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霸道哥哥腹黑妹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一章 你要的都給你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景言,你有沒有時間,咱們一起去吃頓飯吧。我想見見你。 ”阮莞爾聲音低低的,有點緊張的握著手機,說出這句話,天知道她在心中預演了多少遍,鼓起了多大的勇氣。

    林景言听著電話那頭的聲音,一臉的厭煩與不耐。坐在林景言身邊一個打扮的中規中矩,卻在舉手投足之間透露著一股妖嬈氣的女人,看著林景言的表情便知道是誰了,于是了然的接過電話。“喂,景言在洗澡呢,你有什麼事,等他出來,我讓他給你回個電話。”

    “沒事沒事。”阮莞爾听到是王小姐接的電話,想想自己剛才說的話,立即不好意思的說完掛了電話。

    就知道是這種結果不是嗎林景言這幾年身邊一直各種各樣的女伴如走馬觀花,她還有什麼不習慣,她有什麼資格不習慣。只是想到她一出生就跟在了他的屁股後面。十多年,追追逐逐,她的青春,她的時光,都是有林景言的。可是林景言突然退出了她的世界,再沒有回頭看她一眼。以前的女朋友都是時間較短,可是現在這個已經一年。

    她很羨慕王書雅,她眼中高不可及神聖不可侵犯的林景言,卻為王書雅做了多少事。而對她自己來說,看他一眼,和他在一起吃一頓飯都是奢侈的。可偏偏又很多人可以明目張膽的得到他,享受著他的寵溺。以前覺得喜歡就是願意為一個人低到塵埃里,然後在塵埃里開出了花。可是她一直努力開的花,林景言卻要將她踩的一無所有。

    就這樣一直坐到晚上,回想起以前的點點滴滴,她實在不甘心,拿出手機撥通了王書雅的電話。她真的想看看王書雅是哪里吸引林景言,被林景言喜歡的人到底是什麼樣子的,雖然經常在雜志上看見他倆,可是,她不甘心,她要親眼見見,她想知道自己到底差在哪里。

    “喂。”阮莞爾剛說一個字對方便知道她是誰。

    “阮莞爾是嗎我現在剛好在裊裊茶室,你過來吧,我自己。”果然是林景言選的女朋友,冷靜睿智。他一直都是優秀的,怎麼會懷疑他選女人的眼光呢

    阮莞爾從腳底上傳了一種無力感,穩了穩,下樓讓司機送到了裊裊茶室。“叔叔,你先回去吧。”

    阮莞爾吸了口氣走了進去,裊裊茶室離自己家比較近,所以她經常來這里,她很喜歡這里的裝修,大方典雅,這里每一個地方的設計都是老板親自操刀打造的,精致昂貴。

    王書雅的品味很高,一個人來這里想必不是附庸風雅。而是真的有品味。她現在有些後悔,為什麼非要來見她自取其辱啊,意識到自己有想落荒而逃的沖動,此刻她自己都瞧不起自己。

    服務生過來問道,“阮小姐您好,還是老地方嗎”阮莞爾含笑搖搖頭,“今天約了人,王書雅小姐在哪里”

    “前面左轉。”阮莞爾道了謝,向王書雅走過去。

    “請坐。”王書雅招手,她看到面前的阮莞爾,美麗,青春。不知道為什麼林景言會這樣對她,林景言對誰都很客氣,偏偏對她一直是一幅不屑的樣子,避之不及。

    “王姐姐好。”阮莞爾低低的叫了一聲。

    “你是覺得我看起來比較老”

    “不,不是,王小姐好。”

    王書雅冷笑,“小姐可是罵人的。”

    阮莞爾將頭低下,不知道該說什麼。她雖然一直不會處理這種情況,也一直保護不了自己,可是她不是自卑的人,阮莞爾有自己的驕傲。但是如今在林景言喜歡的人面前,她總是覺得低人一等。她不說話,王書雅也不說話。

    “嫂嫂,我就是來看看你。看看被景言哥哥喜歡的人會是什麼樣子的。有他寵著一定很幸福吧我真的很羨慕你呢,你也知道我想和他說句話,吃頓飯都沒有機會吧。”讓她叫林景言的女人叫嫂嫂,滋味真的不好受,可是她不知道該叫她什麼,只希望她的這個稱呼,她會滿意吧。

    王書雅看到阮莞爾那強壓著委屈和她說話的樣子,還有那眼里不加掩飾的落寞。本來不情願,卻叫了她嫂嫂,這樣一個軟軟的姑娘,為什麼林景言會討厭她。忽然她想明白了,林景言不是討厭她,是躲著她吧。

    “幸福這種東西,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既然辛苦,何不放手呢”這樣不會像現在這樣辛苦了,最後一句在心中說了,軟軟的姑娘怎麼會適合林景言。說完便走了,留著阮莞爾自己在茶室里發呆。

    放手她不想。

    第二天大早,阮莞爾剛睜開眼,便有人打個電話來,看到備注是林景言一個機靈。剛接起電話還沒有說話,便傳來對方的咆哮聲,”你還沒有睡醒是嗎阮莞爾,你現在膽子可不小啊,我現在在市中心醫院,書雅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他媽的和你沒完。趕緊給我滾過來,二樓。”說完電話就已經掛了。

