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契約危情,總裁的豪奪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624章 容你一世歡1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國,安城,海棠大酒店。

    寧灝廉在咖啡廳坐了十五分鐘後,手機終于響了起來。

    他將手機接起,那頭傳來一陣清爽的女聲︰“灝廉,對不起,我決定了,我不去赴約了。”

    寧灝廉輕揚起唇角︰“我尊重你的決定,祝你幸福。”

    “灝廉,真的,真的對不起。”

    寧灝廉沒有再說什麼,而是直接將電話掛斷。

    有些話,既然已經說清楚了,那就沒有必要再藕斷絲連。

    他跟這個女人,以結婚為目的,交往的兩年間,只見過三次面。

    他很欣賞她的干練和不粘人。

    她有自己的事業,她的許多想法都能夠跟他不謀而合。

    他身邊,從不缺想要爬上他床的女人,他缺的,只是一個可以一起生活的來,能為他生兒育女的女人。

    當初相親的時候,她的話也說的很清楚。

    她要找的,是一個不嫌棄她經常不回家的男人。

    這個男人最好也有自己的事業,因為只有這樣的男人才能夠懂得她不回家的理由。

    剛好,他第一眼看到她的時候並不討厭。

    所以,兩人一拍即合,決定正式交往。

    因為兩人誰也沒有投入過多的感情,所以會這樣分手,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他放下咖啡杯,起身,離開了酒店咖啡廳。

    來到樓下酒店門口,有三人與他擦肩而過。

    兩個男人合力攙扶著一個連站都站不起的女人,他們三個身後,還跟著一個光頭的矮胖男人。

    其中一個攙扶著女人的男人,對光頭道︰“林導,你先上樓,我馬上就把她給你送上去。”

    光頭男人意味頗深的看了女人一眼後,轉身上樓。

    寧灝廉擦肩之時,視線在低垂著頭的女人身上瞟了一眼。

    莫名的,他覺得這女人有些眼熟。

    攙扶著他的一個男人抱怨道︰“這姑娘看著挺瘦的,怎麼這麼沉呢。”

    “別 鋁耍 轄艫陌桑 值薊溝茸拍亍!br />
    兩人合力,再使了一把勁攙扶著女孩兒離開了。

    寧灝廉走了沒兩步,腦子里忽然間想起了自己到底在哪里見過那個姑娘。

    他回頭,看著電梯門徐徐關上,便轉身走到了前台。

    “幫我查一下剛剛過來登記的那兩個男人,帶著那姑娘去了哪個房間。”

    “好的,寧總。”

    幾分鐘後,他帶著幾個酒店的安保人員上樓,來到1216房的門口。

    房間里傳來女孩兒激烈的反抗和吼叫聲︰“放開我,我不要,我不要,你們的戲我不演了,不要踫我,救命啊。”

    听到這聲音,他立刻抬手敲門。

    里面忽然就沒了女人的聲音,倒是有男人小心翼翼的問道︰“誰?”

    寧灝廉淡定的道︰“警察,我們接到報警,說你們房間里涉嫌嫖娼。”

    房間里傳來了結結巴巴的聲音,“我們……沒人嫖娼。”

    “開門,不然我們就要撞門了。”

    好半響,門才被打開。

    光頭男人穿戴的整整齊齊的看向門口的寧灝廉。

    見上來的人沒有穿警服,後面還跟著兩個保安。

    男人不悅道︰“你的警察證呢?”

    寧灝廉勾唇︰“我要有警察證,現在早把你按在地上了。”

    他說著,推了男人一把,進了房間。

    床上沒人。

    他隨手推開了洗手間的門,發現女孩兒被困住了手腳,堵住了嘴巴,綁在了馬桶邊。

    光頭男人見狀,吼道︰“你到底是什麼人。”

    寧灝廉勾唇︰“可以讓你倒霉的人。”

    他說完,進去將女孩兒攙扶起,對保安道︰“報警。”

    “別別別,大哥,別報警,我是第一次,真的,這姑娘是自願的。”

    “自願被你綁起來的?”寧灝廉眼神一冷,將光頭甩開。

    他將女孩兒嘴上被堵住的布抽出,女孩兒哭喊道︰“寧先生,我不是自願的,我不是,這個流氓要潛規則我,你救救我吧。”

    寧灝廉對保安道︰“還愣著干什麼?”

    幾個保安,上前制服了光頭,有一個報了警。

    寧灝廉攙扶著女孩兒離開了酒店,可女孩兒著實腿軟,只走了兩步,就跪在了走廊的地毯上。

    見狀,寧灝廉直接將她打橫抱起。

    出了酒店門口,他發現女孩兒的狀態有些不對勁。

    她咬著牙,渾身冒虛汗,還有些似有若無的蹭著他,滿臉的潮紅……

    “你……被下藥了?”

