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越晚清之鐵血咆哮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三千零六十五章這兩個混賬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

    曾經的中村什麼也不是。

    起碼在他們眼中,是什麼也不是的存在。

    但是這個投機倒把的混賬東西,。

    這情況就變了,哪怕在自己心中,,你還不得不對他尊敬一些。

    有句話說的好,不看僧面看佛面。

    他中村不算個什麼,但是背後的王陵,就是你高攀不起也是惹不起的人。

    也許今日將中村給如何了。

    明天,你就得出事。

    至于是跳河還是喝酒醉死或者死在那個女人肚皮上。那就的看你的造化。

    他有一萬種方式讓本土方面找不出錯來,哪怕明知道這是他干的,你還真不能將他如何。

    “中村閣下說的是,我們是帶著誠意和和平來的,也是為了雙方百姓少遭受戰火的困難而來的。如果我們都不能 心平氣和,那和一些自以為是的人有什麼區別。”

    漢斯豹公使威爾達笑眯眯的對中村道。

    呸……

    喬治在心中惡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

    看著那笑的比菊花還早盛開的臉,他恨不得一拳砸過去。

    這話他也說得出口。

    中村咳嗽了兩聲:“說的不錯,既然雙方都是有這麼一個共同的目的,而作為我們,一個最希望任何一個地方發生戰亂的一方。自然是樂意見到雙方走在一起的。既然如此,那就開始吧,早點結束,也讓大家能夠早一點過上好的生活不是。”

    惡心人。

    中村今天來不過就是來看看雙方大概是一個什麼樣的文本,到時候好跟王陵匯報而已。

    當然,他還有另外一個作用,維持現場次序,起碼別讓雙方打起來,至于其他的,那就要看今日雙方提出的條件在說。

    王陵 一個中午的時間都在跟羅斯閑談喝酒等候中村送來的消息。

    張慶在一邊心不在焉。他其實很想去前面看看。

    只是因為自己這張嘴有些惡毒,老大擔心他會去搞出雙方談判的事,也就讓他安心的在這等著。

    “來了來了。”不知對外面張望了多少次的張慶總算是見到一個熟悉的人影出現。他吆喝起來。

    正在踫杯的羅斯和王陵見進入二堂 的中村後。

    王陵笑了笑問道;“你覺得,這一次情況如何?”

    不看好,羅斯苦笑了聲;“估計兩人都是敢提的。”

    “ 大帥。”中村剛開口,王陵指了下邊上的位置;“不著急,坐下慢慢說,我們有的是時間。”

    中村點頭坐在了羅斯邊上,李亞榮添了碗筷和酒杯。

    幾人砰了下後,張慶已經迫不及待問道;“怎麼樣?”

    一聲冷笑已經暴露一切。

    羅斯見狀道;“我沒有說錯吧,兩個都敢提呢。”

    中村接過羅斯的話;“是的,兩個提出來的協議簡直就是天方夜譚。約翰牛要割頷首豹全部的海面以內十二公里。漢斯豹的意思是要讓約翰牛全部撤出。”

    逗我玩嘛這是。

    這樣的東西也敢提出來,他們是真不將這事當成一回事呢這。

    王陵微微皺眉了下看向了中村;“提醒他們本土一下,要談就談就好好談,不談就不要浪費我的表情,我的時間很珍貴,沒時間給他們瞎扯淡。”

    前線暫短的平靜。

    讓威廉回到了皇宮。

    他並不想去前線那子彈不長眼的地方去折騰。

    可那時候,為了個王陵爭取時間。

    這不,王陵既然將丘吉爾給拉倒了談判桌子上。而前方暫時停火的當天晚上,他也就返回了這。

    畢竟前線的炮火連天,說不定一顆子彈就打入自己的腦袋。

    到時候可是真的不想離開這個世界,那都得走了。

    回來的第一件事,那就是協議。一份調停的協議。

    經過幾天的討論後,一份協議也就擬定出來並且轉交給了威爾達。讓他來負責商議處理這事。

    對于這份協議,外務大臣是不贊同的。

    讓約翰牛的兵力全部撤回。這想一想都是不可能的事。

    談嘛,那就好歹要拿出一個真心實意來。

    就算是約翰牛方面仗勢欺人拿著一份無法接受的協議,起碼這邊也要拿出一個相對而言合理的協議來。

    調停來之不易。

    這事可是王陵在放棄了自己的一些利益後,才有了今天的結果。

    相對于前段時間都讓對方打的要搬家,如今這份調停,那就需要去珍惜。

    可是威廉的做法,並沒有理解這份協議的來之不易。

    反而是提出根本就不符合實際的協議。

    這和攪屎棍有什麼區別這。

    “陛下,真的不合適啊。”外務大臣來到了威廉的書房,直接開口說著這份協議不可能的。

    威廉抬起頭看了下緩緩開口;“合適的,起碼王陵這一次要站在我們這一邊,畢竟我們真若是吃虧了,他也要遭受嚴重損失的。”

    怎麼就不明白呢。

    他正是看到了這一點,才會犧牲自己的利益插手這邊事的,但這並不說明,這邊能夠為所欲為。

    一個人作死的方式有很多種。有心無心完全是兩個概念。

    但是如此作死的,他也是真的夠了。

    “陛下。這並不意味著我們能夠為所欲為。”

    外務大臣再次上前,但國防大臣卻是淡然一笑;“你是不是多慮了。”

    多慮了。外務大臣臉色鐵青的看向國防大臣;“他不懂,你還不懂嘛?王陵是在什麼地方你不清楚嘛?“

    啊這……

    國防大臣臉都綠了。

    這……

    還不曾等他開口,第二外務大臣大踏步走了進來遞上一份電文。

    外務大臣直接將電文拿過來一看後沮喪得看向了威廉;“陛下,如果這就是你線稿的結果,或者你還是要檢車那麼一份協議的話,那麼老臣建議,還是遷都吧,這保不住的。”

    這話帶來的震懾很大。

    威廉並不想離開這個地方,他估計,一切的緣由,恐怕就是在這份電文上。微微抬起頭的他指了下;“這份電文是哪里來的?”

    外務大臣苦笑了聲將電文遞上一字一語道;“除了王陵,還能夠有誰呢?”

    王陵,難道他又一次不站在自己一邊嘛?沮喪的表情,讓威廉緩緩伸出手,接過了電文。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