    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林景言給她打電話還發這麼大的火,她記得林景言自從高中畢業就不罵人了,而且以前對她再不好,也不會這樣,她在想,如果去了醫院就像這火氣,他會不會打她。她邊收拾自己,邊回想電話里還提到了王書雅,她出事了還在醫院

    她下樓的時候給林叔打了個電話,“林叔,快,市中心醫院。”她風風火火的趕到二樓,就看到林景言在搶救室的長椅上坐著。知道阮莞爾走過來,他也沒想看她一眼,她終于見到林景言,可惜是在這種情況下,“是嫂嫂出事了嗎她怎麼會在急救室“林景言听到阮莞爾的稱呼愣了一下,有些不高興,不過現在不是追究這些事的時候。

    “你昨天打電話要見書雅”

    “是啊。”不知道什麼情況,阮莞爾只好老實的回答他的問題。

    “你們去了茶室”

    ”沒錯。”

    “書雅昨天從茶室出來就出事了,今天凌晨我接到電話說她被人送到了醫院。你現在有沒有什麼想和我說的“阮莞爾想和他說的話多了去了,她有一肚子的話想和他說一輩子,不過她知道他要听的不是這些。”沒有,我不懂你想听什麼,和我沒有關系。”

    “沒關系撇的這麼清,你不承認無所謂,我已經報警了,我會給她一個交代的。”那眼底的寒意讓阮莞爾害怕。她張了張嘴,什麼都沒有說出來。

    一會,醫生從急救室出來,林景言趕緊過去”亦白,她怎麼樣“”沈亦白看見這兩個人,一個一臉怒氣,一個委委屈屈的,不敢說話。“沒事,就是受了點驚嚇,加上自己不想活,然後就這樣了。”看了眼阮莞爾,有些憤憤的對林景言說,“林景言,你就不能對這丫頭和善點,你明知道她受不了恐嚇和驚嚇。”阮莞爾感謝的抬頭看看沈亦白,林景言听完也覺得自己沖動了,但一絲後悔都沒有表現出來“她怕驚嚇那書雅受的驚嚇少”

    話音剛落便有幾個警察過來,”請問哪位是阮莞爾,我們想請你回去協助調查。”

    沈亦白不解的看向林景言,林景言聳聳肩。 “我報的警,我就是想為王書雅討個公道。 ”

    剛說完,沈亦白便將白大褂脫掉,兩拳結結實實的招呼在他臉上,“你他媽的是不是鬼迷了心竅,王書雅最後一面見得是莞爾,就算不是莞爾做的 ,這事情也說不清,等到查清楚了,莞爾的名聲怎麼辦,這個圈子里听風就是雨,人們只相信自己願意相信的,就算她沒有喜歡你這麼多年,看在一起玩到大的份上,你也不應該這樣,你怎麼舍得對她這麼狠為了外人毀了她。”說話聲音越來越低,開始的憤怒已經被悲哀沖淡,他替莞爾悲哀。

    “我怎麼對她了那王書雅呢,她一個無辜的人,因為和我在一起就被輪 奸,我心里能好受嗎

    “莞爾就不無辜了”

    阮莞爾听到了林景言說的話,呆住了,王書雅出來後被輪 奸,還差點失去性命阮莞爾雖然軟弱但是不傻,王書雅雖然趾高氣昂,一臉刁難人的樣子,但是她感覺不到她的惡意。她讓她喜歡別人,不是嗎她也是看自己太辛苦了吧,她會為她著想,可見不是個壞人,可是一個上一刻還在和自己一起說話的好人,出門就遭受到了這樣的遭遇。如果不是自己叫她出來,她也許就不會出事她早早的回家,就不會遇到這些人了。

    沈亦白就知道阮莞爾不是這樣的人,看著她一臉的驚訝與愧疚,這丫頭,又把錯攬在自己身上了,無奈的搖搖頭。沖著幾個在等待帶人走的警察輕輕的吐出了一句。“她是阮市長的女兒”

    他們面面相覷,本來早晨接到林總的電話,林總說了來龍去脈,他們覺得這是終于可以為大人物辦一點事的機會,所以即使大早晨被電話打擾也是樂意的,不就是件小事,抓個人而已。可誰能想到居然要抓的是阮市長的女兒。

    看了眼怯懦的女孩,一群人不知道怎麼做,一個年紀稍大一點的人,看起來就像是老油條,“沒有確鑿的證據不能抓人,是我們魯莽了。”說著便要走,

    “帶我回去協助調查吧,畢竟現在我是最有嫌疑的。”這是林景言想要的結果,他要的她給了不知道多少,不差這一件事。警察們無語的看著這個小姑娘,就不能放我們一條生路嗎一堆人用眼光問剛才那個年紀比較大的,他也搖搖頭,不知道該怎麼辦。

    沈亦白恨鐵不成鋼。“她要走就帶她走吧。”說完看也沒看林景言就回自己辦公室了。

    “阮小姐。請。”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