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逃妻鮮嫩嫩︰霸道老公,吻夠沒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別指望我救你!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遇到這種好看的景色,她下意識的想要跟最親近的人分享,不過可惜的是,她此時並沒有手機之類的東西。

    而此時在她身邊,與她一同分享這份美景的人,卻是一個她一直討厭的人。

    想著,她又慢慢的轉過頭,看向陸雲彥。

    他正在認真的掌舵開船,臉上的表情是她以前從未見過的認真。

    如此模樣的陸雲彥,看上去好像沒那麼讓人討厭了。

    就在她看著他出神的時候,才發現快艇慢慢的降低了速度,然後停了下來。

    見狀,龍螢月下意識的朝著湛藍的海面上看了一眼,然後忽然有些緊張的開口問道。

    “怎麼了,出什麼問題了嗎?”她睜大著雙眼看著他,擔心的問道。

    船忽然停下,該不會是出什麼故障了吧。

    她可不想跟他一起被丟在大海中央……

    她的話音落下,陸雲彥卻沒有立馬回答,只是看了她一眼,然後將視線移開,目光淡淡掃過風平浪靜的海面。

    “我的身上有些髒了。”他看著海面,聲音也很是平靜。

    龍螢月皺起了眉,下意識的朝著他身上看了一眼。

    他身上的白色襯衫和褲子,都因為在島上的折騰沾了些塵土,但看起來並不是很明顯。

    “額……所以呢?”

    她有些不解的問他。

    船停下來跟他身上髒了有什麼關聯嗎?

    就在龍螢月不解的時候,陸雲彥的聲音又淡淡的響了起來。

    “我要洗澡。”他的聲音很淡定,像是在說一句很平常的話一般。

    聞言,龍螢月愣了一下,有些隨即有些無言的道。

    “陸大少爺,這里可是海上,沒有浴室給你洗澡……”

    他能不能忘掉這些不切實際的想法?

    只是,龍螢月的話說完之後,陸雲彥卻也沒有反駁她,只是依舊側目看著海面上。

    見狀,龍螢月這才一驚,忽然反應過來。

    “你該不會……是想去海里洗澡吧?”她有些震驚的問他。

    見她猜對了,陸雲彥才揚了揚下巴,好看的臉上閃過一抹淺淺的笑意,然後忽然抬起那雙泛著桃花的雙眸,看向她。

    “要一起……”他的話還未說話,龍螢月便揚手朝著他身上狠狠的拍了一個巴掌過去,然後睜大著雙眼生氣的瞪著他。

    “你想的美!”

    只是被她罵了之後,陸雲彥的臉上卻沒有絲毫的生氣與不滿,反而,依舊帶著那股笑意看著她。

    龍螢月被他看著有些不自在,看著他那張好看臉上的淺笑,心里更是沒由來的有些生氣,臉頰也不禁紅了幾分。

    “你再敢亂說話,小心我把你打暈丟在這里不管了!”她咬著牙,生氣的對他說道。

    見她氣紅了臉,陸雲彥才淺笑著移開了視線,然後輕輕的對她說道。

    “給我半個小時,你在船上等我。”

    話說完,他便從座位上起身,朝著外面的甲板走了過去。

    龍螢月也忙的起身,跟著他走了出去。

    陸雲彥來到快艇上的小甲板上,便開始伸手解身上襯衣的扣子。

    “你真的要在這里洗澡?”龍螢月看著他的動作,還是有些不可思議的問道。

    見她跟了出來,陸雲彥轉過身,看向她。

    在他轉身的瞬間,襯衣的扣子已經全部解開,他的身材基本展露在了她的面前。

    “……”龍螢月的身子一僵,臉紅了幾分,卻又有些意外。

    她本來以為,像陸雲彥這樣的病秧子,要麼是瘦的皮包骨,渾身是骨頭,要麼便是因為長期懶得動彈,所以渾身都是松松垮垮的肥肉。

    可卻從未想過……他的身材,竟然很好。

    陸雲彥的皮膚很白,此時身形修長,身材很好的他站在那里,竟讓龍螢月的眼楮,不听話的落在他的身上,便有些難以移開了。

    她僵了好一會兒,才回過了神,繼續開口對他說道。

    “你就不怕這里有鯊魚什麼的嗎,而且如果水很深,你溺水了的話怎麼辦?我游泳技術不是很好,別指望我救你!”她咬著牙,下意識看了一眼周圍一望無際的海面,心里卻不禁有些不安。

    大海里可跟泳池不一樣,這麼深的地方,鬼知道下面會不會有什麼長得可怕的大型海洋生物,正準備吃掉他們……

    听完了她的解釋之後,陸雲彥卻不禁笑了笑,那淡淡的笑容,在陽光下更生是好看。

    “你在擔心我?”他看著她,淡淡的問道。

    平靜的聲音里,是她根本听不出的驚喜。

    一听他這麼問,龍螢月想都沒想,便直接否認了。

    “我才沒有!我只是擔心,如果你被鯊魚吃掉,我就回不去了。”

    她才不會擔心這個輕浮的男人!

