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轉帝尊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50章 少年可畏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峽谷外面的那些人,皆是來自大秦王國各方強大勢力的高手。

    但楚塵卻從始至終都沒有將這些人放在眼里。

    因為對于他來說,這些人的層次太低,入不了他的眼。

    他也懶得大殺四方,因為螻蟻般的人物,沒有那個資格讓他浪費時間去殺戮。

    楚塵走進了峽谷,來到了葬龍地開啟的那座祭壇附近。

    三皇子秦鴻臉色陰沉的看著,並沒有輕舉妄動。

    因為對方剛才所表現的實力太過于驚人,需要重新衡量對方。

    宋一鳴臉色難看的站在秦鴻的身後,同時取出療傷的藥劑涂抹在傷口上,然後服下療傷丹藥,臉色這才好看了一些。

    唯有甦小柔站在楚塵的身邊。

    他的身邊環繞著靈紋符文,每一道符文都散發著絢爛的光芒,如跳躍在塵世間的精靈,將他襯托的帶有一種縹緲如神般的氣質。

    伸出一只手,楚塵輕輕的撫摸著這座看起來殘破古老的石頭祭壇,心中感慨萬千。

    “你知道三萬年前斬殺那頭龍雀的人是誰嗎?”

    楚塵緩緩說道。

    “不知道。”甦小柔搖頭,她只是听說過一些關于龍雀山的傳說,連葬龍地都不知道,更不可能知道三萬多年前斬殺那頭強大龍雀獸的強者是誰了。

    “斬龍劍尊!”

    站在不遠處的三皇子秦鴻,開口說道。

    “哦?你倒是有些見識。”楚塵看了秦鴻一眼。

    “我們三公子通曉西玄之地的諸多歷史秘聞,將來必然可以成為斬龍劍尊那樣的存在!”在秦鴻的身邊,宋一鳴說道。

    “呵呵,就憑他?”

    楚塵搖了搖頭,這秦鴻的天賦放在大秦王國雖然還算不錯,但在這樣的小地方,將來的成就最多止步于天罡境。

    成為戰靈境的可能性都幾乎渺茫,想要成為屹立于武玄大陸巔峰的強者,簡直就是痴人說夢。

    “怎麼?莫非你覺得我做不到?”秦鴻的眸子冷厲起來。

    雖然他對于楚塵所掌控的靈紋之術頗有忌憚,但也僅僅是忌憚而已。

    然而楚塵卻沒有理會他,之所以剛才看了他一眼,也僅僅是他能說出斬龍劍尊,所以略有詫異而已。

    楚塵也沒想到,過去了三萬多年的歲月,這世間還有人記得斬龍劍尊這個尊號。

    “三萬多年前,被後世稱之為三尊時代,三位屹立于武玄最巔峰的尊者,斬龍劍尊便是其一,位列第三。”

    “我效仿斬龍劍尊,世人稱我為三公子,我挑選青雲衛三十三人,對應斬龍劍尊昔日麾下的三十三殺聖,如今我大秦皇室又掌控葬龍地,更是斬龍劍尊昔日斬殺龍雀獸的埋骨之地!”

    “我與斬龍劍尊有如此多的相似之處,就注定了我必然成為斬龍劍尊那樣的存在!”

    感受到楚塵態度中的不屑一顧,秦鴻心中惱怒,說出了這樣的一席話。

    而听到這些話的楚塵,也是不由得一愣。

    他沒想到這個三皇子秦鴻,竟然如此的自負。

    如果效仿就能成為比肩上古強者的人物,那麼上古強者也太不值錢了吧?

    “古老傳說有天帝,地仙,人皇,那麼以後只要我讓別人稱呼我為天帝,然後再找一百零八個人來,湊成天帝麾下的一百零八神將,我也就必然會成為比肩天帝般的存在了?”

    楚塵淡淡的說道,而這種平淡的語氣,落在秦鴻的耳中,更是無異于一種諷刺。

    “放肆!”

    “別以為懂得些許靈紋之術就能對三皇子不敬!”

    “你們青州楚家也不過是一個支族而已,三皇子只要一聲令下,便可你們青州飛灰湮滅,從此不復存在!”

    在場的人皆都冷喝,自然是選擇站在三皇子這邊。

    畢竟這天下,終究是大秦皇室的天下。

    “就憑你們也想撼動我青州楚家?一群草包而已。”楚塵不屑一顧。

    “你說什麼?”有人怒聲喝斥。

    “草包!”

    “你以為仗著靈紋之術就能橫行嗎?我們這里上百人,若是聯手,殺你如屠狗!”

    “垃圾!”

    “你找死!”

    “……”

    楚塵那從容不屑的態度,徹底將大秦王國這些來自各方勢力的強者激怒了。

    三皇子秦鴻只是冷笑的看著這一幕,他倒要看一看這個來自青州小地方的小子會怎麼死!

    “聒噪!”

    楚塵接連罵了幾句草包和垃圾,眼中閃過一絲不耐煩的神色,抬手凌空一揮。

    “三公子小心!”宋一鳴和另外一人驚呼,邁步向前,橫檔在秦鴻的身前。

    這兩人皆是秦鴻身邊的貼身護衛,且修為都是丹元七重境。

    唯有站在秦鴻身後的一名白眉老者紋絲不動,就恍若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看到這名老者淡定的樣子,秦鴻的心中頓時安定下來,在他看來,只要有這位老人在,就一切不會出任何的問題。

    “轟!”

    只見楚塵這抬手隨意一揮的動作,他身邊環繞的靈紋符文就頃刻間爆發而出,宋一鳴兩位丹元七重境同時凝聚真元,出手抵擋。

    伴隨著一聲可怕的轟鳴,恐怖的余波就炸裂開來,席卷周圍的一切。

    秦鴻的身邊原本有三個丹元七重境的貼身護衛,一個是呂濤,一個是宋一鳴,另一個身著黑衣的中年男子,名為邢海。

    呂濤已死。

    宋一鳴受了重傷。

    此刻面對楚塵以靈紋打出的攻伐,宋一鳴當場就噴了一口鮮血,倒飛了出去。

    至于那邢海也是面色潮紅,接連後退了十幾步,嘴角溢血。

    漫天的靈紋飛舞,重新又返回到楚塵的身邊盤旋環繞。

    而這一擊,登時就讓那些叫囂的各方勢力人馬閉上了嘴。

    “他竟然可以發揮出如此強大的靈紋之威?”

    一擊震退兩名丹元七重境,對方還只是一個十幾歲的少年,這簡直是太恐怖了。

    一直以來都默默站在三皇子秦鴻身後的白眉老者,也豁然睜開了眼楮。

    這位老者看起來很普通,甚至在場的絕大多數人都會自動忽略,幾乎沒什麼存在感。

    但此刻他睜開眼楮的瞬間,那一雙渾濁的老眼里,透出湛湛的金芒,顯然是一個實力強大的高手。

    “年紀輕輕就掌握如此靈紋,少年可畏啊!”

    白眉老者的聲音帶著沙啞,但卻清晰的傳入到在場每一個人的耳中,無形中透出一種壓迫力。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