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越晚清之鐵血咆哮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三千零六十四章狐假虎威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

    王陵當前兵力還在北,暫時也抽調不回來。

    這是大家都分析並且認可的事。

    談,現在還沒有到那樣的地步。

    “你們這話是什麼意思,究竟是那一頭的?”質問。

    讓貝爾福和威攤開雙手。

    這個十分愚蠢的問題,他們不想在說。

    但有一點。

    這次不談不行的。

    王陵的兵力的確是在北面,但是他若是想要抽調回來,速度會很快。

    甚至幾天時間就將艦隊抽調回來,陸軍更不用說了,四通發達的鐵路,外加那恐怖的航運。他若是要運輸幾十萬兵力過來,並非是難事。

    這是他的優勢,反觀自己,卻是听者傷心聞者落淚。

    加爾的確是有一定的兵力,但是還不夠,南部亞同樣也有兵力,但真能擋住王陵攻擊嘛。

    加爾可是當前在那邊最大的口岸了,若是沒有了,從此就在也無法返回了。

    加爾不能丟,但是援軍還不曾抵達。

    這個時候不談,王陵就會直接介入。到時候怎麼辦?

    “那你們的意思是?真的要放棄這麼一個機會。”

    放棄機會?

    並不能這麼說,貝爾福擺擺手;“談是要談,但是談論出什麼樣的結果,這還不是得扯皮才會有的嘛,而到時候,我軍的兵力已經回援完畢,我想,談不談,還不是我們一句話的事。”

    假談?

    丘吉爾反應過來後露出笑意指向兩人;“你們若是早點說明白的話,也不會讓我誤會了。”

    這話也好意思說出口呢。

    從一進來,自從自己兩人提出談和的事後,你何曾給予機會讓自己解釋呢,若非是氣的無話可說,恐怕到現在,自己兩人都沒有解釋的機會。

    “好吧,既然如此,那咱們就接受他的調停,談就談吧。”

    同意了?

    這是一個好事。

    王陵笑了笑的看向身邊的羅斯和張慶;“看來,他們還是沒有多大的能力跟我扛下去的。”

    張慶嗯了身夸著王陵厲害。

    羅斯將電文看完後道;“他們似乎並沒有多大的誠意?”

    沒有誠意?

    漸漸凝固的笑意讓王陵回頭看了下他問道;“你指的是?”

    羅斯放下酒杯;“既然接受調停,為何還要對威廉展開進攻。他們已經擁有了足夠的談判資本,再次進攻,這就是在拖延時間。是拖延威廉的時間,也是拖延我們的時間。”

    哦……

    看著這份昨日就發過來的電文。王陵仔細看了看指了下張慶:“你去問問,約翰牛是不是還在進攻。”

    張慶直接去了鐘銳的辦公室,大概十幾分鐘,他跑回來點頭;“老大,還在進攻,就在今天早上。他們還發起了一場大規模的沖鋒。”

    哎……

    玩這些,難道不知道,我早就玩過了嘛。

    王陵微微回頭看了下不遠處的文清;“發電,讓第二艦隊前往第一艦隊第二停泊點待命。第二兵團、第四兵團,迅速往滇郡桂郡兩地移動。”

    想來這一套,你好歹也做的隱晦一些。既然沒有誠意,我就逼得你有誠意在說。

    什麼意思?

    王陵究竟是什麼意思?

    自己已經答應了他的調停,他為何還是在調動兵力。

    將手中關于王陵水陸兩軍正在調動兵力的事看完。

    丘吉爾盯住了威;“他這是想干什麼?”

    威對于王陵這一舉動也表示不解。到是貝爾福起身道:“直接詢問就是。”

    沮喪的威從外面走了進來。

    等候的丘吉爾和貝爾福對望一樣後都將不解的眼神看向了威。

    威的不語到讓兩人沉不住氣的起身問道;“如何,他是否做出了回應。”

    事到是做出了回應,只是。

    威輕微的低頭看了下電文後道;“你們還是自己看看在說吧。”

    毫無誠意。

    自己怎麼就沒有誠意了。

    若是沒有誠意的話,都不可能答應。

    “他這是指的什麼?”丘吉爾晃動著電文。

    對于這個問題,其實威也是在來的路上沉思。

    究竟當前,哪里沒有讓他王陵滿意。而要做出兵力威懾邊界的舉動。

    貝爾福抽出煙卷點燃後微微眯起眼楮陷入沉思。

    眼光緩緩看向那作戰地圖的時候,。

    丘吉爾更是驚訝的瞪大雙眼;“你魔怔了吧?”

    不不……

    太激動了。

    貝爾福指了下作戰圖;“我想到了,王陵的意思,既然是調停,那就不應當在對威廉進攻,而我們現在,雖然接受了調停,卻還是在對其進攻,他王陵自然是不滿意的。”

    管閑事這也管得太寬了一些吧,誰又告訴他的,談判調停中,自己就不能打人了。

    怎麼?

    難道這些事指允許他做,就不允許自己做了怎麼的。

    要不要如此霸道。

    “無恥。”丘吉爾恍然大悟捏緊拳頭唾罵了聲。

    他有拒絕的心,但是卻沒有拒絕的那個膽量。

    貝爾福說的一句話,讓他連反抗的勇氣都沒有。

    那邊,沒兵力。

    “如了他的願吧,這個該死的。”

    不答應也不成啊。

    連續打了數月的戰斗,可算是讓疲憊的雙方得到了短暫的休整,但雙方並沒有因為調停而有任何的松懈。

    不管是約翰牛還是漢斯豹,都在全力的往前線運輸物資。

    畢竟誰也不知道,這一次的調停。是否是能夠成功。

    作為東道主也是提出來的人。

    王陵自然也就承擔了場地。

    這場地,就在外務司。

    至于人員卻是很好解釋。雙方的公使就是最好進行談判的人,反正他們要傳遞的是上層的消息,然後在簽署協議什麼的而已。

    中村面對著兩個斗雞眼一般恨不得打起來的眼神。他輕微敲打了一下案桌淡然道;“請兩位注意一下這是什麼地方,千萬不要沖動,也不要做出什麼有損形象的事出來,不然後果如何,你們兩個人要承擔的。”

    本凶神惡煞一般的約翰牛公使和漢斯豹公使一听這話,

    那一雙眼楮滲透出來的凶狠惡意一下消失的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卻是在心中唾罵。

    狗東西,狐假虎威,曾經的你,連跟我們說話的資格也沒有,在這裝什麼呢?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