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靠嘴炮刷boss[快穿]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1.莊周夢蝶之前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你听說了嗎,高三的王強他們被警察逮起來了!”

    一大早,樂景剛來學校,就從興致勃勃的前桌那里听來了這個“爆炸性”消息。他從課本上收回視線,推了推眼鏡,對興致勃勃前桌露出了一個恰當的驚訝表情︰“啊,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學校里都傳遍了!”前桌是個活潑開朗的男生,因為人緣很好的緣故所以能打听到很多真真假假的消息,所以他神秘地壓低了聲音對樂景悄聲說道︰“據說是因為持刀搶劫哦。”

    樂景配合地倒抽一口冷氣,神情更是驚慌,低聲念叨著︰“沒想到王強能做出這樣惡劣的事……”

    “這有什麼沒想到的,王強那家伙你也知道,學校里很多同學都被他勒索過……對了,我記得你之前也被他勒索過?”

    樂景不安地抿了抿嘴唇,強笑道︰“他……他說會還給我的。”

    “切,這種話你也就只有你信了。”前桌撇了撇嘴,眼中閃過一抹輕蔑,他不耐煩地問道︰“你爸不是警察嗎?你就沒有听說過什麼內幕消息嗎?”

    迎著前桌閃閃發亮的眼楮,樂景心中恍然,原來這才是他的目的啊。他還在奇怪為什麼不過點頭之交的前桌怎麼今天會主動和他搭話。

    樂景不好意思地垂下眼,囁嚅道︰“我、我爸工上的事情,從來不會和我說的。”

    前桌對他的態度肉眼可見的冷淡下來,很快就扭回身子和其它同學聊了起來。

    憑借敏銳的听力,樂景清楚听到了前桌是如何和別人抱怨他的——“一听他那結結巴巴的語氣就來氣。”

    “明明是警察的兒子,怎麼這麼懦弱?”

    “這麼懦弱,活該王強之前欺負他。”

    樂景翻了一頁書,無聲低笑起來。

    ……就是因為是警察的兒子,所以他必須要“懦弱”啊。

    他是如此懦弱,所以才不會有人把王強的入獄和他扯上任何關系,對不對?

    犯罪的是王強,樂景是完美的受害者,不是嗎?就連父親,也無法在這件事中揪出他的任何把柄。

    他漫不經心地瞥了眼窗外,如果此時有人看到他此時的眼神,一定會嚇一跳吧。一直在班級里唯唯諾諾、存在感很低的樂景同學,隱藏在劉海和鏡片下的是沒有任何波瀾死水般的冷酷雙眸。

    ……

    樂景所在的高中是當地的重點高中,雖然家就在本市他還是選擇了住校,只有周末才會回家住。今天是周五,晚自習放學後已經是晚上九點半了,天已經徹底黑了。他騎車回到家時已經十點了。

    客廳里的燈還亮著,樂正業先生,他偉大且正義的警察父親,正端坐在沙發上吞雲吐霧,茶幾上的煙灰缸里放著十幾個煙頭。

    “回來了。”他抬眼看著樂景,表情沉沉看不出喜怒︰“坐下,我們聊聊。”

    樂景在離父親最遠的小沙發坐下,臉上恰到好處浮現惶恐和忐忑,他緊張的挺直了背,低下頭,過長的劉海蓋住了他的眼楮,只听到他囁嚅地小聲“嗯”了一聲。

    “王強為搶劫團體的領頭人,又是在公交車這種公共場所對你持刀搶劫,性質極為惡劣,這次至少也要被判十年了。”

    樂景肩膀瑟縮了一下,他飛快地抬頭看了父親一眼又低下了頭,“我、我知道了。”

    “因為你還沒有成年,所以警察那邊看在我的面子上會幫你隱瞞個人信息,報紙之類的媒體也會避開對你的報道,所以你不用擔心後續可能的報復行為。”

    “嗯……我知道了。”他抬頭對樂正業露出一個乖巧的笑容,琥珀色雙眸里是讓人輕蔑卻會安心的懦弱和討好︰“麻煩爸爸為我.操心了,謝謝。”

