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逃妻鮮嫩嫩︰霸道老公,吻夠沒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全文完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陸雲彥並未覺得有絲毫的不妥,而是一臉認真的翻譯給店員听。

    陪自己未來的妻子買衣服,是很正常的事情。

    龍螢月注意到,在陸雲彥說話的時候,店員一直笑眯眯的看著他,比剛才接待她的時候熱情不少。

    陸雲彥跟女店員一言一語的溝通了一會兒,店員才點了點頭,轉身去拿了兩套里衣出來。

    陸雲彥轉身去付錢的時候,店員又開始說些什麼,龍螢月听不懂,只能不解的看著陸雲彥。

    “她說什麼?”她忍不住的問他。

    “她問我要聯系方式。”陸雲彥坦然的回答,說著,便轉頭表情嚴肅的朝著店員說了句什麼,年輕的女店員臉上的表情立馬變了,收了錢之後便將袋子丟給了他們,態度很不好,末了還瞪了龍螢月一眼。

    “你又跟她說了什麼?”龍螢月眨了眨眼楮,不解的問道。

    “我拒絕了她的請求。”陸雲彥轉眸看她,然後挑眸說道。

    當然,他並未告訴她,他拒絕對方時說了什麼。

    听他這麼一說,龍螢月不禁面露鄙夷之色,忍不住暗暗的道了一句。

    “拈花惹草的男人!”

    這男人就長著一張禍害人的臉,就連在這小破島都會讓當地的女人傾心!

    真是過分!

    她也不知道,自己心里為什麼會有點生氣。

    二人離開了小店之後,龍螢月本來是打算先回去的,畢竟新的里衣需要先清洗一下,等到用吹風機吹干她再換上,不過這樣很麻煩,需要花費一些時間。

    正當他們離開小店往回去的方向走了沒多久的時候,便見一間飲品店里,吧台上擺著各式各樣彩色的飲料,看起來十分的好看,像螢火蟲的光芒一般,那是龍螢月最喜歡的光芒。

    她不禁停下了腳步,在那家飲品店門口。

    見她忽然停下,她身後的陸雲彥也停下了腳步,轉眸看了一眼面前的小店,然後又看了看她此時的表情,意識到了什麼,表情變了變。

    正當他要開口提醒她什麼的時候,龍螢月忽然轉頭看他,忽然的朝著他伸出了手。

    “我想喝那個,給我錢!”

