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逃妻鮮嫩嫩︰霸道老公,吻夠沒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別忽然暈過去!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身後瘦男人陰狠的聲音響起,龍螢月的臉色大變,猛地轉身後退了幾步。

    “跑也沒有用,你是逃不掉的!”瘦男人看著龍螢月,絲毫不擔心的說道。

    對方的笑容,讓龍螢月的心里感到一陣不舒服,毫不懷疑,對方是真的想要她的命。

    她一邊警惕的看著他們,一邊咬牙說道!

    “你們不是要錢嗎,殺了我,就什麼也沒有了。”

    龍螢月的話說完,瘦男人卻笑了一聲。

    “損失點錢算什麼,總比被你那狠辣無情的親爹整死要好!”

    若是被那姓龍的男人知道他們綁了他們的女兒,不論放不放,他們都的下場都會很慘!

    所以,現在處理掉她,才是對他們來說最好的解決方法。

    對方的話,讓龍螢月的臉色瞬間白了下來。

    他們知道她的身份了?

    這一刻她才忽然明白,為什麼在那小房間的時候,姓陸的病秧子提醒她不要暴露身份的原因了……

    雖心底已經亂了,但龍螢月還是努力讓自己保持著鎮定,然後與對方商談道。

    “我可以為你們求情,只要你們放了我,我可以保證你們的安全,並且……你們想要的錢,一分也不會少。”

    龍螢月的話說完,未等瘦男人開口,一旁憨厚模樣的男人忽然的開了口,對瘦男人說道。

    “是啊,大哥,不如我們還是放人吧,這小妞看起來也不像是在騙我們!”

    瘦男人白了他一眼,然後有些生氣的說道。

    “你這個蠢貨就是太容易相信人,我告訴你,女人的話不能信,尤其是漂亮女人的話!越漂亮的女人越會騙人!”

    這死丫頭長成這樣,心里沒準心思多的很,一定是個蛇蠍美人。

    而且就因為她是龍廷夜女兒的這點身份,她的話就更不能信了。

    “……”瘦男人的話讓憨厚模樣的男人閉了嘴。

    龍螢月心道不好,于是便轉頭快速觀察著這四周的歡迎。

    這棟破房子周圍都是樹木跟草叢,連一條像樣的路都沒有。

    她現在又被綁著雙手,若是要逃的話,成功的幾率微乎其微……

    就在這時,瘦男人拿著匕首,慢慢的朝著她走了過來。

    龍螢月咬著牙,準備趁著他過來的時候,趁機給他一腳……這一腳若是成功了,她估計還有機會逃掉。

    可如果失敗了,那麼她看來就得完在這里了!

    一步,一步的……瘦男人慢慢的靠近,來到了龍螢月的面前。

    就在她深吸了一口氣,抬腿朝著男人腹部踹過去的時候……

    眼前的瘦男人,身子卻忽然一僵,緊跟著,翻了個白眼,就這麼在她面前倒了下去。

    龍螢月僵在原地,睜大著雙眼看著面前倒下的人,這才發現,就在剛才瘦男人倒下的沒幾秒,另外一個男人竟然也倒下了。

    而在倒在瘦男人身邊的地上,有一雙黑色的皮鞋,和白色沒有沾染灰塵的西褲。

    她愣住……滿是不可置信的抬起頭,看見的果然是那張好看無比的臉。

    只不過,此時的陸雲彥臉上的表情,卻沒了之前那股病懨懨的慵懶……反而,那雙深灰色的眸子里面,多了幾分的銳利。

    龍螢月臉上的表情有些震驚……

    眼前的這個人,明明長的跟陸雲彥一樣,穿著也一樣,可是,他此時的神色卻與她印象里的那個病秧子有很大的不同。

    那個讓他起身他都嫌累的人,竟然救了她!

    就在龍螢月睜大著雙眼,傻愣著看著面前的陸雲彥之時,陸雲彥這才將手上的棍子丟開了,好看的臉上露出一抹慵懶之色,懶洋洋的道了一句。

    “真累。”

    他的話音落下,龍螢月又是一愣,再認真的看向他,便見他的臉上已然恢復了以往的那種對任何事情都不在乎,漫不經心的表情。

    “你……”龍螢月看了看他,還是有些不敢相信。

    就他這樣似乎連兩塊轉頭都拿不起的病秧子,是怎麼放倒兩個大男人的?

