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逃妻鮮嫩嫩︰霸道老公,吻夠沒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反正,早晚都是要負責的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恢復了。”她小聲的說道。

    陸雲彥接著為她按另外一只腿,他一邊幫她按著腿,一邊低聲的對她解釋道。

    “海面上的溫度跟海下的溫差比較大,事先不熱身很容易抽筋,下次不要再輕易嘗試了。”

    龍螢月輕輕的點了點頭,難得安靜了下來,沒有像之前那樣事事反駁他。

    她不禁慢慢的抬起頭,看向他那張認真的側臉,心里卻又不禁泛起那股……對她來說陌生可卻又讓人心底泛起一絲……喜悅的感覺。

    這種感覺,她不太喜歡,也從來沒有過。

    漸漸的,她臉上的表情不禁變得迷茫了起來。

    許久之後……陸雲彥才終于松開了放在她腳腕上的手。

    龍螢月也抬了抬另外一只腳,發現自己的雙腿都已經恢復了。

    只是剛才下了水,現在在甲板上有一陣陣的海風吹來,讓她感到一陣寒意,忍不住的縮了縮身子。

    她渾身上下都打濕了,此時被風一吹,有些冷。

    而這時,沒有穿上衣的陸雲彥忽然從甲板上站了起來,轉頭看了一眼天空,然後才忽然慢慢的道。

    “在天黑以前,應該能找到個著陸點。”

    听他這麼一說,龍螢月臉上露出了一分喜悅。

    “那就是說,我們很快能回去了?”她開心的問他。

    雖然離家也沒幾天,可現在她瘋狂的想念家里,想見南陸市的一切,想念爸爸媽媽,念元哥哥還有莫陽他們。

    還有一只在家里等她回去的龍小雪!

    一想到就快要能夠回去了,龍螢月的心里開心不已。

    不過,陸雲彥卻沒有回答她的話,而是轉過了身,從甲板上進了船艙。

    龍螢月也忙的跟上。

    剛一進船艙,空氣都暖了不少,比在外面的時候舒服許多。

    就在她剛剛進船艙,陸雲彥便朝著她丟開了一件東西。

    “把這個換上!”

    見狀,龍螢月有些錯愕的伸手接住,然後低頭一看。

    是一件白色的襯衫,是陸雲彥一直穿著的,但是剛才下水之前脫了丟在甲板上的那件。

    想著,她不禁下意識的抬起頭,看向陸雲彥。

    此時沒穿上衣的他,將上身的身材完全展露,再配上那張好看的臉……讓她的視線不禁有些閃躲,竟有些沒出息的咽了一口口水……

    “咳……”為了掩飾尷尬,龍螢月忙的咳嗽了一聲。

    “不用了,我不需要。”她咬唇說道,有些許傲嬌的說道,說著便將衣服丟還了給他,“你還是自己穿上吧。”

    她覺得他還是把身材遮起來好點。

    見她丟回來的襯衫,陸雲彥不禁輕輕的皺了皺眉,然後接著好心提醒著她。

    “女人著涼,對身體不好。”

    “沒關系,我身體好著呢。”龍螢月無所謂的說道。

    見她不願接襯衫,陸雲彥臉上的表情復雜了起來,他低眸,盯著她打濕的衣服看了幾秒,才接著問道。

    “那你打算一直這樣讓我看著?”

    經他這麼一說,龍螢月驀地一驚,這才忽然想起些什麼,低頭看了一眼自己被打濕貼在身上的衣服,臉色一下子的變了。

    她猛地伸手擋住了自己,然後面露凶色,凶巴巴的對他說道。

    “誰準你看了,你給我把眼楮閉起來,不然小心我把你戳瞎!”龍螢月生氣不已。

    看著她惱羞成怒的模樣,陸雲彥倒有些好笑,于是挑著眉問她。

    “我瞎了,怎麼開船?”

    她難道不想回去了?

    他的話音落下,龍螢月的臉色頓時白了下來。

    最後在糾結了許久之後,她氣呼呼的咬牙,將她手上的衣服搶了過來!

    沒辦法,誰讓她不會開船,想要回家還得依靠他!

