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越晚清之鐵血咆哮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三千零五十二章 你們做了什麼混賬事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沒……沒資格。

    伊藤很不甘心說出這話。

    他不想說。

    可事實是。自己的確是沒有任何的資格。

    二十多萬的兵力讓王陵給包圍,對方的艦隊又堵在自己的家門口。

    說一千道一萬,的確是沒有資格。

    “我們是沒有資格,可是奈斯他們有資格啊,咱們這一次,不是沾他的光嘛?”

    沾光?怕是要沾晦氣吧。

    井上馨還沒開口。

    情報署長走了進來。

    那臉上的表情除了悲催就看不出任何的表情。

    “怎……怎麼了?”伊藤感覺到情況有些不妙。微微抬頭看了下情報署長的他,稍微抬手指了下那份電文。

    讓一個開朗的人如此愁眉苦臉。

    這恐怕,是發生了什麼大事。

    “我們的港口,在半個小時前,遭受楚軍猛烈炮擊,損失慘重。

    來了。

    今天不過是談判的第一天。

    對方直接就開始展開報復。

    為什麼。

    “現在你還問,對方會同意嘛?”

    井上馨將電文放在了邊上對伊藤道。

    伊藤是怎麼也沒有想到。

    王陵根本連抗議都不給自己一個。直接就動用了炮彈。

    “陸軍方面呢?”伊藤想了下問道。

    陸軍?

    情報署長咬了下嘴唇;“同樣遭受了猛烈的攻擊。”

    該死的。

    那他王陵想干什麼。

    總不能,還讓自己給錢吧。

    陸軍遭受對方起碼一百門重炮炮擊了兩個小時。

    損失了幾千人的消息,很快就送到了奈斯的辦公室。

    看了下電文,奈斯立即讓人將史密斯叫來。

    站在窗戶跟前。

    感覺到有人出現在身後,奈斯回頭看了下是史密斯。

    他將放在邊上的電文的遞給了史密斯;“他王陵什麼意思?談談判,就是來回你說你的,我說我的。怎麼,他還想要破壞這個規矩嘛。不過是第一天,就用這樣的方式來進行回應,怎麼的。難道真的以為。我們會懼怕他嘛?”

    史密斯咬緊嘴唇。

    他也是真的沒有想到。

    王陵什麼也沒說,直接就動手。

    剛才,他還得到了消息,猴子那邊的港口遭受了轟炸。

    這兩件事聯系在一起。

    那就說明,對方是真的在發泄內心不滿。

    “發泄的方式有很多種,為何他就非得有這一種。去,電告我們前線的兵力,來而不往非禮也非禮也。也對他們展開炮擊。”

    對他們展開炮擊?

    史密斯想了想後道;“我認為,我們不應當展開炮擊?”

    什麼意思?

    不展開炮擊,難道這事,就這麼算了嘛。幾千人本不應該有的傷如今居然出現了,如果這事要是算了,那今後,還不得讓他們欺辱死?

    奈斯的臉變得如同豬肝色一般的盯住史密斯;“怎麼,難道你還想退縮嘛?”

    退縮?

    怎麼可能會退縮。

    他明明知道,西邊的情況危機, 才會利用這樣的方式來希望讓自己說出談判的事。

    自己也按照了他的意思進行了談判。

    但是,因為自己提出來一個不合理的文件,就連商議的余地都不曾有,直接就展開了進攻。

    他也真的是沒有將自己當成一回事了。

    自己可不是猴子, 是他想要如何就能如何的。

    既然他明知道自己情況如何還這麼欺辱人。

    那就沒有必要給你他談下去了。

    自己並非是不能打,只是不想要動用本土艦隊而已。

    但是,如此欺人太甚,那就怨不得自己不給他面子。

    面子都是爭取的,而他王陵既然如此,還有什麼談的,打下去就是了。

    “你的意思是?”

    奈斯微微回頭看向了史密斯。

    史密斯冷笑了聲;“撤回談判使者,我們雙方數十萬大軍,難道還支撐不了幾個月的時間怎麼的。”

    是的。

    太放縱他了,以為每一個人都是他想如何就如何的。

    “好,既然這樣,給伊藤說一聲,打下去,就算是耗,也要耗死他。已經沒有必要在談下去了。

    將軍府後院。

    格格一听說王陵下達了對于伊藤和奈斯的炮擊。

    她幾乎是鐵青著個臉帶著兒媳婦來到王陵的書房。

    根本就沒有顧忌張慶羅斯中村在場直接罵了出來。

    “當霸王當土匪當習慣了嘛,以為誰都會慣著你怎麼的。你個混賬東西,明就是你自己暗示甚至是提出來的談判,對方不過提出一個相對于有些過分的協議,你就下令炮擊。你怎麼不上天呢你。”

    王陵被說的不知所措。

    張慶見狀舔著個臉想要解圍。

    不想格格冰冷的臉看向他;“滾一邊去,等會在找你。”

    張慶話都不敢說,規矩的站在了一邊。

    格格臉色一沉,看向了羅斯;“他沖動,你也沖動。”

    王陵都不敢在自己這個媳婦跟前蹦,其余幾個人又算的了個什麼。

    而且格格這麼說,定然是有緣由的。

    羅斯在幾個人中算是多少讓格格看的順眼的。他上前一步;“格格的意思是?”

    深吸一口氣,格格來到王陵跟前。

    跟孫子一樣的王陵趕緊起身讓開到了一邊。

    親自為她端上了茶水。王陵一臉笑意絲毫不顧及其他人;“媳婦,我究竟哪里沒有做對啊?”

    格格端起茶水眯起眼楮看了下王陵,直接看向站在那的三個不但動彈的;“誰提出用炮擊方式來回應的。自己站出來?”

    三人沒動,但是羅斯的眼神看向了張慶。

    格格冷哼了聲;“自己掌嘴。”

    什麼?

    張慶一听咯 了聲。

    但他還是啪啪的給自己兩個耳光。

    王陵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做出了什麼讓她這麼生氣。

    他依舊笑著詢問;“怎麼了?”

    怎麼了?

    格格看向王陵;“西邊的情況你不是不知道,既然是談判,提出我們的意見就是了,沒有必要用炮灰來回應。你當真以為他們沒有一戰的力量,你當真以為他們沒有跟你打下去的勇氣嘛。不過是不想打。若是破釜沉舟,我看你怎麼收場,你這可是將他們的臉拉過來使勁的打了幾個耳光。”

    格格說完看向了張慶;“一天天就知道錢,做事不考慮後果,這次你知道你捅出來的簍子是有多大嘛?”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