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醫品宗師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五章 獨享的大秘密!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你……”

    江妙語這才明白剛才眼前男生的那句“你真漂亮”根本不是夸她,而是讓她產生一瞬間愣神。人在這愣神的一瞬間,全身肌肉是放松的。

    眼前的男生正骨就是利用的這一瞬間。

    她實在不知道該如何評價眼前男生這種行為。

    嘗試著活動了一下手臂,江妙語驚訝的發現真的好了,手臂不舒服的感覺消失了大半。

    “應該還有些疼痛,是韌帶拉傷的原因,這個只能養了,沒有任何辦法可以讓它快速恢復,一個星期內不要過分使用你的左臂就可以了。”

    方丘如同一個老大夫對待病人一樣叮囑道。

    “嗯,謝謝你!”

    江妙語一邊活動著手臂,一邊真誠的感謝道。

    “不客氣。”

    方丘笑著說道。

    這時江妙語手邊的手機震動了起來。

    “不好意思,我接個電話。”

    江妙語不好意思的拿起手機說道。

    方丘示意你隨意,繼續研究正骨論。

    而這時,周邊的男生簡直都快氣炸了。

    他們的女神竟然被人玷污了!

    竟然有個男人抓她的手臂,竟然還握她的手!

    雖然只是短短的幾秒鐘,但是這絕不可忍!

    最最不能忍受的是女神竟然對那家伙笑了!

    憑什麼?

    憑什麼!!!

    整個圖書館的男生心都快碎了。

    這時,江妙語放下電話,不好意思的說道︰“我的走了,我舍友忘了帶鑰匙了,我要回去給她開門。”

    “你隨意。”

    方丘伸手示意道。

    江妙語點點頭說道︰“再次謝謝你。”

    “不用客氣。”

    方丘說道。

    江妙語微微一笑,收拾起針和書籍就匆忙離開了。

    她本以為方丘會叫住她要電話號碼,但是沒有。

    方丘也沒管周圍那能嫉妒的能殺人的眼神,繼續閉上眼楮拿起書頁,心無旁騖的將左手重視放在了書頁上。

    可放上的一剎那,方丘的眼楮猛地睜開。

    眼楮再次充滿震驚和不敢相信!

    消失了!

    上面的所有印記全都消失了!

    方丘趕緊拿起書頁反復檢查幾次,終于確定下來。

    消失了,徹底消失了。

    現在他手上的書頁完全成了一張真正的白紙,毫無意義。

    真不知道哪位大能能做到這一步,這簡直是一次性用品啊!

    方丘心中對能制作如此絕妙書頁的大能有了一絲向往,真想見見本尊是什麼樣子。

    不會是門口的中年人家吧?

    他突然想到。

    要如果真的是他,那他一定知道上面的內容!

    略微思考一陣,他決定試探一番。

    方丘立刻將已無用的書頁放到古籍中,然後放回遠處,又拿了幾本骨科的現代書籍,來到了門口借閱處。

    之所以拿現代書籍,他是想了解對比一下現代骨科和古代骨科有什麼區別,博采眾長。

    看到方丘拿來的幾本書,中年人神色中不可避免流露出一絲失望,問道︰“那本《傷科要旨》沒找到?”

    “找到了,不過翻看了一下沒什麼奇怪之處,我看完就放回去了。”

    方丘回到道,眼楮卻有意無意的盯著中年人。

    “難道這本書有什麼奇怪之處?”

    中年人搖搖頭,似在自言自語道︰“看來你也破解不了。”

    聞言,方丘身心一震,眼楮不由的一亮,隨即穩定心神平靜的問道︰“什麼破解不了?”

    “沒什麼。”

    中年人淡淡的回道。

    然後快速的給方丘統計完,將書和借閱證往前一推,就不在理會方丘了。

    方丘卻微微一笑。

    看來您不知道里面的秘密啊!

    您也不可能是那位大能了!

    不知道那位到底是何人?而您又是何人?