    這倒是她第一次問他要東西,雖然語氣很像個討債的大爺。

    但是,他還是不自覺的伸出了手,將放在褲子口袋里的現金都拿了出來,遞給了她。

    果然,她接過錢之後,便朝著飲品店里走了進去。

    看著她走進去的身影,陸雲彥不禁緩緩的皺起了眉,倒有些擔憂。

    很快,龍螢月端著兩只裝著漂亮液體的杯子走了出來,遞給了陸雲彥一杯。

    未等他開口言語,龍螢月便低頭,喝了一大口飲料。

    只是,這飲料一入口,她忍不住皺起了眉,這才知道,這飲料不是單純的飲料,更像是酒……有些辣辣的,但是,還挺好喝的。

    這是她十八歲以來,第一次喝酒,以前爸爸媽媽一直不讓她踫這一類的東西,說是怕她遺傳到媽媽一喝就醉的本事。

    很快,龍螢月又忍不住喝了第二口。

    不到幾下,一杯酒便全部落了肚,被龍螢月喝了個干淨。

    看著她手上的空杯子,陸雲彥輕輕的嘆了口氣,倒也沒說些什麼,只是一個仰頭,將自己手上的酒也喝了。

    回去的路上,龍螢月倒還算正常,雖然心情不錯,忽然哼起了歌。

    陸雲彥走在她身後,時不時需要伸手扶她一下,以防她跌倒。

    等到到了海邊小樓門口的時候,龍螢月的腳步明顯已經開始不穩了。

    陸雲彥只好一手扶著她,一手開門,將她帶進去。

    他沒有想到,她竟然會如此不勝酒力。

    那對他來說根本不造成影響的酒,竟然讓她這麼快就醉了。

    進門之後,龍螢月有些不滿的將他推開了。

    “別扶我,我自己會走,我又沒殘廢!”她咿咿呀呀的說著,身子朝著前面走去,大概是因為視線有些模糊,于是便扶著扶手慢慢的爬上了樓。

    見狀,陸雲彥輕輕的嘆息一聲,倒覺得有些好笑,于是只能跟上她的腳步。

    只是,剛剛上樓,她便直接奔著露台上去了。

    陸雲彥臉色一變,驀地跟上了她的步伐,在她撲向露台外的大海之時,及時的伸手,抱住了她的腰。

    “你干嘛呀,斯文敗類,誰讓你靠我這麼近的!”龍螢月不滿的嘟囔著,伸手要推他。

    可陸雲彥卻沒敢松手,好看的臉上,表情頓時哭笑不得。

    她不知道的是,這兩天里的內心波動,幾乎比他這一生活到現在的所有波動加起來的都要多,都要重……

    天知道,剛才看她醉醺醺的上露台要跳海的時候,他的心髒忽然的有多緊張,那一下,仿佛停頓了一般。

    她在海里溺水的時候,他的心情跟此時也差不多。

    還有……在荒島上,綁匪把她帶走的時候……他慌了……

    這一生,他以前從未有什麼想要的東西,更沒有什麼害怕失去的東西。

    唯獨……只有她,能夠激起他身上那些人類該有的感情和情緒,而且,還會讓他濃濃不斷的,又產生其他的情感。

    很強烈,他根本無法忽視。

    “放開我,我不要你,我要去找爸爸媽媽,還有念元哥哥……”龍螢月已然醉了,一邊掙扎著還一邊開始說起了胡話,思緒已經開始糊涂,像是在做夢一樣。

    她聲音落下之後,陸雲彥的臉色卻猝不及防的一變。

    “念元哥哥?”他忽然皺起了眉,在意的看向她。

    在她口中喊出那個親昵的四個字的時候,他的心髒,驀地縮緊了一下。

    緊跟著,一股無名的怒意,就這麼浮了上來。

    他查過龍家的情況,她並無兄弟姐妹。

    就在陸雲彥表情嚴肅盯著她的時候,龍螢月卻根本沒听懂他的話,只是不滿的推著她。

    見她那滿臉醉狀的模樣,陸雲彥不禁輕輕的嘆了口氣,下一秒,將她抱了起來,走回了臥室內,將她放下之後,便轉身將落地窗關上,然後反鎖,以防她再次跑出去。

    龍螢月自然沒那麼好說話,大概是因為醉酒不舒服,在房間里鬧騰了一會兒,才終于安靜了下來,坐在了床上,安分了下來。

    見她終于安分,陸雲彥這才放松了些警惕,也跟著在她身邊坐了下來。

    而這時,龍螢月睜著大大的眼楮盯著他的臉打量了一會兒之後,忽然將臉湊了過來,跪起在了他的面前,這樣的她要比坐著的他稍微高上那麼一點。

    當她湊近的瞬間,陸雲彥的心口微微一怔。

    而緊跟著……她忽然朝著他的臉,伸出了雙手。

    白皙的手落在了他的臉上,卻是忽然間捏了捏,然後又揉了那麼幾下。

    “……”陸雲彥臉上的表情頓時復雜,她這是把他的臉當成玩具了?

    雖然有些無奈,但是他並不討厭她的這種行為,反而……倒忍不住縱容起她來了,任由她胡鬧著。

    正當他再次哭笑不得的時候,龍螢月玩夠了,才有些氣呼呼的罵了一句。

    “你這個臭男人!”

    忽然被罵,陸雲彥倒也只是笑了笑,沒有說什麼。

    這時,龍螢月又盯著他看了好一會兒,然後才醉醺醺的嘟囔著道。

    “長那麼好看干嘛,讓老娘……哦不是,讓本大小姐都有點……”說到這里,她忽然沒說了,而是有些疲憊的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眼楮。

    而陸雲彥的臉色卻一變,驀地在意的問她。

    “有點什麼?”他目光閃爍,神色專注,等待著她接下來的回答。

    可龍螢月的雙眼,卻已經開始打架,一眨一眨了起來,看似馬上就要睡過去一半……

    在努力保持了清醒幾秒之後,龍螢月終于扛不住醉意,倒了下去,昏睡了起來……

    而在她倒下的瞬間,唇不經意劃過他的,輕輕的……

    陸雲彥伸手接住她,身形卻僵住了。

    ……

    第二日。

    暖暖的陽光,透過窗簾的縫隙,從露台外照進了臥室里,落在了女孩的眼皮上。

    她動了動眼楮,睫毛顫了下,然後才睜開了雙眼,醒了過來。

    腦袋稍微有些暈。

    龍螢月慢慢清醒,記憶才慢慢回到,想起自己昨天跟陸雲彥來到這個小島上,晚上她還喝醉了。

    之後的事情,她都想不太起來了。

    一想到這里,她忽然一緊張,猛地從床上坐了起來。

    低頭一看,發現自己身上還穿著昨天的衣服,完好無缺之後,心里才松了一口氣。

    只是她轉頭四處望去,也沒看見陸雲彥的身影。

    正當她好奇之時,听見臥室內動靜的陸雲彥,忽然推開了露台的門,從外面走了進來。

    一身清爽白色襯衫的他,在陽光下,莫名顯得有些迷人……

    龍螢月愣了一下,下意識的伸手揉了揉眼楮。

    “醒了?”見她醒來,陸雲彥勾了勾唇,好看的臉上勾出一抹淺笑。

    那抹笑意,又讓龍螢月一怔,然後轉開視線。

    “你先去洗漱,我去買早餐。”陸雲彥來到床邊,輕聲的對她說道。

    她想或許是她昨晚喝醉的原因,竟覺得此事的陸雲彥很溫柔迷人。

    酒精會傷腦子嗎?

    龍螢月開始產生了深深的懷疑。

    這時,正準備走的陸雲彥忽然想起些什麼,停下了腳步,忽然轉頭對她囑咐道。

    “對了,衣服都給你洗好吹干,放在臥室了。”

    “你如果想洗個澡的話,也可以。”

    听他這麼一說,龍螢月倒是有些詫異。

    她給他洗的衣服?

