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靠嘴炮刷boss[快穿]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15.民國之寫文(14)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看著李淑然哭得無比淒慘的模樣,樂景在心里嘆了一口氣。

    其實這件事的發生他自己也有一定的責任。

    他美名其曰不想干涉李淑然的人生,讓她自己做決定,其實歸根到底不過是因為他不在乎罷了。他雖然挺喜歡李淑然這個天真溫柔的女孩子的,也早就決定要替李景然履行照顧她的責任,但是要說他對李淑然有多深的感情,那就不見得了。

    他會保證李淑然擁有優渥的物質環境,也會給其基本的關心和愛護,但是也就僅此而已了。如果是一位真正關心妹妹的哥哥,在听到有哪個混小子在追求自己的寶貝妹妹,不說生氣也會擔憂,絕不會像樂景那般不以為然。

    樂景並不認為自己做錯了,哪怕到了現在他也不覺得他和李淑然的關系已經親近到要由他來肩負她的人生,但是看到小姑娘以為自己連累了他所以哭得那麼淒慘,樂景還是心弦微松,嘆息道︰“這件事和你沒有關系,你也是受害者罷了。惡人做惡事是不需要理由的,好人不必為惡人的罪行而感到自責,這才是如了惡人們的意。”

    想起剛剛小姑娘捧著稚嫩的笑臉哭斥自己為紅顏禍水,樂景眼中就染上零星笑意,這個畫面實在是太過喜感了。

    不過笑過後,他還是認真告誡李淑然︰“所謂紅顏禍水之說不過是自古以來男權社會里的男人們用來轉移責任以掩蓋自身無能的卑鄙發言罷了,為了逃避責任而把家族的衰落乃至王朝的覆滅都推到了幾個女人的身上,這是極不負責任的卑鄙之言,我認為在華夏幾千年的男權社會里幾個女人是絕不會擁有那麼大的能量的。”

    如果現在是漫畫的話,李淑然的雙眼恐怕已經變了蚊香眼。

    樂景笑著搖了搖頭,知道此時對李淑然說這些還為時尚早。

    他沉吟一會兒,對惶惑不安的李淑然說道︰“你不用顧慮那個南塘,哥哥自有辦法對付他,這幾日哥哥給你請假,你就先在家里學習好了。”就讓他好好會會這個南塘吧。能一次性把他們兄妹二人得罪個徹底,那人也是個人才。

    听了樂景的話李淑然奇跡般平靜了下來,她相信哥哥既然這麼說了,就一定會有解決辦法的。雖然哥哥說不是她的錯,可是這次她的確給哥哥添了麻煩。

    在起初那個壞人過來邀請她吃飯時,她立刻敏銳地察覺到了那人不懷好意,所以對于他的邀約一直持抗拒態度。車夫建議她把這件事告訴哥哥,卻被她給回絕了。他們兄妹兩人在這北平無依無靠,哥哥生著病還要趕稿掙錢,她實在不應該因為自己的事來麻煩哥哥,她只要一直躲著那人,大庭廣眾之下那人還能搶走她不成?可誰能想到那個壞人這般下,竟然把主意打到了哥哥頭上,還、還……說了那種下流惡毒話!

    哥哥雖然不怪罪她,她卻不能原諒自己。是她太沒用了,所以才會一直給哥哥添麻煩,她一定要好好學習,早點變得有用起來,到那時候就輪到她幫哥哥啦。

    ……

    又到了楊經綸一周一次前來收稿的日子,這次他不僅收到了《狗眼看人低》的第三篇,還額外收獲了幾篇不同風格不同題材的文章,放在最上面的就是一篇名為《奇人南塘》的人物小傳。

    楊經綸︰???

