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醫品宗師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十二章 校花送情書!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前四名,果然是這四個。

    而且這四個人的指數比“大二”一欄的幾個人火熱指數還高,僅次于“大三”一欄。

    開學不到一周,火熱指數就到了這個地步,絕對是江中醫論壇上線以來頭一遭。

    而他們不知道的是他們眼中的正義男和方丘,竟然同一個人,更是陳聰口中想要挑戰的那個人。

    而且今晚兩個話題都直接或者間接因方丘而起。

    不過這些和方丘無關了。

    晚會結束後,他就和宿舍三人直接回到了宿舍。

    剛回宿舍,老大、老三、老四就興奮的研究該和那個女生宿舍聯誼去了,而方丘直接打開電腦,在網上買了一把馬尾浮塵,又買了幾枚銅錢。

    馬尾加銅錢。

    “取一根馬尾懸掛銅錢于無風處,以眼觀錢,錢隨念動,謂之小成。”

    這正是《正骨論》里面寫的進入意境的訓練方法。

    雖然正骨論上要求到達友境在訓練意境,不過方丘不準備等自己到了友境再開始訓練,他要雙管齊下同步進行,這樣節省時間。

    至于古人為什麼要那樣安排,他猜測可能是怕後人本末倒置沒有大佬基礎直接就訓練意境了。

    但他的情況特殊,他也沒想靠這個治病生活,自然怎麼快速怎麼來。

    買完,看了會書,方丘便洗刷休息。

    依舊凌晨三點起。

    不過還沒出門,他就察覺到宿舍樓下出口處的樹後面站著的陳聰。

    陳聰,似乎在等他。

    方丘微微一笑,卻沒給對方機會,直接上了樓頂,從其他地方一躍而下,然後一道黑影閃過,消失在叢林中。

    再次來到昨天修煉的地方,湖中央的小島,盤腿修煉。

    昨晚,手笛表演偶然進入宗師境讓他心有所得,今天正式精進的好時間……

    早上五點,方丘神清氣爽的走回宿舍樓,此時,陳聰已經不在那了。

    方丘回到宿舍叫醒賴床的三個人,疊好被子整理好床,然後一起吃飯去了。

    上午的軍訓照常進行,踢正步,而到了下午直接進入列隊演練了。

    因為明天就是最後一天軍訓時間,而後天就要進行閱兵了。

    時間緊,任務重,軍訓量自然加大。

    下午三點,烈日當頭,隨著教官“休息”的口令下達,三班所有學生集體沖向陰涼地,實在是太累了太熱了。

    這簡直要人命啊!

    眼看後天要檢驗軍訓成果的時刻快要到了,教官們都憋著一股勁呢,都想爭取拿到先進連隊,訓練量加大的基礎上,要求更加嚴格了。

    這顆苦了這群白嫩的學生了。

    好不容易高中三年養的弱不禁風的,這下可遭罪了。

    但沒辦法,三班所有學生只能咬牙強撐著。

    這訓練量,陳聰也堪堪忍受,而只有方丘神色如常。

    幾次偷偷觀察方丘,陳聰越來越覺得方丘不同尋常,自己都快不能承受的熱和訓練量,對方竟然能完全承受下來,甚至看起來還有余力。

    這讓他更加堅信了自己的判斷。

    也對今晚的約戰更加期待起來。

    今晚,就看對方到底出現不出現。

    戰書已下。

    無論對方出現與否,他等對方到晚上十二點!

    除了陳聰在觀察方丘,三班的女生們也在偷偷的議論甚至視線不時的看向方丘。

    經過昨晚的演出,這群情竇初開的女生明顯對方丘充滿了好感,都在偷偷觀察他。

    孫浩發現這個情況後後沖著方丘擠眉弄眼。

    方丘只是笑了笑。

    這時,周圍休息的方隊齊刷刷的扭頭看向一個方向。

    三班的男生也注意到這個情況,看向大家觀察的方向,竟然是江妙語。

    經過昨晚一場晚會,江校花的人氣更加瘋狂。

    直接從男生眼中的完美女神上升到了絕美天仙的地步。

    而江妙語走來的方向正是他們三班。

    這下三班男生徹底激動了,但為了在江校花面前展現良好的一面,都強忍著激動,表現的相當淡定。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江妙語來到方丘面前,笑著從口袋里掏出一封信。

    “哦~~”

    三班男生集體起哄了。

    信是什麼?

    信就是信啊!

    但這年頭都短信微信了,信就不是信了!這信代表的意思只有一個!

    那就是情書!

    情書啊!

    江校花給方丘送情書了!

    驚天的大事件啊!

    相對于男生的唯恐天下不亂,三班女生臉色則變得有些難看起來。

    “這是?”

    方丘站起身來,望著江妙語手下的信疑惑的問道。

    江妙語笑著有些調皮問道︰“情書,不知道方同學敢不敢接?”

    雖然明知道不可能,但方丘還是心頭不禁一跳,但表面上還是做到了不動聲色。

    “哦~~”

    一听是情書,周圍又是一頓起哄聲,尤其是宿舍老三孫浩,起哄的更起勁。

    “誰的?”

