無聲息的自動翻頁了!

    面對如此詭異的情景,方丘竟神色如常,仿佛一切很正常一般。

    幸好學校剛開學,整個圖書館人少的可憐,無人看到剛才那詭異的一幕,否則還不會以為鬧鬼了被嚇死。

    方丘的右手不斷抬起拍下,書不停的翻頁,直到進入正文。

    津津有味的讀了起來。

    剛讀完一頁,右手再次抬起,準備輕拍而下。

    這時一個急促腳步聲從遠處響起。

    方丘神色如常的將抬起的手,慢慢放下。

    書安靜的沒有翻頁,身後的聲音卻已至。

    “方丘,我終于找到你了!”

    方丘轉頭一看,來人正是他們三班的助理班主任,柳菲菲。

    一個漂亮熱情的大三學姐。

    記得開學第一天,當時柳菲菲一露面,說是他們三班班主任的時候,整個班的男生頓時兩眼放光的狼嚎了起來。

    “沒想到你這麼好學,大家都軍訓累的睡大覺的時候你竟然跑來看書?!”

    柳菲菲走到方丘對面,坐下後瞥了一眼桌面上的書,贊賞的說了一句後,好奇問道︰“古文?看的懂嗎?咱們中醫學專業可是第二個學期才開骨科方面的課,現在看有點早啊!”

    “只是隨便看看。”

    方丘並沒有直接說自己能看的懂。

    他確實能看的懂。

    “精神可嘉!”

    柳菲菲贊道,然後一雙大眼楮炯炯有神的盯著他問道,“我打你電話半天都沒人接,怎麼回事?”

    方丘聞言一愣,立刻掏出口袋里的手機一看,發現上面果然有五個未接電話,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靜音了,沒听到。”

    柳心潔這才寬慰的點點頭,看來不是故意不接自己電話。

    自己第一次擔任班主任,對這群新入學的大一學弟學妹抱有相當高的期望的,可不想這開學沒幾天班里就出來一個不服管教的家伙。

    “是這樣,之所以給你打電話是咱們學院臨時決定明晚在操場舉行大一新生露天中秋節晚會,學院要求每個新生班都要出節目,我這是來找你報節目的。咱們班每個人都要報,你可不要想著逃脫,報完我會再從中篩選的。”

    柳菲菲解釋了一下,然後直接問道︰“你有什麼特長?”

    “特長?”

    方丘想了想,說道︰“會吹奏笛子算不算?”

    柳菲菲聞言眼前一亮,急忙問道︰“水平怎麼樣?國家幾級?”

    “一般般吧,沒考過。”

    方丘想了想自己的水平,然後對比了一下老爺子的水平,立刻對自己下了一個相當中肯的評價。

    柳菲菲有些失望,本來還想著班里能再出一個驚艷的節目,沒想到水平只是一般般。

    “我能先听一下你的吹奏嗎?”

    此時她心中打定主意了,如果真的如眼前這小子所說水平真的一般般,那就不用上報了。

    方丘有些為難的說道︰“可以是可以,不過笛子現在在宿舍。”

    然後指了指書。

    意思很明顯,我要看書,不想回宿舍。

    “小方啊!”

    柳菲菲這一聲親切小方直接喊得方丘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時間緊迫,今天中午就要往上報節目,你要體諒一下學姐嘛!”

    看著大美女學姐滿臉微笑軟語相求的模樣,方丘頓時頭大了。

    這一招有點吃不消啊!

    拒絕吧,不好意思。

    可不拒絕正常情況下自己光往返宿舍和圖書館就得在路上走四十分鐘。

    他實在不想浪費太多時間,而且他是新生,還沒有圖書館的借閱證,不能把書外借只能留在圖書館里看書。

    略微遲疑了一下,方丘才說道︰“這樣吧,學姐,我給你表演一下手笛吧,這樣似乎也能大體了解一下我的水平,怎麼樣?”

    “手笛?什麼是手笛?”

    柳菲菲一臉疑惑,心中又來了興趣。

    方丘耐心解釋道︰“手笛是利用雙手當做樂器共鳴箱的吹奏方式,很簡單的。”

    一听很簡單,柳菲菲興趣又下去了。

    見方丘這麼好學,她作為班主任兼學姐也不好意思打攪,只能同意這個折中的方法。

    “那好吧,我就洗耳恭听了。”

    見不用回宿舍了,方丘微笑著將手機放下。

    在美女學姐的注視下,直接雙手十字疊掌成捧手狀,空出掌心,拇指並攏漏出一個小孔。

    嘴靠近拇指。

    胸腔鼓動。

    氣流從口而出。

    一段優美的旋律瞬間響徹整個圖書館。

    “這是?”

    柳菲菲眼楮瞬間瞪得大大,滿心震驚,不禁失聲道,“這是《青花瓷》?”

    下一幕直接把她驚呆了。

    方丘竟然一邊吹奏一邊點點頭,竟然絲毫不影響吹奏。

    柳菲菲失神的看著方丘。

    她本來以為手笛和吹口哨差不多,可萬萬沒想到竟然如此神奇,而且吹奏出了仿佛天籟般的旋律。

    這一手也太絕了!

    真沒想到自己自己班里竟然隱藏著一個如此厲害的家伙!

