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龍珠演義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一章 龜仙人?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來到龍珠世界的第5天,仍舊沒有想明白,以後該做個什麼樣的人。”

    “我現在的身體是十歲左右,力氣卻比普通的成年男子還要大,按部就班地長大的話,或許能當個運動員?”

    “穿越到龍珠世界,卻跑去當個運動員,大概也蠻搞笑的。”

    “南都是龍珠地球的五大政治經濟文化中心,能掙到錢的零工倒是不難找。就是天有些熱。不知道龍珠世界的武道高手有沒有寒暑不侵的手段。貌似人造人篇里,庫林等人追著蓋洛博士到北方時,庫林還問天津飯要錢去買大衣…或許龍珠里的氣並沒有御寒的功能?算了,那種高端操作與我無關。”

    “人家穿越到龍珠世界,十個里有七八個是賽亞人,都是落地學氣,走路帶飛,沒事玩玩自殘升級**,隨隨便便就是超級賽亞人,順理成章又是超級賽亞人之神,紅黃藍綠白染發跟玩兒似的……剩下一兩個的,不是什麼娜美克星人也會是某種天賦異稟的宇宙牛人,總之大概全都投了個好胎。”

    “這換成我,就連個胎都沒得投了?直接肉身穿越。”

    “身體縮成了十歲左右,跟前世相比,除了力氣大了點,也沒太多變化,視力度數都沒咋變。”

    “可他喵的…力氣大頂個蛋用?”

    “又沒大到碾壓一切的夸張程度,出門連龍珠地球上凶悍點的恐龍人都打不過…穿前地球人,穿後還是地球人!尼瑪喲,我真的是煩。”

    天還蒙蒙亮,一間小小的破屋內,黑發的十歲男孩身穿灰背心黑褲衩坐在書桌前,執筆寫日記。

    衣服很舊,像是二手淘的。

    筆是最便宜的鉛筆,筆記本也很廉價,紙張粗糙。

    男孩叫王超,穿越者是也。

    大約五個月前,他醒在這個原本該是動漫的世界上,身體還縮小成了十歲左右的模樣。

    可奇怪的是,身體機能非但沒有因此減退,反倒比上輩子還增強了很多——剛穿越來的那陣子他就跟人打過一架,體能和力氣,都超過成年男子一倍。

    但王超沒覺得這有什麼可N瑟的。

    穿越之後的這五個月里,他甚至沒睡過幾次好覺。

    有一回,做了個噩夢。

    夢里,他就像無數龍珠同人的男主角那樣,穿越之後,二話不說就跑去練武。

    什麼龜仙人、神仙、界王…見了他那就跟見了親爹似的,當場跪舔,什麼神功絕招毫不藏私。

    他磕了藥似的,瘋狂升級。

    結果,逼格滿滿地在天下第一武道會的擂台上裝逼,卻被撒旦先生吊錘,當著千萬個現場觀眾,好一頓暴打…

    還有另一個噩夢。

    夢里,他是龍珠戰士的領袖,帶著大家去娜美克星刷弗利薩軍團的副本。

    結果…

    人家**ss弗利薩已經連續三次變身開大了,

    我方友軍包括孫悟空也全都已經殘血倒地了,

    按照正常的故事發展、也是時候該他這個穿越而來的男主角力挽狂瀾、拯救世界了!

    可…

    夢里的王超沖向弗利薩,卻被石頭絆了一跤,流了一嘴的血。怕被弗利薩抓住機會反打,想先戰略性騰空後撤,可原地一蹦,愣是連飛都沒飛起來。

    似模似樣地對著完全體弗利薩發波,卻也是當場啞火,場面一度非常尷尬…

    這給他嚇得。

    嚇得他立馬意識到自己一定是在做噩夢,然後對夢里的完全體弗利薩說了聲“打得不錯”,當場驚醒。

    午夜夢回,不禁是冷汗涔涔。

    這噩夢…也太尼瑪羞恥,太尼瑪可怕了。

    這真是直擊他內心里的脆弱面,種種的顧慮與不安感。

    誰還沒看過龍珠啊?