    想著,她忽然從床上起身,朝著浴室里跑了進去。

    果然,櫃子上整齊的折疊著一套衣服,由內到外都有,無一例外,吊牌都摘了,帶著淡淡的洗衣液香味……

    她的臉色驀地一變。

    下一秒,她猛地轉身出來,將正準備下樓的陸雲彥叫住,一臉驚恐又不可思議還有些生氣的問道!

    “你該不會連里面的那套也幫我洗了吧?”

    听她這麼一問,陸雲彥倒是不以為然的點了點頭,道。

    “當然。”貼身衣物必須要洗淨消毒之後才能穿。

    “你……”龍螢月的臉瞬間爆紅,頓時無話可說,只是生氣的看著他。

    見她很是生氣,陸雲彥眸中閃過一抹疑惑,然後才一臉淡定的慢慢解釋。

    “反正我們早晚是夫妻,夫妻之間,不必介懷。”

    一听他的話,龍螢月更是要爆炸了,立馬大聲的反駁。

    “誰跟你是夫妻!”他是不是昨晚喝傻了,不然怎麼能說出這麼荒唐的話。

    被她反駁之後,陸雲彥也並未生氣,只是沉默了好一會兒之後,才十分鎮中的告訴她。

    “從小到大,我從未失算過。”

    所以……他認為他們會成為夫妻,那結果便一定會是這樣。

    “神經病……”龍螢月生氣的大罵,她現在懷疑他腦子有問題了!

    被她罵了之後,陸雲彥倒好脾氣的提醒著她。

    “你可以泡個澡,有助于頭腦清醒。”

    話說完,這才下了樓。

    “該泡澡的是你才對!”龍螢月扯著嗓子喊道!

    罵歸罵,等到陸雲彥出門了之後,龍螢月還是轉身回到了臥室。

    被關在荒島上不知道幾天,她到現在都沒有洗過澡,身上髒兮兮的有些不舒服。

    再加上衣服洗都被洗了,而且她檢查了一遍確定沒有問題,而且洗的很干淨之後,便只能勉強先穿上了。

    雖然一想起陸雲彥幫她洗過衣服這件事,她還是有些生氣……

    ……

    等到陸雲彥回來的時候,龍螢月已經洗好澡,吹干了頭發,一身清爽的站在陽台上看海邊來往的船。

    陸雲彥提著早餐回來,對她說道。

    “島上沒有中餐,買了點蛋糕和飲料。”

    說著,便將東西放在了露台的長桌上,然後拿了塊蛋糕,遞給她。

    龍螢月轉頭看了他一眼,並沒有伸手接蛋糕,臉上的表情還是有些生氣。

    “不吃早餐,對胃不好。”他皺了下眉,然後提醒著她。

    “不用你管。”龍螢月又轉過了頭,然後說道。

    听她這麼說,陸雲彥倒是點了點頭,然後緩緩的說道。

    “也好,今天回國的船上,看來不用帶你了。”

    “什麼?回國?”一听他的話,龍螢月忙的回頭看他,驚喜的問道。

    他們可以回國了嗎?

    “先把早餐吃了。”陸雲彥掃了一眼手上的蛋糕。

    龍螢月看了他一眼,然後才伸手將蛋糕接了過來,吃了兩口。

    直到將一個小蛋糕都吃完之後,陸雲彥才抬手看了眼腕表上的時間,接著對她說道。

    “還有兩個小時開船,我已經聯系好了。”

    听他這麼一說,龍螢月臉上才終于露出了一個笑容。

    “太好了,終于可以回去了。”

    見狀,陸雲彥沉默了片刻,倒是忍不住的開口問她。

    “跟我在一起,你似乎不太開心?”

    “當然,誰願意跟你待在一起,我想快點回南陸市。”龍螢月想都沒想,便直接的回答道。

    她這幾天是被迫跟他待在一起的,她自然是想快點回到熟悉的南陸市。

    “為什麼?那里有你想見的人?”陸雲彥微微皺眉,在意的問道。

    腦海里,忽然想起她昨晚叫的那個人……

    念元……哥哥?

    活了這些年,幾乎沒有這件事更在意的事情,正因為此,昨晚他竟然失眠了!

    有生以來,這是第一次!

    “那是自然!”龍螢月撇唇,她想見的人可多了。

    听了她的回答之後,陸雲彥臉上的表情怔了怔,沉默了下來,並未再說些什麼。

    好看的臉上,表情變得有些許的……不大開心。

    見他忽然安靜,龍螢月不禁轉頭來看他,見他的臉色之後,這才一愣,忽然想起自己剛才說的話似乎有些過分了。

    “那個,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的意思不是你討厭,其實這麼一遭下來,我覺得你人還是挺不錯的。”她臉上扯出了一個微笑,忙的解釋道。

    他畢竟還救過她,這一路上也還挺照顧她的,雖然他說出口的話大概率會讓她生氣。

    還不錯?

    听她這麼一說,陸雲彥的眼底劃過了一抹光。

    “只不過比起跟你待在一起,我還是更想回南陸市!”

    龍螢月的聲音接著響起,陸雲彥臉上的光芒又暗淡下去……

    這輩子,他從未像此刻這樣……忐忑過,就像昨晚一樣……

    想到這里,向來對一切無所謂的他,心情竟忽然變得有些,煩悶起來。

    他忽然的轉身,離開了露台,走進了屋子里。

    “額……”龍螢月愣在原地,見他不理自己,以為他生氣了。

    是她剛才說的那些話嗎?