    將古籍裝在書包里,方丘拿起借閱證說了聲謝謝就直接邁出了門口。

    望著方丘的背影,中年人失望的嘆了口氣。

    他一個前輩告訴曾告訴他那本書里藏著大秘密,但他在這里呆了十年,卻根本沒發現這里面有什麼秘密。

    他今天看到了認識了一個神奇的小子,所以才讓他試一試。

    可惜還是沒什麼發現。

    看來前輩所言有差啊!

    中年人不禁想到,不過他對這個大秘密也不甚在意,在他看來關于骨科的秘密,無非就是一些秘方膏藥一類的東西,不知道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就讓秘密隨時光消散吧!

    他可不知道,方丘已經得到了這個大秘密,並且已經運用過了,還是對新晉校花。

    方丘背著書包回到宿舍,宿舍三個家伙立刻將他圍在了一起。

    “老ど,求傳授啊!”老三孫浩直接開口了。

    “求傳授!”

    老大朱本正和老四周小天齊聲道。

    “傳授什麼?”

    方丘放下書包疑惑的問道。

    “泡妞,哦不是,手笛吹奏的方法,求教啊!”

    孫浩一副神往神色的哀求道,似乎想要馬上學會了去顯擺了一樣。

    “這個啊,簡單。”

    方丘直接拉過椅子,坐下來開始教授。

    三個人都愣了一下,明顯沒想到方丘這麼好說話。

    隨即欣喜若狂的拉過椅子學習了起來。

    半小時後,三個人一臉生無可戀的躺在床上,而方丘已經去食堂吃飯了。

    “各位,有點難啊!”老四周小天說望著房頂白色的牆有氣無力的說道。

    “何止是有點,簡直不要太難!”

    孫浩也有氣無力的說道。

    連續吹了半個小時,屁都沒學會,吹的腦袋都缺氧了,眼前全是金星。

    “老ど不是說了嗎,持之以恆,他也是好幾年才到這個水平的。”老大朱本正說道。

    “好幾年咱都大學畢業了!還把個什麼妹啊!看來以後咱們只能活在老ど的陰影下了,尤其是這小子現在已經出現學霸的苗頭了,一刻不停的看書!”

    “唉!”

    三人齊齊嘆了口氣,繼續在床上挺尸。

    吃完晚飯,大家一起去上晚自習。

    今天美女學姐班主任柳菲菲說要開班會。

    等到了班會,學姐班主任柳菲菲狠狠的夸了一下方丘。

    大家這才知道原來下午那個火爆校園論壇的正義大神就是方丘啊!

    教室里頓時響起一片熱烈的掌聲。

    其他班級听了很是疑惑,這三班鬧啥呢?這麼熱鬧。

    而朱本正、孫浩、周小天三個人臉色更難看了,互相對視一眼,然後苦澀的笑了。

    這老ど的陰影有點大啊!

    開完班會,一群人各自會宿舍洗刷睡覺了。

    凌晨三點。

    方丘從床上坐了起來,無聲無息的穿好衣服,然後拉開宿舍門,直接從五樓跳了下去。

    落地無聲無息。

    隨即化作一道黑影閃過,快速向著學校里的藥王山掠去。

    每天凌晨三點是他開始練功的時候。

    從中醫角度,如果二十四小時對應四季二十四節氣,那凌晨三點對應的是立春節氣,正是萬物生發的時刻,此刻練武與天地氣息同步,無疑是最好的。

    江京中醫藥大學校園很大,植被茂密,青翠蔥蔥。

    “藥王山”是校園的中心湖旁邊還有一個人工山,里面滿是各種中草藥。

    可惜的是這些草藥,因為氣候等原因只是徒有其表而已。

    一腳踏入藥王山,方丘就听到“嘿”“哈”的聲音,眉頭頓時微微一皺。

    難道除了他還有其他人?

