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契約危情,總裁的豪奪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625章 容你一世歡2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桑沁當時臉就紅透了,昨晚見過的,跟現在有些不太一樣。

    寧灝廉倒是淡定,走到床邊,抄起睡袍,披到了身上。

    “進來。”

    桑沁將視線移開,往房頂上開去,紅著臉道︰“我還是在這里說吧。那個…對不起,我不知道你在洗澡。”

    “我讓你進來說。”

    他的聲音里,透著不可反駁的權威。

    桑沁嘟了嘟小嘴,走了進去。

    她這模樣,格外的可愛。

    來到寧灝廉身前,她不怎麼敢看他的眼楮。

    寧灝廉道︰“說吧,找我有事?”

    “我的行李箱寄存在了試鏡的那個片場,我要去取一下,可我害怕……再踫到那群人,所以,你能找個人陪我一起去嗎?”

    “就這事兒?”

    她點了點頭。

    他淡定的勾唇,手捏著她的下巴,讓她迎視自己。

    桑沁咕咚的咽了口口水,輕咬著唇角,眼神里盡是慌亂︰“寧……寧先生……”

    “昨晚我搶走了你的第一次,恨我嗎?”

    桑沁臉一紅︰“你……沒搶,是在幫我。”

    她要垂頭,可他的手,卻用力的捏著她的下巴,逼她迎視自己︰“都說女大十八變,這話倒當真不假,幾年前,你從外地來探望你奶奶的時候,還只是個小孩子,現在……倒是很有味道了。”

    她眼神滴溜溜的轉著,想不通他說這番話的目的。

    “以後,保護好自己的身體,嗯?”

    她緊張不已,忙點頭。

    他勾唇,松開勾著她下巴的手︰“一會兒我會派人去幫你去回來了,你在家里等著兒就好。”

    “謝謝……寧先生。”

    “記住了,以後長點腦子,不要什麼劇組都隨便去湊熱鬧。”

    “我知道了,昨天那個林導的確很不是東西。我去試鏡的時候,就已經感覺到不對勁了,因為他總盯著我瞄來瞄去的。

    後來導演請幾個試鏡過了的演員一起吃飯的時候,那個副導就把我安排在了林導身邊。他們一個勁兒的灌我酒,我說我不喝,他們就讓我喝飲料,早知道他們那麼卑鄙,我連飲料都不該喝的。”

    寧灝廉挑眉︰“所以,你吃飯的時候就發現了那個導演苗頭不對?”

    “嗯。”

    “你是為了那個角色陪他吃了一頓讓你自己都覺得惡心的飯?”

    桑沁點頭︰“嗯。”

    寧灝廉勾唇︰“這個世界上的男人只有一種,色。只要不缺心眼兒的男人,大家都一樣,對美人兒沒有抵抗力。可色男人呢也分類的。

    一類是君子愛美取之有道,這樣的人,只對自己心愛的女人色,色的理所當然。另一類就好比現在許多被男人包養的小三兒,

    他們全都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還有一類是最可惡的,他們為了下半身那點兒東西,無所不用其極。

    你還小,最該學會的,不是如何掙錢,而是如何分辨男人,如果你能將男人分辨清楚了,那你以後在男人身上,就不會吃虧,這是我給你的忠告。

    面對那些對你圖謀不軌的男人,任何時候,你都沒有必要忍耐,原因很簡單,因為這些男人,是沒有底線的?你要為自己爭取主權。就像昨天吃飯的時候,如果你反抗了,充其量也不過就是那個導演以後這輩子都不用你了,當然,也有可能他會告訴他認識的導演不要用你,可這對你來說,絕不是什麼損失,因為物以類聚,能夠因

    為這種事情不用你的導演,十有**也不是什麼好鳥兒。”

    “謝謝寧先生的忠告。”

    “不客氣,”他看了一眼牆上的時間︰“回房間休息一會兒吧。”

    桑沁心里一陣小鹿亂撞,慌忙離開回了房間。

    不知道為什麼,她看到寧先生的時候,總覺得很緊張。

    難道是因為,昨晚兩個人做了……那件事?

    她臉紅紅的,掏出手機給奶奶抱了平安。

    暑假快結束的時候,寧灝廉讓人給桑沁發了一萬塊的工資。

    拿到這工資的時候,桑沁嚇到了。

    她來到寧灝廉房間,有些心虛的道︰“寧先生,我什麼也沒做,不該收這麼多的工資。”

    “你奶奶多大年紀了?”

