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總裁爹地寵上天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九百二十章 腹黑的男人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傅霆,咱不這樣行嗎?”賀少林轉動門把手打不開門,只能砰砰砰敲門,“天涯何處無芳草,咱不在寧婉這棵歪脖子樹上吊死行嗎?”

    “滾開!”

    听到里面的怒吼,賀少林不怒反笑,“喲,還真是愛著那個女人啊?她就那麼好?”

    傅霆冷漠的聲音響起,“是不是準備找刺激?”

    “怎麼著?你不會是說我苦哈哈回來找安青的事吧?”賀少林站在門口緩緩蹲下,索性坐在地上,“你說又如何?我的確是放不下安青,所以過來看看。”

    房間里沒有動靜。

    賀少林不管里面的人听不听,兀自說著,“我承認我以前做了很多錯事,但經歷了這麼多,我成長了,也長大了。愛不是妥協和放手,而是無條件的守護。我此次回來是想看到安青幸福,如果她不幸福,我會默默守護著她,直到她再次接受我為止。”

    “穆斐然不是個好東西!”

    “啊哈,我也這麼覺得。不過誰讓安青愛上他了呢?既然安青愛他,我便不會動她。但如果她敢對安青不衷,或者將來安青不愛他了,我一定給他好看!”

    說著說著,賀少林的很勁又上來了。

    “你去守護你的安青,我沒事。”

    听得出傅霆在下驅逐令,賀少林卻並沒有打算走,他盤腿坐著,找了一個舒服的姿勢靠在門板上,“咱們倆好久沒好好聊聊了,今天機會難得,我們多說會話。”

    “我頭痛!”傅霆言簡意賅說著自己目前的狀態,“你先走,改天。”

    賀少林高揚著聲音,“那怎麼行?你剛好心情不好,我心情也不怎麼樣,聊著聊著,說不定你我都豁然開朗了呢。”

    啪嗒——

    房門打開,賀少林的身體忽然跌落進去。

    傅霆站在門口,只穿著一條平角短褲,徑直走進了靠近門口的浴室里。

    “你這是什麼意思?”

    不等賀少林站起來,傅霆已經關上了門,“一會再聊。”

    “我去,又沒人看你,你洗什麼澡?”

    “難受!”

    浴室里傳來嘩啦的水聲。賀少林撇撇嘴,跑到客廳里收拾狼藉。

    以前對家務一竅不通的賀少林,此時對打掃之類的事情表現的游刃有余。他動利落,做家務又認真仔細,不一會已經將狼藉的客廳打掃干淨。

    傅霆擦著頭出來,臉上帶著坨紅,但眼神清明,“你找了小時工?”

    “小時工有我打掃的干淨?”賀少林給自己倒了一杯茶,雙手捧著,像是干完活歇息的小媳婦一般。

    某人徹底震驚了,許久後緩緩開口,“在非國你都經歷了什麼?”

    “你又不是沒去過非國,還不知道我做了什麼?”

    傅霆上前,摸了摸他的額頭,“確定沒有發燒。”

    “去你的!”賀少林打掉他的手,高揚著下巴,“老子現在干家務杠杠的,炒菜做飯也不在話下。”

    “為了她,你變了。”傅霆擦著頭坐下,環顧四周,“我的酒呢?”

    賀少林挨著他坐下,“要什麼酒?聊天喝點茶就好了,來,我把我的茶給你。”

    傅霆蹙眉,沒有要接的打算。

    “不喝拉倒,”賀少林歪著身體躺在沙發一側,手里還捧著茶杯,“我現在是上得廳堂下得廚房的男人,任何男人都不會把我比下去。”

    “你……”傅霆張張嘴,“罷了,你喜歡就好。”

    賀少林鄭重其事的點點頭,“當然,我喜歡安青,為了她,我願意做任何事。”

    傅霆不語,端坐在沙發另一頭,神色陰冷。

    “喂,你別不說話,你不說話我害怕!”賀少林坐起來,將手中的茶杯放在一側,往他身旁湊了湊,“霆,和我說實話,你打算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

    賀少林推推他,“別和我開玩笑了,寧婉那邊啊,你真打算看著她和那個小助理結婚生子?”

    傅霆冷冷勾了勾唇,“這婚還沒訂呢,何來結婚一說?”

    賀少林恍然大悟,臉上出現怪笑,“哦哦哦,我知道了,你是不是要……”

    “真不喝酒?”

    “喝酒?”賀少林似乎沒跟上傅霆的節奏。

    傅霆四處找自己的啤酒,“為了安青,你連酒都不喝了?安青似乎對男人喝酒不喝酒沒發表過意見。”

    想到之前發生的過往,賀少林緩緩站展露出笑顏,“那是,沒懷孕之前她比誰都喝得多,喝得猛。”

    “不知道她沒懷孕之前是怎麼樣的。”

    “問安青啊。”賀少林喝了一口茶水潤潤嗓子,“如果不是小嫂子告訴我安青的事情,我到現在也不會不回來。”

    傅霆似乎提起興趣,“什麼?”

    “安青肚子里的孩子不知道是我的還是穆斐然的,穆斐然懷疑,這段時間對安青時冷時熱的,卻也沒表態,估計是等著安青肚子里的孩子出來,做個親子鑒定再決定要不要和安青在一起。”

    沒有得到身旁人的回應,賀少林又說︰“除了等孩子出來做親子鑒定,還有其他方式提前知道孩子是誰的嗎?”

    “這種事你應該問醫生。”傅霆歪了歪身體,半靠在一旁的沙發扶手上,“當年如果我早一點做親子鑒定就好了。”

    賀少林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說話有些心不在焉,“做親子鑒定說起來容易,可沒有懷疑到一定份上,誰去做那個?那個穆斐然也是傻,現在這樣對安青心生懷疑,安青心中肯定有疙瘩,即便將來孩子是他的,安青恐怕也不會全心全意對他好了。”

    “如果安青很愛他,會。”

    “誰說的?你太不了解安青了。安青的性格敢愛敢恨,如果她知道穆斐然的心思,剛開始可能會隱忍,但要不了多久她就會爆發,屆時……嘿嘿……”

    傅霆揚了揚唇,“你什麼時候這麼腹黑了?”

    “要說腹黑,我不及你吧?”

    傅霆與之對視,笑了笑,“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這套公寓你幫我照看好,這陣子我先不來了。”

    “照看公寓沒問題,”賀少林像是給迷弟,往傅霆身旁靠了靠,八卦味道極濃,“和我說說你下一步的打算唄?也讓我開心一下。”

    “我一個破產的傅大總裁還能折騰出什麼花樣?今晚留你一晚,早點休息。”

    男人離開,賀少林追上去,“喂,話不能說一半的。”

     ——

    房門當著賀少林的面關上。

    無論他說什麼,里面的人都沒有開門。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