    ……

    兩個小時之後,龍螢月跟陸雲彥到小島港口,成功登上了回過的船,雖然是運送貨物的船。

    不過好像是因為陸雲彥的關系,對方才答應讓他們順路乘船離開的,龍螢月心想,這貨物的主人心挺好的,等她回去之後,要去感謝他一下。

    貨船上有工作人員的小房間,讓出了兩間給龍螢月和陸雲彥。

    陸雲彥把龍螢月送到小房間之後,便轉身離開了,龍螢月有些納悶,想著或許是自己早上的話惹他心里不舒服了。

    本想再找他道歉,不過怕他也不願見她,所以也就沒有行動。

    回過需要兩天多的時間,期間龍螢月要麼在小房間里休息,要麼去甲板上透氣,看看天空和海里的魚。

    期間也沒踫上陸雲彥,不過問船上的工作人員,才知道他一直在房間里休息,于是想著他平日里那懶洋洋弱不禁風的樣子,倒覺得也正常。

    兩天之後,大船回到南陸市的港口。

    龍螢月本想下船前再去見下陸雲彥的,但終于回家,心里太過于激動,便直接下了船,叫了輛出租車趕了回去。

    失蹤了好幾天,家里一定都擔心急了。

    ……

    港口。

    陸雲彥下船前並未看見龍螢月的身影,抓來工作人員一問,才知道船剛剛停靠,那丫頭便跑了。

    听見這個回答,他倒笑了笑,絲毫也不意外。

    正當他轉身準備下船之時,幾名保鏢模樣的男人,匆匆的上了船,著急的來到了他的身邊。

    “大少爺!您沒事可太好了,老爺和夫人他們都快要急壞了!”

    “你們怎麼來了?”陸雲彥看了眼保鏢,然後淡淡的問道。

    “有消息稱您包了輛船回來,我們這就急忙趕來確認了。”保鏢回答道。

    “車就在那里,我們快回去吧。”

    听保鏢這麼說,陸雲彥緩緩的點了點頭。

    “算了,也累了,該回去了。”

    ……

    龍螢月身無分文的從出租車上下來,便拉著家門口的保安,借了錢之後付的車內。

    保安看了她,驚的臉色大變,驚叫的跑進去通知去了。

    給了錢之後,龍螢月才忙的跑了回去。

    保安前腳剛到,她後腳便進了門。

    “我回來了!”進門之後,她忙大聲的道了一句。

    只是,沒等她看清屋子里的人,便忽然被一個身影抱住了。

    她的頭,靠在了一個寬厚的肩膀上。

    她一愣,瞬間認出對方。

    “念元哥哥……”

    “你沒事,太好了……”商念元緊緊的抱著她,臉色稍顯得有些憔悴。

    緊跟著,他將她松開,低頭檢查著她,確定她完好,而且沒有異常之後,他臉上的表情才終于轉緩了一些。

    龍螢月也注意到他的臉色,不禁愣了一下。

    念元哥哥應該也擔心他吧。

    “咳……”這時,大廳里,一怔嚴肅的咳嗽聲忽然傳來。

    听見咳嗽的聲音,龍螢月才轉過了頭,一看,便看見爸爸那張嚴肅無比的臉。

    而在她身邊,時唯夏也正一臉擔心的望著她。

    “你這些天到底在哪,那些家伙對你做了什麼?”龍廷夜一臉嚴肅的看著她,問道!

    她這幾天是徹底失蹤了,時唯夏急的都快要瘋了!

    龍螢月本來想直接說明由來的,但是見家人如此擔心,便連忙的走了過去,伸手抱住了時唯夏。

    “媽,我這不安全回來了麼,一點事都沒有,一點點傷都沒有受!”龍螢月解釋著說道。

    听女兒這麼說,時唯夏才點了點頭,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背,然後說道。

    “既然沒事就好,剩下的慢慢再說。”

    “對不起,讓你們擔心了……”龍螢月心生幾分愧疚。

    “我們倒沒什麼,只是苦了念元了,這幾天一直在為了找你四處奔波動關系,時刻關注你的消息,每天幾乎都沒怎麼睡覺,我都擔心他會倒下!”時唯夏有些心疼的說著,轉頭看了一眼商念元。

    听時唯夏這麼一說,龍螢月才慢慢的松開了她,再次轉頭看向商念元。

    “對不起,念元哥哥……”怪不得她會覺得他臉色不好。

    “該說對不起的人是我。”商念元看著她,臉上的表情復雜萬分。

    若是那天他沒有由著心底的性子離開,而是繼續陪著她的話,就不會發生那些事情了。

    不過經過這些天,他倒也想通了一些事情。

    听他這麼一說,龍螢月有些疑惑,正想再說些什麼的時候,時唯夏的聲音接著響了起來。

    “現在先不說這些了,你看你頭發亂糟糟的,身上也皺巴巴的,快點去洗個澡收拾一下,我讓人去做你們喜歡吃的菜,到時候邊吃晚餐邊聊。”

    听她這麼一說,龍螢月才意識到什麼,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上,然後點了點頭,轉身匆匆的上了樓。