    所以他當然知道,在龍珠這個世界觀里,真正能夠牛逼的都是些什麼家伙。

    除了開掛的賽亞人,其他的龍珠戰士要麼安靜地當個背景板,要麼就淪為搞笑解說員、表情包。

    對此,王超作為漫畫讀者當然挺樂的。

    曾經他也嘲諷過庫林天津飯比克等人,真是越混越咸魚,可如今他作為這個世界的一員還未必比得上人家呢,哪還笑得出來……

    他的力氣的確比尋常地球人大了點,可左右不過是…從戰5的渣渣,變成了戰0的渣渣罷了。

    地球人的這個初始種族設定,後期發育能力就不行,沒什麼操作空間啊。

    地球人能干啥?地球人貌似啥也不能干!帶包仙豆想當醫療兵,都怕不小心被敵人隨手秒殺,更糟糕的情況是守不住仙豆,反倒被敵人搶走。

    潛力上限…頂了天了,似乎也就是個庫林。

    “煩煩煩煩煩煩煩。”

    王超在日記本上一連寫下七個煩字。

    這種煩躁的情緒,其實挺好理解……

    穿越前的他看龍珠,那是張口一個超級賽亞人之神,閉口一個自在極意功,金毛賽亞人都打不過的貨色,那都不帶正眼瞧的。

    可謂談笑有超神,往來無弱雞。

    甚至連孫悟空的超級賽亞人之三都不大看得上了,貶其為邪道,正道乃是未來大特的那種超級賽亞人之二全功率形態。

    瞧瞧,這種話題多有牌面。

    結果穿越後,別什麼超級賽亞人了,你丫連雅木茶這種咸魚都不一定能比得過,這輩子連地球新手村都走不出去…

    這種落差感,能不難受嘛?

    “又是負能量爆棚的一天開始了呢!”

    王超停筆感慨,然後將今早寫的這一頁紙撕下,看也沒看就劃了根火柴給燒了。

    宇宙慣例,穿越者當然不能留下任何可能暴露自己來歷身份的證據。

    畢竟,龍珠地球上是有漢字存在的。

    王超可不想自己寫來排解郁悶情緒的東西,哪天被誰給看到了,那豈不是自找麻煩。所以這類東西,他是隨寫隨燒。

    火焰侵蝕著紙張,倒映在王超的眼楮里。

    “燒吧,燒吧,都燒掉…”

    他嘴里嘀咕。

    真希望自己心里的軟弱、畏縮,都隨著這一頁頁紙燒個干淨。

    當火苗蔓延,燒到“賽亞人”字眼的時候,王超不禁發出死亡凝視(死魚眼),心里頭別提多羨慕這個開掛民族了。

    當火苗爬過這一頁里唯一的漢字“氣”時,王超又不禁想,老子潛意識里好像還是在憧憬著什麼啊…也是,誰小時候還沒瞎比劃過一手龜派氣功呢?

    將火團扔進半碗水里,噗呲一陣白煙後,變成了半碗紙灰水。

    “l!”

    王超隨口咕噥,推開窗,將這一碗水潑掉。

    窗外天色亮了些。

    空氣也很清新。

    王超放下碗。

    看到了書桌上壓著的一張海報。

    那是他五個多月前,剛穿越過來那會兒,靠撿垃圾掙錢的時候,無意間在垃圾堆里翻到的。

    第十七屆天下第一武道會的海報。

    海報的主體畫面…就是曾經在動畫里很眼熟的武道會場景。那是位于木瓜島的武道寺的某個入口,橫匾上寫著“天下第一武道會”的漢字書法。

    海報很舊了,畢竟是好幾年前的發行的。整張紙充滿折印,有些痕跡都糊了。

    可也不知道為啥,這張海報王超就是舍不得扔掉。

    每次心情不爽,想自暴自棄,在龍珠地球當個混日子的普通人的時候,這張海報就總是會跳進他的視線里。

    好像在嘲諷他說︰王超,你丫真是個咸魚。

    “什麼咸魚…地球人的事兒,能叫咸魚嗎?”

    “大不了以後地球人集體暴斃又集體復活的時候,我默默地喊幾聲就完事兒了…也算不枉穿越龍珠一趟……”

    王超的手按在海報上,指頭摩挲了幾下海報上泛黃的武道會大門的畫面。

    他癟癟嘴,把海報放回去,壓在筆記本底下。去披了件紅色舊外套,要出門去了。

    十歲男孩樣子的他,才一米二三左右的身高,可彈跳力卻很強,經過門口時輕巧地一蹦,雙手就直接握住了門窗的下沿。

    王超猜測過,或許是因為穿越過程中的未知原因,將他的身體“壓縮”了,變回了十歲模樣的同時,他的身體素質也因此得到增強。

    但也有可能,就像他曾經看過的某些yy網文一樣,因為世界體系不一樣,普普通通的地球人身體素質,放到異世界,那就相當于超人…畢竟,也不是不存在這樣一種荒誕的可能性︰穿越前的地球人,就是要比龍珠的地球人強。

    “呼…呼…呼…”

    王超十分輕松地做起了引體向上,喝口水的功夫就已經做了十幾個以上。

    雖說對于自己的地球人血統,王超是各種嫌棄,但實際上以他現在的身體力量,假若回到前世地球,稱霸幾條街、幾個小區、幾個人民廣場,還是不在話下的。

    但放在龍珠地球就不一樣了。

    以他這“戰0渣”的力量,能一只手擰死他的純地球人就有不知道多少。

    就拿漫畫里的第一次武道會舉例。

    那個印度阿三形象的南無,一招必殺技天空十字斬,能一蹦蹦上天去…那得有幾十米吧?

