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靠嘴炮刷boss[快穿]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14.民國之寫文(13)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樂景在發文之初就已經預料到了此舉會侵害到相關利益團體的利益,但是他並不在乎。早在他在報紙上刊登第一篇文章起,他其實就已經踏入了民國文人圈子。自古以來文人相輕,哪個民國文人沒有被人罵上幾句?只是當樂景在報紙上看到那些抨擊的言論時,還是忍不住為他們的尖酸刻薄而嘆為觀止。

    什麼者就是一個傻.逼他懂什麼妓.女,什麼者想紅想瘋了踩著妓.女嘩眾取寵,什麼妓.女生活得很好者不要胡說八道,但是這些抨擊和那個筆名叫做南塘的人相比那可真是小巫見大巫了。

    “守夜人兄的上一篇文章我也是看過的,以我之見文章敘事和文筆只能算得上平常,唯一有可取之處的也就只有主角身為狗的身份了,這樣的文章竟然能引來鄭宜梁先生的贊揚,我竟也不知是什麼緣故了。

    然後便是這次《文學報》刊登的《狗眼看人低》的第二個系列,我看過後心中對守夜人的疑惑越大了。眾所周知,有史以來,妓、女就是我國的合法職業了,一些窮苦人家的姑娘為了生計只能淪落風塵,想來也是可悲可嘆,所以才有一些高尚的善心人士因為憐惜時不時去看望她們,讓她們得以多賺些錢去養活家小,也讓她們可以快點攢夠贖身錢早日從良,這本是再好心不過的善舉,卻在守夜人筆下變得面目可憎起來。《妓、女篇》里除了那妓、女和狗外,竟無一人是好人,這般顛倒黑白的內容真的讓我害怕地全身發抖!

    諸君也應該有那憐香惜玉的好心人,我要在這里問問諸位了,何曾見過這般可怖的老鴇和妓、院?何曾遇見過這樣髒病纏身的妓,子?妓院里,女子十三歲身體成熟後方可開始接客,不滿十三歲的女子都會被老鴇妥善照顧,所以妓,女們都喊老鴇為媽媽,她們生病了媽媽們也會盡力救治,是以絕不會出現如守夜人文中雛,妓百香的慘劇。”

    守夜人這般抹黑妓。女們到底是何意?我竟有些糊涂了。不知怎的,我突然想起了好友告訴我的一件趣事,有那麼一位好男兒卻偏偏雄風不振,是以經常在妓、院里花錢不辦事,被相熟的妓、女譏笑為銀樣蠟槍頭,此君知道後大怒,把這件事列為平生大辱,從那以後不僅再也不去妓。院,還常常在認識的面前詆毀妓、女和妓、院們,想來也是可嘆可笑。”

    樂景讀完此文只覺得滿心嘆服。要不怎麼會說文人罵人不吐髒,殺人不見血呢?且看這位仁兄短短幾百字不僅顛倒黑白把嫖妓說成了救人性命的大好事,把妓,女和老鴇說成母女情深,還倒打一耙惡毒地說樂景是因為自己不舉導致心理變態才會詆毀妓,女和妓,院,開頭還順便含沙射影暗示了一下樂景和鄭宜梁之間有不為人知的py交易。瞧瞧,人家這才叫說話的藝術呢!

    樂景還有工夫佩服人家的說話藝術,這邊楊經綸卻是氣得不清,“一派胡言!這人好毒的心腸!先生,你別急,這件事我們報社都是站在你這邊的!些許跳梁小丑不足為懼!”

    《文學報》為能讓當家主編在百年誕辰時用“百年清名,俯仰天地,無愧于心”十二字來形容的老牌紙媒,它對于真理和正義的追求是有史書背書的。不論是未來還是現在,《文學報》都是著名大報,刊登在報紙上的每一篇文章都會被當時的文人細細品讀,而《文學報》也一直在堅持著為人民的喉舌這一辦報宗旨,報紙選用的稿件以針砭時弊的現實主義文學為主。正所謂屁股決定腦袋,所以不論外界怎麼樣罵樂景的這篇文章,《文學報》為了自己一貫的辦報宗旨也會極力維護他的。

    樂景淡定的點了點頭,“有哪個者沒挨過罵呢?一個合格的者要擁有唾面自干的功力。”

    楊經綸愣了一下,看著樂景的目光頗為驚奇,似乎在驚訝樂景一個十幾歲的少年人心性竟然如中年人般沉穩,不過既然原者都不在意,他也沒有什麼好氣憤的了,只是心里到底是有些不忿,他小聲嘀咕道;“一群欺軟怕硬的家伙,先前王先生,周先生發文章時怎麼沒見他們罵過?還不是欺負先生你是新人罷了。”

    樂景失笑。楊經綸口中的王先生和周先生等閑人還真不敢惹。這兩位罵人的功力可不是吹的,且不說一張嘴罵退了半個文人圈的周先生,就說這王先生就有把人罵上吊的輝煌過去,當然最後人是救回來了,王先生的名聲也不脛而走,一時成為民國嘴炮屆無人敢惹的宗師級人物。

    不過若是那南塘打著踩新人邀名的主意,那他可就算是找錯人了。樂景雖然不在意這些罵聲,但也不是被人打了右臉還要伸出左臉的聖母,他絕不肯這樣忍氣吞聲白白惹了一身騷。要說報紙上罵樂景的人也不少,樂景卻偏偏記住了這個南塘,實在是他的發言太過拉仇恨的緣故。在南塘之前,報紙上對樂景的抨擊還集中在他品內容上面,而在南塘祭“不舉論”後,可以想見會給後來者怎麼樣的啟發!樂景敢肯定,後續對他的罵評估計就要開始對他進行人生攻擊了。

    此事要是不早點結束,可以想見後世史書上李景然會被污名化成什麼樣子。對此某位被自己的日本弟媳漢奸弟弟潑了一身污水,在現代還被部分人認定其偷看弟媳洗澡的大文豪可太有發言權了。樂景可不想後世人提及自己,首先想得不是自己的品,而是不舉。

    樂景就問︰“楊編輯,你知道這南塘是什麼人嗎?”

