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越晚清之鐵血咆哮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三千零六十三章你在跟我開玩笑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

    殖民大臣緊繃著個臉。

    從那臉上夾帶著的憤怒。

    他內心就知道。

    說不好那王陵羞辱的電文來了。

    這人一向就是這樣。

    整了你他絕對不會推脫,而是會用更為羞辱的方式來讓你過的渾身不舒坦。

    “你們在干什麼呢。我說過的,王陵不會這麼眼睜睜的看著,其實接受他的調停又有什麼關系。”

    殖民大臣透露出來的不滿印證著丘吉爾內心的想法。

    他探出手指指了下那手中的電文;“那是?”

    殖民大臣遞上電文;“你們自己看一看,不就知道了嘛?”

    面無表情讓丘吉爾伸出手接了過來。

    還要嘛,若是不行的話,我在給你加點雪,談不談。

    這已經不再是威脅了,而是直接在告訴自己不談就要動手了。

    “他居然……”

    臉如白紙一張的丘吉爾怎麼也沒有想到,王陵這一次居然是如此不顧一切的對自己進行威懾。

    以往他雖然也會出手,但是相對而言也要估計一下雙方的面子,從而讓各方的面子相對而言緩和一些。

    可如今。

    “怎麼還不明白。他既然能夠舍去自己的利益也要終止猴子和白頭鷹之間的戰斗。這就說明他是鐵心的要插手,你們還要挑戰一下他的底線。”

    殖民大臣從王陵終止和對方戰斗的時候,就知道王陵的用意是什麼。

    這面前當前掌控整個部落的人,其實也清楚王陵的想法是什麼。

    可是他們卻認為王陵的兵力在往北面,並不在南部,因此拒絕了這個協議, 不在搭理不說,反而回應了一份刺激威脅王陵的電文。

    如今好了,

    才過去兩天不到吧,就讓對方一巴掌給打過來了。

    疼不疼啊這。

    “你們自己考慮吧,是談還是不談。其實我個人認為,談,其實也不曾有什麼?”

    高盧雞這一次根本就沒有任何動靜。

    但是趁機發了一筆小錢的事也沒少干。

    大量的糧食甚至是一些武器都賣給了威廉,可算是賺了好大的一筆。

    這事,丘吉爾不是沒有提醒過。

    但是戴高卻是直接將其丟在了一邊。

    他就看不慣丘吉爾這種。

    他賺錢就是天經地義。自己賺錢就是應當天打雷破。

    “閣下。”

    外務大臣林走了進來,坐在椅子上發呆的戴高微微抬起頭看了他一眼後問道;“怎麼了?”

    林走到王陵跟前遞上電文;“怪事,王陵這一次似乎是為了威廉,要跟丘吉爾撕破臉啊。”

    斯皮臉。他們的臉皮從來就沒有縫合過,有談什麼撕毀這麼一回事。

    不過是用一點好不堅固的膠水隨意的沾染了一下而已。

    毫無用處。

    “他們沒臉。又有什麼撕破臉呢。”戴高的話讓林愣神了下道;“不,這一次完全不一樣。你看看。這是我們攔截的電文。王陵可謂是直接下了死威脅了。”

    談不談幾個字讓戴高都是微微一愣。

    他將電文看完。那種驚訝也緩緩變得平靜下來。

    “閣下難道早就知道,王陵會這樣?”林多少覺得這有些不可思議問道。

    戴高嗯了聲又擺手;“談不上吧是早知道,但是我知道王陵是不可能不管的。”

    威廉是當前唯一一個能夠牽制丘吉爾的人了。當然,也有自己,但是自己的力量根本就不足跟丘吉爾對抗,因此自然也不入王陵的法眼。

    換一句話說,如今今天遭受攻擊的是自己。王陵不一定會插手。

    但同時我,自己在一定程度上的中立,又何嘗不是保全了自己一方百姓的安全。

    “這麼說,這場丘吉爾和威廉之間的戰斗,也快結束了?”

    結束?

    那就得看他們之間如何博弈了,兩個都是陰險狡詐的人。快速結束這有些不可能。

    只是當前雙方的爭奪已經發生轉變,名義上是約翰牛和漢斯豹之間的爭斗,其實這份電文的送達,早就轉變成為了約翰牛和蟲子之間的爭斗了。”

    “那我們?”林听到這往前一步試探性問了聲。

    戴高笑了下端起邊上的茶水;“還是老樣子,什麼也不做,什麼也不要管,這是他們之間的事,跟我們沒有關系,王陵既然沒有給我們做出任何的回應,那就是他也不希望我們插足這次事,咱們,就安安心心賺錢就是了。其他的,不聞不問,就值當,不知道吧。”

    將軍府書房外庭院。

    幾碟小菜外加一盤滿滿的花生米, 成為了擺放在這石桌的一道風景線。

    王陵羅斯辛列以及張慶李亞榮幾人坐在這。

    你一言我一語的閑聊著。

    張慶為幾人倒上了白酒後沉思片刻問道;“老大,你如此嚴厲的電文。難道就不擔心他們直接中斷,不顧一切的對威廉進攻。”

    王陵笑了笑;“他有這樣的想法。但是卻沒有這樣的膽量。”

    這話是什麼意思?

    張慶微微回頭看向了羅斯。

    他太了解了,自己老大很多事,都是會跟羅斯進行商議。

    老大知道的,羅斯想來也是應該知道。

    羅斯的確知道。

    本端起酒杯的他見張慶那眼神,也就放下了手中酒杯看向張慶;“他們的確是不敢的。”

    為什麼呢?

    談?

    這兩個真可謂是叛徒啊。

    前幾日都告訴自己。

    王陵不可怕,他的兵力當前是在北面,短暫時間內是不可能往南邊轉移。

    他做出來的一切,不過就是花架子一般的虛張聲勢而已。

    可是這才過去幾天的時間。

    五天不到吧。昨日都還如此說。

    可是今日,在接到王陵第二份電文的時候。

    卻是告訴自己,可以坐下來談。

    這是能夠談的嘛。

    一談對于威廉的進攻就會失敗,眼看這鴨子都快熟透即將端上餐桌。可如今,這鴨子似乎馬上又要飛走了。

    這他麼。

    “你們兩個是在跟我開玩笑嘛?”丘吉爾瞪大雙眼,看向了二人良久後一字一語毫無表情的問道。

    眼看二人的眼神的確是要談的。

    丘吉爾顫顫巍巍的伸出手;“你們……你們這是什麼意思?”

    “我們不得不談。”貝爾福無奈攤開雙手。

    什麼?

    丘吉爾一听更是冷笑;“開什麼玩笑,我們還沒有達到不得不談的地步。”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