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亡靈法師與超級墓園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001 開局殺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受到北海季風的影響,蘭頓市的冬季十分寒冷。

    白天剛下了一場小雪,夜色中懸掛在半空的緋紅之月將雪地染了一層淡淡的血色。

    兩公里外,勉強能看見蘭頓市區通宵點亮的煤氣燈,道路上匆匆駛過一輛破舊的黑色馬車。

    彌漫著牛糞味的車廂內,徐穆的身體一動不敢動,或者更確切的說此刻他想動也動彈不了哪怕一根手頭。他能感覺到身下馬車的震動,能夠嗅到車廂內刺鼻的臭味,以及胸口處的劇烈疼痛,那是心髒被刺穿的痛感,這種感覺非常詭異,明明應該死了,卻仍存有意識。

    一小時前,徐穆剛穿越了,心里既忐忑又興奮,剛接受了一些這個身體原主的散碎記憶,正躊躇滿志,想怎麼開局,卻沒有想到剛把眼楮睜開就看見一把雪亮的尖刀刺透了自己的胸膛。

    徐穆當時懵逼了,腦中瞬間一萬匹草泥馬奔過,剛穿越就掛了,這是什麼節奏?

    然而過了一會兒,他卻發現不對,心髒被刀刺穿,如果是正常人肯定是活不了了,可他除了感覺到疼卻仍然意識清醒,甚至胸部傷口的痛覺還在漸漸緩解。

    “我……怎麼還沒死呢?”

    徐穆心驚膽戰,腦海中滿是疑惑,但在外人眼中他現在就是一具新鮮出爐的尸體。

    馬車仍在不緊不慢的行駛,兩個穿著黑色棉大衣的人在前邊一面駕車一面低聲交談。

    “萊斯大人,這次又失敗了,已經是第三回了,會不會是召喚陣圖的圖紙有問題?”

    手執韁繩趕車的中年人說話帶著謹慎,顯得有些畏畏縮縮。

    “不可能!圖紙是祭司大人親自給我的,絕不可能出錯!”

    名為萊斯的人聲音尖銳的反駁,話語十分堅定,甚至有些瘋狂。

    趕車的中年人立刻不敢多說,手中連抖韁繩,馬車加快速度。

    “什麼召喚陣圖?這兩個狗東西是什麼人,為什麼要殺我?”

    徐穆听到二人說話心中的疑問更多,可惜他完全不能動,更沒辦法提問,只能默默忍耐,或許有奇跡出現,或許過一會他就真的死了……

    幾分鐘後,馬車停了下來。

    兩個黑衣人從駕車的座位上跳下來,向四周打量了一下,就把徐穆搬了下來。

    這里是一片荒涼陰森的亂葬崗,寒夜之下,鬼影森森,不遠處甚至有幾點綠瑩瑩的鬼火游移。

    那兩個黑衣人顯然不是第一次了,十分輕車熟路的把徐穆搬下來扔到了路邊一個小土丘的後面,也沒挖坑埋尸,轉身就往回走。

    “老比爾,這次召喚失敗,浪費了許多材料還死了人,接下來幾天我們必須更小心。”

    “好的,萊斯大人,我會小心的,不過……”趕車的老比爾欲言又止。

    “不過什麼?”名叫萊斯的黑衣人冷峻的問道。

    “那個……格林是威爾遜家的人,如果突然失蹤,恐怕……”老比爾吞吞吐吐。

    “威爾遜家!你為什麼不早說!該死……”萊斯立刻拉高了聲調︰“跟你說了多少次,不要招惹貴族!你這個蠢貨!”

    老比爾嘴唇蠕動,嘀咕道︰“只是一個落魄的旁支,而且我本想拉他加入咱們,並沒想把他當祭品……”但在萊斯凶狠的目光下,聲音越來越小,沒敢再說下去。

    片刻後,萊斯冷靜下來,又罵了一聲,擺了擺手道︰“算了,反正已經死了,管不了那麼多。現在趕緊先回城里,可別踫上那些詭異,這里離城市太遠了……”

    說話間,兩個人的腳步離開,不久就傳來了馬匹嘶鳴和馬車遠去的動靜。

    此時徐穆被丟在冰冷堅硬的地上,不知是不是他的錯覺,臉頰貼在地上,觸踫冰涼的雪,令他的皮膚隱約有些觸感。

    這令徐穆的精神一振,但他仍然動彈不了,胸口還是劇痛,只是減弱不少……

    在深夜的寒風中,不知過了多久,徐穆默默忍耐,隨著胸部的疼痛削弱,他感覺到體內似乎有一絲能量蠢蠢欲動。那是一種冰冷晦暗的能量,能量非常微弱,蘊含在心髒里,因為心髒被刀刃刺穿,此時已經蔓延擴散到了全身。

    與此同時徐穆的腦海中獲得了更多記憶。

    “格林威爾遜,一個寄居在親戚家的落魄貴族子弟,現在是蘭頓市威爾遜家的見習管家……”

