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越晚清之鐵血咆哮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三千零六十二章竟然敢威脅我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

    嘿嘿冷笑。

    讓他身後十幾個工作的人渾身發冷。

    這笑聲中透露著一種自信甚至是奸詐。

    讓人听起來十分的不舒坦。

    丘吉爾太過自信,並沒有感覺到威已經來到他身邊。

    听著他喃喃自語說著王陵拿他沒法子。

    威嘆息了一聲。

    這樣聲可是將其丘吉爾嚇了一跳,手中酒杯都給差點從窗戶邊緣掉落下去。

    “什麼時候來的。”多少有些不滿的他回頭發現是威也就想了下問道。

    威舔了下嘴唇;“剛來,听到你一直在念叨王陵不能將你怎麼樣,也就沒有打擾你。”

    露出笑意的丘吉爾回到沙發上坐下,見酒杯已經空的見底,他直接滿上喝了一口道;“怎麼樣,你也是這麼認為的吧?”

    威自然也是這麼認為。

    他嗯了聲指了下公文包笑道;“恐怕有人還認為,他還有這個力量呢?”

    這人不用,肯定是王陵。

    丘吉爾側目問道;“他……又想干什麼?”

    輕微冷哼中透露著一種不屑甚至來說是一種嘲諷。

    威取出電文;“看看吧。”

    加爾有暴雨。

    還想用這一套。

    真當自己會怕了你怎麼的嘛?

    加爾的兵力自己雖然已經抽調了一部分。

    但這並不意味著自己沒有足夠的兵力對哪里進行布防。

    他想干什麼。

    難道還想跟以往一般堵住港口怎麼的。

    不是看不起他, 借他十個膽量,他也不敢。

    “我就要看看,他能將我怎麼樣?”丘吉爾放下酒杯。

    丘吉爾將酒杯放下冷哼道。

    威也是取過酒杯倒上;“難道咱們,就這麼算了嘛?”

    算了?

    丘吉爾微微側目笑了笑;“怎麼能夠算了呢,如何回應,我想你是清楚的吧?”

    露出會意笑容,威起身道;“我這就去辦。

    居然親征前線,看來威廉這是是來了信心啊。

    將軍府。

    威廉的最新動靜來了。

    在得知自己對丘吉爾的電文後。

    已經是準備搬走躲避災難的威廉浩浩蕩蕩的去了前線。

    看來,他是要用自己的威望來激烈前面的士兵。

    當然,這也說明,前面的情況很嚴峻,不然他也不可能親自去前線。

    “他到是一個懂得起的,我還以為他還是要搬遷呢?”

    羅斯笑了下看向王陵;“那畢竟也是他的家, 他怎麼可能真正的放棄,不過完全是迫不得已而已,如今眼看我們要插手,他這內心中的失望一下子就變成了希望,自然是用盡力量,希望我們能夠迅速對其展開支援的。”

    這到是也是。

    王陵還沒有開口說接下來的事。

    外面的張慶卻是叫嚷起來。

    “太放肆了,他約翰牛真的是太放肆了。”

    罵罵咧咧的進來,這讓兩個人都困惑的盯住張慶。

    “你這個樣子很是失態,發生了什麼,讓你如此不滿的事。”

    王陵微微皺眉問道。

    張慶敲打著手中電文;“老大,你自己看看吧,他丘吉爾是何等的囂張何等的狂妄,簡直是狂妄的沒邊了。”

    哦……

    還有這種事。

    恐怕這份電文中透露的是一種刺激和羞辱吧。

    “電文拿來吧。一份電文就讓你變成這個德行。”王陵探出手。

    張慶將電文送了上去。

    哼……

    輕微的一聲冷哼。

    讓邊上的羅斯斜眼看了一下。

    是嘛?那就讓我看看你的暴風雨是有多麼的大。

    “這是想要告訴我,他根本就不接受自己的調停,而是鐵了心的要打威廉呢。”

    羅斯也看出了丘吉爾的用意。

    “既然他如此犯賤,那那這一巴掌,始終還是要打下去才是,不然,他是不會收手的。”

    不听話,那就讓他吃一點苦頭吧。

    王陵微微側目看向張慶;“給我搞沉他兩艘戰列艦在說。”

    潛艇自己的確是過不去。

    可不要忘記了。

    要弄成他的戰列艦,有時候並不不需要潛艇,情報人員就能夠解決。

    眼看張慶離開,王陵叫住了他;“順便將他的東炮台也給我炸幾門在說。”

    你能將我怎麼樣?你又能將我給怎麼樣?

    丘吉爾笑眯眯的辦公室內笑的那才叫一個甜。

    他以往也是遭遇王陵打壓的人。

    怎麼不明白,當一個人遭受另外一個人欺辱久了,猛的反手將對方給打了一巴掌,就這,也足夠他高興很久的。

    不自量力。

    搬弄著手中白玉酒杯。丘吉爾冷哼了聲將其放在邊上起身走到窗戶跟前:“還威脅我。你能將我如何。”

    咚咚咚……

    腳步要比以往快了不少。

    這樣的腳步聲他已經很久沒有听到過。

    雜亂的腳步告訴著丘吉爾進來的人不是一人。

    回首看去,這進來的人居然是威和貝爾福。

    兩人神色相對昨天而言。要沉寂下來不少,甚至來說,好像還有一絲的慌張。

    “這是怎麼了?”丘吉爾皺眉的看向兩人盯住他們打量了好一會問道。

    貝爾福嘆息了聲。

    威卻是取出電文;“剛接到消息,我們在加爾的東炮台早搜襲擊,三門岸防炮損毀,另外,彼得號和中太子號兩艘戰列艦發生爆炸側翻。”

    什麼?

    就算是在冷靜。

    丘吉爾也讓這消息嚇了一大跳。

    很明顯,這就是王陵說的,加爾會出現暴風雨。

    “混賬。”

    猛的抬起手將案桌上的白玉杯砸在地上。

    那碎裂成為幾大塊的白玉,讓丘吉爾內心一陣陣的心疼。這可是他花費了很長的時間,才獲得的寶貝。

    如今因為一個王陵,自己就將其給毀掉了。

    真他麼的。

    “王陵你這個王八蛋,有本事,你在來。”

    心疼著酒杯,更為心疼自己的戰列艦。丘吉爾破口大罵。在也沒有前兩日的那種得意洋洋。

    有的不過是他內心中的一種憤怒和憋屈。

    寂靜的一根針也要掉落在地上。

    兩人對望一眼後看向了丘吉爾。

    他們如何不明白,這丘吉爾將自己最為心愛的東西給砸了, 內心不知道是有多麼的心疼呢。就這玩意,足夠建造一艘戰列艦了。

    “他……他是怎麼……怎麼辦到的?”丘吉爾良久開口打破了寂靜。

    還不曾等到兩人回應這問題,那門口,又是進來了一人。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