    待到龍螢月離開,時唯夏正打算去廚房的時候,商念元忽然將夫妻二人叫住。

    “叔叔,阿姨……我有件事情想鄭重的跟你們提。”商念元走到二人身邊,臉上的表情無比認真。

    見狀,時唯夏愣了下,然後似乎猜到了些什麼,下意識轉頭看向身邊的龍廷夜。

    龍廷夜臉上的表情嚴肅,倒也沒說什麼。

    ……

    半個月後。

    龍螢月回南陸市已經半月有余了,被綁架的事情已經解決了,得到了公正的處理。

    但是……似乎經過那麼一折騰,龍螢月發現自己好像變得有些不正常了。

    這半個月以來,周圍的一切都跟以前一樣,爸爸媽媽也留在南陸市陪著她,再也不提要出門旅游的事情。

    可是她卻總覺得心里面空落落的。

    以前上課認真的她,還莫名其妙的失神……

    莫名其妙,太莫名其妙了,她甚至一度想去醫院查查,自己神經是不是出什麼毛病了?

    因為,晚上她總會夢到一個人!

    “這個陸家大少,說的就是那個南陸市最好看的男人嗎?”校園里,龍螢月捧著一杯奶茶坐在學校長椅上發呆的時候,旁邊同學的聊天聲音,忽然引起了她的注意。

    “什麼?”她轉過頭,忽然驚訝的問對方。

    她剛才……好像听到了那個病秧子的名字。

    “什麼什麼?”被她這麼一問,熟悉的同學面露疑惑之色,不懂她問什麼。

    “你剛剛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她們剛剛說陸雲彥怎麼了?

    自從回到南陸市之後,她倒也沒有見過陸雲彥了,沒有遇見,她也懶得去找。

    不過想著,他現在可能還在生她當時的氣還說不定……

    看著龍螢月的樣子,女同學有些無奈的笑笑,然後問她。

    “我們剛剛說了很多話,你指的是哪一句?”

    “你剛剛說了很多話嗎,可我怎麼只听見了一句?”听對方這麼一說,龍螢月臉上露出了驚訝之色。

    “是啊,你難道都沒听見?”對方露出驚恐的表情。

    龍螢月愣了愣,然後點了點頭。

    “我說你最近怎麼怪怪的,該不會是……談戀愛了吧,哪個男人能入的了你龍大小姐的眼楮啊!”

    此話一出,身邊的幾名同學紛紛都露出了八卦的表情,湊了過來。

    談戀愛?

    听見這三個字的時候,龍螢月頓了下,露出不屑的表情。

    正想否認的時候,剛好看見身邊女同學手上的手機,屏幕正停在一條新聞上,標題大又顯眼。

    ……

    ——陸家大少身體欠佳,未出席本月董事會,陸氏恐有變動。

    ……

    看著這樣的新聞標題,龍螢月一愣,心里沒由來的咯 了一下。

    下一秒,她忙的伸手,將對方的手機拿了過來,看起了新聞的內容。

    新聞的內容就是說,大概從一周前,陸雲彥便消失了,連重要的會意都沒有出席……

    看完了整條新聞之後,龍螢月的心情忽然變得復雜了起來。

    忽然想起那男人懶洋洋時的模樣了。

    在島上的時候,他跟她一起淋了雨,還在海里游了泳,折騰了那麼久,該不會是那病秧子經不住折騰,出了什麼問題吧。

    一想到這里,龍螢月的心開始變得沉重了起來。

    見她的模樣,一旁的幾名同學面面相窺,有些奇怪的說道。

    “這種新聞不是很正常嗎,陸家那帥哥不就是個病秧子麼,听說被保護的很好才活到現在。”

    听著她們的言語,龍螢月的心里不禁一緊。

    下一秒,她放下了手上的手機和奶茶,忽然從椅子上起身。

    “螢月,你要去哪?”見她起身,眾人驚訝。

    “我還有事,先走了。”龍螢月轉頭,敷衍的道了一句。

    “等會不是說一起吃晚餐嗎?”

    “不吃了。”她未在解釋,只是匆匆的跑著離開了學校。

    一邊跑著,一邊拿出手機,想打電話讓司機來接她。

    可剛剛拿出手機,她的手機便響了起來,龍螢月看了一眼屏幕,是念元哥哥打來的電話。

    她一怔,這才想起,這些天念元哥哥每天都寸步不離的接送她上下學和逛街娛樂。

    今天可能是來接她了。

    她忙的接下電話。

    “念元哥哥……”

    “螢月,下課了嗎?”手機里,傳來商念元溫柔的聲音。

    “嗯,正準備出學校,今天你就不用來接我了,我有個地方想去一下……”

    她還是想去看一眼陸雲彥,如果他是被她害的現在這樣的,那麼她心里就太過意不去了。

    她的心里此時亂的很,也必須要過去一趟才行。

    “你想去哪?我陪你過去,正好,我也有事找你。”

    一听念元哥哥說有事,龍螢月一愣。

    “有什麼事嗎?”

    念元哥哥很少對她說有事找她,他忽然這麼一提,她下意識的以為是什麼重要的事情,于是便忍不住的問道。

    “你先出來,我在學校門口等你,等你來了就知道了。”商念元溫柔的說道。

    听他這麼一說,龍螢月猶豫了一會兒,才答應。

    等到她出學校,便見門口停著一輛白色的跑車,跑車前,商念元身穿著正式的銀色燕尾服站在那里等待著。

    見狀,她愣了一下,倒是有些錯愕他穿成這樣,是要去出席什麼場合嗎?