    樂正業冷哼一聲,看向樂景的雙眸銳利逼人,“這是不是都是你計劃好的。”明明是疑問,卻用陳述的語氣。

    樂景惶惑︰“您在說什麼?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樂正業銳利的目光如刀般對上少年疑惑的雙眸︰“王強在公交車上持刀搶劫你這件事,你在中間做了什麼手腳?”這听起來是個滑稽的問題。明明樂景才是那個被搶劫受傷的受害人,可是樂正業卻把他這個受害人當做犯人審問。

    這般篤定的語氣。

    這般正義凜然的面容。

    真讓人不爽到想要毀掉啊。

    少年的眼中慢慢凝聚起水霧,他受傷得看著樂正業,又重新低下了頭,肩膀不停地抖動,哽咽著質問道︰“爸爸,你怎麼可以說這種話?!難道王強搶劫我,反而是我的錯嗎?你這樣血口噴人算什麼警察!”

    樂景沒有抬頭,但是他可以察覺樂正業冰冷評估的眼神。他從未小看過從警18年的樂正業,所以這次的事他自認做的滴水不漏,哪怕是fbi來調查這件事,也只會查出王強持刀傷人搶劫的犯罪事實。

    因為這就是真相。王強毫無疑問犯下了這樣的罪行。

    要說樂景在中間做了什麼,不過是推波助瀾罷了。

    他被王強勒索不是一次兩次了。明明是只要搬出樂正業的警察身份就能輕易解決的事,他不僅沒有這麼做,反而還有意無意地縱容這種事的發生。

    他在等。

    僅是校園內青少年間“小打小鬧”的勒索行為,在警察眼里可能還無法上升到“搶劫”這種嚴重的犯罪行為。他需要一個契機。

    于是在一次又一次地得逞後,王強的膽子和胃口都成功得被他養了起來。

    有道是天要使人滅亡,必要使其瘋狂。在樂景從王強腰間發現彈.簧.刀後,在王強過了十八歲生日後,他就知道差不多是時候收網了。

    然後在敲詐勒索樂景方面向來無往不利的王強在某一天驚訝地發現,樂景這個眾所皆知懦弱無能的軟蛋竟然選擇了反抗,竟然倔強得拒絕給他“上供”,王強會有多麼憤怒就可想而知了。

    在連續三天沒有從樂景手里要走一分錢後,樂景知道王強的憤怒已經到達了頂峰了。所以周六那天,他來到王強經常出沒的網吧附近,在確認王強攜帶了彈.簧.刀後,他特意讓王強看到了他,然後為了躲避王強的追趕,慌不成路間跑上了公交車。

    事情到這里,如果王強沒有跟著他上公交車,那麼樂景後續的盤算也不會實現,王強也不會以搶劫罪入刑,被判至少十年的有期徒刑。

    在王強踏上公交車的那一刻,樂景已經看到了結局。對此他沒有獲得一點成就感,相反,他甚至無聊到想要打哈欠。

    太簡單了。

    王強這個人,愚蠢,淺薄,暴烈,貪婪,短視,魯莽。他的行為模式太容易被看穿了,所以也格外讓人提不起興致。

    在這一系列事情中,王強哪怕退縮過一次,樂景說不定都會被他難得的冷靜和清醒勾起興致,從而放他一馬,只讓他坐三年牢——《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條規定︰以暴力、脅迫或者其他方法搶劫公私財物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可是王強踏上了公交車。

    所以他的結局已經注定。

    《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條還有後半段——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並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一)入戶搶劫的;

    (二)在公共交通工具上搶劫的;

    ……

    (八)搶劫軍用物資或者搶險、救災、救濟物資的。

    公交車,就是一個典型的公共交通工具。

    就像他所預料的那樣,公交車上,成年的高三學生王強和他的兩個小弟們對今年16歲的未成年人樂景進行了持刀搶劫,並在樂景的手臂上留下了一道劃傷。

    團伙公交車上持刀搶劫,受害者是未成年人,情節嚴重,影響惡劣,人證物證具在。

    在第一次被王強勒索時,樂景曾經質問過王強——“你知道這是犯法的嗎?”

    王強嗤之以鼻,笑道︰“我就拿了你幾十塊錢,難不成警察還能把我抓起來?”