    “你轉過身去,不準偷看!”她拿著衣服,依舊有些不放心的瞪了他幾眼。

    陸雲彥好脾氣的點了點頭,然後慢悠悠的轉過了身,確定他沒有打算偷看之後,龍螢月這才躲在了角落,忙的將身上外面的濕衣服換了下來,穿了那間白色的長袖襯衫。

    襯衫的規格是男士正常款的,但是由于她跟陸雲彥的身高差距,對他來說不算長的襯衫,到了她這里,剛好可以當做短裙穿著。

    而且白色襯衫的材質很精致,也不算薄,倒跟普通的裙子沒什麼區別。

    船艙里開了暖氣,她就這麼穿著,倒也挺舒服的。

    換好了衣服之後,龍螢月又忙的將自己的濕衣服打開,攤在了後面的座位上,這樣子衣服應該很快就能變干,到時候她就可以穿上了。

    處理好一切之後,龍螢月這才轉身,走回到了陸雲彥的身邊。

    听見身邊的聲響,陸雲彥這才慢悠悠的轉過了頭,視線漫不經心的落在了她的身上,然後……便又忍不住停了下來。

    他這幾眼,惹得龍螢月臉色又是一變!

    “你給我轉過頭去,不準看我!”她咬唇道。

    見狀,陸雲彥有些好笑,便又轉過了身,回到駕駛座,繼續開始開船。

    龍螢月這才跟了過去,又在他身邊的座位窩了下來,時刻盯著他。

    換了他的衣服之後,身上舒服暖和了不少。

    鼻尖帶著一股……淡淡的茶味,倒有些好聞。

    龍螢月低頭,才發現這股味道是襯衫上的,跟昨天她跟陸雲彥睡在一起的時候,嗅到的那股味道差不多。

    這股味道讓龍螢月不禁想起,第一次見陸雲彥的時候,他懶洋洋的靠在那里喝茶的樣子。

    當時她怎麼也想不到,那個看起來完全不靠譜的人,會成為救她的人。

    她龍螢月向來是個恩怨分明的人,所以,等他們回到南陸市,她決定將這個斯文敗類……哦不,是陸雲彥,從她心里討厭的黑名單里面劃掉!

    船在海上漂泊了許久,臨近傍晚的時候,龍螢月迷迷糊糊睡了一覺醒來。

    海平線上的夕陽,已經落下了三分之一,朦朦朧朧的光線之下,一座小島,慢慢出現。

    當看見小島的那一瞬間,龍螢月一個驚醒,忽然驚叫了出來。

    “有小島!”如果島上有人居住的話,她們就得救了!

    相比較她的激動,一旁的陸雲彥倒是沒說話,只是繼續將船往那邊開,那張好看的臉上,似乎連一點的驚訝都沒有。

    快艇還在前進著,小島的模樣慢慢顯現出來,島上的建築屋,小樓和港口的暖洋洋的燈光,都變得漸漸清晰起來。

    是一座現代化的小島!

    他們得救了!

    龍螢月心里更加欣喜萬分,忙的從座位上起來,跑到了後面的座位,將自己晾大的衣服收了回來,果然,經過暖氣的作用,衣服已經干了。

    趁著陸雲彥專心開船的間隙,她忙的將衣服換了回來。

    而此時……

    正端坐在前方,握著船舵的陸雲彥,身子有些少許僵硬。

    那張像來淡然的絕美臉上,此時……付出一抹淡淡的紅意,目光尷尬的從上方的後視鏡上移開……

    ……

    “你的衣服,還給你!”龍螢月拿著陸雲彥的白襯衫回來,只是,當她轉頭看向陸雲彥的時候,卻露出了震驚和恐懼之色。

    “你怎麼了?”她驚恐的問道。

    一道紅紅的液體,此時,正從男人好看的鼻子里,落了下來。

    這場面,將龍螢月嚇得不輕!

    他身子不好,忽然間這樣,該不會是要掛了吧?

    頓時,她的心里萬般忐忑。

    听見龍螢月的聲音,陸雲彥這才意識到什麼,好看的臉上閃過一抹尷尬之色。

    “我沒事……”他抬手,表情淡定的伸手將臉上的血跡擦掉。

    听他這麼一說,龍螢月卻還是表示懷疑,擔心的問他。

    “真的嗎,你確定沒事嗎?”

    “嗯。”陸雲彥點頭,淡定的繼續開船,而此時,船已經快到小島的港灣。

    龍螢月沒有再繼續問,只是盯著陸雲彥又觀察了一會,見他沒有什麼其他的異常反應,這才稍微的松了一口氣。

    不多時,快艇來到小船的港口處,然後緩緩的停了下來。

    陸雲彥拿過龍螢月換下的白色襯衫,一邊慢條斯理的的穿著,然後帶著她從船上下來,朝著上了岸。

    龍螢月一上岸,便忙的朝著四周的景物與人物打量著,這才發現,島上的人都是金發碧眼的典型外國人面孔。

    她頓時有些驚訝……

    他們這該不會是出國了吧?