    根本來不及再多想,她直接就沉醉在了了優美的旋律中。

    她放佛感覺到自身徜徉在江南的古色古香的風景里,撐一把粉紅繪花油紙傘,站在石橋上,憑欄一眼望千年,看到優美的青花瓷出世,看到了婉轉淒美的愛情故事。

    天青色等煙雨,而我在等你。

    炊煙裊裊升起,隔江千萬里。

    她似乎是一個旁觀者,又似乎是淒美愛情故事的女主角。

    一種愁緒,一種思念。

    淡淡縈繞心頭。

    好美!

    好悲!

    旋律繼續,帶著她徜徉在江南煙雨中,就就沉醉流連,難以往返。

    ……

    一曲吹完,方丘放下雙手,有些詫異的看了一眼還沉浸在旋律中的美女學姐,沒做打擾,繼續看書。

    一分鐘後。

    美女學姐清醒過來,直接一把抓住他的雙手,兩眼放光的說道︰“太厲害了!方丘你實在太厲害了!太好听了!”

    “青花瓷我听了不下幾十遍,第一次感覺到如此動听的讓人沉浸其中!誰能想到你竟然竟只憑借一雙簡單的手,吹出人間天籟啊!”

    “師姐,你過獎了。”

    方丘急忙抽出手,有些尷尬的說道,他還真不覺得自己水平怎麼樣。

    “一點都沒過獎!”

    柳菲菲直接否定了方丘的自我評價,然後幽怨的看了他一眼,“都這水平了你還說自己一般般,我差點被你騙過去了!現在,作為班主任我正式通知你,你的節目被征用了,不用什麼笛子,直接用手吹就行了!”

    說完,她就興奮了笑了起來,“這下咱們班有兩個節目了,一定會大放異彩的。”

    “兩個?”

    方丘疑惑的問道,“另一個是什麼節目?”“陳聰的武術表演!這小子也藏拙,拳打的虎虎生風的,竟然不說,雖然比你的表演差了點,但也是好節目!”

    柳菲菲站起來,沖著方丘舉起粉拳加油道︰“咱們班明晚就靠你們倆了!加油!”

    說完直接從口袋里掏出了借書證扔給了方丘。

    “這是學姐給你的獎勵,等你們的借書證辦下來再還我。”

    說完,風風火火的離開了。

    武術?

    方丘看了看自己的雙手,笑了。

    武術,他也會。

    不過他的叫武功。

    或者武道。

    想到武功,方丘不禁一臉悵然,嘆了口氣。

    也不知道老爺子現在怎麼樣了?

    他三歲武道開蒙,今年十七歲,整整苦修十四年。

    而這都是在所有人包括父母不知道的情況下進行的。

    三歲那年他遇到了老爺子,老爺子偷偷教了他十二年。

    直到高二那年,他突破了一個境界才察覺到老爺子身患隱疾,也在那個時候這才知道老爺子為了教他,竟然一直用自己強大的修為壓制著病,沒有去治病。

    直到快要壓制不住了,老爺子只留下一句話悄然離去,不知所蹤。

    “已無可教,好好修武,我去治病,有緣再見!”

    他很清楚老爺子的傷絕對不好治愈,否則何必拖這麼久。

    只要想到一個在他三歲萍水相逢的人無怨無悔的教導了他整整十二年,而自己卻無法回饋甚至幫助他一絲一毫,他心中就不由的一陣愧疚和疼痛。

    所以,他報考了中醫藥大學。

    希望能學成大醫,治好老爺子的病。

    也希望能治好更多人的病。

    他很清楚,這個學成時間越短老爺子危險就越小一分。

    只希望老爺子能堅持到那一天。。

    最讓他感到為難的是他根本不知道老爺子具體患了什麼病,雖然他察覺到隱疾存在,但不清楚具體病情。

    因此他無法針對性的學習。

    所以沒辦法,只能中醫涉及的治療方法,他能學多少就學多少,而且盡量不浪費一分一毫的時間。

    而他之所以會先看骨科類的書籍,是因為自己是練武之人,對筋骨多少了解一些,跌打損傷這些治療方法他跟老爺子也學了一些。

    所以這方面的古籍他上手比較快。

    期望以點帶面,學成大醫。

    希望老爺子一切安好!

    方丘心中感慨一句,將借書證收起,收斂了心神,繼續看書。

    圖書館也隨之恢復了靜謐。

    隨著方丘手掌不斷抬起,落下,一頁頁書不斷翻開。

    很快,一本書看完。

    他站起身來進入書架又挑選了一本關于骨科的古籍。

    他準備一科一科的來,直到全會,而且只看古籍,如果現代醫學能治好老爺子的病,早就治好了,老爺子不會壓制這麼久,所以他選擇在古籍了尋求方法。

    很快,又一本看完了。

    方丘看書很快,快的完全不像是看書,而是在翻書。

    一上午過去了,方丘已經看了四五本骨科類古籍了。

    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已經中午十一點了,他伸了個懶腰,調動內氣在內體轉動了一圈,疲勞感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

    拿著未看完的書,他又選了幾本關于骨科方面的古籍準備帶回宿舍看。

    來到了借閱處,將書籍和借閱證遞給面前的圖書管理員,一個看起來有些冷峻的中年人。

    中年人隨意看了一眼借閱證,然後瞥了一眼那一摞古籍,眼神中閃過一絲詫異,隨即抬頭看向方丘,眼神中詫異更重了。

    “新生?能看懂?”

    (新書第一章,各種求,求各種支持啊啊!!!下一章下午五點半更新!)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