    不是哦,王強同學,這是犯法的。

    因為搶劫罪的成立,不看搶劫數額,而是看犯罪嫌疑人是否在搶劫的同時侵犯了受害者的人身權和財產權。只要犯罪嫌疑人傷人得財(哪怕樂景只是輕微破皮,哪怕他只被搶了一塊錢),那麼搶劫罪就會成立。

    下面,就是犯罪嫌疑人被判多少年的問題了。

    從頭到尾,樂景都沒有動什麼手腳,他使的是光明正大的陽謀,他也沒有刻意地去算計王強。

    不過是性格決定命運罷了。

    樂景自認是個完美的受害者,他的過往也沒有什麼劣跡,就算是樂正業也無法從中看出什麼才對。

    可是樂正業卻在懷疑他。

    是因為他從警多年養成的直覺?還是說他在什麼地方露出了馬腳?樂景傾向于第一種猜測。可是即便如此,樂景的所所為在任何國家的法律面前都構不成犯罪。僅憑借沒有根據的猜測就那麼輕易給獨生子定下了“莫須有”的罪責……

    樂景在心中無聲冷笑起來。

    他的父親,真是一個偉大而正義的警察呢……

    樂正業在沉默,樂景幾乎能听到他大腦飛速轉動的聲音。

    樂景猛地站了起來,就像任何一個被父親冤枉而悲憤交加的孩子那樣硬邦邦地低吼道︰“既然你懷疑我,那就去報警好了!!我倒要看看我這個被搶的受害者犯了什麼法?!”

    他背著書包向臥室沖去,在拉開房門的那一刻,身後響起了樂正業低沉的聲音︰“你媽媽今天進精神病院接受治療了。”

    什……麼?

    這下樂景真的愕然了,他驚訝地轉過身,“你說什麼?”

    一秒記住域名:" ..  "樂*文*書*屋

    樂正業的表情看不出喜怒,流暢地回答︰“醫院已經確診你媽媽是反社會人格,天生感情缺失,且對血液有不正常的迷戀,是潛在的犯罪者。所以必須入院接受治療。”

    樂景表情怔愣,似乎還沒有從這番信息量巨大的話中回過神來,而樂正業的訴說還在繼續︰“明天我會領你去醫院進行心理測試。”

    樂景心中一凜。

    他終于明白樂正業今天對他反常懷疑的緣由了。

    反社會人格這種病理現象有一定概率會遺傳。

    在生物學屆也有“天生犯罪人”的論調,持這種觀點的科學家認為,有些人天生就擁有犯罪基因,這種人是天生的犯罪分子,是無法教化的。

    樂景知道樂正業要帶他做什麼測試。

    那種測試他早在十二歲那年就已經做過了。

    太晚了哦,爸爸。

    現在的我,已經可以完美地通過測試了。

    我絕對不會像媽媽那樣愚蠢到竟然被你抓到了馬腳。

    樂景一邊在心中大笑,一邊悲愴的哭泣道︰“你胡說!媽媽什麼也沒有做!你沒有權利把她關起來!”

    內容由. 手打更新

    “住口!”樂正業終于卸下了平靜的面具,面容因為憤怒而扭曲成惡獸︰“我當時就不該娶了她!竟然讓她那種罪惡的基因玷污了我樂家血脈!你要是再為她說話,我就也把你關進精神病院里!”

    于是樂景順理成章地怒極甩上了臥室門,在臥室里憤怒地轉起了圈子。他考慮了幾秒鐘要不要砸東西表示自己的憤怒,但是想到這樣“暴力”的行徑說不定會加強樂正業對他的警惕和控制,他就只能遺憾地放棄了這個打算。

    啊,真是的。

    媽媽既然都曾經試圖殺死他,為什麼不去殺了樂正業呢?如果她當時殺了樂正業,或者干脆離婚,現在也不必被關在精神病院了。

    啊啊,愛情這種東西,真是讓人無法理解。

    早知道媽媽的【異常】已經暴露,他就不親身上陣引王強上套了。他會用更隱晦,更婉轉的方式,讓別的受害者報警。

    雖然他有自信可以應付明天的測試,但是因為媽媽的事樂正業勢必會對他加強戒備,以後他的日子會越來越不自由。

    如果明天樂正業出車禍去世就好了。

    懷著這種隱秘且不現實的期待,他鑽進了被窩,然後做了個漫長而美妙到不可思議的夢。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