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胎倆寶,老婆大人別想逃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930章 憑什麼不同意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第1930章憑什麼不同意

    蕭韻寧頓時被呵斥的有些想笑,不過看到葉梓安那想要不能要的別去樣子,不由得“噗嗤”一聲笑了。

    “你還笑?”

    葉梓安頓時就伸出手放在了她的腋下撓了起來。

    “不要!哈哈哈!阿笙,你別撓!”

    蕭韻寧癢的直接笑的前俯後仰的,胸前的口子也崩開幾顆,露出了里面的一絲兒風光,頓時讓葉梓安的喉間猛地一緊,眸子也有些深邃。

    丫的!

    這不是自己找不自在麼?

    “好好待著,我下去看看丫頭。”

    葉梓安直接將蕭韻寧放到了床上,然後有些落荒而逃。

    蕭韻寧微微一愣,隨即明白了什麼,再次笑的花枝亂顫的,不過心口卻微微的泛著熱。

    據說不舍得動你的男人要麼是不行,要麼是太愛。

    蕭韻寧想著葉梓安衣服下面那蓬勃的肌肉和力量,不行兩個字直接屏蔽掉了。

    葉梓安離開了房間之後渾身還是緊繃的,還是熱的。

    對蕭韻寧的想法是越來越熱烈了,如果不能短時間內結束這次任務,估計他真的沒辦法受得住了。

    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濁氣,葉梓安環顧了一下四周,卻沒有看到丫頭的蹤跡。

    他微微皺眉,連忙聞了一下佣人。

    “丫頭人呢?”

    佣人忙忙碌碌的,此時突然被葉梓安給叫住,不由得楞了一下。

    “九爺,我沒看見啊。”

    客廳里的電視還在響著,丫頭卻不見了。

    葉梓安的臉色頓時就沉了下來。

    “還不趕緊找!人要是沒了,我要你們干什麼?”

    這是葉梓安來這邊第一次發火,頓時把佣人嚇得雙股戰戰,連忙開始尋找起來。

    蕭韻寧在臥室听到葉梓安的低吼聲不由得楞了一下,然後快速的下床,打開了房門問道︰“怎麼了?”

    “丫頭不見了。”

    葉梓安的話讓蕭韻寧的臉色也變了。

    “怎麼就不見了?剛才不是還在嗎?是出去了嗎?”

    蕭韻寧著急的往下跑,嚇得葉梓安臉色都白了。

    “你慢點。”

    這風風火火的性子一點都沒有因為失去記憶而有所改變,葉梓安真怕這丫頭有一天要是懷孕了,是不是依然這個樣子。

    他快速的迎了過去,蕭韻寧卻來不及去關注他的體貼,連忙說道︰“是不是有人進來把丫頭帶走了?”

    “不至于,這里畢竟是我的地盤,鯨魚也不是吃素的。人應該就在家里,就是不知道去哪兒了”

    葉梓安的腦子快速的運轉著。

    就在這時,佣人總算是找到了丫頭,並且把一身是水的丫頭拎到了葉梓安和蕭韻寧的面前。

    丫頭好像是收到了驚嚇,一雙眼楮帶著慌亂,卻小心翼翼的說︰“叔叔,阿姨,我沒有偷懶,沒有搗亂,我在衛生間洗衣服呢,真的。”

    她的話和此時濕噠噠的樣子頓時讓蕭韻寧有些淚目。

    這孩子以前在家里到底過得是什麼日子啊?

    “我們沒怪你,就是擔心你。丫頭,家里有佣人,不需要你洗衣服的。你只要吃好睡好玩好就可以了。”

    蕭韻寧的心難受的要命,看到佣人還拎著丫頭的衣領將她懸空的拎著,不由得有些生氣。

    “放下!”

    佣人嚇得一個哆嗦,連忙把丫頭給放在了地上。

    葉梓安的眸子微沉,冷冷的說︰“今天當值的所有佣人罰薪一半。下次再看不好小姐,所有人都可以換個地方工作了。”

    所有的佣人不由得楞了一下,不過在葉梓安的肅殺之下誰也不敢多說一個字。

    丫頭還是第一次被一個人如此呵護著,不由得眼淚盈盈。

    “叔叔,阿姨,對不起,是我錯了。”

    雖然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做錯了,但是讓所有人跟著她受罰她就覺得是自己錯了。而且之前不管是不是她的錯,媽媽都會讓她認錯,她都形成一種習慣了。

    葉梓安的心微微的疼了一下。

    蕭韻寧卻有些難受的抱著丫頭說︰“我帶你去換件衣服,穿著濕衣服會感冒的。”

    “恩,去吧。”

    葉梓安點了點頭。

    丫頭惶恐不安,但是又不敢說話,生怕自己說錯了又惹來叔叔阿姨生氣。

    她乖乖地被蕭韻寧抱著上了樓。

    鯨魚已經在葉梓安的交代下買了很多小孩子的衣服送了過來。

    葉梓安把佣人遣散了下去,然後和鯨魚去了書房,說道︰“弄個丫頭和我相似度很高的血液樣本或者親子鑒定結果出來,再鋪下一些線索讓警方的人去查出丫頭是我和阿寧五年前生下的孩子。”

    鯨魚整個人的眼楮都睜大了。

    “老大,你瘋了嗎?這是養一個孩子,不是小貓小狗,而且五年前阿寧都不認識卓德笙的。”

    葉梓安直接給了他一個白眼。

    “不認識你不能讓他們認識?沒事兒多看看言情小說,什麼梗都有了。”

    鯨魚的嘴角有些抽。

    “言情小說?老大你平時看這個?”

    “洛洛看,我有時候被迫听她將情節,也听那麼一耳朵。”

    想起葉洛洛,葉梓安的眉頭微皺。

    “洛洛最近的行蹤你知道嗎?”

    “知道,她去了偏遠山區做了支教。”

    鯨魚的話讓葉梓安有些愕然,這種結果是他沒想到的。

    他以為葉洛洛會趁著這段時間好好地出去玩玩。畢竟她自己也說了,不知道哪一天就倒下了,總要對得起自己來這世界上走一遭,可是他怎麼都想不到落落居然會去偏遠地區做支教。

    不過葉梓安只是沉默了一會就沒再說洛洛的事兒了。

    有葉家的人暗中保護著,那丫頭應該不會有事兒。

    “言歸正傳,我需要外面最短的時間里知道丫頭是我和阿寧的孩子,就說五年前我被人算計了,中了藥,無意間踫到了阿寧,把阿寧給強了,後來阿寧生下了孩子卻被偷了,因為是未婚生子,阿寧這些年只能偷偷尋找,卻一直都沒有線索。而我也是在不久前才知道阿寧就是我當年對不起的女人,甚至還有個女兒存在。以後的陰差陽錯你應該會處理了吧?”

    听著葉梓安有條不紊的說著這些,鯨魚整個人處于懵逼狀態。

    “老大,你真的要領養丫頭啊?這上面要是不同意怎麼辦?”

    “不同意?憑什麼不同意?他們把烈士的子女疏忽成這個樣子,還有臉來不同意我的決定?”

    葉梓安霸氣全開,頓時把鯨魚剩下的話給憋了回去。

    就在這時,外面突然傳來了汽車的引擎聲,頓時讓葉梓安和鯨魚警覺起來。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