    威爾遜家族屬于蘭頓市的頂級貴族,擁有三家棉紡廠和一座儲量豐富的鐵礦,家族財富足能在蘭頓市排入前五,並且擁有一個世襲子爵爵位。

    被徐穆穿越這個倒霉蛋屬于威爾遜家族的遠親旁支,今年剛十九歲,因為家道敗落,空頂著一個貴族爵士的頭餃投靠到蘭頓市威爾遜家族門下。但他並不滿足當一個管家,為了復興家業,不惜鋌而走險,暗中研究亡靈魔法,並且加入一個危險的邪教組織,試圖獲得邪神眷顧,得到不可思議的能力。

    可惜他的運氣不太好,引薦他的老比爾只是個跑腿的,又沒說明白,造成了誤會,反而把他當成了召喚邪神的祭品,放在召喚法陣的中間,一刀宰了,放血祭祀。結果召喚儀式失敗,他也白死了一回,趁著半夜,拋尸荒野。

    其實對徐穆來說,這次召喚儀式並沒失敗,雖然沒召喚到邪神降臨,卻把他的意識召喚過來。

    當亡靈魔法、祭祀邪神與蒸汽機、火車、大炮並存,這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呀!

    工業革命已經點亮了科學的曙光,卻仍有神秘詭異的超自然能力存在。

    魔法師依然神秘而危險;德魯伊可能隱藏在馬戲團游走在各個城市間;美艷風騷的巫女不會被燒死,卻成為貴族酒會的常客;騎士放棄了戰馬和重甲,裝備上掛著刺刀的步槍,發射灌注了斗氣的子彈……

    深夜的寒風刮的更急,遠處隱約傳來狼群的嚎叫。

    徐穆在冷硬的地上躺了不知多久,胸部被刀刃刺穿的傷口居然閉合,那種鑽心的疼痛也緩解了,只是四肢僵硬,仍然不能動彈,但他已經能感知到手腳的存在,並且按照自己的意願輕微挪動手指和腳趾。

    這讓他暗松了一口氣,雖然有些詭異,但是無論如何,他至少不用再死一次了。

    又過了片刻,徐穆終于使盡全力爬了起來,直起身子坐在地上“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僅這樣一個簡單的動已經耗盡了他的力氣。此時他感覺渾身冰涼,手腳雖然有知覺,卻凍僵了似的,活動十分不便。

    “好難受,這個身體別是有什麼毛病!”

    徐穆暗暗擔心,雖然劫後余生,可如果變成了殘廢也不行呀!

    好在又過片刻,手腳慢慢恢復,徐穆連忙渾身上下檢查了一遍。發現衣服上被刀刺穿的口子還在,但一秒記住域名:" ..  "樂*文*書*屋

    里面的傷口已經長好了,新皮比周圍的皮膚更白,用手指觸摸仍有微微麻癢。然後按住胸口,心髒仍在跳動,終于令他心中一塊石頭落地,無論如何,他還活著,這比什麼都重要。

    徐穆略微安心,開始觀察周圍。

    這時又開始下雪了,寒風裹挾著雪花刮在人身上就像刀子似的。這位格林威爾遜之前應該是在室內,身上只穿著襯衫和一件毛衣,但徐穆卻沒感覺到特別冷,反而有一種舒適感,仿佛這種氣溫剛好。而且剛才沒有注意,這時徐穆發現,他雖然有心跳,但心跳十分緩慢,一分鐘只有二三十次。

    “怎麼回事?”徐穆皺了皺眉,心中產生不妙的感覺︰“不懼寒冷,心跳變慢……這是巫妖化的前兆呀!”

    根據腦中關于亡靈魔法的記憶,徐穆想到了某種可能,使他脊背汗毛倒豎。同時回想剛才,心髒被刀刺穿,從心髒內溢散出一股微弱的能量令他恍然大悟。

    原來格林威爾遜之前鑽研亡靈魔法,雖然一知半解,連入門都不算,但曾得到一件亡靈法師使用過的殘損的魔法道具。這家伙無知者無畏,竟然胡亂試驗,合該他運氣好,居然沒弄死自己,反而把那件魔法道具殘存的靈能吸入了體內就儲存在心髒內。如果這個時候有一位正式亡靈法師指點,憑借這一點靈能,就能構築法環,成為初級亡靈法師學徒。

    可惜格林威爾遜沒有這種機緣,卻因為心髒受損,造成魔力溢散,令他身體異化,非但沒有死亡,反而出現了巫妖化的征兆。但他的靈魂已經在召喚儀式中被祭獻了,讓徐穆白撿個便宜,重生到了這個世界。

    徐穆想通前因後果,抱定了既來之則安之,心里也不再糾結。

    這時風雪更大,好在天上還有一輪顏色詭異的紅月,總算有些光亮,勉強能看見路。

    “那邊應該就是蘭頓市的方向吧。”

    徐穆起身站到旁邊的土丘頂上,眺望遠處影影綽綽的燈光。

    在洛倫索王國,蘭頓市只是一座小城市,不過因為靠近海岸,有港口交通便利,經濟十分繁榮。政府手里有錢,為了裝點門面,去年剛在市內主要路段安裝了煤氣路燈。市長親自拍板,不惜耗用,通宵點亮,要把蘭頓市打造成真正的不夜城。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