    樂景睜著一對熊貓眼,打了個哈欠,神情難掩疲憊,“拜托先生幫我把這幾篇小文章轉投給其他報社了。”這幾日他徹底爆發了所有潛能,連夜趕稿,才將將把這數篇文章完成。也是多虧了有南塘做《狗眼看人低》漢奸原型的緣故,他幾乎沒費什麼力氣就成稿了,這才有功夫搞那討伐南塘的“檄文”。

    楊經綸臉色微變,脫口而出問道︰“先生對我們報社有哪里不滿意嗎?”他心念電轉間就想到了這幾日報紙上針對樂景的罵聲,自認為明白了原因所在,不免有些羞慚,“這件事是我們報社沒能保護好先生……”

    “我不是怪你們,你看看文章內容就知道了。”

    這幾篇文章題材不同,文風不同,筆名也不同,但是毫無例外都是圍繞懟南塘而寫的。樂景這些日子研讀南塘平日的文章還是頗有心得的,文章內容對南塘的辛辣嘲諷也是結合南塘平日文章內容展開的。

    就比如南塘曾經在一篇雜文里說日本人講文明懂禮貌,華夏人粗俗堪是劣等民族。于是樂景就在《奇人南塘》里這樣說道︰【那個東瀛雛.妓見了南塘翻了個白眼,南塘想,東瀛人不愧是講文明懂禮貌的上等民族,就連妓.女都相比華夏的妓.女體面尊貴些。南塘平日最愛的是那沒來葵水的幼.女,要他來說這樣的女人才是真正純潔的女人。偏偏華夏的雛.妓血脈劣等,太過媚俗,哪里有東瀛雛.妓高貴剛烈………雛.妓已經停止了掙扎哭鬧,南塘很是驕傲,知道自己已經征服了這個純潔的東瀛雛.妓,他忍不住對心愛的東瀛雛.妓說道︰“你快點長大,將來給我生孩子,用你身上的高等血脈來沖淡我自身血脈的低劣卑賤,這樣我們的孩子血統天然會比所有華夏人都尊貴哩。”】然後樂景又在後面加了個括號,說這些內容來源自南塘的哪些文章,南塘都在文章里說了什麼話。

    那南塘不是說樂景因為不舉心里變態嘛,樂景是個厚道人,做不來污人清白的事,所以他就“實事求是”地把南塘寫成了一個有著嚴重性.癮,酷愛玩弄幼.女的精日漢奸。

    他還改編了南塘的幾首詩用于文中。

    比如南塘就在自己的詩歌《別東瀛》寫到“在東瀛香甜的空氣里,我甘願做一株幸福的野草。”樂景就給改寫成︰“在東瀛香甜的廁所里,我甘願做一條幸福的蛆蟲。”

    總之,樂景充分發揮他從後世鍵盤俠和沙雕網友那里學來的辯論技巧和聰明才智,把他們通通用到了南塘身上。在樂景的不懈努力下,任何看過這些文章的人都會自動把南塘和戀.童.癖,性.變.態和日本漢奸聯系在一起。

    楊經綸看了幾行文字,眼中就閃過一絲恍然,待到通讀全文後,他更是忍不住用敬畏的眼光看向樂景。

    如果南塘的罵人水平是中學生級別的話,那麼眼前這個少年的罵人功力可就是教授級別了!

    如今楊經綸心里只有慶幸,慶幸他還沒來得及把自己找人寫的辯白文章登報幫李先生懟回去,有先生這幾篇文章珠玉在前,他準備的那幾篇文章只能說是班門弄斧了。

    楊經綸望著樂景,仿佛看到民國嘴炮屆又冉冉升起了一顆新星。

    既然手下者都這麼給力了,楊經綸自然也不能掉鏈子,當下就拍胸脯保證道一定會把這幾篇文章以不同筆名刊登在不同報紙上,保證把那南塘罵的滿嘴找不到牙!

    ……

    鄭宜梁重重放下筷子,只覺得嘴里沒滋沒味的。

    妻子看了他一眼,“怎麼不吃了?”

    鄭宜梁氣呼呼道︰“不吃了,氣都氣飽了,還吃什麼吃。”

    妻子白了他一眼,懶得慣他那臭脾氣,自顧自大吃大喝。

    反倒是鄭宜梁沉不住氣了,絮叨道︰“你瞧瞧那個鱉孫在報紙上說的什麼話!說什麼‘這樣的文章竟然能引來鄭宜梁先生的贊揚,我竟也不知是什麼緣故了’,他這狗.娘養的這是什麼意思?這不是在造謠說老子是收了守夜人的錢才為他說話嗎!干!他娘的小畜生,生兒子沒屁.眼!”