    “他們都暈了。”陸雲彥低頭掃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兩個男人,然後淡淡的說道。

    “你怎麼出來的?”龍螢月張了張嘴,依舊有些恍惚。

    她記得那兩個人把她帶出來的時候,給門上鎖了的,他是怎麼出來的?

    只是面對她嚴肅的問題,陸雲彥卻只是微微的動了動唇,很是淡定的說道。

    “把鎖開了,自然就出來了。”

    仿佛開鎖這件事對他來說,不過是動動手指的事情。

    听了他的回答之後,龍螢月臉上的表情更是錯愕。

    這時,陸雲彥盯著她看了看,然後忽然嚴肅的提醒著她。

    “我不保證他們多久會醒,如果我們再不跑的話,我不介意再被關上幾天。”

    一听他的話,龍螢月這才迅速的回過了神,本來想直接轉身跑路的,但想了想還是退了回來,伸手抓住了陸雲彥的手,然後拉著他朝著草叢里面跑了過去。

    陸雲彥救了她,她不能把他丟下!

    就在被她抓住手掌的那一瞬間,陸雲彥的身子微微的顫了顫,龍螢月並沒有注意。

    ……

    小島並不算大,龍螢月拉著陸雲彥沿著草叢一直跑,大概十幾分鐘的時間,便跑到了海邊。

    一路上她也沒敢松懈,倒是陸雲彥,一直在嫌她跑的太快,提議要停下來休息。

    本著保命要緊的想法,龍螢月自然沒答應他,忍著雙腿被雜草劃破的不適感,直到跑到海邊,她便累的忍不住彎下腰,一手撐著腰,大口的喘氣了起來。

    喘了好一會兒,她才轉頭,看向身邊的陸雲彥,倒是有些錯愕。

    他正站在那里,朝著海邊看著什麼,並沒有絲毫不適的意思。

    “你怎麼一點都不喘?”龍螢月忍不住的問,他不是身體不好麼,不是容易疲勞麼,怎麼剛才跑那麼快,她累的半死,他倒像個沒事人一樣。

    听見她的聲音,陸雲彥才轉過頭,看向她,卻是反問道。

    “我為什麼要喘?”

    “你剛才不是喊累嗎?”龍螢月無語的道。

    可誰知,在听了她的問題之後,陸雲彥卻是淡淡的開口,回答道。

    “太丑,有損我的形象。”

    “……”龍螢月愣了幾秒,這才意識到自己此刻的姿勢很不雅,這才忙的直起了身,不禁瞪了他一眼。

    他身上這幅永遠無所謂的淡定模樣,讓她心里有些不爽。

    轉頭看向一望無際的海岸,心里生出了幾分擔憂。

    “怎麼辦,我們難道要游回去嗎?”

    早知道剛才他們應該在那兩個人身上找下有沒有手機之類,可以跟外界取得聯系的東西。

    可現在他們已經跑了出來,如果再回去的時候,那兩個人醒了就糟了。

    就在龍螢月正猶豫著要不要回去的時候,陸雲彥卻掃了一眼海岸的另一邊,忽然的道了一句。

    “不遠處有船。”

    他如此肯定的語氣,讓龍螢月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你怎麼知道?”

    “因為我來的時候醒著。”陸雲彥轉頭看向她,緩緩的回答道。

    他來的時候是醒著的?

    听他這麼一說,龍螢月更是驚訝,那也就是說,他被綁來的時候是清醒的?

    所以……既然他是清醒的,而且身上也沒有受任何的傷,怎麼就這麼輕易的被人綁來?

    經過剛才那麼一番折騰,她覺得他並不像她想象中的那麼柔弱不堪一擊。

    至少他可以撬鎖和打暈兩個人!

    就在龍螢月用一副無法理解的表情打量著陸雲彥的時候,陸雲彥卻已然轉過了身,沿著海灘,朝著另一邊的海灘走去。

    見狀,龍螢月忙的大步跟上了他的步伐。

    果然……

    二人快步走了幾分鐘的時間,便見海灘上,停著一輛小型的白色快艇。

    龍螢月欣喜,忙的跑了過去。

    “太好了,這下我們可以離開了。”她心底終于稍微松了一口氣,只是在離開這個破島之前,她還是不能松懈。

    看著她開心的模樣,陸雲彥卻微微的眯了眯眸子,然後淡淡的開口問他。

    “你會開船?”

