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越晚清之鐵血咆哮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三千零六十七章他還能上天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

    這話說的,自然是有機會的。

    王陵的威懾,來自于他能夠對加爾方向進行佔領。

    而現在,自己的兵力正在往那邊調動,只要拖延一個來月的時間。

    到時候,還擔心他王陵嘛。

    他王陵,不過就是自己的墊腳石而已。什麼也不是。

    “當然,我們從來就沒有想過,和他進行談判。”丘吉爾認真的表情,讓貝爾福微微回頭看向了威;“你也是這麼認為的?”

    威這一次和丘吉爾的想法一致。

    他那微微的一點頭,讓貝爾福拍打了下自己的額頭後看向天花板,不知是回應兩人,還是說,是在說出自己的意思;“恐怕難啊?”

    “難道你認為,我們是沒有機會了?”那一聲嘆息後說出的話,讓威皺眉了下問道。

    貝爾福攤開雙手:“我說沒有機會,你們會相信嘛?”

    這怎麼能夠相信,幾天前,他還是和自己站在一起的,如今就要上另外一條道路。這話,誰又能夠相信呢。

    雖然不相信,但是總是需要說出一個理由來吧。

    說。

    貝爾福不想浪費自己的口水了,說也是白說,這兩個人不撞南牆是不會回頭的。

    他起身走到門口;“算了,自己去體會吧,我想這樣的體會,你們很快就會受到的。

    他麼的個蛋的。這三人又是在干什麼。

    殖民大臣一肚子的火。

    就在剛剛。他接到了加爾方面送來的一份消息。

    本停止腳步行軍的楚軍,又一次開始行軍了,而且他們的行軍速度還很快。另外,王陵的第三艦隊也子啊運輸兩個軍的兵力往南而行。

    這他麼的,這是。

    “兩個狗東西。”殖民大臣夾帶著怒火,帶著電文就往首相府趕。

    剛下馬車,就踫到了從里面走進來的貝爾福。

    他一把將其攔住道;“你們又在干什麼?”

    貝爾福指了下二樓;“去問上面兩個,這事我沒參與。”

    沒參與就算了嘛。

    這事若是不解決了。那還是要打起來的。

    就算要打吧,也不能現在打啊,現在打就要吃虧。

    “你也不想我們吃大虧吧。”殖民大臣眯起眼楮,他看出來,貝爾福想撂挑子不聞不問。

    貝爾福到是有這麼一個心思。殖民大臣 想了想道;“你躲得了嘛,誰不知道,當前一切的政務都是你們三個人處理的,就算這事你不參與,今後百姓照樣能夠將你辱罵的狗血淋頭。”

    這種軟威脅外加上名聲,最終還是讓貝爾福點了點頭道;“好,我跟你一同上去。”

    白頭鷹總統府。

    一縷黑色媳婦的奈斯抽著香煙站在地圖前,史密斯走到他跟前,沉思了下還是取出了電文;“那邊的談判,不是很順利。王陵讓停止下來的兵力又一次往前推進了。”

    必然的。

    一個想談,一個根本就不想談,

    而這兩個人同時提出的條件都是相當的惡臭。任誰看到都會生氣。

    這是一。

    第二,約翰牛這次接受調停,是他的兵力還不曾過來而已,等他兵力過來,第一個翻臉的就是他。

    有了一戰之力,他可不想受到王陵的牽制。

    現在,不過都是拖延時間而已。

    有這些雜七雜八的事,那是必然的。

    “你覺得。他們會認真坐下來談嘛?”

    史密斯听完,回到沙發上的他寂靜片刻,抬手抽了下自己鼻梁上方的青黑色眼鏡問道。

    奈斯笑了笑來到他對面坐下。

    很淡定的為史密斯倒上紅酒,隨後又為自己倒上一杯笑道;“那就得看他們是不是能夠轉德國這個彎來了。”

    彎?

    這讓史密斯有些不明白。

    奈斯笑了笑道;“其實。這世界上想要拖延時間的方式有很多種,不是嘛?”

    奸詐的笑容,讓史密斯低頭沉思了下也明白了這其中道理。

    他笑了笑後道;“恐怕,也丘吉爾的智商,是想不到這一點的。”

    想不到,自己可以幫忙的嘛。

    幫忙?

    史密斯臉緊張了下;“這事若是讓王陵知道了,那還不……”

    哼……

    不曾等到史密斯將話給說完。

    奈斯側目盯住他要一會;“我們有必要在意他的想法嘛,他似乎就沒有真正的放下這次的仇恨吧。”

    這……

    好像是這麼一回事。

    一個協議他都懸掛在牆面上的人,這麼一個人,還想他跟自己有什麼好的關系嘛。

    能惡心他一天是一天,也許今後,想要在惡心他,那就不會這麼容易了。

    “我知道怎麼去做了。”

    你居然敢跟我來這一套。

    答非所問、指鹿為馬。

    將軍府。

    面對丘吉爾給自己玩耍這些。

    王陵是有氣的。

    既然自己讓他們調停,那是希望他們能夠真正和解的。

    可是他想多了。

    一個威廉不切實際,另外一個丘吉爾打哈哈。

    這無疑讓他將對于威廉的不爭氣而轉換到了丘吉爾臉上。

    不談就不要答應,答應就得坐下來說出符合利益的東西來。

    整這些東西來惡心人。

    真的以為。我大軍是不能往前推進嘛。

    “老大。他們會做出調整嘛?”張慶明白王陵的用意。但這大軍都往前走了兩天了,也沒有接到丘吉爾那邊傳來個什麼消息。

    這讓他心中多少擔憂。

    “那就看他自己了,他若是不擔心我打他的話,盡管拖延時間。”

    王陵丟下這麼一句話端起了茶杯往大門口看了下。

    一人影出現在了自己的視線。

    是羅斯。

    他腳步很快,這和平日是判若兩人。

    預感是有什麼事。

    王陵將茶杯放下等羅斯進來後問道;“你看起來是遭遇了什麼事?”

    是。

    羅斯點頭遞上電文。路上遇到了鐘銳,他順便讓我將電文帶過來。

    密電?

    看完這上面內容。上面有的不過是一些數字,其他什麼也沒有

    王陵皺眉了下。

    “這是白頭鷹給約翰牛那邊公使館的,用了最新的密電。我們當前無法破譯。不過以我和他們打了多年的經驗來看。這恐怕……”

    恐怕什麼?

    王陵微微抬起頭看向面前的羅斯;“有什麼,直說,我還不相信,他一個白頭鷹,還能翻江倒海不成。”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