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越晚清之鐵血咆哮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三千一百零七章來,今日,值得慶祝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

    也就是打不起來了。

    確定了這麼一層關系。

    隱藏在他心中的那一點點擔憂也消失殆盡。

    只要打不起來。他心中不會有什麼心理負擔。

    準備好一切。

    提著公文包的他直接來到了外務司。

    一點也沒有哀求的眼神讓中村稍微遲疑了一下。

    他看的出來那眼神中滲透出來的不服輸。

    “看來,你們對于我們的誠意,是根本就不會同意了。”

    中村等他坐下後斜眼問道。

    約翰遜淡然一笑;“我們只是跟有誠意的人談,對于土匪而言,我們沒有什麼談的。既然你們如此咄咄逼人。

    那麼咱們,也就手底下見真功夫吧。“

    “你們的意思?是準備開戰?”中村不確定,補充了一句問道。

    約翰遜不否認的點了點頭;“是的,這一切,都是你們逼的。”

    逼。

    究竟是誰在逼迫誰呢。

    算了。

    中村不想計較那麼多,而是伸出手將文件接過來;“我們接受你的挑戰,不過我內心希望,你們能夠承受今日的代價。”

    承受代價?

    在這里威脅誰呢。

    大家的距離如此遙遠, 想用這個來威脅人,難道真的就以為,自己怕了他嘛。

    “好,我們等著你們,看你們能夠如何。”

    淡然自信讓中村的笑容突然之間變得凶狠起來。

    他叫了聲,外面進來了兩個士兵,這讓他淡然伸出手;“給我打,敢在這里放肆的人,是不會有什麼好下場的。”

    將軍府。

    將約翰遜 給收拾了一頓的辛列拿著電文來到了王陵的書房。

    “老大,看來他們,是要跟咱們開戰啊,你上次說的,並不一定對他開戰而讓他妥協,想來也是能夠告訴咱們了吧。”

    那是自然。

    王陵笑了笑看向張慶;“你說說,我們如何不跟他開戰,還能夠將這事給平了。”

    這個問題,張慶從來也沒有去考慮過,他其實也考慮不出個什麼所以然來。

    張慶的搖頭,讓王陵看向羅斯。

    羅斯一直就在想這個問題。王陵提出來的時候他就在想,現在,心中已經是有了一個大概。

    “大帥的意思,是對伊藤進行威壓。”

    伊藤?

    威壓他有什麼用,兩個人根本就是不一起的。

    “你怎麼忘記了,奈斯這一次會如此做,不過是想消耗我們的水上力量。”

    這一點 張慶到是清楚。

    “是的,我知道這一層原因,可是老大,這還是沒有任何的聯系啊?”

    是沒有任何聯系,但是他們根本原因,還是希望自己跟丘吉爾打的久遠一些,這他就能夠給伊藤更多的增援。

    說的簡單一點, 當前對付伊藤就是對付白頭鷹。

    分析得對,說得也是正確的。

    可問題是,對方會同意嘛?

    “不同意?”

    王陵斜眼看了下張慶;“他若是認為這九千萬還不如伊藤的話,我隨意。”

    要打起來嘛?

    丘吉爾將威送來的電文再次看了一下。

    在他腦海中,只能是用這句話來形容。

    “他們要開戰,可是兩邊的距離太遠,這是真的要動手,還是說,不過是他們進行的恐嚇。”

    丘吉爾將電文放下後對威以及坐在邊上的貝爾福問道。

    貝爾福想了想拿起電文。

    這是奈斯給給他公使館的電文。

    大概的意思就是不跟他廢話,直接開戰。

    也完全可以理解成為,是宣戰。

    “恐嚇吧,雙方的距離太遙遠,沒有任何一個人真的想要長途跋涉,誰在這事上長途跋涉,誰就是吃虧的一方。”

    可是,這份電文又怎麼理解?

    丘吉爾探出手指了下。

    “虛張聲勢吧。”威見兩人看向自己,也就補充了一句;“我說的是奈斯,他是在虛張聲勢。”

    貝爾福翹起二郎腿;“他想,可不代表王陵會。”

    這話說的。

    難道王陵還要組建遠征兵力前往嘛。

    他好像,還沒有這個本事吧。

    遠征,這需要多少?

    “他需要遠征嘛?”

    這話讓兩個人臉都變得有些發綠。

    丘吉爾更是直接回頭;“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到是有些讓人不明白了。”

    不明白,貝爾福走到地圖跟前伸出手指了下猴子的地方。

    “他根本就用不著遠征,只要對猴子發起一場或者做出那樣的動作,就足夠讓奈斯心驚膽戰了。”

    這……

    丘吉爾低頭沉思了片刻明白了什麼:“我到是將這一點給忘記了。”

    開戰,你以為是什麼嘛?

    我就算是跟你開戰,你又能將我如何呢。

    有本事,你到是過來打我嘛。

    這次不是吹,就算是借你十個膽子,你也不可能。

    茫茫大海,就能夠將你阻擋。等到你遠道而來,我的艦隊,將會給你重重一擊打。

    你的兵力,連進入我祿蠹的資格都沒有。

    “他會真的進攻嘛?”史密斯來到奈斯跟前,再次問了一聲。

    他還是有些擔心,若是王陵。

    “我剛還在想這個問題呢。”奈斯說完,將剛才的想法說完後,他雙眼看向了史密斯;“現在你還認為。他會對咱們展開進攻嘛?”

    好像是不可能呢。

    可王陵一向就不按照常理出牌的人,誰又能夠知道?他會做出什麼呢,也許,這里面是有更大的坑等候著自己呢。

    “不管他如何不按照長路出牌,他都逃脫不了一個無法擺脫的現實。

    那就是茫茫大海,他根本就過不來。

    開戰是開戰,我就不過去,你能將我怎麼樣。

    “對啊,不管如何,他這一關就過不來。過不來的情況下,什麼都是瞎扯淡的。”

    那可不是嘛?

    奈斯抱起雙臂看向了史密斯:“是的,難道你還能找的出來,他會從什麼地方對我進攻嘛, 當然,北面到是一個最好的選擇,可是我的北面也不是那麼好攻擊的,犄角部署,他需要抽調多少兵力過來。”

    “這麼說,這一次我們是穩超勝券了。”史密斯總算是露出笑容。

    見到他的肯定。

    史密斯直接走到酒水架子跟前,直接取出了一瓶紅酒倒在兩個杯子上指了指;“來吧,這是一個值得慶祝的日子,我們是第一個對王陵開戰,而他又無法奈何我們的人。”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