    “六十四。”

    “你爸媽走的早,你奶奶這個年紀,每個月靠養老保險發的那點工資,養活不了一個大學生的,難不成,你想讓你奶奶到了晚年,還要因為你省吃儉用?”

    “我……”桑沁垂眸︰“我只是覺得,我不該接受您這麼多的工資,我並沒有做出值這麼多錢的工作量。”

    “以後,我每個月都會給你一萬塊,做為你的生活補助,你的衣食住行我也給你包下了,你只要答應我一個條件就可以了。”

    桑沁凝眉︰“什麼……條件?”

    寧灝廉湊近她,在她耳畔低語道︰“保護好自己的身體,不要讓任何男人踫不該踫的地方,嗯?”

    桑沁臉紅︰“我覺得……保護自己是我本來就該做的事情,現在卻要因為這個,平白無故的拿您的錢,這不合適。”

    寧灝廉勾唇,曖昧的望著她,勾唇一笑︰“按照我說的做,以後你賺到錢,再還我就可以了。”

    桑沁垂眸︰“謝謝,我一定會今早還您的。”

    寧灝廉挑眉,還……呵。

    經過與她的這一個月的相處,他忽然發現,男人對女人提不起興趣,不是因為自己對生活有多失望,而是……沒有踫到那個能夠讓自己中意的女人。

    他不會讓這個丫頭有機會償還欠他的。

    想要演戲,他可以給她提供很多很多角色。

    但只要是有身體接觸的戲份,她想都別想。

    畢竟,他的女人,怎麼可以再讓別的男人踫分毫呢。

    大學四年,桑沁付出了很多努力。

    可是看著自己身邊的舍友,朋友,一個個的離開學校離開安城出去拍戲,她真的有些不淡定了。

    這四年,她也不是沒有接到過劇本。

    可是每次,她雖然拿的錢不比她同學的少,但演出的角色,卻永遠都是女十八號開外,根本就沒有什麼存在感。

    她有的時候都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不適合吃這一碗飯。

    就連班主任都說,“桑沁,你各方面條件都不錯,可就有一點不給力,運氣不夠好。”

    既然是運氣不好,她又能有什麼辦法呢,只能認了。

    周六晚上,舍友給她打電話,讓她幫忙去頂個班。

    舍友在一場舞會上有舞蹈表演,可因為臨時有個廣告合約要談,所以得先離開。

    因為平常在學校,兩人一起跳過這舞,所以,她只好請桑沁幫忙。

    桑沁本著閑著也是閑著的心態,欣然赴約。

    彩排和表演都很順利。

    表演結束後,她就來到後台,準備卸妝。

    正這時,演出經紀人抱著一捧火紅的玫瑰笑意盈盈的走了過來。

    “小桑呀,看,這是什麼?”

    桑沁凝眉,“劉哥,這是玫瑰呀。”

    “我的妹妹呀,這可不是普通的玫瑰,這是金主兒送你的玫瑰。”

    “金主兒?”桑沁納悶。

    “是呀,金主,這可是有融集團陳總送的,來,先別卸妝了,跟我去感謝一下人家。”

    “可是我這…”

    “別可是了,這可是為了你好。”

    演出經紀人一把將鮮花塞進她懷里。

    “一會兒呀,嘴甜著點兒,趙總可是咱們這里的老股東了。”

    兩人還沒等走出舞台,那個陳總已經親自帶著人過來了。

    劉哥笑嘻嘻的對中間的男人道︰“陳總,咱們小桑听說您給她送了這麼大一束花非要去感謝感謝您呢。您看,這姑娘,多懂事兒。”

    劉哥說完將桑沁推到了前面。

    桑沁勉強的咧嘴笑道︰“陳總,謝謝您送的花。”

    “謝這個字光用嘴說可沒有什麼力道,桑妹妹要是真感謝我,就陪我一起出去吃個飯,喝杯酒怎麼樣?”

