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醫品宗師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十七章 有眼光!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開學典禮?

    和江妙語?

    方丘眉頭微微皺了一下,問道︰“彩排需要的時間多嗎?”

    柳菲菲眼楮瞪得大大的,像是第一次認識方丘一樣,上下打量了一下,不可思議的說道︰“學姐可真要重新認識你了,和校花一起表演,你還一臉的不情願?”

    “我這不是想好好學習嘛。”

    方丘無奈的說道。

    “好孩子!”

    柳菲菲裝老成似得拍了拍方丘的肩膀說道︰“彩排兩次,最後一次需要全程演練一遍需要佔用一下午時間外,其他的就看你和江妙語的配合程度了。”

    “我想你們倆首次突然合作都能合作的完美無瑕,合作對你們而言就根本不是問題了。”

    “不需要磨合,所佔用的時間也就很少,最主要的是你們倆要唱什麼歌曲,恩恩愛愛的就算了,一定要弘揚正能量。”

    一听佔用時間不多,在看到美女學姐期待的眼神,方丘只能無奈的答應了下來。

    “好吧。”

    “高興起來小伙子,別人想和校花合作還沒機會呢!你們倆自己聯系排練,剩下的我就不管了,小伙子好好加油!”

    柳菲菲再次拍了拍方丘的肩膀,像個老媽子一樣語重心長的說道︰“別光學習,不要辜負青春,談情說愛也該有的。”

    說完,沖著方丘眨眨眼,施施然離去了。

    方丘看著柳菲菲離去的背影,剛想張嘴問有沒有江妙語的聯系方式,結果軍訓哨聲響起。

    看來只能在想其他辦法聯系江妙語了。

    他一邊小跑著前去列隊一邊想到。

    上午,班級方隊軍訓繼續。

    整個軍訓期間,陳聰都沒有在留意方丘,只是隨隊訓練。

    方丘觀察到這種情況,微微一笑。

    看來他並沒有察覺到自己是神秘人,以為神秘人另有其人,所以不再猜疑自己了。

    這對自己而言,也是好事。

    軍訓的時間總是很漫長,毫不容易熬到了休息時間。

    整個三班全都集體坐下了,太累了。

    休息期間,教官離隊而去,沒過多久,教官恭敬的的領著一個一身軍隊常服面帶微笑的年輕軍官走了過來。

    “陳聰,出列!”

    教官在距離三班很遠的位置停了下來,對著三班喊道。

    陳聰立刻站起身來,朝教官走去。

    坐在地上休息的三班所有人目光都看向陳聰和教官,面帶疑惑之色。

    方丘卻打量了一下教官帶來的年輕軍官,微微一笑。

    這是一個武者!

    而身上的氣息就是他凌晨三點在小樹林感受到的那個氣息。

    只是沒想到竟然是個軍人。

    看來來有所求。

    方丘心道。

    年輕軍官主動和陳聰握手,兩人聊了幾句。不知道年輕軍官說了什麼,陳聰神情逐漸變得驚訝和凝重。

    很快,兩人再次握手,軍官離去,陳聰也回來了。

    “教官喊你干什麼?”

    三班一個男生好奇的問陳聰道。

    陳聰只是搖搖頭,低頭不知道思考什麼。

    其他人見狀,只能將疑惑壓在心中。

    方丘倒是對軍官對陳聰到底說了什麼並不感興趣,所以也就沒有去偷听。

    他來這的目標只有一個,學好醫術,其他任何事情都干擾不了他,他也不感興趣。

    很快,休息結束,軍訓繼續。

    又熬了兩個小時,上午軍訓一結束,這群大一新生如餓虎出籠紛紛殺向學校食堂。

    練了一上午了,神仙也該餓了!

    方丘和讓朱本正、孫浩和周小天一邊閑聊一邊走在前往食堂的路上。

    偶然不經意的一瞥,方丘注意到了前方一群鶯鶯燕燕的女生。

    略微沉吟了一下,方丘讓宿舍的哥仨先去吃飯,自己卻迎向那群軍女生。

    看到走過來的方丘,這群女生明顯一愣。

    其中一個身材嬌小的可愛女孩更是臉突然一紅。

    周圍的女生也都曖昧的看向那個女孩。

    方丘看了那個長得很可愛的女孩一眼,心中了然怎麼回事,但假裝不知道,徑直走向其中的江妙語,說道︰“打擾一下,江同學,可以借一步說話?”

    “恩?”

    江妙語沒想到方丘是來找自己的,神色有些驚訝,然後看了看人群中那個可愛的女生一眼,最終點點頭,道,“好。”

    兩人在一群女生和周圍來往的學生好奇的眼光的注視下來到了路旁邊的小花園。

    來到一片樹蔭下,還沒等方丘說明來意,江妙語已經率先開口了。

    “方同學是商量開學典禮的事情吧?”

    方丘點點頭。

    “那對于演唱歌曲,你有沒有什麼想法呢?”

    江妙語問道。

    對于方丘的文藝才能,她是非常欣賞和認可的,她也非常想听听眼前這位有些神秘的同學的意見。

    可她注定失望了。

    方丘搖搖頭,說道︰“我沒什麼想法,可以完全按照你的想法來。”

    “那我選你不會唱的也可以?”

