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總裁爹地寵上天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九百二十一章 訂婚禮物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在醫院里休養了幾日,寧婉堅持出院。傅元青和王君業都拿她沒辦法,只能同意。

    當寧婉帶著傷來到公司時,各種噩耗接踵而至。

    先是化妝品顧客起訴了寧氏,一時間寧氏股票下跌,股東怨天載道,公司人心不穩;第二,化妝品投資商炸開了鍋,三天兩頭找到公司來;第三,學校那邊已經聯系寧婉去辦理退學手續。

    寧氏,總裁辦公室里靜悄悄的。寧婉累極了,想要趴在桌上脖子疼,坐著干活腰疼,疼痛感加上壓力,像是一個座無形的大山,壓得她喘不過氣來。

    退學的事情她已經和馮南達成協議,為何學校還找自己這件事她需要問問馮南。

    房門響了三聲,王君業推門進來。

    腳步聲傳來,寧婉掀了掀眉,“是不是又有人找來了”

    “我帶你去個地方。”王君業走上前,扶著寧婉起來。

    “可不可以不去我現在只想安靜的待會。”

    太陽西斜,沒一會就要下班。現在正是人少的時候,很適合安靜的休息會。

    王君業還是扶著寧婉走到門口,一邊幫她拿外套一邊說“吃完飯我們就回來。”

    “不用了,叫外賣就行。”寧婉對吃的一向沒什麼講究,吃什麼隨便啦,她現在需要的是休息。

    一個女孩站在門口,雙臂大張,攔住了寧婉和王君業,“不許走”

    王君業眸光淡淡,聲音卻堅定無比,“我帶寧總去吃飯。”

    米粒移動身體,防止王君業繼續往前走,“我會幫寧總準備晚飯。”

    “寧總吃夠了外賣。”

    米粒看向寧婉,眼神有些委屈,“婉婉姐不想吃外賣了嗎要不你去我家吃吧我給你做。這幾天我學會了好幾道川菜哦。”

    寧婉回頭,“我們要去吃飯”

    “對。”王君業看看手腕上的時間,“一會可能要到下班高峰期了,我們最好早點走。”

    米粒上前,抱住了寧婉的胳膊,“婉婉姐,可以帶我一起去嗎”

    “當然可以。”

    一向雲淡風輕的王君業眸光閃了閃,並未出聲。

    寧婉問一旁的男人,“可以嗎”

    “當然可以,是吧王助理”

    王君業從容點頭,“米粒,你扶著寧總下去,我去開車。”

    幾分鐘後,寧婉和米粒坐上了車。為了照顧寧婉腰上的傷,車後座後面放著身體,後排椅加了伸縮板,像是一個小床一般。

    一路上,寧婉躺在後面,舒服的很。米粒瞥了王君業一眼,“你還算是細心。”

    王君業不語,穩穩開著車。

    對著後面,米粒偷偷拍了一張。一旁的王君業不動聲色看著,並未多語。

    十多分鐘後,王君業將車停下。

    前方是一個三層粉色小樓,樓外圍了一圈柵欄。院落里有桌椅,還有一個秋千。秋千旁有一棵櫻花樹。

    橘色的夕陽層層疊疊,投在樹上,讓粉嫩的櫻花看起來更加嬌艷。

    清風拂來,花瓣簌簌落下來,灑落在翠綠的草坪上。

    一地櫻花,院內飄香。

    第一眼看到這里,寧婉就愛上了。及腰高的小門打開,她立即走了進去,“這是哪好美。”

    王君業噙著笑走上前,“我家。”

    “你家”寧婉有些驚訝,王君業的工資可以買這種黃金地段買一個三層小樓

    米粒似乎和寧婉想的一樣,環顧四周,臉上有欽佩也有懷疑,“你一個小小的助理,怎麼有錢買這麼好的地方我知道了,你一定利用職務之便搞小動作了。照我們國家的話是灰色收入。”

    和寧婉一同進去的王君業听到米粒的話,並未回答。

    房間里都是淺色系家具,顏色以抹茶綠和乳白色為主,小清新的風格讓這里顯得溫馨而美好。

    環顧一圈,每個房間都獨具特色,又與整個房子的裝修風格一致。

    寧婉大為贊揚,“你找人裝修的嗎這里很漂亮。”

    王君業輕笑,那抹笑容像是能化解世界上一切不愉快,“對,我參與了設計。”

    “以後我有房子了,希望你也能幫我設計。”寧婉隨口說著,摸摸這里,看看那里,很是愛不釋手。

    王君業沒有吭聲,從口袋里摸出一把鑰匙。

    鑰匙扣掛著一個毛茸茸的小兔子,兔子上的兩只耳朵還有鈴鐺,尤其是兔子的兩只眼楮,如紅寶石一般,迷人極了。

    “給我的”寧婉有些吃驚。

    一只白嫩嫩的小手伸過來,搶走了王君業手里的鑰匙,“哇,給我的是嗎謝謝。”

    王君業的面容有些沉,並未發話。寧婉輕笑,攤開手,“給我。”

    “婉婉姐,我看王助理 一看就是那種很體貼的人。她一定是看我在你家寄宿不方便,所以給我找了一個這麼好的房子,”米粒對著王君業的方向甜甜笑了,“謝謝你,我很喜歡。”

    事情一定有偏差,寧婉已經看出來了。王君業不說,她也不好說什麼。

    沒說話的王君業走到了米粒跟前,“給我。”

    “為什麼”米粒眨著無辜的大眼楮。

    “不是給你的。”

    待米粒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王君業已經抓住了米粒的手。米粒死活不想給,緊緊握著兔子,王君業拉著門鑰匙,兩人僵持著。

    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寧婉笑著過去打圓場,“都別搶了。”

    “不行,既然你給我了,沒有拿回來的道理。”

    王君業重復著剛剛的那句話,“不是給你的。”

    這個房子或許對他有不同的意義,寧婉來到兩人身旁,聲音舒緩,“米粒,給王助理好不好”

    米粒不語,似乎在思忖著什麼。

    “這是王助理的地方,我們不能搶走。”寧婉溫聲說。

    米粒緩緩笑了,“對,婉婉姐說得對,這里是王助理的地方,我們不能搶。”說話時,她刻意把“我們”兩個字說得很重。

    拿到鑰匙,寧婉將其還過去。

    男人沒有接,認真看著寧婉,吐出了四個字,“訂婚禮物。”

    “什麼”寧婉和米粒同聲說。

    王君業好像有些不好意思,慢慢垂下了頭,不再說話。

    米粒端詳著王君業,忽然來了句,“我听說現在公司欠了很多股東的錢,如果王助理真的要給婉婉姐,不如賣了房子,幫公司”

    “不行。”說完後王君業似乎意識到什麼,深情望著寧婉解釋,“這棟房子我想給你,公司欠債的問題,我會解決。”未完待續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