    方丘望著江妙語神色如常的問道。

    “我的啊!”

    江妙語眼神中帶著一絲戲謔說道。

    “拿回去吧,收不起。”

    方丘擺出一副誠惶誠恐的樣子。

    “呵呵,騙你的!”

    江妙語笑著說道︰“這是我同學的,讓我幫她送給你。”

    說完看向方丘,追問道︰“收嗎?”

    一听不是江妙語的而是同學的,男生松了口氣的同時起哄聲又來了。

    大家也都看向方丘,看他怎麼回答。

    收還是不收?

    方丘也有些糾結了。

    收吧,不合適。

    不收吧,太無情。

    就在這時,一個帶著墨鏡手里拿著兩瓶礦泉水的學生從三班面前悠閑走過。

    好戲馬上上演關鍵時刻,竟然有人打擾!

    三班人“唰”的一下齊齊轉頭看向他,眼神不善。

    那個學生驚了一跳,有些不解的看向三班。

    等看到人群中方丘後,臉色頓時一變。

    那個學生趕緊匆忙走兩步,結果又緩了下來。

    方丘也好奇看向那個學生,雖然對方帶著墨鏡,但也認出了對方。

    正是前天下雨時從豪車上下來的那個富二代。

    富二代現在心中充滿了無限的糾結,

    自己到底該不該打聲招呼呢?

    他想起自己老爹的話,說能交好此人就交好,既然踫上了,不打聲招呼似乎不太好吧?

    說實話,他對方丘還是充滿了好奇的。

    一個人不出手就能把自己老爹兩個厲害的保鏢給嚇到了。

    但又想到前天保鏢說的話,此人厲害的可怕,又是一陣擔心,

    整個人也頓時變得糾結起來,腳下也停了下來,有些畏懼有些害怕不知道該走還是不走。

    富二代糾結了一陣,最終一咬牙還是走向三班休息的位置。

    看到有人過來,三班人很是好奇。

    江妙語也好奇的看向來人。

    走到三班近前,富二代先看到了江妙語,頓時驚為天人,直接呆在了原地。

    而後強忍住心神,他沒忘旁邊還有一個厲害的家伙呢。

    而這個天仙一般的女同學正給煞神遞東西呢。

    一看這關系就不一般!

    不會是男女朋友關系吧?

    富二代走到方丘身邊,在方丘詫異的眼神注視下,有些討好的對他說道︰“哥,喝水不?”

    方丘愣了一下。

    他和對方好像沒這麼熟悉吧?

    富二代這時轉向江妙語,準備拍個方丘的馬屁,結果拍到馬蹄子上了,他殷勤的問道“這是嫂子吧,嫂子,你喝水不?”

    三班全體石化。

    方丘這弟弟有點虎啊!

    對方這腦回路有點異于常人啊。

    你哪里看出人家這是男女朋友關系的?

    江妙語也呆呆的看著眼前的人,有些沒有反應過來對怎麼說出了“嫂子”這個詞的。

    方丘被富二代弄的有些哭笑不得,為了避免誤會擴大,趕緊把兩瓶水都接了過來說道︰“謝謝。”

    “別客氣,哥,我叫唐恆,下次有機會我請你和嫂子吃飯!那我先走了!”

    見方丘收下自己的水,富二代很高興的走了。

    既然肯收下自己的水,說明對方沒把前天的他想起來就後怕的事情當回事。

    唐恆是高興了,方丘和江妙語直接就尷尬了。

    一個拿著水,一個拿著信,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最終還是方丘打破了尷尬的局面,說道︰“這封信,替我謝謝你的同學,我不能收。”

    “你不看看里面的照片和對方的話,對方可是大美女喲,小心後悔哦!”

    江妙語也緩過神來了,笑著說道。

    “有你漂亮嗎?”

    方丘笑著戲問了一句。

    “比我漂亮。”

    江妙語很肯定的說道。

    “那我更不能收了,會成為公敵的。”

    方丘笑著說道。

    “你膽子也太小了吧?”江妙語抱怨一句,然後看著方丘的眼楮問道,“真不收?”

    方丘真誠的點點頭。

    “好吧,那有人要傷心了。”

    江妙語感嘆一句,將信收了起來。

    對于方丘沒收情書,班里的男生面面相覷。

    有人上趕著送情書竟然不收!

    還是校花送來的!

    他們想要都沒人送!

    這真是任何人不能比啊,一比就氣死人啊!

    三班的女生則松了口氣。

    事情告一段落,江妙語正要告別,方丘將唐恆給他的其中一瓶水遞過去︰“別人送給你的,收下吧。”

    江妙語看著方丘手中的水,不知道該收還是不收。

    這可是送給“嫂子”的,她不是對方嫂子啊。

    收了,不會等于默認吧?

    她不由的想到。

    突然一個主意上了心頭,她笑了起來,說道︰“你收下信,我就收下水。”

    哦~~”

    班里又是一陣起哄聲。

    看你咋辦,收還是不收。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