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越晚清之鐵血咆哮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三千零六十章 打他跟我講了嘛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就五十個字不到的東西。

    大帥居然還嫌棄這文嗖嗖的。

    辛列是真心的想不到,究竟什麼樣的話才不是文嗖嗖的。

    他將目光看向了王陵。

    王陵也對上了那一眼神。

    輕微笑了笑的他直接取出邊上的毛筆三兩下寫上了一句話。

    辛列取過來一看不由得皺眉問道;“這……這合適嘛?”

    結結巴巴的眼神,讓羅斯也好奇這上面寫的是什麼。

    他歪著腦袋探頭看了下。也明白了為何辛列會說這不合適的話了。

    但是仔細一想,還真沒有什麼比這個合適了。

    “就這麼發吧,誰都知道這一次我們是為什麼才做出的犧牲,他丘吉爾也應該明白這一點,本就已經照顧不了誰的面子了,既然如此,那還在意這些干什麼。”

    辛列听羅斯這麼一說,也知一些事自己擔心是多余的,也就笑道;“既然你們都是這麼一個意思,那我去發就是了。”

    要快,一定要快。

    不要給王陵插手的時間。

    他需要休整,他需要調動,起碼還有一兩個月才能夠插手,對自己提出要求。

    要利用這有限的時間,迅速擊潰威廉。

    就算是不能真正將其消滅,也要逼迫他談判,在兩個月內,割讓全部的港口和海面,從此讓他不在擁有海面。

    如此來,自己也就不用擔心他今後會從海路上給自己造成威脅。

    “我們要快,讓前面的兵力迅速往前推進,不要給他們反應過來的時間。另外,調動工程兵,徐甦在上面建設機場,我們要調動一切的飛機,投入戰斗,我們沒有多少時間了。”

    椅子上的丘吉爾面帶憂慮的看向下面的貝爾福和威一眼提出當前的應對方案。

    王陵已經和猴子白頭鷹簽署了協議。

    他馬上就能夠將兵力源源不斷的往南邊調動。

    一旦等他將兵力調動過來。

    那不好意思。他那種狂風暴雨的心思,恐怕就會再一次出現了。

    不管,前面是有多難,這事,都得迅速解決。

    貝爾福和威何嘗又不明白這麼一個道理呢。

    只是。

    王陵會給你時間嘛。

    一個為了插手這邊事物,居然吃虧也要和對方化解的人。

    他真會給你這麼長的時間。

    兩人感覺到有些不可能。

    可是,丘吉爾說的又是對的。起碼王陵沒有行動一天,那自己就有機會。

    腳步沉沉。

    這聲音無疑讓三人都愣神了下。

    微微回頭,外務大臣那張冰冷面孔的出現。瞬間就讓三人的眼神變得復雜起來。

    搞外務的,那一個個不是面帶笑意想笑里藏刀的。

    若不是真遇到自己人或者是什麼大事。他們絕對是開心果。

    然而如今。

    拉著的臉,拿著電文的手沒有任何動作,直直的往下壓著。

    好像那份電文有千斤重一般。

    能夠讓他做出如此動作,這恐怕。

    “莫非是王陵?”丘吉爾試探性的問了聲。

    他內心多麼的希望,這不是王陵來的點我呢。

    他當前若是來電文,那抱歉,絕對不是個什麼好事。

    不過,外務大臣稍微盯住他眼神點頭的一瞬間。

    他明白。

    自己不想來什麼,就會偏偏來什麼。

    “你們自己看吧,這電文的內容,我真不想說。”

    外務大臣的話。

    讓三人沉寂片刻,最終還是相對抗壓能力最強的貝爾福去接過了電文。

    听說你要滅了威廉,這事,和我商議過了嘛。

    明知故問。

    當初說好相互之間不干涉的時候。他就應該知道了自己的用意是什麼。

    怎麼的?

    如今那邊解決了,就要翻臉不認人了嘛?

    “放肆。”一聲怒喝從貝爾福咬緊牙關的嘴中噴出。

    預感到情況不妙,威伸出手接過電文一看也是怒喝;“欺人太甚。”

    最終這份電文到了丘吉爾手中。

    看著那上面的內容。

    他卻什麼也沒說,只是臉頰通紅的他,真不知,究竟應當如何來發泄自己的不滿。

    威廉皇宮。

    上個星期決定搬遷老巢的威廉從下達命令開始。

    他就沒有高興過。

    和丘吉爾究竟是怎麼打起來的。

    他想不起來了。

    但是他堅信,這事和他麼的王陵絕對脫不了關系。

    若非是他的放縱,也許自己根本就不會有今日。

    他心中,說是對于王陵沒有怨言,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畢竟自己遭遇的一切。

    他王陵雖然沒有直接參與,但是卻又是最大的罪人。

    “我沒有了,你也不會有好下場的。”眼看國防大臣和外務大臣同時進來。坐在椅子上發呆的威廉 抱怨起來。

    他明白兩人,恐怕是要讓自己轉移的,畢竟敵人已經攻破了好幾條防線,若是自己在不進行撤離的話,恐怕到時候,就會成為對方的俘虜。

    一國之君成為了對方的俘虜,恐怕會成為這個星球上最大的笑話。

    進來的兩人兩人應該是听到了他的話。

    不然他們也不會稍微停下腳步對望一眼。

    至于面前已經接近崩潰的陛下說的是誰。

    這恐怕也就是東邊的長足蟲王陵了。

    不久前,大家分析,這一次遭遇如此危機,恐怕是和他脫不了關系。

    但是今日,兩人到是認為。

    也許,和王陵之間,真的就存在著一種誤會,王陵恐怕從來就不曾有過坑害這邊的意思。

    起碼。

    從現在的電文來看,他沒有,也絕對不可能。

    “該走了嘛?”威廉有些不舍的環顧了這個他待了一輩子的書房。

    他真心舍不得,想不到待著待著的,自己最終卻是用這樣的一種方式離開。

    而且這一走,還真不知道,今後是不是能夠在回來。

    也許能夠,也許,自己會客死他鄉,誰知道呢。

    二人沒有回應,讓他應征了自己的想法。

    他順著自己的意思看向這熟悉的一切後微微嘆息一聲。

    這一聲如釋重負,又好像是得到了解脫一般。但眼神中透露出來的不舍,清晰可見。

    “算了,待夠了,也看夠了,世界那麼大,也該是出去看一看的時候了。”

    看一看?

    國防大臣和外務大臣對望一眼;“陛下,也許我們根本就不需要出去?”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