    王超也死命地原地蹦過,撐死能蹦個五六米高就不得了了。

    換言之…南無那樣的路人高手,都能吊錘現在的王超。也就是說,他現在的初始屬性,看似是厲害,但實際上也就那麼回事兒,比下綽綽有余,比上就不談了。擱前世地球肯定足以稱王稱霸,但放在龍珠世界奇人異士輩出的地球…能暴打他的大有人在。漫畫里孫悟飯的小女朋友比迪麗,說不定單手就能把王超按在地上摩擦。

    君不見…漫畫里比迪麗那麼咸魚的老父親撒旦都有不弱于龜仙人的戰斗力,除了不會放波之外,面板數據甚至超過“武術之神”龜仙人。

    而像撒旦那樣,從來沒有在漫畫里出現過的“普通”高手,究竟有多少?天知道。

    所以,王超壓根沒覺得自己現在這點力量算什麼。

    你說他這是杞人憂天也好,悲觀主義色彩過重也好,總之……

    王超雖然穿越到了龍珠世界,可他在地球南都兜兜轉轉了五個月多,仍舊還停留于此。

    盡管,有時候他也會忍不住地遐想。

    在地球另一端的西都,那位變幻膠囊公司的二小姐布瑪,差不多也已經出生了吧?

    她比故事的主人公孫悟空大四歲,孫悟空是艾紀737年降落,而今年是735年,所以布瑪也已經兩歲了。

    但一想到那些亂七八糟的噩夢…

    王超可不敢擔保自己是什麼龍珠同人的開掛男主角,萬一自不量力摻和了劇情,卻搞砸了一切,鬧得地球甚至宇宙毀滅,那豈不罪過?

    如此,內心里不免就有些虛。

    雖然他也蠻想親眼見識一下真人版的龍珠女主角布瑪的,可…他所在的南都和布瑪家所在的西都,隔了一條海灣加上半個大陸,光是交通費王超就付不起。

    南都位于地球版圖赤道以南的一塊島陸上,跟西都之間的距離簡直不要太遠。

    再說了,人家布瑪又不認識他王超,王超顛吧顛吧跑人家里去,聊什麼呀?難不成聊她未來的無證老公悲劇塔?想想還真有點尬。

    “假如我這次穿越經歷是哪個傻逼寫的龍珠同人的話,那老子估計是最沒志氣的龍珠同人主角了…”

    王超這心里一煩,做起引體向上就更賣力了。

    “舒服!”

    他一口氣做了少說六七十個,然後旋轉落地,長出一口濁氣。

    這人吧,老是自個兒坐在屋子里頭悶著,思想就容易出岔子,變得消極悲觀。

    走出門後眼前開闊,王超的心情也順暢了不少。

    像是少林足球里的星爺那樣,他一邊走路一邊似模似樣地揮拳踢腿,整得自己是個武術高手似的。

    他所住的地方,是在南都很邊緣的郊區的一間小破屋,距離市中心得有好幾十公里。

    這里建築人口都很少,再偏遠一點基本上就是鄉下了。

    王超看了一眼手腕上的二手電子表,剛好早上五點。

    “跟個老年人似的早睡早起…”

    王超自我吐槽。

    龍珠地球沒有網絡,電視機之類的他暫時也買不起。

    再者說,出于文化差異,這個世界上的大部分娛樂消遣,比如電影電視劇,比如小說故事書之類的,他一概欣賞不來。

    那種“貌似挺厲害的,但就是get不到爽點”的隔閡感。

    簡單拉伸活動了一下,王超開始晨跑。

    沿著郊外的黃土路,向著南都市中心的方向勻速跑去。

    他跑步的動作、步伐之類的都挺業余,畢竟前世也沒練過。但好歹也這麼堅持跑了好幾個月,跑速已經非常快,體力分配心里也基本有個大概的數,加上穿越後身體素質的增強,王超現在晨跑個幾十公里也不是特別累。因為現在個子比較小,兩條小短腿邁起來就跟團風火輪似的,溜溜達達地就沒影兒了,看得路上偶爾經過的開拖拉機的大叔愣了好一會兒。

