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逃妻鮮嫩嫩︰霸道老公,吻夠沒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罵罵咧咧的凶丫頭……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陸雲彥的話音落下,龍螢月則是一怔,忙的開口解釋道。

    “什麼負責不負責,我們昨晚什麼都沒有發生,你再亂說,小心我揍你!”

    昨晚的事情完全是個意外好嗎,再說,就算是她晚上夢游不小心跟他躺在了一起,可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他憑什麼讓她負責!

    他是怕他病秧子,這輩子都沒有女人願意嫁給她了,所以這才把主意打到了她的身上?

    听了她的解釋之後,陸雲彥卻頓了下,眸中神色復雜了些許。

    “我說的不是昨晚的事情。”

    他說的,是在船上時的事……

    而且也並未說要負責的人是她……

    龍螢月並未多想他的話,只是不滿的繼續說道。

    “反正我跟你不熟,你別想佔我便宜!”她氣呼呼的說道。

    不熟?

    听她這麼一說,陸雲彥倒有些不樂意了,眉頭一皺之後,卻忽然盯著她看了起來。

    數秒之後,他忽然望著她,然後聲音溫柔的道了一句。

    “月月……”

    而那雙狹長的灰色眸子,此時也滿是溫柔……

    這一聲親昵的喊聲,和男人此時的眼神,讓龍螢月瞬間起了一層雞皮疙瘩,臉上的表情也驀地大變了起來。

    “你怎麼忽然變得這麼惡心了!”

    虧她在海上的時候,還覺得他像個人樣了,怎麼這麼快又變成這幅斯文敗類的樣子了。

    被她鄙視,陸雲彥非但沒有生氣,好看的臉上反而劃過了一抹笑意,然後接著問她。

    “這樣夠熟了?”

    “……”龍螢月無語,目光落在他帶著笑意的臉上,眼神停頓了一下。

    這男人笑起來的時候很好看,莫名其妙的,總會讓人心底產生幾分……悸動的感覺。

    這張臉,果然就是個禍害!

    一個大男人生的這麼好看做什麼,就會拈花惹草,勾搭女人!

    想著,她咬了咬牙,將目光轉移開了,然後哼了一聲,說道。

    “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省省吧。”

    她的話說完,陸雲彥勾了勾唇,然後慢悠悠的好心提醒著她。

    “月月,你怎麼能這麼說自己呢?”

    她怎麼能把自己比喻成癩蛤蟆?

    天底下可沒有這麼可愛的癩蛤蟆!

    龍螢月頓時石化,轉頭又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雖然想反駁說癩蛤蟆是他,可是,當她看著此時靠在床上的男人之時,到嘴邊的卻怎麼也說不出口。

    眼前這個好看的一塌糊涂的男人,怎麼看都像是她剛才話里的天鵝!

    可是,她也不是啦蛤蟆啊!

    這都什麼破比喻,她就不該說這句話!

    龍螢月瞬間有點想打自己的嘴巴,可最後又無話可說,只能轉過了身,走到了臥室的落地窗前,將窗戶打開,走了出去。

    外面是一個半圓形的陽台,一走上露台,涼涼的海風便拂面而來,十分的舒服。

    而眼前,是一望無際的大海。

    夕陽此時已經全部落下,天空之中,開始出現點點的繁星,沒有邊際。

    這景色讓龍螢月有些驚訝,抬著頭,忍不住盯著漫天的星星看了起來。

    臥室內。

    陸雲彥便靠在床上,盯著陽台上那個站在露台圍欄邊看著天空的身影。

    絕美好看的臉上,寵溺之色,漸漸顯現。

    ……

    龍螢月並不知道,她跟陸雲彥第一次見面,是在兒時的那場舞會上,陸雲彥看著穿著公主裝,臉上帶著蛋糕,模樣好看的調皮女孩匆匆跑走。

    但是陸雲彥卻是很清楚的。

    從那時候,他便知道,龍家有個好動的小丫頭,與他完全相反。

    後來,他長到十八歲的時候,便已經提前完成了學業,人生對他來說,只是無趣的代名詞。

    所有的一切,幾乎都在他能掌控的範圍,包括……被綁架。

    從小到大,他想要的一切,都能得到。

    那天夏天,他以陸家繼承人的身份,陪爺爺參加某所高中的校慶活動。

    但整座高中,最好看的少女上台之時,現場響起了一陣陣的歡呼聲。

    而那個少女,便是龍螢月,她帶著一群少女跳了一支青春活力的舞蹈,他知道,她身上的活力,是他所沒有的。

    他出生是個早產兒,小時候身體虛弱,鮮少出門,也鮮少有過劇烈運動。

    但他並不羨慕,只是莫名的,對這個女孩,漸漸的產生了一些好奇。

    後來離開學校的時候,他在車內等待爺爺出來,卻恰巧見到少女被同校幾個男生堵住,要向她表白。

    “我不喜歡你。”少女直白的很。

    “沒關系,我們可以試著交往看看,日後說不定就喜歡了呢。”