    听了她的回答之後,陸雲彥頓了頓,倒是沉默了幾秒,然後才慢慢的開口,對她解釋道。

    “這片海域經常會有船商經過,若是被人發現,他們會帶你回到陸地,所以,你不必擔心。”

    說著,他已經將身上的襯衣脫下,丟在了甲板上。

    見他絲毫不听她的勸,龍螢月不禁有些無語的看著他,咬牙道。

    “我說你這人……一天不洗澡不行麼,髒點總比被鯊魚吃掉要好吧!”

    只是,她的話說完之後,陸雲彥卻只是轉頭看了她一眼,然後朝著她露出了一抹笑意之後……便一個縱身,跳下了海。

    小船晃了晃,龍螢月低下了身子,坐在了甲板上,卻不禁有些在意的朝著陸雲彥跳下去的方向看去。

    他跳下去,激起了一層水花,然後便自然而熟練的在海里游了起來。

    龍螢月坐在甲板上,有些無語的看著他,卻也不禁在意的四處張望,朝著海面的其他區域看去,生怕會出現什麼鯊魚之類的生物。

    過了好一會兒,等到龍螢月回過神,繼續在海里尋找陸雲彥的身影之時,卻驚恐的發現,海面上此時一派平靜,根本沒有人。

    她一驚,瞬間起了一身的冷汗。忙的從甲板上起身,走到陸雲彥剛才跳下去的地方,然後又四處看了看。

    依舊沒有看見他的身影。

    “陸雲彥?!”她忙的開口,朝著海里大喊了一句。

    可是,平靜的海面,卻並未她的聲音起一絲的波瀾。

    龍螢月的臉色瞬間白了。

    那家伙該不會真的出什麼事了吧?

    是溺水了嗎?

    想到這里,她的臉色一變,頓時來不及思考,將腳上的鞋子脫掉之後,便也朝著海里跳了下去。

    她跳進海里,海水頓時浸透了她渾身,海水的溫度並不算涼,倒算是可以適應的溫度。

    龍螢月跳下了海之後,也沒敢耽誤時間,便睜著眼楮,鑽進水里,朝著四周看去。

    看看哪里有人的身影……

    龍螢月沒敢游太遠,因為她游泳的技術並不算好,只能努力在快艇停著的附近尋找著。

    可她還是沒有找到陸雲彥的人。

    看著一望無際的海面,她的心里忽然有些沮喪與難過。

    沒消兩下,她便有些體力不支,小腿跟腳趾開始有些抽筋起來。

    正當龍螢月打算先上船休整一下,再看看船上有沒有救生圈之類的東西之時,這才發現,快艇比剛才停著的距離,稍微飄的遠了一些。

    她咬牙,只能忍著抽筋的疼,朝著那邊游過去。

    可是身子卻越來越吃力,另外一只腳也開始出現抽筋的情況。

    她明顯的感覺到身體正在慢慢的往下沉,雖然她正用力的伸手劃動,努力讓自己浮起來……

    可是,身子卻還是不听話的往下沉……

    海水已經到了鼻子那里,龍螢月不小心嗆了一口水,一咳嗽,身子卻又沉的更厲害了。

    完蛋了!

    就在她心底一涼,覺得自己要沉下去的時候……

    周圍的海面傳來一陣波動,緊跟著……一只帶著溫度的手臂,忽然從身後抱住了她的腰。

    她一驚,由于求生欲,下意識的伸手朝著那個帶著溫度的人身上抱了過去,直到抱住他的脖子,她整個人才跟著浮了起來,腦袋終于浮出了水面。

    她忙的睜開被海水刺的有些疼的雙眼,看向對方。

    入眼的,果然是一張好看的臉……

    果然是陸雲彥!