    女孩兒委屈不已,瞬間屈辱落淚。

    寧灝廉將她塞進了自己的車里,開車載她離開。

    他從後視鏡里看到她用力的咬著自己的手腕,似乎很是痛苦。

    他將車開到了離這里只有五分鐘車距的他的別墅。

    車子停穩後,他將車門打開,對她道︰“現在你有兩個選擇,第一,跟我回家,我幫你解決。第二,流落街頭,自己找人解決。”

    見她眼神迷離的看著他,不語。

    他便將她從車里拉了出來,打橫抱回了別墅里。

    見先生竟然帶回了一個女人,家里佣人都驚訝不已。

    寧灝廉對眾人道︰“今天,你們都下班吧,別墅里一個人不留。”

    大家听命離開。

    寧灝廉用遙控鎖了門後,抱她上樓,進了房間,將她放在了床上。

    他傾身壓在她身上,臉上很是淡定︰“你多大了。”

    “十……十八。”

    “周歲?”

    “嗯。”

    “叫什麼名字來著?”

    “桑沁。”

    “在這里有親人嗎?”

    女孩兒搖頭︰“我…今天上午才到這里,來試鏡的。”

    “你應該知道,我現在要對你做什麼吧。”

    女孩兒臉色本來就因為藥物作用,蒙著一層有人的紅暈。

    听他這樣說,女孩兒機械性的點了點頭。

    寧灝廉盯著她的臉,看了片刻後,低頭吻上了她……

    房間里徹夜響著桑沁的嬌喘聲,一室旖旎。

    天微亮的時候,桑沁才終于恢復了些神志,累的睡了過去。

    寧灝廉去洗了個澡,出來,幫她將被子往身上攏了攏,這才離開了臥室,去了隔壁客房。

    他點燃了一支香煙,想起了在床上看到的那一塊清晰的落紅。

    第二天中午,桑沁才從睡夢中醒來。

    她坐起身,揉了揉酸疼的四肢,環視了房間一圈。

    昨晚的事情,涌上了腦海,她閉目,嘆了口氣。

    她穿上了自己的衣服,下床出了房間。

    佣人見她醒了,恭敬的道︰“桑小姐,您醒啦。”

    桑沁不好意思的跟對方點了點頭︰“你好。”

    “先生在樓下等您呢。”

    桑沁輕咬唇角,下樓。

    寧灝廉正在客廳的一角,練習高爾夫。

    听到動靜,他回頭看向她,揚了揚眉︰“醒了?”

    桑沁紅著臉,點了點頭︰“寧先生,謝謝你。”

    “謝我什麼?睡了你?”

    桑沁臉更紅了︰“昨晚……不管怎麼說,也是你幫了我。”

    “你怎麼會一個人來這里試鏡?”

    “這是以前一個認識的副導演給介紹的角色,因為很信任那個導演,所以……我就一個人過來了,我也沒想到,竟然會踫到這麼嚇人的事情,”她說著,仍覺得心有余悸。

    “寧先生,這件事兒,您能不能,不要告訴我奶奶,我奶奶不知道我來安城試鏡的事情。”

    寧灝廉視線在她臉上旋了一圈,這才道︰“什麼時候回去?”

    “我考了安城的電影學院,我跟我奶奶說,要提前來打工賺點生活費,所以……我暫時不能回去。”

    寧灝廉眼神淡淡的從她身上離開︰“你膽子夠大的。”

    桑沁垂下了腦袋。

    寧灝廉指了指樓上︰“你開學之前,就現住在樓上的客房吧,還有,我可以幫你跟你奶奶保密,但你以後也不要再這麼魯莽了,你真以為,這個世界有那麼干淨嗎?”

    “我知道錯了,我以後不敢了。”

    “接下來的這些日子,你就在這別墅里幫幫忙吧,到了你開學之前,我會讓人給你結算工資的。”

    “寧先生,謝謝你幫我。我奶奶總說,你是個大好人,大善人,我信了。”

    “我不需要你相信,我幫你,是看你奶奶在我這里幫了六年佣的面子,你只要記你奶奶的恩德就可以了,餓了嗎?”

    “我……還好。”

    寧灝廉對廚房的阿姨道︰“給桑小姐做點吃的。”

    “好的,先生。”

    桑沁撓了撓眉心,走到了寧灝廉身邊︰“寧先生……”

    “先上樓去洗個澡,下來吃完飯再說。”

    她側頭嗅了嗅自己身上,也沒什麼味道呀。

    不過,她還是乖乖上樓了。

    她走後,寧灝廉蹙了蹙眉,奇怪,她怎麼靠近他,他就聞到一股香氣,讓他很有撲倒她的沖動呢。

    這個女人……年紀不大,倒是很誘人。

    他將手中的高爾夫球桿放下,對家里的佣人道︰“這段時間,桑小姐會住在這里,你們都好好的照顧著她,有什麼需要,盡量準備。”

    “是。”

    桑沁很勤快,吃完午飯後,就拿著工具跟大家一起干活兒。

    即便大家都說,不用她上手,可她卻非要堅持。

    忙完一圈下來,三點鐘的時候大家才都忙完,各自回去休息了。

    桑沁上了樓,來到寧灝廉屋門口敲了敲門。

    房間里沒人應,她好奇之下,推開了房門。

    這邊人還沒有邁步進去,寧灝廉已經從浴室出來。他剛洗完澡,身上未著寸縷。

    ()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