    “陳總,抱歉,我不會喝酒。”

    陳總將目光落到了劉哥的身上。

    劉哥蹙眉,這小丫頭,怎麼這麼不識好歹呢。

    “小桑呀,在咱們這里,感謝沒有用嘴空說的,你要知道,可不是所有人都能入了咱們陳總法眼的,這可是你的榮幸。”

    他說著已經把桑沁往陳總哪兒推了過去。

    陳總自然的握住了她的手臂,手不安分的在桑沁的後背上撫摸了一下︰“小桑呀……”

    桑沁心中的怒火,已經快把自己燒著了,她想起了幾年前那晚,大叔跟她說過的話。

    這火她是壓不下了,好吧,今天權當自己倒霉。

    她將自己手里的鮮花遞給陳總,一臉淡定的道︰“陳總,既然口頭說謝謝沒有用,那這鮮花我還是不收了,畢竟,我只想跟您口頭說感謝。”

    她的話音一落,周圍瞬間悄悄一片。

    她抿唇一笑,轉身就要走,可是,她拂了陳總的面子,陳總怎麼能忍得了。

    他一把抓住了桑沁的手,臉色森寒︰“你這小丫頭,還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是吧。”

    桑沁掙脫了兩下,沒掙開,厲聲道︰“陳總,請您自重,放手。”

    “我若是不自重呢?”

    桑沁想也不想,抬手就摑了陳總一巴掌。

    這一巴掌太清脆,在所有人的意料之外,所以一時間,包括陳總在內,大家都懵了。

    劉哥最先反應過來,誰能想到,這個小姑娘這麼不識好歹呢。

    他厲聲呵斥道︰“桑沁,你什麼意思。”

    “我沒有什麼意思,劉哥,我的演出已經結束了,現在,我要離開。”

    “你…”劉哥被桑沁氣到語結。

    一旁陳總眼神一寒,上前一步,桑沁見狀,忙後退一步,仰頭倔強的看著對方。

    她沒做錯。

    “你這小姑娘倒是很有個性嗎,我喜歡,剛剛這一巴掌,只要你跟我道個歉,陪我出去喝幾杯,過了今晚,這事兒就算兩清,而且,我也可以給你介紹一些角色,改變你的命運。

    可若你執意敬酒不吃吃罰酒,那你可就別怪我不客氣了,我陳誠在這安城,可也是有頭有臉的任務,我有的是能力,讓你在這一行里永遠沒有出頭之地,你信不信?”

    桑沁凝眉,永遠沒有出頭之地……

    她咬唇,望向對方,這樣的男人,著實令她覺得惡心。

    看到桑沁猶豫的眼神,陳總勾唇道︰“我想,你也是個聰明人,一定知道我想要的是什麼,只要你把我伺候好了,還愁以後,在這個圈子里紅不了嗎?

    我不妨告訴你,晏子是我捧紅的,你以為,想要紅,是什麼都不需要付出,只要演技到位就萬事大吉的嗎?晏子做了我三年的情人,才換得今天的成就,你呢?這成就,你就不想要嗎?”

    桑沁冷著張臉︰“陳總應該差不多也得有五十歲了吧,對跟你孩子差不多大小的年輕人說這種惡心的話,你都不會覺得丟臉嗎?”

    晏子……比她大兩歲,卻做了他三年的情人。

    他怎麼下得去這個黑手。陳誠凝眉︰“看來,你今天是真的決心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了,好,很好,你叫桑沁對吧,我今天不妨把話給你撩在這里,只要有我陳誠一天,你桑沁都別想成為三線明星。我會讓你在這一行里,跑一輩

    子龍套。”

    桑沁握拳,高傲的揚起下巴︰“我寧可跑一輩子龍套,也絕對不要做你的胯下之女。”

    “我倒要看看,你能高傲幾天。”

    他話音才落,身後忽然想起一道玄寒的聲音︰“她能高傲一輩子。”

    眾人循著視線望去,就看到滿目冰冷的寧灝廉,從外面走了進來。

    見到寧灝廉,桑沁激動了一下,迎了過去,委屈道︰“大叔,你怎麼來了。”

    兩年前,她看韓劇,莫名就喜歡上了大叔這個稱呼。

    那天跟寧灝廉一起吃飯,她叫了他一聲大叔,他竟然看著她淺笑,只說了她一句淘氣之後,她就把大叔這個稱呼,對他貫徹到底了。

    “我來看你演出,剛剛你表演完,見你一直沒有出來,所以不放心,過來看看你。”

    見到寧灝廉,劉哥和陳總都有些驚訝。

    陳總上前道︰“寧總,您怎麼會認識這個女人的。”寧灝廉淡定的將桑沁拉到了自己的身邊,自然的摟著她的肩膀,看向陳誠︰“陳總,忘記給你介紹了,桑沁,是我寧灝廉的女人,敢動她的人,都是我的敵人。”

    ()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