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逃妻鮮嫩嫩︰霸道老公,吻夠沒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章 他不準她死!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他不準她死!

    當那個曾經她無比討厭的霸道聲音再次響起,時唯夏緩緩的睜開了雙眼,看見的是那張依舊俊美無比的臉。

    只不過……才幾日不見,他卻變得滄桑了許多。

    那個她記憶之中,向來盛世凌人的男人,如今,卻像是一下子老了許多歲。

    “時唯夏,你以為死了就能擺脫我?就算你變成了鬼,我也不會放過你!”男人低眸看著她,俊美冷冽的臉上,是無盡的憤怒!

    就算這輩子她做過不少任性的事情,他也從來沒有真正怪罪過她!

    但是,他唯一無法允許的,是她要永遠的離開他。

    听著男人的話,時唯夏心里卻是一陣苦澀。

    她一直以為,父母的死是他害的,所以……恨了他這麼多年,也傷了他這麼多年。

    她這一生,仿佛就是個錯誤。

    感覺身體的力氣一點一點被抽走,時唯夏再也沒了力氣說些什麼,只是硬撐著再看他一眼。這世界上對她最好的人,竟然……是她以前最恨的人。

    她好想跟他說一句對不起,可惜……此時的她再也無法開口了。

    她費力的抬起了手,許久……才終于踫到了男人的臉。

    她突然的動作,跟那張慘不忍睹的臉上從未見過的溫柔目光,讓男人的身形僵住了。

    時唯夏臉上卻擠出了一個微笑……不到兩秒鐘,她再也撐不住,手垂落下來。

    可就在這時,一聲槍聲忽然間的響起,男人溫熱的血,落在了她的臉上。

    時唯夏震驚的睜大了雙眼……男人卻伸手,撫著她傷痕累累的早已沒了曾經模樣的臉,漆黑的眸子之中,滿滿的深情……向來嚴肅冷冽的臉上,露出了一抹微笑。

    “我說過,就算你死了,也別想擺脫我……”他低頭,在她不堪入目的臉上落下了一個吻。

    話音落下,他抱著她一起倒在了泥濘之中。

    時唯夏緩緩的閉上了雙眼,听著他的心跳隨著她的一起……一點一點的薄弱,直到,消失。

    ——龍廷夜,如果還有下輩子,我願意用一切來補償你。

    她暗暗的發誓,可是,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

    ……

    四肢像是被什麼東西勒著一樣動彈不得,有點疼,有點酸,原來人死了還是會有感覺的。

    男人那強大的氣息,讓她快要喘不過氣來,像是快要窒息一般。

    “唔……”雙唇被死死的堵住了,喉嚨里,不自覺的發出了一道聲音,而鼻尖,跟唇齒之間,是一股她曾無比熟悉的氣息跟觸感……

    就在她剛剛要睜開雙眼的時候,耳邊便傳來了男人那清冷卻又凌厲的聲音。

    “不繼續裝死了?”

    男人的聲音剛剛落下,時唯夏的身子卻顫了一下……

    正當她無比震驚的看著男人的時候,男人那帶著不可遏制怒意的嗓音,卻忽然間又響了起來。

    “時唯夏,長本事了,敢給我下藥?!”修長的手指,用力的捏著她的下巴,逼她對上那雙冷眸。

    俊美的臉上,表情如冰霜一般。

    看來他對她太放任了!大婚前,她為了逃婚,他竟然敢給他下藥,而且劑量還不輕,讓他足足睡了一天!

    面對著男人的怒意,躺在他身下的時唯夏,臉上的表情卻只有震驚與不敢相信。

    她睜大著雙眼,仔細打量著此時將她壓在身下男人的樣子。

    男人長著一張俊美無比的面龐,可是那雙如墨色一樣的黑眸,卻滿是冷冽與凌厲……

    而剛剛那霸道到不講理的語氣與聲音,除了龍廷夜,又還有誰……

    看著男人那張俊美無雙的臉,時唯夏的眼眶頓時紅了起來。

    霸道的聲音響起,他猛地伸出了雙手將髒兮兮的她抱入懷里,任由她臉上的血流在他的白色襯衫上。

    不準死!

    踫的一聲……一個高大的身影,硬生生的從車子後座摔下了車。

    盡管有些狼狽,可男人身上的強大氣場,卻依舊不減,他並未注意身上的泥濘,而是目光緊緊的看向不遠處。

    當他的目光落在那個倒在泥濘之中的瘦弱身影之時,俊美的臉上,表情慘白!

    直到來到她的身邊,男人才丟開了手上的拐杖。

    踫的一聲,他直直的摔在了她的身邊,那張俊美的臉龐上,滿是痛苦之色。

    “時唯夏,不準死,快給我睜開眼楮!”

    “疼嗎?疼就對了,時唯夏,你知道嗎,我就喜歡看你痛苦的模樣!”女人興奮的笑著。

    “就算做鬼,我也不會放過你們!”時唯夏咬著牙,用盡最後一絲力氣,狠狠的道。

    是她太傻,被仇恨蒙蔽雙眼,一心只想報仇,錯信了這對狗男女,最終卻被她們害的家破人亡,在臨死前還要被他們如此的羞辱。

    “老板,您沒事吧!”保鏢伸手要扶他。

    “滾開!”男人厭惡的推開了保鏢,不顧身上的泥土狼狽,迅速的撐起了拐杖,朝著躺在泥濘之中的那個身影快速走去。

    一個急剎車,為首的黑色轎車猛地停了下來。

    車子還沒停穩,車門便被猛地推開。

    “時唯夏,你不是很會勾引男人嗎,我倒要看看,沒了那張臉,還有誰願意多看你一眼!”女人狂笑了一聲,拿出了一把鋒利的匕首。

    當冰涼的匕首劃開臉上皮膚的那一刻,時唯夏疼的撕心裂肺,冰涼的雨水落在傷口上,她疼的渾身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想著,時唯夏眼底滿是恨意,看向那個一直一言不發的站在女人身後的,那個穿著銀灰色西裝的男人。

    ……

    大雨還在下著,一行車隊在大雨之中,沖到了荒涼的郊區。

    可惜的是,她直到現在才看清他們的真面目。

    如果她能變成鬼的話,她一定會找這一對狗男女索命!

    傍晚,郊區泥濘的地上,一個穿著米色毛衣的長發女人,渾身是血的躺在那里,米色的毛衣也被血水染紅了大半。

    那張漂亮動人的臉上,早已經沒了一絲的血色。

    而在她的面前,一個化著精致妝容的女人站在那里,高傲的看著倒在泥濘里的女人。

    ()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