    “又是這小伙子啊…”

    -

    王超起這麼早出門,一是因為出色的身體素質給了他自我鍛煉的興趣和熱情,二來麼…是因為他找了幾份兼職,所以要趕早前去南都市中心。

    沒辦法,就算他是個來歷不凡的穿越者,可衣食住行也都得花錢。

    想有錢花,就得掙呀。

    他又干不來搶劫這類活兒,肚子里更沒什麼文藝墨水,上輩子的文憑就算能拿過來也屁用沒有,只能在南都暫且找了幾個吃苦耐勞的兼職。

    好在王超穿越後最不缺的就是體力,而且暫時也迷失在了人生的道路上,因此倒也不怎麼嫌棄什麼職業的高低貴賤,掙口吃的就完事兒了。

    “呼…呼…”

    王超奔跑著,有節奏地呼吸,充沛的體能給了他一絲自信,或許自己並不菜,其實是個武學奇才呢?

    在龍珠地球南都的這五個月,王超總在徘徊。

    他知道在自己的心底深處,絕逼是向往龍珠漫畫里各種酷炫的畫面的,可每每低頭一看自己這地球胳膊地球腿,又不免喪氣,遂打消了念頭。

    “啊啊啊!”

    王超加快速度,閉眼狂奔起來,只要他跑得夠快,煩惱就追不上他。

    一個半小時之後…

    路的兩旁,半球形、丸子串一樣的龍珠特色建築越發密集,街道也是愈加平坦開闊,分岔路,立交橋,越來越多。

    車輛,人群,嘈雜的都市聲音。

    王超一路從郊區跑到這里,已出了一身薄薄的汗,有點累。

    長吐了一口氣,慢慢壓下腳步,紅色舊外衣扎在腰間,灰色背心黑褲衩,踩著一雙星爺般的舊球鞋,走在南都繁華地帶的街邊上。

    王超喜歡一個人安靜地觀察南都街上的情景。

    不論是那些滿街跑的狗頭人、虎頭人、鳥頭人…

    還是偶爾能在遠處看到的,某個時髦女郎從精致的包包里取出一個小玩意兒,隨地一拋,b地就變出一輛拉風的二輪機車…都能讓他看得津津有味。

    原本漫畫中的內容變成了現實,怎麼看都很新鮮。

    唯一奇怪的是,漫畫里那些滿街都是的反重力懸浮車,竟然一個都沒有出現。

    是還沒出現反重力技術嗎?

    王超走著走著,來到一處露天公園里的健身區,擺滿了單雙杠之類的鍛煉工具。

    現在差不多早上六點半往後,今天是工作日,所以公園里基本沒什麼年輕人。只有一些老頭老太太起早鍛煉,來公園到處溜達,要麼原地在扭腰、甩手、踢腿、扭脖子,要麼就到處晃悠散步…而王超跟往常一樣,先走到做仰臥起坐的器械上坐下,暫且歇會兒。

    坐了片刻,整個人又躺平,四肢放松地垂下…仰望晨間的藍天白雲,干淨而純粹。

    “嗯?”

    王超眼珠動了一下,顛倒的視線里看到一個老頭。

    奇怪的老頭。

    -

    王超一臥坐起,回頭看向公園健身區的邊緣,靠近人造林的那塊兒,竟然有個身穿灰綠布衣的老者一個人在那練拳。

    其他老頭老太太好像都看不見他似的,沒有一個人靠近他。

    灰綠布衣的老者滿頭銀發,面相枯瘦,正閉著眼,一只手負在身後,一只手豎掌為刀,在身前游曳,仿佛在與假想中的對手在搭手、過招。

    王超眯著眼楮觀察老者的動作,卻漸漸頭暈眼花,越看越困乏,腦殼起痛。

    “臥槽?”他都懵了,這…這是什麼武功?

    忽然,老者前腳虛踏,手掌下斬,肘部上提,方寸間猛力一振。

    也不知是否錯覺,王超竟听到整個公園的人造林都發出低沉的嗡鳴。放眼望去,似乎因為老者這一個擺肘的動作,樹林都集體搖晃了起來。

    王超看得吃驚,想道︰“這麼猛?龍珠世界的地球人里…有這樣的狠人嗎?還是說樹林的振動和嗡鳴聲…只是巧合?”

    他第一時間懷疑,難道是龜仙人?

    ------------

    萌新求收藏、求推薦票啦∼∼∼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