    楊編輯還真就知道這個南塘是誰。當初他在報紙上看到這篇報紙暴跳如雷,還真打听、收集過有關南塘的基本個人信息。蓋因和低調的樂景不同,這南塘是一個活得很高調的人。楊編輯就把他所知的南塘信息一五一十的告知了樂景。

    于是樂景便知道了這南塘出生地主家庭,後來家里送他去了日本念書,回來後也自繆自己為革命斗士,加了幾個集會,和一些志同道合之輩號召華夏要學習大日本帝國的先進技術和制度,並表示為了讓日本這個先進文明國家幫助落後貧窮的華夏,華夏政府應該和日本多簽幾個互惠條約,像東北那邊的邊緣土地直接給了日本也沒什麼關系,一切都是為了日中友誼嘛!

    用後世的話來說,這人是個資深精日,是個甘做日本舔狗的漢奸。也就怪不得他能做出這樣顛倒黑白恬不知恥的文章了。

    在不知道南塘是個怎麼樣的人前,樂景對他惡毒的話語還能做到一笑置之,然而如今他卻感到惡心起來,被這樣陰溝里的老鼠大放厥詞的滋味可並不好受。

    樂景便請求楊經綸給他多收集幾篇南塘平日的文章來,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他要多多研讀以便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想他在後世在網上不知道見過多少鍵盤強者和沙雕網友,這次只要把這兩個群體的特長結合起來,保證要讓南塘這個筆名成為漢奸、精日的代名詞!

    心里有了章程,樂景也就不管這幾日報紙上的風風雨雨,也不管這幾日南塘在報紙上的瘋狂叫囂,開始專心籌備接下來的連載文章。

    也要多虧南塘給了他啟發,樂景就把這次白雪狗眼看到的主人公定為了一名漢奸。

    樂景裝模樣的在心里感嘆道,你說巧不巧,這位漢奸的名字呀,也叫南塘!這可真是太巧了不是嗎?

    樂景是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寫文章,李淑然雖然認得很多字了,但是距離閱讀報紙還有一定的距離,加之她平時也只會買刊有樂景文章的《文學報》,所以竟是全然不知外面的風雨,照常上學學習。

    然後沒過幾天,小姑娘就哭著跑回來了。她哭的很慘,一抽一抽的,臉色煞白,全身都在控制不住發抖,好像被什麼東西嚇慘了似的。

    “這是怎麼了?”樂景摸了摸她的頭,低聲哄到︰“不哭不哭,哥哥在呢,有什麼委屈和哥哥說,哥哥為你做主。”

    ps:書友們我是者少年夢話,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听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微信右上角"+"->添加朋友->選擇公眾號)->輸入︰zhaoshushenqi(長按三秒復制)搜索,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卻不料听了他這句話,李淑然哭的更傷心了,她語無倫次地說道︰“我、我,對……對不起,哥哥,都是我的錯,是、是我的錯,嗝。”

    小姑娘看向他的目光又羞又愧,還帶有醒目的怒火,因為哭的太厲害開始控制不住打起了哭嗝,這讓她看起來可憐到都有些可愛了。

    樂景好不容易才安撫下了她,然後從小姑娘的嘴里得知了一個讓他無語凝噎的真相。

    他之前也好奇過,他和南塘無冤無仇,那南塘為何跟只瘋狗一般咬著他不放。要知道雖然罵樂景的人很多,但是都還淺嘗即止,民國文人們說話雖然尖刻,但還是懂得凡事留一線的道理,像南塘這般說話的那可真是跟人結了死仇了。

    原來原因竟是出在李淑然身上。

    前些日子,樂景沒有放在心上的那個李淑然的追求者,就是南塘。南塘向李淑然求愛不成,惱羞成怒,就盯上了勢單力薄的李景然兄妹。

    樂*文書*屋"我靠嘴炮刷boss[快穿]"最新章節請訪問 https://../159/159934/ </p>

    樂景之前只听車夫說是一個有錢人家的少爺在追求李淑然,就想當然的以為他的年齡和李淑然差不多。那南塘可二十五歲了!

    李淑然雖然長相秀麗精致,但是身形還沒抽條開,臉上還有些嬰兒肥,全身還沒脫離孩子氣,換而言之就是還沒怎麼發育!

    行叭。

    既漢奸精日後,南塘戀.童.癖的帽子也是沒得洗了。

    這邊今年十三歲的李淑然捂著自己一團孩子氣的幼嫩臉頰,哭的上氣不接下氣︰“哥哥,對不起,你罵我吧,我就是個紅顏禍水……”

    樂景︰……

    一秒記住域名:"."樂*文書屋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