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越晚清之鐵血咆哮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三千零六十一章你能把我怎麼樣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

    不出去?

    難道前線已經擋住對方進攻。

    威廉雙眼透露出來一絲的欣喜,若是真擋住了。

    那誰有願意離開呢。

    哪里好,都沒有自己的家好。

    這里在枯燥無味,始終也是自己的家,生育自己養育自己的家,若非迫不得已,誰有樂意離開這個地方。

    “我們……”

    威廉試探性的問了聲。

    但得到的卻是兩人的搖頭。

    搖頭,就意味著前線並沒有給自己帶來好消息。

    大軍依舊還處于失敗中。

    “那你們……”威廉又露出了空洞神色。

    他有些不明。

    既然前線沒有好消息,那這撤離,不依舊還是按照緣由計劃進行嘛。

    “陛下,也許我們根本就冤枉了王陵?”

    什麼?

    冤枉了他。

    這事若說不是他干的,誰會相信呢。

    自己不相信,幾個大臣恐怕也不相信。

    “我冤枉他什麼,若非是他,我們根本就不會出現今日這樣的局面,若非是他和約翰牛之間形成的那種默契。我們也不會……”

    “陛下。”外務大臣打斷了威廉遞上了電文;“陛下,你還是看看吧,也許這一次事,跟王陵根本就沒有關系。”

    攔截的電文。

    上面的內容露出欣喜。

    是王陵發給貝爾福的。

    那刺眼的話,讓他愣神良久盯住外務大臣;“不會是翻譯錯了吧?”

    太不相信自己的部門了吧,外務大臣露出一點的失望。

    他甚至有些恍惚。

    難道說這場戰斗的失利,已經讓他連自己的部門都已經不相信了嘛?

    “陛下,我們已經再三確定,這份電文是真的。”

    如果是真的。

    那自己就真沒有任何必要在撤離了。

    王陵既然說這話,那說明他就會插手。

    他插手,自己的國家也就算是保住了。

    “難道,咱們真的是誤會他了嘛?”

    多少還帶著一些不相信,威廉陷入沉思道。

    白頭鷹奈斯官邸。

    一臉笑意的史密斯將文件遞給了奈斯笑道;“最後一批兵力已經撤離了,從此我們可以高枕無憂了。”

    高枕無憂?

    說這話,恐怕是太早了吧。

    奈斯接過電文看了下。

    臉上並沒有露出任何高興和松懈的表情。

    相反,他透露出來的,卻是一種憂慮。

    這種憂慮是一種擔憂。

    “你似乎還是在擔心什麼?”

    史密斯不知道他為何是這樣的表情,不解的坐在沙發上問道。

    “你認為,我們和他從此就太平了嘛?”奈斯點燃一根香煙,狠狠抽了一口斜眼看向史密斯問道。

    難道和他還有一戰嘛?

    畢竟才和他安靜下來。

    西邊的情況也需要他去處理。王陵怎麼可能。

    “我說的是今後,不是現在,現在自然是打不起來的,而今後……”

    今後?

    史密斯微微皺眉。

    他嘆息一聲後無奈道;“恐怕,是無法避免那一戰的。”

    根據內線的消息。

    王陵將簽署的協議給掛在了他的書房。

    從他執掌長足蟲以來,從來沒有一份協議是讓他放在書房最為明顯的地方。

    而王陵這一次。

    居然將協議裝裱了放在了最為明顯的地方。

    這說明。

    他是將這事給放在心中,將這事看做是一種恥辱。

    早晚有一天,他會發難的。

    “所以你的意思?”史密斯想到這微微回頭看向奈斯問道。

    奈斯淡然一笑。

    那一笑笑的很邪性。

    這讓史密斯心中咯 一聲;“你……你不會是想?”

    同樣的擔憂,何嘗又不是糾結在了佐藤眼中。

    自己獲得了勝利是假。可是協議卻是讓王陵掛在了書房最顯眼的地方。

    他這是將仇恨記下了呢。

    以往有仇是隱忍著,而如今。

    “我們恐怕今後不會有什麼好日子過了。”伊藤沒有任何表情的話,卻是讓邊上的井上馨無奈的嘆息了口氣。

    他如何不知道。

    伊藤說的又是什麼?

    可事已經發生了,難道還能夠改變怎麼的。

    如今,也只能是加快速度加強自己一方的建設,準備接下來的那場戰斗才是真的。

    有這唉聲嘆氣的時間,還不如馬上就去制定計劃,看接下來應當如何應對才是真的。

    “召開內閣會議吧。”伊藤想了下道。

    將軍府。

    是一種提醒同時也是一種警告的電文自從發出去已經是有了兩天。

    兩天。

    丘吉爾並沒有做出任何回應。

    “老大,他是不是不打算接受我們的調停,還是說在故意的拖延時間。”張慶來到王陵跟前問道。

    這事……

    王陵將目光看向了羅斯。

    羅斯晃動手中酒杯片刻問道:“威廉那邊是什麼情況,約翰牛的兵力這兩天是否在進攻?”

    啊這……

    這事張慶到是真不知道了。

    他並不是作戰處的人,怎麼可能會知道,更何況,情報上的問題,也不是自己管理,這要問,也是的問鐘銳啊.

    “那你還在這站著?”王陵那一微微的回頭,將張慶嚇得一哆嗦慌張的跑了出去。

    十來分鐘時間不到。

    氣喘吁吁的張慶來到王陵跟前;“他們,依舊還是在進攻。”

    不將自己當回事的有很多,但是如此不當自己是回事的人,他丘吉爾似乎還是第一個。

    “看來,是應該給他提醒一下了。”

    提醒?

    怎麼去提醒,張慶歪著個脖子,完全不知,這應當如何去提醒。

    慢吞吞倒紅酒的羅斯嘟嘟嚷嚷道;“哎呀,這天,冷起來了啊?”

    冷?

    如此炎熱的天,這貨居然說冷,難道是感冒了嘛?

    張慶的直腸子直接想了一個答案。

    但猛的,他笑了笑;“我明白了。”

    你明知故問。

    那我也會裝聾子瞎子,值當沒有看到你這份電文就算了。

    丘吉爾的無奈心思顯現的淋灕盡致。

    王陵的無恥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他心中明白,這份電文怎麼回,自己都要吃虧。

    回,就算是接下了王陵的調停,將威廉這人趁機捏死就不可能。

    不回,那就會讓王陵插手。

    不過貝爾福說的很好。

    王陵當前不過是狐假虎威。

    兵力都處于北面的他,說這話也就是舌頭大而已。

    懼怕他干什麼。

    “我不回應你,你又能夠將我怎麼樣?”窗戶前,丘吉爾低頭品了口紅酒冷笑道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