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契約危情,總裁的豪奪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章 楔子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六月初的北城。

    響雷從下午延續到傍晚,卻並不下雨。

    城南喬家別墅門口,穿著高中校服的安然,不停的拍打著大門。

    “喬御仁,御仁,你出來,救救我媽媽,求你幫幫我。”

    安然哭的不能自已。

    不知是因為冷還是痛。

    很快,別墅大門打開,兩個壯漢走了出來。

    安然往後瑟縮了一下︰“我……我要見喬御仁。”

    “小姐請進。”

    安然快步邁進了別墅。

    很快就被帶到了二樓一個房門口外面︰“少爺在里面,請進吧。”

    安然看著兩個男人,忽然覺得有些不對勁。

    御仁說過,他家有幾十個佣人的。

    可是剛剛進來的時候,卻一個人也沒有。

    她害怕的咽了咽口水。

    不等反應,門已經被身邊的男人推開,將她直直的推進了屋里。

    門咚的一聲關上。

    屋里漆黑一片。

    她後背抵著門,一動也不敢動。

    “御……御仁,你……你在嗎?是我,安……啊……”

    她話都還沒說完,手腕忽然被一扯,人也落進了一個結實的懷抱中。

    她害怕的往後掙扎了一下。

    可是卻沒有用。

    因為她的人被緊緊的禁錮著。

    身子一旋,已經被橫抱起,扔進了一張大床里。

    她掙扎著要爬起身。

    可是那黑影已經整個人撲了上來。

    撕扯著她的衣服,壓制著不讓她動彈分毫。

    “不要……放開我……你是誰,你放手,我要告你,這是犯罪。”

    男人厚重的呼吸聲壓在耳邊,吻細碎的落在了唇上。

    她無論怎麼掙扎,都掙不開。

    黑暗中,她的手胡亂的撲騰著,摸到了一個煙灰缸。

    顧不得害怕,她抓起那煙灰缸,就向對方的頭上重重的砸去。

    對方顯然是被打的怔了一下。

    可很快,他就將她手中的煙灰缸奪下,扔到了一旁,狠狠的撕扯開了她的衣衫。

    沒有什麼溫柔可言,安然被狠狠的奪走了初夜。

    像是噩夢一樣,那個男人,整整折磨了她七個多小時,不知疲憊。

    她從那個漆黑的房間里衣衫不整的跑出來時,整個喬家別墅依然沒人。

    門外不知何時已經下起了大雨。

    她什麼也顧不上,沖進雨中,一路跑到了天橋下。

    此刻,天橋下躺著一個女人,已經被地上積聚的雨水沖了不知道多久。

    安然沖上前,跪在女人身邊,將她緊緊的抱起。

    “媽,媽,下雨了,你為什麼不躲,媽……”

    懷里的人兒,身體冰涼,听到她的聲音,並沒有睜開眼。

    安然閉上眼楮,撕心裂肺的慟哭著。

    “媽……媽你醒醒啊,你別走,你別離開我,媽,我錯了,我不該離開你,我錯了,求你睜開眼啊。”

    可是,回應她的,只有雷聲和雨聲。

    媽媽再也不會睜開眼看她了,她知道,她沒有媽媽了。

    她緊緊的握著拳,想起了剛剛離開前,媽媽拉著她的手說過的話。

    “然然,媽媽撐不住了。”

    “媽,我這就找人來救你,我一定能救你,我沒有告訴你,我有個男朋友,是城南喬家的二少爺,喬家權勢通天,一定能救你的。我不會讓你離開我的,我不許你走,你走了,就沒有人愛我了。”

    “然然,听媽媽說,媽媽走了,就再也不會拖累你了,你要離開這里,離安家人遠遠的,再也不要回來了,把媽媽忘掉,把安家人忘掉,把在北城所有不快樂的記憶,全都忘掉。別學媽媽,你要找個愛你的人,好好的待他,跟他結婚,生子,過正常人的生活,好好的,幸福。”

    安然在滂沱大雨匯聚的水流下,抱著已經冰冷的媽媽坐了一整夜。

    天亮了。

    雨停了。

    安然擦干眼淚,緊緊的將拳頭握在一起。

    “媽,我答應你,收拾了安展堂那一家人後,我就離開這里,再也不會回來了。”

    ()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