    妻子放下碗說道︰“人家可沒這麼說,你就算罵他,人家也只會說你鄭宜梁堂堂大學教授踫瓷新人,平白給那黃毛小兒增添了關注度,這才是如了他的意。”她幽幽看著鄭宜梁︰“你好歹也是為人師表,能不能別動不動張口罵娘,說話文雅一點?這要讓你學生听到還了得?”

    鄭宜梁冷哼一聲,他當然明白妻子說的話有道理,所以這幾日才沒有在報紙上和那黃毛小兒展開罵戰,可是這樣讓他默不聲又實在是憋屈的很。

    “爹!爹!”大兒子滿臉笑意,興奮地跑進屋里。

    鄭宜梁冷下臉,很有嚴父派頭地斥責道︰“你也不小了,這般冒冒失失像什麼話!”他剛想把兒子罵了個狗血噴頭出口惡氣,就見發妻別了他一眼,到口的話硬生生被他咽了下去,他咳了一聲,板著臉問道︰“什麼事?”

    “爹,你看報紙上刊登的文章,守夜人把那南塘罵了個狗血噴頭!”

    鄭宜梁一听,立刻劈手從兒子手里奪走文章,目光饑渴地在文間巡視著,越看越是眉飛色舞。

    “在東瀛香甜的廁所里,我甘願做一條幸福的蛆蟲。”這位嘴炮高手忍不住念出聲,高興的拍了一下桌子,老懷甚慰道︰“妙啊!”

    沒想到這夜人文風竟然如此多變,在脫離了《狗眼看人低》的嚴肅正經後,他寫起詼諧諷刺文也很有味道。至于為什麼知道這些披著不同筆名的文章都是守夜人寫的……廢話,他又不傻!這南塘最近得罪的人也就他和守夜人了,這些文章不是守夜人披馬甲寫的還能是誰寫的?

    鄭宜梁樂道︰“守夜人兄弟這話簡直是說進老子心里去了!真他娘的帶勁兒!夠爺們!老子真想會會他!”

    妻子幽幽嘆了口氣,死活不明白丈夫一個文化人怎麼說話跟個土匪似的。

    ps:書友們我是者少年夢話,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听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微信右上角"+"->添加朋友->選擇公眾號)->輸入︰zhaoshushenqi(長按三秒復制)搜索,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這邊鄭宜梁為樂景的文章擊節叫好,而那邊的南塘則是狂怒地差點掀了桌子。

    南塘真名唐楠,平時自認是個絕頂文明之人,這次卻被守夜人在文章里給寫成了污濁猥瑣之輩,怎麼能不讓他驚怒不已?

    “唐大哥這是怎麼了?報紙上說了什麼嗎?”

    唐楠抬眼對上少年好奇的雙眼,勉強扯出一個笑容︰“沒什麼,只是一個小人在報紙上罵我罷了,所謂的人紅是非多,我都習慣了。”

    那少年理解地點了點頭,“我上京前,父親也說過唐大哥是年輕一代里頂出色的才子,又留過洋,見多識廣,讓我這次來要多和唐大哥學學呢!”

    “蒙伯父抬愛了。”唐楠臉色好看了一些,拿捏架子裝模樣的訓話道︰“雖比不上東瀛諸校,但是那開明中學也算不錯了,你能考進那里,定要勤勉學習,如此方才能不墜你奉天李家之名。”

    樂*文書*屋"我靠嘴炮刷boss[快穿]"最新章節請訪問 https://../159/159934/ </p>

    ……

    樂景絲毫不知原身繼母的親子已經來到了北平求學,並且還和南塘這個攪屎棍攪和在了一起,此時他正在忙著查看讀者來信。

    自《狗眼看人低》連載以來,就有許許多多的讀者來信寄向了編輯部,楊經綸幫他收納規整後,就把其中一些比較有代表性的來信交給了樂景。樂景不僅需要看,還需要給讀者進行回信。

    在連續寫了幾封“謝謝你喜歡我的文章”之類的官樣回信後,樂景拆開了一封特別的來信。

    寄信人是一名妓.女。

    一秒記住域名:"."樂*文書屋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