    見她出來,商念元臉上露出一抹笑意,然後轉身為她打開了車門。

    “上車吧。”

    她點了點頭,然後上了車。

    商念元幫她將車門合上之後,才轉身上了副駕駛。

    “念元哥哥,你找我是……”她忍不住的問道。

    “等會就知道了。”商念元笑了笑,並未回答。

    見狀,龍螢月輕輕的嘆了口氣,也只好耐心的等待著。

    只是,她的心里忍不住的有些忐忑,滿腦子都是剛才看見的那個新聞里面的內容……

    以至于,車子開到了哪里,她都沒怎麼注意。

    直到念元哥哥的聲音,在她耳邊響了起來。

    “到了。”

    听見聲音,她才一愣,轉頭朝著車窗外看去,發現他們正在醫院門口。

    “你身體不舒服嗎?”龍螢月一愣,脫口問出,差點忘記了他的身份。

    “不是,有件事,想讓你第一個知道。”商念元笑了笑,伸手揉了揉她的腦袋,溫柔的說道,然後開門下了車。

    龍螢月臉上露出了疑惑之色,忙的推開了車門,跟上了他的腳步。

    二人進了醫院,乘了電梯去了某個樓層,最終來到了某間病房門口。

    病房里面,此時正熱鬧的很。

    幾名醫生正圍著,還有家屬的哭聲傳來,龍螢月心里一緊,有些擔心的時候,便听出那聲音是喜悅的。

    “這真是一個奇跡,病人已經清醒,接下來會慢慢的恢復。”醫生的聲音接著傳來。

    龍螢月跟著商念元站在病房門口,听著里面傳來的各種聲音,這才終于明白了什麼。

    是他們的研究,成功讓植物人甦醒了嗎?

    想到這里,龍螢月臉上也露出了一個喜悅的表情。

    她知道,這是念元哥哥這些年一直努力做的事情,如今有了個好的開始,她很為他高興。

    “商教授來了!”這時,里面的醫生看見了門外的人,忙尊敬的道了一句。

    商念元笑了笑,跟對方寒暄了幾句,然後便帶著龍螢月離開了病房,而是去了頂樓的天台上。

    此時,龍螢月還是沒察覺出什麼不對勁,只以為念元哥哥心里高興,想要好好的跟她說說而已,于是,便開心的對他說道。

    “恭喜你,念元哥哥,莫雪阿姨他們知道了一定也會為你高興的。”

    只是,她的話說完,才發現,商念元此時頂著她看的眼神,稍微的有些奇怪。

    她愣住,好奇的看著他。

    “螢月……”商念元頂著她看了片刻,然後才開口道。

    “你知道,我為什麼要讓你第一個知道嗎?”他看著她,問道。

    聞言,龍螢月一怔,倒是一下子沒明白他話里的意思。

    而這時……站在她面前的商念元,卻在她的面前,緩緩的半跪了下來。

    她一驚,正面露錯愕的時候,商念元從懷里拿出了一只小盒子,打開,里面是一枚鑽石的銀色戒指。

    龍螢月僵住,臉上的表情滿是震驚……

    念元哥哥,要跟她求婚?

    “螢月,上次的事情發生之後,我才徹底想清楚一些事情。”商念元看著她,溫柔無比的說道。

    “我想要永遠保護你!”

    他想通了,就算他在她心里的位置,並不那麼重要也無所謂。

    他想要一直保護她,他不能失去她,不能再讓上次那樣的事情再次發生。

    他的話音落下,龍螢月卻愣在那里,還處在震驚之中,無法回過神。

    念元哥哥說想要一直保護她,還拿出了戒指……

    這意思,是要向她求婚嗎?

    怎麼辦,她的心里面,一下子變得好亂,腦子也好亂。

    正當她正在那里不知所措的時候,商念元依舊跪在那里,便試探性的將戒指從盒子里取了出來,然後握住了她的手,將銀色的戒指,戴進了她的無名指之中。

    龍螢月一下子沒反應過來,商念元便已經起身,站在了她的面前,順勢攬住了她的腰。

    “螢月,我發誓……以後會用我的一切來愛你!”

    他的聲音落下之時,龍螢月又是一驚,腦袋這才漸漸的清醒過來。

    她要嫁給念元哥哥嗎?

    小的時候,她的確產生過那樣的想法,認為念元哥哥溫柔脾氣很好,她想一直跟他在一起。

    可是,長大之後,分開了那麼幾年,再等到他回來……

    尤其……是在半個月前的事情之後,她的想法,好像早就跟小時候不同了。

    想到這里,龍螢月臉上的表情漸漸變得更慌。

    見她慌亂,商念元忙柔聲的對她說道。

    “別害怕,婚禮可以晚幾年再辦,我不逼你。”

    龍螢月張了張唇,剛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面前的人,便慢慢的低下了頭。

    她一驚,條件反射般的躲開了,手也不自覺的推了她一下。

    她的這一番動作,讓商念元的表情也隨之一僵。

    一陣沉默……

    龍螢月低頭看著手上的戒指,然後輕輕的伸手,將它摘了下來。

    商念元便低眸看著她的動作,臉上的表情,白了下來。

    “念元哥哥……對不起……”她將戒指遞還給他,小聲的說道,心里滿是愧疚。

    看著她手上的戒指,商念元帥氣的臉上露出了一個苦的不能再苦的笑意。

    “哥哥……嗎?”

