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醫品宗師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十八章 怎麼哪哪都有你!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原本他還對保鏢的話存疑,現在他真的信了。

    不信不行啊,你見過有人一眼就看到你肩胛骨錯位,一拍就拍好的嗎?

    “哥,你是怎麼做到的?”

    唐恆不禁問道,期待的看著方丘。

    方丘沒有回答,只是拍了拍唐恆的肩膀,笑著離開了。

    唐恆望方丘的背影,頓時有種高山仰止的感覺,

    他覺得自己這十八年都活到狗肚子身上了,除了父親有錢外一無是處。

    看看人家方丘,神秘而又強大。

    這樣活著才有意思嘛!

    他突然有種心向往之的感覺。

    如果唐恆的父親此時知道自己兒子的想法,一定會對方丘千恩萬謝。他用盡了各種方法教育兒子希望其成才,結果不及方丘這輕輕一拍。

    當真是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啊!

    方丘從食堂回到宿舍,狠狠的痛批了宿舍三人的不義行為,結果三人狠狠的酸溜溜的說道︰“我們還以為你和美女一起吃飯去了呢?”

    很顯然他們看到了方丘撇開他們去了一群女生那里。

    “我是這麼見色忘義的人嗎?”

    方丘義正言辭的說道。

    三人齊刷刷點頭。

    “而且還是吃獨食的見色忘義的人!”

    方丘感慨自己人品都混到這個地步。

    啥也不說了,直接上床盤坐午休。

    ……

    下午的軍訓就很簡單了,進行閱兵典禮彩排,一個班一個班進行。

    方丘和班里的另外一個女生被教官選為方隊領隊,喊口號,帶領三班走過主席台。

    一般領隊都是形象氣質俱佳,不僅如此還要求軍姿標準,剛勁有力。

    因為領隊的身上集中了絕大多數的目光。

    這就要求領隊形象必須好!動作必須標準!

    領隊要是走錯了或者動作不標準,那就尷尬了。

    方丘在軍訓表現的實在太搶眼,用教官的話來說就是軍隊里也難找出軍姿這麼標準的士兵。

    于是這個領隊任務光榮的落在了軍訓表現最好的方丘身上。

    三班的位置比較靠前,反復走了兩遍,很快就彩排完了,然後就自由訓練。

    等所有人彩排完,一個女生作為軍訓學生代表走上主席台進行致辭彩排。

    女生一上台,所有男生都起哄了起來。

    方丘聞聲望去,看到了主席台上站立的俏麗身影。

    江妙語。

    怪不得引起這麼大的轟動。

    “教官,休息一會唄!”

    三班幾個男生攛掇教官道。

    憑借三班的訓練水準,教官知道自己優秀連隊的稱號肯定到手了,也就不在過度訓練了,于是喊了一聲︰“解散!”

    “唰”的一聲。

    幾乎所有男生都跑向主席台。

    引來一眾女生的不滿。

    方丘也被宿舍三個損友拉到了主席台下,準備近距離欣賞校花的致辭。

    江妙語拿著一份稿子,站在主席台上,閉上眼醞釀了一下情緒,然後睜眼雙眼,聲音清脆明亮的演講道︰“尊敬的各位領導、教官、老師,親愛的同學們︰大家,上午好!”

    “好!”

    台下一片應和聲。

    江妙語沒有受這些聲音的干擾,繼續演講︰“很榮幸能代表江京中醫藥大學這一級新生在此發言。

    為期十天的軍訓生活即將落下帷幕,回首這段日子的點點滴滴,無論是訓練場上鐵面無私,場下和藹可親的教官們,還是白天跟隨我們訓練,晚上放棄休息、辛勤值班的老師們,以及管理嚴格、精益求精的學院領導們,都在為我們的成長辛勤地付出著……”

    雖然江妙語講的都是冠冕堂皇的官話,但下面觀眾听的如痴如醉。

    光看顏就醉了......

    不僅如此,下面的觀眾還不停的配合江妙語的演講,講到停頓處,掌聲立刻想起,配的得極為巧妙。

    一場演講下來,下面手掌都拍紅了。

    方丘只是在下面靜靜的看著,沒有和周圍人那麼狂熱。

    “老ど,你說我們和江校花宿舍聯誼怎麼樣?”

    孫浩用胳膊肘捅了捅方丘慫恿的說道。

    “不怎麼樣。”

    方丘直接否定道。

    “別啊!就憑你和校花這情誼,咱要是不利用你這個資源是不是忒浪費了?我印象中校花宿舍的女孩子可是都很漂亮。”

    孫浩嘿嘿一笑。

    “你怎麼知道宿舍女孩子漂亮?”

    方丘真的好奇了。

    孫浩鄙夷的看了方丘一眼,說道︰“前天晚會校花和他同學一起來,那身邊的四個都很漂亮。”

    方丘望著沒臉沒皮的孫浩,深深覺得這小子把專研女人的心思用在學習上一定能成為一代中醫大家。

    兩人為該和江校花宿舍聯誼與否的扯皮時候,江妙語的致辭已經接近尾聲了。

    “軍訓讓我們真正體會到軍人”流血流汗不流淚,掉皮掉肉不掉隊”的吃苦精神和集體主義精神,也體會到作為軍人的無比自豪和光榮使命……

    最後,請允許我再次代表全體軍訓學生向各位領導、教官、老師致以最崇高的敬意和最衷心的感謝!”

    “謝謝大家!”