    “我不喜歡你們這種慫包,還有,你們要是再敢纏著我,小心我打到你們雙腿殘廢,滾開!”少女潑辣的甩著書包離開。

    幾個大男生,倒都被她唬的愣在了原地,沒敢再造次。

    他靠在車窗,看著少女離開的身影,嘴角竟不禁微微上揚。

    那是他第一次,想要接近一個人,因為,在她身上,有讓他好奇的地方。

    她是第一個,讓他產生好奇的人類。

    後來……他終于見到了她,是在一家餐廳里,他一如往常,無聊的喝茶打發著時間。

    她忽然帶著同學出現,說想在餐廳內用餐。

    起初,他本是想跟她聊聊,可他一向認為女人無趣,所以並不明白該如何跟女性相處,于是一開口,便習慣性用簡潔的兩個字表示,讓她陪他喝茶。

    果然,狠狠的被人潑了一臉的茶水,那是他這一生,最狼狽的時刻。

    可不知為何,他的心里卻沒有絲毫的生氣,反而……卻是帶著幾分莫名的喜悅的……

    他不否認,從在高中見到少女的第一眼,他那沉寂多年,從未有過什麼波動的心跳節奏,是亂了幾分的……

    而後來在餐廳里,被她潑了一臉茶水的時候,他才終于確定自己心里的想法。

    他雖然從未涉及過男女感情,可是,他是個聰明人。

    他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正因為從小沒有什麼想要的東西,所以……當這種想法出現之時,他便不會放手!

    他從十幾歲開始,便經常經歷被綁架,以至于後來已經習慣了。

    他並不是沒有能力逃跑,也不是不敢,更不是身體不好。

    長大後的他,小時候的那些毛病早已養好,有時他還會健身,並不像外界傳的那樣弱不禁風,但他懶得去反駁,所以就任由謠言越傳越厲,那對他有好處,省得莫名其妙的女人來煩他。

    而且以他的智商,他甚至可能做到主動讓綁匪送他回去。

    可是……他從未那麼做過。

    因為,人生如此無趣,所有事情仿佛都在他掌握之中的他,不願為那些雞毛蒜皮的小事花費力氣。

    反正最終結果都是一樣,被綁幾天,倒也不算什麼壞事。

    直到……他在被綁架的途中,看見綁匪綁起來一個罵罵咧咧的凶丫頭……

    他的唇角不禁緩緩勾起,心里浮起以前從未有過的期待。

    ……

    龍螢月在露台上吹了好一會兒的風,剛才被陸雲彥氣出來的情緒,和這兩天的疲勞才漸漸的消退了一些。

    等到她想去回去的時候,外面的天色已經全部暗了下來,漆黑的天空之中,漫天的繁星十分的好看。

    只是,等到她轉身回到臥室,才發現臥室里亮著一盞暗暗的燈,可是,屋子里卻不見了陸雲彥的身影。

    見狀,她有些好奇,于是便轉身下了樓。

    一樓的廚房里,此時正傳來一陣聲響。

    她好奇的來到廚房外,便見男人正站在廚房里,背對著門這邊,似乎在忙活著什麼。

    正當她好奇的朝著廚房里張望的時候,忙活的男人忽然轉過了身,端著兩素面走了出來。

    “冰箱里只有面條沒壞。”他將兩碗面條放在了客廳的茶幾上,然後淡淡的對她解釋道。

    “你會下廚?”龍螢月跟著他走了過去,忍不住的問道。

    她就奇怪了,像他那種看起來懶到不行的病秧子,怎麼會的東西還不少?

    可誰知,陸雲彥只是動了動唇,便干脆的否認道。

    “不會。”

    一听他說不會,龍螢月原本有點期待的臉上,表情頓時變得擔心起來。

    那豈不是黑暗料理?

    “但我吃過。”陸雲彥的聲音又慢慢響起。

    “吃過就會?”她一臉鄙夷的問道,他當他是孫悟空嗎,把醫書吃了就成神醫了?

