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胎倆寶,老婆大人別想逃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932章 沒這麼欺負人的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第1932章沒這麼欺負人的

    葉梓安的眉頭微微皺起,蕭韻寧也緊緊地握住了晨曦的手,生怕她再次丟了。

    卓依依則在最短的時間里找到了一個相對安全的地方站了起來。

    鯨魚就在這個時候進來了。

    “老大,警局來人了,護城河那邊死了個人,和我們的商隊有關。”

    鯨魚的臉色有些凝重,葉梓安的眸子也眯了一下。

    他才接受卓德笙的生意不久,怎麼就出事了?

    卓依依一听,頓時就緊張起來。

    “九哥,要不要爸爸出面?”】

    “我的事兒你少管,在家里好好陪著你嫂子和佷女,其他的和你沒關系。”

    葉梓安冷冷的說完就跟著鯨魚走了出去。

    “阿笙。”

    蕭韻寧連忙叫住了葉梓安。

    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叫住他,就是突然覺得有些慌亂,有些不安,那種感覺很莫名,卻揪心的難受。

    葉梓安微微回頭,看著蕭韻寧緊張的眸子,笑著說︰“放心,我很快就回來了。”

    “爸爸!”

    晨曦突然就開了口,那稚嫩的聲音叫的脆生生的,帶著一絲膽怯,卻讓葉梓安覺得心口都軟了幾分。

    這丫頭叫的還真甜。

    “叫我爹地!以後都叫我爹地,知道嗎?”

    “爹地,你要趕快回來,我和媽媽在家里等你。”

    晨曦連忙改了口。

    蕭韻寧楞了一下,隨即想起晨曦的身份,不由得明白了葉梓安的用意。

    爸爸,媽媽這兩個名詞是晨曦的親生父母能夠擁有的,而他們雖然對孩子說是她的親生父母,實際上是怕孩子將來難受,但是這個稱呼總要給那堆警察烈士保留。

    想到這里,蕭韻寧摸了摸晨曦的頭,笑著說︰“以後叫我媽咪。爸爸媽媽這兩個名次都不要再叫了,對任何人都不要叫知道嗎?”

    “知道了。”

    晨曦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現在知道眼前的溫柔阿姨就是自己的媽咪,心里十分高興,自然是蕭韻寧說什麼她就答應什麼。

    葉梓安又看了看她們母女二人,這才起身走了出去。

    鯨魚則讓人把家里給保護起來了。

    葉梓安出去的時候,警局的人正在外面等著,顯然是有些忌憚卓九爺的名號的。

    “卓九爺,我們只是例行公事,你別太緊張。”

    警員小張連忙開口說道。

    葉梓安冷冷的說︰“你看我像緊張的樣子?”

    小張頓時有些尷尬了。

    鯨魚覺得葉梓安確實是個氣氛冷凝制造機,連忙開口說道︰“那個劉義確實是我們商隊的人,但是這幾天他請假了,一直都沒來,至于為什麼會死在護城河里,我們也不清楚。”

    “他家里還有什麼人嘛?”

    小張下意識的看向了鯨魚。

    鯨魚搖了搖頭說︰“他好賭,老婆早就跟人跑了,只有一個兒子,不大,好像還不滿一周歲,一直是他老媽照看著,據說前陣子他老媽身體不好,他就請假了,然後我們就不知道了。再就是你們現在給我們的消息說他死了。”

    “可是有人說劉義前陣子替九爺辦過什麼私事兒。”

    小張的眼神飄向了葉梓安。

    葉梓安冷冷的說︰“你的意思是我把他給殺人滅口了?有證據嗎?沒有證據的話,我可以告你誣告的。鯨魚,把他的警號給我記下來,回頭我要投訴。”

    小張頓時就慌了神了。

    “別別別,九爺,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就是問問,真的就是問問。”

    “那個人叫什麼名字我都不清楚,你和我說他的死和我有關?”

    葉梓安的胸口縈繞著一股怒氣。

    這都什麼破事兒!

    小張連忙說道︰“不是和你有關,只是有些事兒比較有關聯,所以我們就過來問問。”

    “什麼事兒有關聯?”

    鯨魚趕在葉梓安開口之前開了口。

    小張連忙說道︰“劉義的兒子被人給賣了,賣的人家就是你們之前撿到的那個女孩子的父母,而那個女孩又被父母給遺棄了,被你們給撿到了,這有點太巧合了。”

    葉梓安微微皺眉。

    巧合?

    確實有點巧合了。

    “我們不是撿到了晨曦,而是她就是我們失蹤了四年的女兒,是我卓德笙的女兒!”

    葉梓安此話一出,小張不由得愣住了。

    鯨魚連忙拿出了權威的親子鑒定證書遞了過去。

    “我們家九爺自從帶著晨曦小姐回來就覺得有些親切,所以找人去給他和晨曦小姐做了親子鑒定,這是做親子鑒定的單位,這是鑒定報告,還沒來得及和你們說呢,你們就找上門了。”

    鯨魚倒是率先開了口。

    小張看著帶有權威性的親子鑒定報告,一下子蒙住了。

    之前還在懷疑這所有事情和卓九爺有關,現在看來卻好像錯了?

    “不好意思,九爺,我們還得回去調查一下。”

    葉梓安也沒關系小張在說什麼,直接轉身往屋子里走去。

    他現在最想做的事兒就是和老婆孩子在一起。

    剛才晨曦那一聲爹地叫的他心里听舒服的。

    看到葉梓安轉身走了,鯨魚連忙笑著說︰“哥幾個辛苦了,這些煙給兄弟們提個神。”

    說著他就把手里的香煙遞了過去。

    卓家的香煙能有次的嗎?

    可是小張他們卻擺了擺手,說了幾句客套話就帶人離開了。

    鯨魚回頭就看到葉梓安一臉冷凝的看著他,他不由得打了一個哆嗦。

    “老大,你這樣看人怪滲人的。”

    “來這邊你是好的沒學,賄賂警員倒是學的十足十。鯨魚,我覺得你該寫份檢討了。”

    葉梓安淡淡的說著。

    鯨魚頓時有些欲哭無淚。

    他是為了誰啊?

    還不是為了葉梓安這個卓九爺能夠入木三分?現在倒好,自己這是出力不討好了。

    葉梓安也懶得去管鯨魚此時什麼心情,本來打算進去找蕭韻寧母女的,突然就頓住了腳步,問道︰“這件事兒只是一個意外?”

    鯨魚微微搖頭。

    他看了看屋子,窗戶上卓依依和蕭韻寧母女倆頻頻的往外看,這才明白葉梓安不進去問他的原因,然後說道︰“不盡然是個意外。我總覺得好像有人在做什麼陰謀算計我們,不過我沒有證據啊,就是一種直覺。”

    “女人的直覺都是準的,所以去找證據。”

    葉梓安說完抬腳就走,卻把鯨魚氣的夠嗆。

    女人的直覺?

    他是女人?

    沒這麼欺負人的吧?就算他是老大也不能這樣侮辱人!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