    他的聲音落下,龍螢月的臉色一變,整個人都不好了。

    是啊,她不會開船。

    以前爸爸倒是教過媽媽開船,她也想學,可是被爸爸以打擾他們夫妻醞釀感情為由趕開了……

    就在龍螢月看著那艘小快艇,正在想著該怎麼辦的時候,耳邊,又響起了某人那漫不經心的聲音。

    “我會。”

    聞言,她再次愣住,臉色頓時一陣青紅。

    “你怎麼不早說!”她咬牙,有些不滿的看著他。

    既然他會,那麼他剛才為什麼還要問她會不會開船?

    “你沒問。”陸雲彥的眸光淡淡的掃過她,然後露出了一抹微笑。

    那好看的臉上,忽然劃過的微笑,像是夏日里帶著花香的風一般,讓人莫名的,愣住了。

    龍螢月愣了幾秒,才回過了神。

    轉頭,便發現陸雲彥已經走過去,將固定快艇的鎖鏈解開了,動作淡定從容,卻沒有耽誤時間。

    看著陸雲彥解鎖鏈的身影,龍螢月心里卻不禁又有些詫異。

    他竟然連船都會開?

    這與她以前心目中的病秧子,似乎有些不太符合。

    除了半年前見過陸雲彥的那一次,後來她倒還是見過他幾次,不過每次他都是懶洋洋的靠著,一副心不在焉的喝著茶或酒,而在他的身邊,幾個助理保鏢隨時陪著伺候,就連倒茶他都懶得倒,只是抬抬手指讓人伺候的人,怎麼看都不像會這些的樣子。

    就在她百般不解的看著陸雲彥的時候,陸雲彥已解好鎖鏈,轉身朝著她這邊走來,然後淡淡的提醒著她。

    “再不上船,那兩人就追上來了。”

    听見他的聲音,龍螢月回過了神,忙跟著陸雲彥上了船。

    陸雲彥坐在了船艙的駕駛座,先是將船艙內的按鍵都確定了一遍,然後這才慢慢的操作起來。

    沒一會兒,快艇在他的操作之下,轉了個頭,朝著大海中間慢慢的駛去。

    看著越來越遠的小荒島,龍螢月才終于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大海上還在下雨,不過好在風浪不算太大,雖然船還是有些晃悠的厲害。

    這種被大海所包圍的感覺,讓龍螢月的心里生出了幾分恐懼,沒敢離陸雲彥太遠,于是便坐在他身邊的位置,目不轉定的看著他。

    她現在能不能順利回家,可就指著他了!

    龍螢月在陸雲彥身邊乖乖的旁觀了好一會兒,才終于忍不住開口,打破了船艙內的安靜。

    “你要是累了記得提前說,別忽然暈了過去。”

    雖然他現在看上去,罕見的像個正常人,但是她很擔心,他會忽然間暈過去。

    要是他有個什麼好歹的話,那麼她就要被丟在海上了,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她的話音落下,陸雲彥放在船舵上的手,卻是頓了。

    片刻後,他才轉過頭,看向她,忽然的反問道。

    “我看起來很脆弱?”

    “不然呢?”龍螢月倒是被他一下子問懵了,于是反問他。

    他難道不知道自己很脆弱嗎?

    陸雲彥盯著她的臉看了幾秒,倒也沒有解釋什麼,而是接著轉過頭,繼續駕駛著船。

    龍螢月也沒說話,外面一直在下雨,她跟陸雲彥剛才在海島上也淋了不少雨,衣服都淋濕了,現在倒是有些涼了。

    “阿嚏!”龍螢月鼻子有些不舒服,忍不住打了一聲噴嚏,但她也沒有當一回事,只是揉了揉鼻子,便繼續靠在座位上看著陸雲彥開船。

    看著看著,疲憊忽然涌了上來,她靠在座位上,忍不住睡了過去……

    ……

    等她醒來的時候,身上卻是暖暖的。

    她愣了愣,睜開雙眼之後,下意識的轉頭看向四周。

    船還在繼續開。

    而船艙內,好像是開了暖氣,所以溫暖了不少。

    而此時,快艇已經穿過了烏雲密布的海面,這里的天空,竟然已經放晴了。

    就連剛才一直波瀾的海面,也漸漸的平靜了下來。

    湛藍的天空之上,有金黃的陽光照射下在深藍的海面之上,遠遠的有幾只海鷗飛過,這風平浪靜的一幕,看上去十分的美好,像是一幅畫一般美。

    龍螢月有些驚喜,但是又有些失望。

    。

    ()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