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傾城毒妃︰邪王寵妻無度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2780章 這是個夢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第2780章這是個夢

    “小心!”

    墨白神色忽變,高高躍起,向著高梁叢中撲了過去,有如夜鷹般,從那里抓起一個人來。

    與此同時,槍聲響起。

    沒有消音的槍聲劃破寂靜的夜空,發出尖銳的聲音。

    那顆子彈筆直地射向沈清如。

    墨白還是晚了一步,那人在他躍起的前一秒,已經扣動了扳機。

    他的心猛然一沉。

    就在他躍起來的同時,靳少北有如敏捷的獵豹般直撲過去,將沈清如壓倒在地,再次用自己的身體護住了她。

    墨白回頭看時,緊張的心慢慢回落。

    他將手中的凶手點了穴道,又卸了他手足的關節,重重一扔,便返身奔到沈清如身邊來。

    “小如,你沒事吧?”

    沈清如沒有看他,目光直直地看向被墨白扶起來的靳少北。

    這時候月亮鑽出厚厚的雲層。

    銀色的月光如水般照在靳少北的臉上,讓他整個人仿似鍍上了一層淡淡的光澤。

    月光下,他的臉色顯得有些蒼白,可是五官卻更加立體俊朗了。

    那雙如星辰般的眼楮煥發出異樣的光彩,一瞬不瞬地看著面前的沈清如。

    沈清如的心卻一寸寸地沉了下去。

    回光返照。

    “別說話,我幫你檢查一下。”

    她喉頭像塞了個硬塊,胸口更是似乎被鈍刀慢慢地割裂,痛得她喘不過氣來。

    墨白也發現了,靳少北的胸前正慢慢地洇出一大片血跡,那一槍從他的後背射入,穿透了胸腔。

    他沉重地搖了搖頭,沒有說話,心里也是沉甸甸的。

    飛快地點了靳少北胸口幾處穴道,幫他止血。

    “咱們馬上送他去醫院。”他道。

    靳少北卻搖搖頭。

    他神情平靜地開口︰“我要走了。”

    說完,他深深的看了沈清如一眼,帶著某種難以言說的眷戀,慢慢地閉上了眼楮。

    他的呼吸停止了。

    “不要!”

    沈清如大聲叫道。

    她淚如泉涌,視線已經完全變得模糊,耳朵里嗡嗡作響,仿佛靈魂脫竅,腦中更是一片空白。

    她瘋狂地替他做著急救,已經沒了意識,完全是憑著本能在做。

    可靳少北的生命跡象已經停止,不管她做多少努力,他的身體還是慢慢地變冷了。

    她的心痛得揪成了一團。

    這不是真的!

    不是真的!

    自己一定是在做夢。

    噩夢!

    等自己醒來,就會發現這是個夢,靳少北沒有死,他還好好地活著。

    他那麼生龍活虎的一個人,怎麼會死呢?

    自己做的這個夢,真是好笑。

    她忽然笑了起來,淚眼模糊地看向墨白。

    那笑容讓墨白的心也跟著顫動起來。

    “墨白,我做了一個很可笑的夢。”她含淚笑了起來,“我居然夢到靳少北為了救我而死,是不是很可笑?”

    墨白心疼地抱緊了她,薄唇緊抿,心情沉重。

    他沒有說話。

    她卻在他懷里繼續笑著︰“你告訴我,這是個夢,是不是?”

    墨白的呼吸頓了頓。

    “是,這是一個夢。”

    他抬手捂住她的眼楮,掌心濕漉漉的全是她的淚水。

    “繼續睡吧,等你醒了,夢就消失了。”

    他輕輕點了她的睡穴。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