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總裁爹地寵上天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九百二十三章 孩子是你的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傅霆不語,將嘴角的最後一口煙吸完,碾滅在桌上的煙灰缸里。

    房間里都是煙味,米粒回頭扇了扇風,再次回頭笑容滿面對著眼前面容清冷的男人。

    “傅總不用灰心,我會幫你看著婉婉姐。”米粒看著傅霆的一舉一動,握緊了拳頭,“您放心,只要傅總一聲令下,我一定攪亂寧總和王助理的訂婚宴。”

    包間內靜悄悄的,不一會老板娘端著一大堆烤串過來。當包間再次回歸安靜,傅霆開始收拾桌上的筆記本。

    “不必。”

    一直盯著桌上東西的米粒有些茫然,“不必什麼?”

    “不必攪亂他們的訂婚宴,讓他們訂婚。”傅霆已經將筆記本放在筆記本包里,來到門口,步伐微頓,“我會結賬。”

    “謝謝傅總。”米粒拿著肉串大快朵頤,王君業那廝做的飯菜雖然好吃,但分量不足,還是在這里大口吃肉來得實在。

    ……

    在市中心的豪華酒店門口,一個大著肚子的女人手里提著一個包,焦急等待著。人呢?怎麼還沒出來?

    夜深,溫度有些低。女人跺跺腳,摸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

    “江雲天!你不是說他在這個酒店吃飯嗎?這都十一點了,他怎麼還不出來?”

    面對女人的質問,電話里的男人聲音淡淡的,似乎情緒毫無波動,“馮總被一個長輩纏住了,一會應該能出來。”

    “別給我說大概,也許,應該,我要準確時間。”

    男人那邊沒有不悅,只有淡淡的回應,“再過十分鐘,我會帶他出來。”

    “行,你快點,外面太冷了。”

    電話那頭的男人靜了幾秒,“你去車里等等。”

    “我現在肚子這麼大怎麼開車?我是打車過來的,你趕緊帶他出來,別墨跡。”

    幾分鐘後,一行人搖搖晃晃從里面出來。為首的男人身穿一身白色衣衫,如眾星捧月一般出現在酒店門口。他貌似喝多了,步伐有些瞟,一直由身旁瘦削的男人攙扶著。

    “南南!”宋思琴無視馮南身旁的江雲天,興沖沖走過去。

    垂眸走路的男人眉頭一皺,抬起了頭,“你怎麼在這里?”

    後面的人都是馮南的哥們,有幾個人認識宋思琴,吹了幾聲口哨打趣。

    “這不是傅總家里那位嗎?怎麼來這里了?”

    “傅家現在失勢,宋大小姐還真是”

    “不會是在傅家待不下去,打算回來抱大腿吧?哈哈——”

    宋思琴眼里只有馮南,“我們坐下來談談吧?”

    馮南冷眼睨著她,“你怎麼找到這里來的?”

    “我……”宋思琴低著頭,不說話。

    馮南冷笑,“誰告訴你我在哪?說了,我和你談談。”

    宋思琴不假思索,立即說“是江雲天。”

    一旁的江雲天神色不變,像是沒有遭到背叛一般,挺著腰板道“的確是我告訴了宋思琴,一切都是我的錯,與他無關。”

    “無關是嗎?”馮南的聲音依然好听,只是抬起了腳,狠狠朝江雲天的腰腹踹去。

    一行人看呆了,路人也看過來。

    宋思琴屏住呼吸,默默退後了幾步。

    馮南身後一個男人對著路人大喊,“看什麼看?”

    路人不敢說話,垂著頭匆匆離開。

    僅僅踹了一腳似乎不解氣,馮南扯了扯唇,再次對著重新站直的江雲天踹了一腳,“我們馮家最討厭吃里扒外的東西!”

    一個和江雲天關系不錯的男人走上前,“你也知道江雲天的性格,耳根子軟,肯定是被這個女人磨的。別因為一個女人傷了和氣。”

    一頭黃毛的黃青峰走上前,手里夾著煙,朝宋思琴的方向彈了彈煙灰,“好了馮南,你就和這個女人談談吧,我們先走了。對了,听說懷孕的女人更有味哦。”

    馮南滿臉惡心看了黃青峰一眼,“去你的,都給我滾!”

    一群人離開,唯獨江雲天步伐有些慢,多看了宋思琴幾眼。

    剛剛幫江雲天說話的男人走上前,擁著江雲天往前走,“別看了。不是自己的東西,多看也沒用,不如放下。”

    大家走遠,馮南沒管宋思琴,往自己車的方向走去。

    宋思琴忙追上去,呼喊著馮南的名字。

    馮南坐在車上,車門開車,一腿放在外面,“別喊我名字,惡心!”

    “我……我這輩子只有你一個男人!我很干淨的,真的!”

    伸手,司機立即給馮南遞來一支雪茄,他驀然點上,“別惡心我!”

    宋思琴往前挪動兩步,更加靠近馮南,小手撫摸上自己的小腹,“南南……”

    “我說過了,別叫我名字,不然……”馮南的嗓音依然好听,只是那眼神陰冷到讓人窒息。

    “我……”

    馮南不耐煩的說“叫我馮總。”

    “好。馮……馮總。”宋思琴放在一側的手緊了緊,掛著笑容繼續說,“自始至終我只有你一個男人,我肚子里的孩子也是……”

    “你是不是沒睡醒出來了?別給我說胡話,听到了嗎?”馮南望過來,只需一個眼神,已經讓眼前的女人潰不成軍。

    宋思琴勉強扶著車門站穩,“馮總,我說的是真的,如果你不信,可以等孩子出來去做親子鑒定。”

    “你臉皮倒是厚很,竟然對做親子鑒定這種事毫不在意。”

    “我行的端做得正,不怕!”

    不知道是吸煙吸的過猛,還是對方的話太有趣,馮南哈哈笑了起來,上氣不接下氣,好一會才止住。

    靜靜看著男人,宋思琴的臉色有些不好。

    漸漸地,馮南臉上的笑容消失了,“你應該知道,但凡偷偷留下我孩子的女人,最後的下場是什麼。”

    “我……我知道。”宋思琴止不住的顫抖。

    這個男人做事一向狠絕!當年那幾個不小心懷了孕的女人,都被馮南的人帶去打了胎。

    不僅如此,馮南還派人爆出女人的各種負面新聞,讓那些女人再也無法在本地立足,家境好點的被父母送出了國,家境不好的默默忍受,或者是換了地方居住。

    這樣的馮南令人害怕。

    “既然知道,想必你也知道該怎麼做。”馮南將嘴里的雪茄往一側一扔,想要關門離開。

    情急之下,宋思琴按住了車門,“馮總,我和那些女人不一樣。”

    “有什麼不一樣呢?”馮南很認真的想了想,“對,是不一樣,因為你是我放在傅霆身邊的棋子。”

    。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