    “你怎麼下來了?”陸雲彥一邊抱著她,一邊保持著浮力,那張平日都是慵懶的臉上,稀少的出現幾分像是生氣的表情。

    他剛才潛泳去了,等到游回來便見她費力的在海里掙扎。

    他若是晚來了一步,沒有看見她掙扎的身影,她或許就真的要沉下去了!

    龍螢月張了張嘴,想要說話,可是卻忍不住咳嗽了幾聲。

    見狀,陸雲彥便沒再說些什麼,只是抱著她朝著游艇那邊游去。

    龍螢月沒想到陸雲彥的游泳技術這麼好,拖著她竟然也能游出很快的速度,沒幾下便帶她回到了游艇邊,可她雙腿抽筋,爬不上去,只能任由陸雲彥抱著她的腰,將她提了上去。

    直到回到甲板上,她才長長的松了一口氣,人有些無力的躺在了甲板之上。

    而陸雲彥卻在她身邊坐了下來,目光落在了她的雙腿上,盯著看了幾秒之後,忽然朝著她伸出了手,握住了她抽筋的小腿。

    忽然的觸踫讓龍螢月驚了一下,忙的坐了起來,驚恐的對她說道。

    “你別踫我……”

    “你的腿抽筋了,我會按摩,可以讓你快點恢復。”陸雲彥看著她的腿,一本正經的說道。

    “不用麻煩,它一會兒會自己恢復的。”龍螢月看了她一眼,然後撇唇說道。

    說著,便試圖動了動腿,可是腳上的疼意讓她皺起了臉。

    見她不肯配合,陸雲彥臉上多了幾分的無奈之色,然後接著看向她,問道。

    “剛才在海里,你抱我的時候可沒這麼矜持。”

    剛才在海里的時候,她緊緊的抱著他的脖子。

    這是她第一次,沒有對他敬而遠之,而是緊緊的靠著……

    陸雲彥的話音落下,龍螢月的臉色卻驀地一變,整個人都不好了,忙咬牙解釋著。

    “你少往自己臉上貼金了,我剛才那是溺水了,怕淹死才那樣的!你對我來說,充其量不過一個救生圈的作用,少自作多情了!”

    她也不知道為什麼,她會這麼著急解釋。

    大概是從小到大,她還是第一次,跟一個男人如此近距離的相處過。

    就算是爸爸,自她懂了一些事之後,就再也沒有跟她這麼親密過。

    而這些年,她身邊最親近的男性,也就念元哥哥和莫陽了,可她跟他們都是很好的朋友,接近親人那樣的感情,所以也從未有過什麼親密的舉動……

    可剛剛……

    她緊緊抱住陸雲彥的脖子的時候,他帶著她一起浮起來的時候,她的心里不知怎麼的……忽然感覺很安心……

    現在回憶起來的時候,心口的位置,節奏竟變得莫名其妙起來,有些亂亂的……

    這種感覺,對她來說有些陌生。

    听她解釋了一大堆之後,陸雲彥倒是笑了笑,然後接著問她。

    “既然你把我當成救生圈,那我幫你按腿你抗拒什麼?”

    他的話音落下,龍螢月愣了一下,莫名覺得他說的有道理……

    她咬牙,還是極力反對道。

    “本小姐的腿這麼好看,哪是你隨便能踫的!”

    只是話剛剛說完,腿上又傳來一陣疼意,讓她倒吸了一口氣。

    見狀,陸雲彥沒有再繼續與她爭執些什麼,只是直接低下了頭,雙手都握住了她白皙的腳。

    她一愣,他的手上微微用力,有章法的按壓了起來。

    龍螢月一驚,剛要開口罵他的時候,這才發現,被他按壓過後,抽筋的地方,正在慢慢的恢復。

    于是她乖乖的閉上了嘴,坐在那里讓他為自己按腿。

    他低著頭,表情專注認真,絲毫沒了平日里那股對一切事物都無所謂,仿佛不在這塵世中的態度。

    龍螢月的心,也慢慢的安靜了下來,先是盯著自己的腿看了許久,然後目光又不禁慢慢的上移。

    當她的視線停在他那張好看而又認真的側臉之上,心跳,莫名的漏了一拍……

    她一怔,臉上露出了幾分慌亂之色。

    而此時,陸雲彥松開了她的左腿,伸手又握住了她的另一只腿,然後對她說道。

    “試試看。”

    聞言,龍螢月動了動腳趾跟膝蓋,被他按過的腳上已經沒了剛才那股疼意,已經恢復正常了。

    。

    ()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