    “當然。”陸雲彥一臉雲淡風輕的說道,這對他來說,並不是什麼難事。

    正因為如此,他才會覺得,世間萬物皆無聊,了無生趣……

    曾經,他甚至還一度想過,無欲無求的他,干脆去寺廟里出家算了。

    可家里長輩們紛紛哭天抹淚,以死相逼……吵得他煩了,便斷了這個想法。

    現在想來,當時幸好他未真的去寺廟。

    想到這里,他的目光,不禁又落在了她的臉上,在盯著她看了片刻之後,才又開口道。

    “嘗嘗。”

    龍螢月懷疑的看了他一眼,然後才在沙發旁做了下來,端過了那碗面條,拿著筷子夾了一小口,嘗了一口。

    味道竟然還不錯,雖然是一碗素面,味道淡淡的,但卻挺好吃的。

    不過她想也許是她太餓了的緣故。

    沒多久,一碗面條便被龍螢月吃完,干脆連湯都喝了。

    肚子一下子被撐的飽飽的。

    再看,陸雲彥不知何時,已經吃完了東西,懶洋洋的靠在沙發上,盯著她看著。

    她正想問他看什麼看的時候,他卻從沙發上起身了。

    “我去洗澡。”

    話音落下,他便起身上了樓。

    龍螢月看了他一眼,然後也從沙發上起身了,開始仔細的檢查這棟房子。

    期間,她發現了一台電話,欣喜不已,忙的用它試圖撥打電話。

    可是根本撥不出去國際電話,就算是國際通用的求救號碼,在這里竟然也不行。

    這座小島果然是與外界隔離的。

    龍螢月嘆了口氣,失落的將電話放下,不過仔細想想,至少他們現在上了島,總比還在海上漫無目的的漂著要好,就是不知道南陸市那邊的情況怎麼樣。

    ……

    龍螢月上樓的時候,陸雲彥剛好洗完澡出來,身上換了套干淨的白色襯衫,這次穿的卻是黑色長褲。

    他一邊擦著短發的水漬,一邊浴室外走,直接來到了床邊,打開了床頭櫃,里面果然有備用的現金。

    “陪你出門一趟。”他將現金拿了出來,然後才丟掉了擦頭發的毛巾,對龍螢月說道。

    “去哪?”龍螢月臉上表情一陣疑惑,什麼叫陪她出門?

    “陪你買衣服。”陸雲彥說到這里,目光不禁掃了眼她的身上,然後認真的說道。

    “里面的,應該也需要換掉吧。”

    他的話音落下,龍螢月的臉色驀地一變,表情立馬變得凶起來。

    “你再亂看,我真的要揍你了!”

    見她生氣,陸雲彥也一怔,不禁想到在船上時的事情了,好看的臉上表情也變得尷尬了起來。

    “咳……我先下去。”他低聲道了一句,忽然轉身下了樓。

    龍螢月愣在那里,倒是有些好奇。

    她本來還以為,他又會毒舌的說一些,什麼沒什麼好看,沒他好看之類的話。

    ……

    小島的街上中心區域,晚上倒還是挺熱鬧的。

    街邊的小店都亮了燈,晚餐後出來散步的行人也不少。

    陸雲彥先是帶龍螢月去了一家女裝店,現在的處境,龍螢月也沒有什麼心思逛街,于是便隨手抓了兩套比較日常款的衣服,她身形較瘦,所以一般衣服都能夠穿,就算是大了也能當做寬松款,並沒有多少影響。

    很快從女裝店里出來,陸雲彥停在了一家賣里衣褲的店門口。

    龍螢月也停下了腳步,臉上的表情也有些難為情。

    “你在外面等,不準進去,也不準亂看!”她抬起頭看陸雲彥,有些霸道的警告道。

    “你確定?”听她這麼一說,陸雲彥卻挑起了眉。

    “我能幫你翻譯。”他提醒著道。

    他的話讓龍螢月有些猶豫,這小島上的內衣尺碼應該跟國內的不一樣,若是不讓他翻譯,好像是會有些麻煩。

    而剛才在女裝店的時候,陸雲彥用本地的語言跟店員交流過。

    在糾結了一會兒之後,她只好松口。

    “那你一起進來吧!”

    ……

    進店之後,龍螢月隨便的掃了一眼之後,直接指了兩款比較簡單的衣服,然後不情願的對陸雲彥報了自己的尺碼。

    ()

    。

    ()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