    始終只是哥哥嗎?

    許久,他才慢慢抬起發白的手,將那枚戒指接了過來。

    龍螢月看著他的臉色,已經不忍心再說些什麼。

    “我……”可想了想,她還是開了口,雖然剛開口,便被打斷了。

    “那個人,是陸雲彥嗎?”商念元眸光暗淡,有些痛苦的問道。

    半個月前的事情,早就被查的差不多,陸雲彥所做的事情,他也差不多都查到了……

    只是,他依舊將決定壓在了他跟螢月這些年的感情上了。

    可是……

    商念元的話音落下,龍螢月的心里不禁咯 了一下。

    “我不知道……”下一秒,她搖了搖頭,白著臉色說道。

    她也不知道這是為什麼,只是當念元哥哥要吻她的時候,她才知道心里的答案。

    可是對于陸雲彥,她也不是很確定。

    “我的腦袋好亂,好亂……”龍螢月後退了一步,有些慌的說道。

    看著她臉上的表情,商念元的表情也變了變,他忍不住心軟的說道。

    “不必愧疚,你沒欠我什麼。”

    雖然听他這麼說,可龍螢月的心里也沒好受多少,只是現在一想到陸雲彥現在的情況,她的心里面還是忍不住揪了起來。

    “對不起,念元哥哥……我要去個地方。”下一秒,她還是咬牙,開口道。

    听著她的話,商念元臉上又是一陣苦笑,他站在那里,並未說話。

    因為他說不出讓她去吧……

    龍螢月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才轉身離開。

    待到她離開之後,商念元後退了幾步,手緊緊的握著那枚戒指,然後低頭,看向樓下那個一路小跑,急匆匆的身影,臉上的表情已然沒了任何的血色……

    因為他知道,他馬上就要失去她了。

    他從未懷疑過自己的決定,可此刻,他卻忍不住想,當年出國的決定,也許就是個錯誤……

    若是當年他沒有離開的話,或許,現在是不是又是另外一番景象呢?

    ……

    龍螢月出了醫院之後,攔了輛出租車,便直接讓他往陸家的方向去了。

    路上,她發消息給家里的保鏢,讓他們查陸家的具體地址,很快便收到了回復。

    等到車子來到陸家門口的時候,天色已經暗了下來。

    龍螢月下了車之後,便忙跑到了陸家別墅前,伸手按門鈴。

    很快,便有佣人過來開門。

    當看見她的時候,佣人愣了一下,然後才忽然疑惑的問道。

    “龍……龍小姐?”

    沒想到對方竟然知道自己,龍螢月不禁有些錯愕,但還是輕輕的點了點頭。

    “我找陸……”

    未等她話說完,佣人忽然轉身朝著屋子里跑了進去。

    “老爺,夫人,龍小姐來了!龍小姐來了!”

    “……”龍螢月愣住,滿臉錯愕。

    但見門沒關,便直接走了進去。

    當她進了大門,走到別墅門口的時候,立馬從里面急匆匆的出來一行人。

    為首的應該是陸老爺跟陸夫人,還夾著好幾名佣人。

    “龍小姐,龍姑娘,您可算來了……”陸夫人匆匆的跑來,一把激動的握住了龍螢月的手。

    “額……”眼前的情況,讓龍螢月措手不及,全然猜不到為什麼會這樣。

    雖說龍家威望挺大的,可是,陸家也不差,他們也不用這樣吧。

    可陸夫人也沒解釋個所以然,只是著急的拉著她往二樓走去。

    “快,快跟我去彥兒的房間!”