    身影一閃,方丘已經來到了聲音來源處,看到光著膀子練拳的人的樣子一愣,隨即微微一笑。

    陳聰。

    美女學姐口中代表他們班表演的另外一個人,表演節目,武術!方丘站在樹下靜靜的看著陳聰打拳。

    拳打的虎虎生風,剛猛有力。

    給人一種相當凌厲凶狠的感覺。

    爆發力極強。

    但方丘卻搖搖頭,看了一會轉身正要離開,突然听到一聲爆喝。

    “誰?!”

    陳聰立刻收起拳,警惕的望著方丘的方向。

    額頭上汗滴流了下來,不知道是練拳所致還是冷汗。

    他剛才竟然沒察覺到有人在旁邊觀看,實在是太大意了。

    方丘卻微微一笑,從樹影中走了出來,剛才他是故意顯露了一絲身形,如果陳聰沒有發現,那他就太失望了。

    “方丘?”

    看清來人面目,陳聰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是我,早上好。”

    方丘說道。

    “你怎麼在這?”陳聰拿出毛巾擦了擦身上的汗,神情明顯放松下來了。

    “路過。”

    方丘簡單回答道。

    “路過?”

    陳聰的動作停了下來,眼神中精光閃爍,“凌晨三點路過?難道你也是出來鍛煉的?也是練武?你不會告訴我你是來學習的吧?”

    方丘沒有回答。

    這時從樹上掉下來一片葉子,他伸出手掌,樹葉穩穩的落在了他的掌心,然後似笑非笑的看向陳聰。

    陳聰卻對此視而不見,依舊盯著他,等著他的回答。

    見狀,方丘手掌一翻,樹葉慢慢落下。

    “我只是睡不著,出來散散心,沒想到踫到你了,不打擾你了,我先走了,你繼續。”

    說完點頭致意,然後離開。

    陳聰望著方丘離開的背影,眼楮微眯,隨即套上衣衫,悄然跟了上去。

    方丘察覺到後面有人跟蹤,微微一笑。

    如果陳聰真的武道入門,他一定會意識到自己剛才那一手接樹葉的動作背後是多麼強大的境界。

    但是他沒發現。

    說明他沒入門。

    所以,道不同,無話可說。

    方丘腳步瞬間加速,整個人悄無聲息的消失在叢林中。

    陳聰跟過來,突然發現不見方丘的身影了。

    嗯?

    這個情形讓他瞬間皺起眉頭來。

    憑他的身手,不至于跟個普通同學還會跟丟。

    他立刻四處查看,卻絲毫沒有發現方丘的身影。

    回到原地,陳聰陷入了沉思之中。

    難道方同學是個高手?

    否則不會如此輕而易舉的離開他的追蹤視線。

    這個猜測讓他瞬間興奮起來,拳頭緊握。

    看來吾道不孤啊,總算找到練手的人了!

    不過,看來這家伙不準備暴露自己,自己得找機會好好試試他。

    決定之後,陳聰脫去衣衫,繼續演武。

    同一時間。

    方丘來到中心湖,中心湖中間有一個小島,因為沒船,很少人上去。

    方丘側耳听了一下,確定周圍沒有人任何人。

    深吸一口氣,內氣瞬間布滿全身。

    無聲的向前走去。

    一腳踏入湖面,駭人听聞的一幕發生了,他竟然沒有沉下去。

    腳赫然貼著湖面站住了,如履平地!

    方丘大步向前走,走的極穩,比走在平地上還穩,而且平添了一份縹緲感覺。

    越走越快,最後放佛在湖面上飛起來了。

    輕功!

    如果有人看到這一幕,一定會想起電視上武俠片才能看到的輕功!

    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會有人會輕功,這完全是違反牛頓定律的事情!

    若傳出去,一定會震撼世上所有人!

    從湖面上一躍,方丘如巨鷹一般,輕輕落到了小島上,就地盤腿而坐,修煉起來了。

    到了他這個境界,已經不再太注重強調招式了。

    而是注重了內氣。

    有了內氣灌注的動作,每一動都暗含武功至理,威力無窮。

    這才是真正的做到了化繁為簡,大巧若拙。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