    江妙語對著台下深深的一鞠躬。

    台下又是一片掌聲。

    在掌聲中江妙語笑著走下講台,可這時意外發生了。

    竟然一腳踩空了。

    所有人驚呼一聲。

    “小心!”

    台階雖然距離地面不高,但摔下來也極其疼痛。

    眼看江妙語就要從台階上摔下來,方丘身形一閃。

    誰都沒看到怎麼回事,方丘已經來到了台階下,一把扶住了江妙語。

    這才讓她沒有摔下去。

    “呼——”

    大家長松了口氣。

    幸好沒事,

    至于方丘怎麼過去的,他們也來不及追究了。

    可這時,眼尖的人發現江妙語一臉痛苦之色。

    “怎麼了?”

    方丘扶著江妙語關心的問道。

    “我的腳崴了。”

    江妙語痛苦的說道。

    “先坐下!”

    方丘趕緊扶著江妙語坐到台階上。

    “哪只腳?”

    江妙語咬著嘴唇痛的眉頭緊蹙的指了指自己的右腳。

    方丘二話不說直接蹲下卷起右腿褲腳,果然看到了右腳腳踝處紅腫了一大塊。

    方丘用手指輕輕的踫了一下那個紅腫之處,輕聲問道︰“疼嗎?”

    江妙語咬唇要的更緊了,看著自己的腳,雙眼有些淚花的點點頭。

    方丘皺眉說道︰“我先把你的鞋脫掉,你先忍一下。”

    江妙語像是一只受傷的小鹿,很是無助,輕輕點點頭。

    方丘把手伸向江妙語鞋的鞋帶,動作很輕,很柔。

    臥槽!

    女神受傷了!

    周圍的擁擠的人群直接炸開鍋了。

    江校花受傷了這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他們展現男子風範,英雄救美的時刻到了!

    趕緊獻計獻策。

    “我去校醫院找醫生!”

    一個同學說完,趕緊跑了。

    “我去買冰水!”

    又是一個舉手,說完撒腿就跑。

    “我去校醫院找擔架!”

    “我去找領導!”

    ……

    周圍群情激奮,很多人都跑去找東西幫忙了。

    這個時候,李清石作為學生會主席來視察本學院學生軍訓情況,從遠處走來,結果正好看到一群人圍在一起,還有一群人匆匆向著這邊操場門口跑來。

    難道出事了?

    李清石急忙拉住一個學生問道︰“同學,那邊出什麼事了?”

    “江妙語的腳崴了!我這去買冰水,別擋我!”

    這個同學直接甩開李清石的手,想著操場外的超市狂奔。

    什麼?!

    李清石神色大變,心猛地一跳。

    妙語受傷了!

    他急急慌慌的向著主席台跑去。

    等他奮力擠進去,方丘剛好將江妙語的右腳上的鞋給輕輕脫掉。

    “妙語,你怎麼樣了?很疼嗎?”

    李清石趕緊來到江妙語身邊,蹲下身一臉關切之意的問道。

    “腳崴了,有點疼。”

    江妙語眉頭依舊疼的舒展不開。

    “你先等等,我找人來!”

    李清石正要出去打電話,卻看到了台階下的方丘,眉頭頓時一皺。

    他怎麼在這?

    “下面我要給你脫襪子,可能有點疼,你忍一下。”

    方丘抬頭看向江妙語說道。

    江妙語點點頭。

    看懂這一幕,李清石心中醋意大升,眉頭不由的皺的更緊了。

    怎麼哪哪都有你?

    晚會斷電有你!

    妙語腳崴了還有你!

    你丫鬼嗎?陰魂不散啊你!

    看到方丘手伸向江妙語的腳,李清石瞬間感覺自己心中女神要被玷污了一樣,這絕不是他能忍的!

    “這位同學,別動!你亂動加重了妙語病情怎麼辦?別好心辦壞事!”

    李清石猶如身居高位的人一般,命令道︰“誰都不能別動!都等著我,我去找人!”

    說完,拿著電話急忙出去了。

    不能動嗎?

    大家都認識李清石這個校園風雲人物,他作為中醫學院學生會主席在這群大一新生眼里已經算是一個不大不小的官了。

    當官的說的話,他們覺得是有分量的。

    還真沒人再敢妄動。

    他們看向方丘,本以為對方會停下來。

    可他們發現此人似乎根本沒听到李清石的命令一般,繼續脫掉江妙語的襪子,動作很輕很柔,似乎再極力控制不引動受傷的地方。

    “呼~”

    終于將襪子脫了下來,方丘輕輕吐了口氣。

    江妙語美目望著方丘。

    他的動作很輕,幾乎沒引起自己的疼痛。

    看來他是一個很細心很溫柔的一個人。

    這是江妙語對方丘的第三個印象。

    之前是一個多才多藝、一個不懂風情,現在又多了一個三個溫柔細心。

    “為了治療,我需要把你左腳的鞋和襪子也得脫下來,”

    方丘望向江妙語說道。

    “你會治療?”

    江妙語驚訝的望向方丘,然後突然想到圖書館對方幫他她治療過手臂的事情,呆了一下。

    方丘明悟江妙語想到了什麼,兩人對視一笑。

    笑的周圍人莫名其妙。

    “這倆人有奸情!”

    人群中的孫浩非常肯定的暗道。

    方丘伸手將江妙語左腳的鞋和襪子快速脫了下來,然後鄭重的對她說道︰“下面,冒犯了。”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