    “陸雲彥他……”看著對方的反應,龍螢月的心里一顫,看著架勢,陸雲彥該不會是……

    這一瞬間,她的心里面,忽然很難受……

    “龍姑娘,您可一定要救救我們家彥兒!”陸夫人一邊帶著她上二樓,朝著房間走去,一邊梗咽著說道。

    對方的話讓龍螢月不解,可是一想到陸雲彥的情況,她的心里面便難受,也顧不上那麼多了。

    一來二去,她人已經被帶到了陸雲彥的房間門口。

    佣人忙的將房門打開。

    房間里的光線有些暗。

    “龍姑娘,就當你發發善心,一定要救我們家彥兒!”陸夫人一邊將她往里面推,一邊抹著眼淚說道。

    “龍小姐,大恩不言謝,日後你是我們全陸家的恩人!”一旁的陸老爺也摘下眼鏡抹眼淚,對她說道。

    看著面前的情況,龍螢月的心里更慌了。

    待到她進門之後,身後的房門便被關上了。

    “咳咳……”一聲咳嗽,在臥室里面響起。

    龍螢月一怔,這才抬手,在房間的牆邊摸了摸,將燈光打開。

    干淨整潔的房間里,大床上,儼然躺著一個皮膚很白的男人。

    她慢慢的走了過去,直到來到床邊,看見陸雲彥的時候,她的心里面不禁一緊。

    相比上次見面,他瘦了不少,而且血色看上去也不是很好。

    “陸雲彥……”她心里一緊,忙的喊了一聲他的名字。

    听見她的聲音,靠在床上的男人,才緩緩的睜開了那雙灰色的眼眸,看向她。

    他的目光在她臉上停頓了片刻,忽然慢慢的下移,落在了她雙手手指上,似確定了什麼之後,再次的移開,然後才撐著身子,坐了起來。

    “你怎麼來了……”他慢悠悠的開口,如往日那般懶洋洋的,消瘦的臉龐依舊好看。

    往日里,龍螢月一定又要忍不住在心里罵上幾句,這男人長成這樣簡直沒天理。

    可此時,她壓根沒有什麼心情。

    看著陸雲彥此時的樣子,往日總是對他凶巴巴的丫頭,眼淚卻一下子奪眶而出。

    “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把你害成這樣的!”她難受無比的說道,聲音里滿是梗咽。

    心里忽然的疼了起來,怎麼會這樣!

    比剛才拒絕念元哥哥的時候還要疼,還要讓她疼……

    見她的眼淚忽然掉落下來,陸雲彥臉上的表情一僵,好看無比的臉上,頓時慌了。

    下一秒,他驀地伸出了手,將站在床邊的她拉了過來,一把抱入了懷里。

    “跟你沒關系。”他低頭對她說道,臉上的表情有些愁,愁怎麼讓她停下眼淚。

    龍螢月靠在了他的懷里,鼻尖又傳來那淡淡的茶香味,她心里面更是揪著疼……

    “對不起,如果你當初沒救我的話就好了,那你就不會成這樣了,如果你不認識我就好了!”龍螢月越哭越傷心,她很少哭成這樣,可是現在實在是忍不住。

    見她哭的越來越厲害,陸雲彥也是徹底慌了,手忙腳亂的伸手幫她擦眼淚,但還是忍不住認真的說道。

    “那怎麼行,不認識你,我娶誰?”

    若是他沒認識她,那他這輩子豈不是真的要去當和尚。

    听著他的話,龍螢月愣了一下,慢慢的從他懷里面抬起頭,睜著那雙被淚水濕潤的雙眼,望著他。

    見她終于停下了哭聲,陸雲彥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氣,這才又緩緩的對她說道,似在安慰。

    “該負的責還沒負,我不會死。”

    一听她說負責,她這才想起他在島上說過的那些話,眼淚頓時落的更厲害了。

    “我負責,我負責,你別死好不好!”龍螢月一邊吸著鼻子,一邊難過的說道。

    他之前一直讓她負責,只要他沒事,她願意負責!

    “我說的是我負責……”

    他在船上,把該看的不該看的都看過了……所以,該負責的人是他!

    只是說到這里,他又想起些什麼,眼底露出了幾分驚喜之色,問她。

    “不過,你剛才的意思,是願意嫁給我了?”

    聞言,龍螢月下意識的想要點頭,可卻又忽然頓住了。

    “你不說話,我就當默認了。”怕她反悔,他便急著道。

    他的反應,讓龍螢月有些錯愕,疑惑了好一會兒,忽然認真的問他。

    “陸雲彥,你生的到底是什麼病。”

    面對她的問題,陸雲彥沉默了好一會兒……才開口,緩緩的道。

    “相思病……”他實在是想她,于是便憋出了這麼個病來!

    自從半個月前回到南陸市,龍家便對她加強了安保,他平日里見她一面都難。

    原本對人生不感興趣的他,更是覺得無趣,沒了胃口,連茶都不怎麼想喝了。

    再加上,他這些派人查到的她之前曾提過的那個念元哥哥,這陣子正寸步不離的陪著她,甚至還去買了鑽戒……

    可眼下她對他似乎還討厭著,必然會毫不猶豫的轉投那位哥哥的懷抱里,他的確是急了。

    于是,便狠餓了自己一周,藏著心思放出了新聞……

    ……

    果然,在陸雲彥的聲音落下之後,龍螢月暴怒的聲音,響徹整個臥室!

    “你再說一遍!”

    ……

    門外,正在偷听的眾人紛紛一驚,緊跟著,屋子里傳來一些聲響。

    可奈何陸雲彥之前說過,除了龍螢月之外,誰也不準進去,也沒人敢進去,包括陸老爺和陸太太!

    直到折騰了一會兒之後,龍螢月驚恐擔憂,帶著哭腔的聲音,從臥室里傳來。

    “陸雲彥,你怎麼了!你怎麼了,你別嚇我行嗎?”

    眾人驚,忙的推開房門進去,便見陸家大少正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而龍螢月則半跪在他面前一臉擔心。

    “咳咳……沒事,就是手骨折了。”陸雲彥輕輕的咳嗽了一聲,看了一眼自己剛才被她打骨折的手。

    一听他的話,龍螢月的臉色又是大變,眼淚又掉了下來。

    “對不起……對不起……”

    而門口的眾人卻都被這一幕驚呆了,除了被這龍家大小姐的彪悍震驚之外,還有另外一個很大的原因,因為……骨折的大少爺,竟然還在笑,笑的很是好看……

    “說好了,你要嫁給我。”陸雲彥還念念不忘的道。

    她剛才說了要對他負責的!

    龍螢月“!!!”

    眾人“???”

    ()

    。

    ()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