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越晚清之鐵血咆哮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十六章再次去水師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风里雨里国产自拍区 88jj.vip在等你

    风里雨里国产自拍区 88jj.vip在等你

    风里雨里国产自拍区 88jj.vip在等你

    周開恨不得現在就一到砍死王陵算了。

    這里一百多人,那一個月的餉銀是多少,他知道,可是上面發到自己手中的餉銀,只有一半而已,自己是不會克扣他們的軍餉,可是上面,根本就沒有給那麼多錢,現在王陵告訴自己今後這群人的餉銀要如數的發放,這如何不讓周開惱火,他去哪里給這群人整這麼多錢。

    “老大,如果沒有得話,你就給他們墊上也是可以的。”王陵見到周開那雙要吃人的眼楮,頓時想了一下說道。

    扯淡,自己才幾兩銀子,自己也是有家人要養的,一個月兩個月還可以,但是如果要自己每個月支付,自己哪里來的那麼多錢。

    “你個傻小子,你也不想一下,我哪里有那麼多錢?”

    哎,看來自己的老大也沒有明白當前的形勢啊,听到這話的王陵看了一下遠處正在跑步的士兵嘆息了一口氣。

    “你他麼的嘆氣著什麼,你還好意思嘆氣了?”周開都讓王陵這動作給整模糊了,搞得他受到多大的委屈一樣。

    “老大,你真的以為,這些人到時候還有多少人能夠存活下來?”王陵看了一下周開,頓時迷茫的說道。

    什麼意思?周開楞了一下,隨後他猛的想到了什麼,指了一下遠處的閩江口後皺起眉頭︰“你的意思是,法國人還要來。”

    王陵點了點頭︰“老大,法國人這次吃了大虧,但是他們的主力並沒有受到損失,在日本哪里,他們還有一個艦隊,遠東艦隊司令孤拔吃虧,定然會召集在哪里的艦隊,隨後匯合安南那邊的兵馬,然後給我們一個教訓,撈回這個面子。”

    嘶……听到這話,周開頓時皺起眉頭後猛的抬起頭後說道︰“我明白了。”說道這里,周開頓時指了一下王陵後再次說道︰“不管如何,今後法**艦來這里,你必須要給老子活著回來。”

    這話如同兄長對兄弟說的一樣,王陵眼角居然有些濕潤,他猛的點了點頭後說道︰“听天由命听天由命吧,炮彈無眼,誰也不知道到時候會是什麼樣子。”

    活命誰不想活下去,王陵更加的想要活下去,可是,戰場上,的確是炮彈不長眼楮,不是說你想活就能夠活下來的。

    “哎,”周開嘆息了一口氣,隨即站了起來,指了一下操練場上那些似乎是木頭木樁甚至是木板的東西後疑惑的問道︰“你在操練場整那麼多的木樁是干嘛?”

    王陵听到周開這麼一問。頓時抬頭看了一下,那是他昨天讓軍中幾個木匠制作出來,後世在軍隊里面用來訓練用的木樁。這些有攀爬。木樁,雙杠,單杠,甚至要後胸脯前進等東西。

    “那是我發明的用來訓練大家的一種辛方法。”

    哦,周開從來就沒有見到過這些東西。甚至是王陵說的一些詞語,他都沒有听到過。

    “老大,要不要去看看,我讓陳俊給你演示一下。”見到周開眼中充滿了疑惑,王陵笑一下後說說道。‘當然要听到這話的周開點了點頭,隨後握住自己的腰刀就來到了操練場。

    “陳俊,過來一趟。參將大人要看我們這種新的訓練方式,你來示範。”

    正在帶隊的陳俊當即跑了過來後看了一下王陵︰“守備,你訓練的更好,你為什麼不來?”

    “我來怕你們一會無地自容,還是你來的好。”王陵笑了一下後笑道。

    陳俊听到這話,頓時低頭想了一下,看了一下不遠處的一根長達兩米長的橫放在兩根木頭橫放起來,下面搭建了一根木頭的木頭後,深吸一口氣,隨後如同風一樣的開始跑了出去。

    快出跑出去後,陳俊沖了過去,隨後爬上了將近兩米的木板後再次跳了下來,再次快速往前幾米後,來到一面用漁網拉直的東西面前快速怕了過去,然後再次的往前面跑動。

    “你是怎麼想出來的,周開帶兵時間也不少,這些東西,雖然簡單,但是里面蘊含的東西,那可是不少?”

    “我一直就有。”王陵笑了一下,隨後見到周開疑惑後頓時再次說道︰“我是在听我表哥說的”王陵發現,這個表哥,簡直就是自己的一個巨大擋箭牌,不管什麼時候用出來,周開都會信任。

    “老大,能不能給我們再次申請一批炮彈,這里的炮彈,前幾天已經用的差不多了,我需要炮彈,你知道的,一旦打起來,這里定然是法**艦率先攻擊的對象,不然,他們就會遭受我們主炮台以及水師的兩面夾擊。”

    周開當然知道,因此微微點頭後,他如何不知道這里的重要性,因此周開想了一下後頓時說道︰“如今,總督大人、將軍大人已經船政局等大人,也知道目前的情況,因此,現在他們不會在克扣我們的炮彈,所以你要的炮彈,我會回去立即去跟船政大臣請示,爭取將炮彈早日交道你們這里。”

    那就好,听到這話的王陵放下心來後送走了周開。

    等周開離開後,王陵示意大家再次訓練一個時辰後就休息,而他卻戴上了張慶,來到了水師營地。

    從二十二號晚上戰斗結束後,王陵就在沒有時間去水師,現在水師情況究竟怎麼樣,他也不清楚,因此趁今天有時間,王陵要去了解一下,水師這幾天,已經恢復的如何了。

    來到水師兵營門前,王陵就見到,遠處一個人影走了進來,那個人,王陵認識,是福星號管帶陳英。

    這將近一個星期的時間,王陵看了一下,陳英頭上的布條已經全部解開,不過那臉上,有一條淡淡的疤痕。“陳管帶。”見到陳英要往左邊走去,王陵趕緊叫了一聲。

    陳英听到有人叫自己,當即回過頭,他就見到是王陵,頓時是笑呵呵的跑了出來後說道︰“你來了怎麼不直接進來,站在外面干嘛?”

    王陵笑了一下後後拍打了一下陳英︰“我也是剛到這里。”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