    因為她之前並不知道那兩個人把她綁到了哪里,所以更無法猜測他們現在到了哪里。

    因為不了解,所以龍螢月便打算問問,隨手抓了一個皮膚有些黑的男人,便打算開口問。

    “嗨~”她禮貌性的朝著對方露出了一個笑容。

    男人停下了腳步,當看見龍螢月的模樣之時,臉上立馬露出了驚艷的表情,然後隨即開口,說了一堆奇奇怪怪的語言。

    “……”龍螢月頓時沉默了,因為對方說的並不是英語,所以她根本听不懂。

    就在她心情復雜的時候,已經穿好了上衣的陸雲彥走了過來,在她耳邊慢慢的解釋道。

    “這是一座封閉的小島,這里的人都不會英語,不用白費力氣了。”

    “你怎麼知道的,你來過這里嗎?”龍螢月轉過身,一臉疑惑的問他。

    “以前談生意的時候,來過幾次。”陸雲彥也沒有騙她,點了點下巴,坦然的承認道。

    听他這麼一說,龍螢月愣了愣,隱隱的覺得,好像有哪里不對勁。

    可是,卻又說不上哪里不對勁。

    就在這時,陸雲彥的聲音,又慢慢的響了起來。

    “這里很封閉,除了一些物品的運輸之外,基本不與外界聯系,電話也只能撥通本島的。”

    听他這麼一說,龍螢月的臉色一變,心里一涼。

    不與外界聯系?

    那他們來這里有什麼用,無法聯系外界的話,那該怎麼回去?

    “天快黑了,我們找個地方住下?”陸雲彥抬頭看了一眼海上的夕陽,接著又對她說道。

    龍螢月看了他一眼,然後長長的嘆了口氣,沒有拒絕。

    在海上折騰了一天,昨晚又被關在那個破地方,她的確很累了……

    見她沒有否認,陸雲彥才勾了勾唇,然後帶著她進了小島。

    小島上的人不算多,也不算太繁華,只能看見一些便利店跟酒館,剩下的都是各式各樣的地中海風格的小房子,看起來倒是別有一番風味的。

    而且小島真的很小,龍螢月跟著陸雲彥走了一段時間,便已經從港口,穿過了島上最熱鬧的地方,來到了較為安靜的另外一側。

    比起港口這邊,這邊顯得安靜些,房子也比較少。

    海邊,一棟白色地中海風格小房子,靜靜的佇立在海邊。

    而在它前面,便是海岸的懸崖。

    房子周圍沒有其他的房子,只有一條小路通往那里,看起來十分的僻靜,有些像動漫里面的場景。

    龍螢月的注意力,一下子被那棟小房子吸引了。

    正停下腳步出神片刻的時候,便見陸雲彥大步的朝著那棟房子走了過去。

    她一個回神,這才忙的跟了過去。

    陸雲彥來到了小樓前,沒有伸手敲門,而是直接將門口的花盆輕輕推開,然後從花盆底下拿出了一把鑰匙。

    “這房子……”龍螢月露出驚訝的表情。

    “我以前出差來這里時,讓人安排的。”陸雲彥拿到鑰匙,一邊開門,一邊回答著她的疑惑。

    听他這麼一說,龍螢月心底頓時又有了希望,然後忙的問他。

    “那你知道我們從這里要怎麼回去嗎?”哪怕隨便去一個能與外界聯系的小島也好啊,只要能夠聯系到龍家的隨便什麼人,爸爸就會馬上派人來接她回去了。

    此時,門被打開,陸雲彥走了進去,懶洋洋的道了一句。

    “我累了。”

    龍螢月翻了一個白眼,然後才走了進去。

    房子果然很小,雖然有兩層樓,但是卻只有一間臥室。

    一樓是一個大客廳,二樓一半的位置是臥室跟洗手間,而另外一半,是可以觀看到整個海景的陽台。

    而臥室里,只有一張床,而那張床,早被男人給躺上去了。

    “不科學,這麼大的房子,怎麼只有一張床!”龍螢月站在床邊,看著此時懶洋洋手抬手支著腦袋靠在那里的陸雲彥,忍不住咬牙吐槽道。

    听著她的吐槽聲,陸雲彥卻是勾了勾薄唇,然後一派慵懶的模樣看著她。

    “我不介意你跟我一起睡。”話音落下,他又輕輕的補充了一句。

    “反正,早晚都是要負責的……”

    ()

    。

    ()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