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越晚清之鐵血咆哮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二十九章這是福建水師旗艦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风里雨里国产自拍区 88jj.vip在等你

    风里雨里国产自拍区 88jj.vip在等你

    风里雨里国产自拍区 88jj.vip在等你

    這是不相信我了,正在低頭調整炮位的王陵听到周開說這麼一句話,頓時轉過身看了一下自己旁邊的周開在心中想到。

    心中雖然這麼想,王陵理由還是自信的笑了一下後說道︰“我今天一炮要是留不下他,我給你叩頭。”說完這話,王陵再一次的開始調整炮位,將炮口對準雷納號側弦中部,他知道,哪里是敵人鍋爐,想要留下雷納號,必須要一炮打中哪里,而且必須要用自己改造的炮彈。

    鍋爐打壞了不要緊,反正窩爾達號的鍋爐是好的,到時候拆除過來安裝好就可以,但是這軍艦,目前造船廠可是制造不出來。

    周開听到王陵說出這麼有自信的話來,頓時也為了鼓舞王陵的士氣後開口說道︰“要是留下這艘軍艦,老子給你補充兵。”

    好,王陵應了一聲,再一次的根據雷納號的航速進行調整。

    “穿甲彈一發,裝填完畢。”張慶幼嫩的聲音傳入到王陵的耳朵。

    已經等這句話很久的王陵當即確定後,猛的走到了牽引繩面前拉扯了繩子。

    轟的一聲。白色的硝煙一下冒出。

    火炮打出的同時,周開就慌忙舉起自己的望遠鏡,看著遠處的雷納號。

    轟……雷納號中部突然被冒出一陣火光,隨即開始緩緩停了下來。

    哎呀,這幫王八蛋,都不要打啊,好好的一艘旗艦你們湊什麼熱鬧,王陵見到雷納號停下來後,福建水師居然拿起火炮就轟,頓時可是將王陵氣的不輕。

    “老大,會打福建水師旗號不,讓他們不要打雷納號。”王陵不會這個時候的旗語,只能問道面前的周開。

    周開低頭想了一下,隨後點了點頭後說道︰“我試一下。”

    振威號炮艇,許壽山笑眯眯的看著遠處停下來的雷納號,正在下令自己還剩下兩門火炮開始射擊。

    “大人,炮台打出旗語,停止攻擊雷納號。”副將張玉那起望遠鏡後看了一下遠處的炮台後頓時說道。

    什麼?听到這話的許壽山當即舉起自己的望遠鏡看了一下,的確,遠處的炮台,兩面黃龍旗正在拼命的打出旗號,停止攻擊雷納號。

    “王陵這是什麼意思?”許壽山問了一下面前的張玉。

    張玉低頭想了一下,隨後看了一下前面根本就沒有還手之力的雷納號後說道︰“也許王陵知道,雷納號已經沒有任何威脅了。”

    “大人,炮台旗號,雷納號是福建水師今後旗艦,不能再打了。”了望台上的士兵大聲的叫到。

    噗……許壽山听到這話,頓時沒有差點從艦橋上摔下去,什麼叫雷納號今後是福建水師的旗艦,了望兵是不是看錯了。

    不相信的許壽山再次看了一下,沒有錯,王陵就是這麼說的。

    “別打了別打了,王陵說的那可是我們的旗艦。”許壽山見到自己的炮兵還在炮擊雷納號,頓時趕緊制止。

    噗……貝利爾號上,已經甦醒過來的孤拔見到山巔炮台的信號,頓時氣的一口血吐在了甲板上。

    欺人太甚啊,這山巔炮台實在欺人太甚,將自己的雷納號打趴窩就算了,可是發出的這條旗語,那直接就是在打法蘭西的臉啊,這是要強取豪奪的將雷納號搶奪過去加入福建水師。

    這要是讓巴黎知道了,恐怕內閣那邊,可是要被推翻的下場了。

    “給比利打旗語,立即打開閥門,自沉。”孤拔不想這艘三千多噸的鐵甲巡洋艦落入到福建水師手中,當即他抬起頭對貝利爾號艦長說道。

    雷納號上,已經被打的抬不起頭的比利好不容易膽戰心驚的听到了福建水師停止了對自己的攻擊,這才從司令台上站了起來。

    “報告,孤拔司令打來旗語,讓我們打開閥門自沉。”副官來到比利面前後說道。

    放屁,听到這話的比利當即揮動了一下自己的手後說道︰“不,我艦上三百多官兵存在,一旦打開閥門。我三百多官兵將會葬身魚腹。這些都還是孩子,我不能這樣做。”比利說道這里,頓時在胸口面前畫了一個十字架後有些怨恨的說道︰“上帝啊,原諒這個禽獸孤拔吧,他就是一個瘋子。”

    利貝爾號,孤拔看著雷納號打出的旗語,已經快要氣的自殺。

    “我艦拒絕執行。”這他麼的是擺明的跟自己作對。

    “開炮,打沉他。”孤拔咬牙後大聲咆哮。

    這個命令,並沒有誰去執行,士兵們都知道,上面有自己的兄弟,要是開炮,良心不安。

    哎……見到沒有誰去傳達自己的命令,孤拔頓時大聲嘆息一口氣後,頹廢的坐在了椅子上。

    “老大,你真牛逼,一炮就將那艘軍艦給打停下了。”炮台上,炮火已經停止,遠處的海面上,福建水師艦船正在小船的帶領下,登上已經懸掛上了白起的雷納號,將垂頭喪氣的法國人給押解了下來。

    而在遠處,早先就擱淺的法國雷若地號也懸掛上了白起,士兵正站在船上,靜靜的等候著福建水師來接受戰船。

    硝煙還沒有完全散去,炮台上不遠處,依舊還有在燃燒的樹木,但是海戰已經結束,剩下的士兵都已經圍坐在王陵身邊。他們就想知道,自己的守備是如何坐到的。

    王陵看了一下現在用崇拜眼光看著自己的士兵後,露出意思潔白的牙齒後說道︰“很簡單,敵人的軍艦全部就要靠中間冒煙的下面那個地方來行駛,只要我們打中了哪里,他們就沒有辦法移動了,留給他們的,只有兩個選擇,要麼投降,要麼沉沒,但是法國人十分珍惜他們的老命,他們絕對不會沉沒,所以,只要讓他們停下來,這些人就會立即投降。”

    “王陵,你怎麼知道這麼多,難道又是你表哥告訴你的。”坐在王陵旁邊的周開看了一下笑嘻嘻的王陵後疑惑的問道。

    這個?沒有辦法了,只能在用大表哥來說事情了,當即王陵點了點頭︰“對,就是我大表哥教的。”

    ()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