    江妙語笑著問了一句。

    “可以。”

    方丘非常肯定的點點頭。

    這下讓江妙語有些驚奇了,不會的歌曲竟然也答應的這麼痛快?

    這是藝高人膽大還是心太大呢?

    “那就由我來定,定下來再和你商議。”

    江妙語說完,似笑非笑的從口袋里掏出那封信,一雙美目望著方丘問道︰“這封信,方同學該怎麼解釋呢?”

    看到江妙語手中的信,方丘笑了一聲,說道︰“從哪來,回哪去。”

    “方同學不覺得自己有些無情嗎!”

    方丘不置可否。

    江妙語見狀只能心中嘆息一聲,將信收了起來,然後看著方丘。

    就這麼靜靜似笑非笑的看著。

    看的方丘心里有些發毛。

    這是什麼意思?

    兩人就這麼沉默了半分鐘。

    江妙語才輕嘆一聲,無奈說道︰“方同學,你是不是該主動要一下我的電話號碼嗎?要不然我們怎麼聯系商議開學典禮的事情,難道還是像今天這樣你堵著我不讓我吃飯?”

    “哦?哦!”

    方丘這才反應過來,趕緊掏出手機記下了江妙語的電話。

    江妙語心中感嘆一句。

    看來眼前這位方同學在處理男生與女生之間的事情沒什麼經驗啊。

    男生不該主動要女生電話嗎?難道還要女生主動?

    互相留了號碼之後,兩人一邊閑聊著一邊走向食堂。

    周圍過往的學生都詫異的看向兩人。

    校花竟然和一個男生走在一起???

    心碎的大新聞啊!

    難道校花這麼快就沉淪在愛情海中了?

    校花身邊這是哪位啊?長得雖然英俊但是你配不上我們的校花!

    幾乎所有男生心中最最惡毒的語言攻擊在了方丘身上。

    短短幾秒鐘,他們內心深處已經將方丘批的一無是處。

    兩人卻沒在意周圍的目光,兩人在食堂門口分開了,江妙語去找自己同學了,方丘去找自己的舍友了。

    結果找到三人後才發現這三人竟然光顧著自己吃了,沒給他留個位置。

    這三個吃貨!

    方丘心中狠狠的批了三個人一頓,然後環顧四周發現食堂一樓早已人滿為患,甚至還有不少人站著等人吃完挪位置呢。

    無奈,他只能上了專做小炒的食堂二樓。

    本來口袋里就沒多少錢,這下又要破費了。

    來到窗口,炒了個最便宜的清炒土豆絲。

    看著從飯卡里刷出去的錢,方丘有些心疼。

    其實,他這次上大學其實並沒有帶多少錢,他覺得自己已經有能力養活自己,而且自己漲到了該是報答父母的時候了,怎麼能再要父母的錢上大學呢。

    所以他只帶了一個月的生活費,不過這才開學不到十天,已經花了快三分之二了。

    這花錢的速度有點快啊!

    看來除了學醫之外,還得想辦法賺點錢才行。

    方丘一邊扒飯一邊思忖道。

    剛吃到一半,一個人小跑著來到他面前,驚喜的喊道︰“哥?你也在這啊!”

    方丘抬頭看了看。

    富二代,唐恆。

    正端著一盤肉菜驚喜的望著他。

    唐恆看了一眼方丘面前的菜,拍了個馬屁︰“哥,原來你這個勤儉節約啊!”

    方丘無奈的看唐恆一眼。

    你哪只眼看到我勤儉節約了?

    我是沒錢,我要有錢我還能吃這些!

    埋頭,不理會,繼續吃。

    唐恆也不在意方丘的冷淡,徑直做到他的對面,說道︰“哥,怎麼沒見嫂子呢?”

    就憑這一句,方丘瞬間判定眼前這富二代腦子絕對有問題!

    為了避免誤會擴大,只能無奈的解釋道︰“她不是我女朋友,也不是你嫂子。”

    “那早晚都是!”

    唐恆一邊吃著一邊很確信的說道︰“我觀察了,咱們學校就嫂子長得最漂亮,我覺得也只有她能配的上哥。”

    有眼光!

    方丘立刻推翻了之前的結論,眼前的唐恆腦子那是絕對沒問題,至少眼光沒問題。

    扒完最後一口飯。

    方丘用紙巾擦了擦嘴,觀察了了一下唐恆的坐姿,說道︰“你右肩膀肩關節有些錯位。”

    唐恆驚的吃飯的動作直接停了下來。

    “哥,你怎麼知道的?我抬手臂確實有些不舒服。”

    “昨天白喝了你兩瓶水,作為回報,我給你治療一下。”

    方丘站起身走到唐恆身邊,對著他的肩關節輕輕一拍,然後說道︰“好了。”

    唐恆只听肩膀“ 吧”一聲,再一活動,不舒服的感覺竟然真的消失了!

    他抬頭震驚的看著方丘,眼神中滿是不可置信。

    就這麼輕輕拍了一下就好了?

    唐恆雖然性格乖張,但也知道什麼是正常情況。

    正常情況下,怎麼可能就輕輕拍一下就好了?!

    他呆呆的望著方丘,方丘在他心目中的形象瞬間高大起來。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