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北涼王前傳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52章 《雷海震凝劍訣》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今日狀態不佳,勉力奉上保底3000字1章,望各位書友見諒。向各位推薦兩本新人作者寫的書《武戰道風雲再起》《審判之決》這兩本書都是新人作者寫的,新人寫書不易,這周《北涼王前傳》上了推薦位,老漢就順便幫幫新人作者,其他追讀《北涼王前傳》的書友們,你們要是也有寫書的作者,也可以把你們的書名發在書友圈,老漢也會替各位打個廣告的。另外再推薦兩本大神寫的精品好書《我是勤行第一人》和《差佬的故事》兩本書都是精品中的精品,一本是寫美食的,一本是寫香港警隊的,兩本書都非常好看。)

    拓跋金剛執意要斷吳半縷秀發,

    徐見再勸無用,也是徹底豁了出去,他把四十九、一百二、三千,全部召喚了出來。

    此時的徐,血貫瞳仁,雙目赤紅,一副拼命三郎的架勢。

    拓跋金剛雖然嘴上說徐再阻攔于他,他就對徐不再手下留情,

    可事到臨頭,讓他真對徐痛下殺手,他也做不到。

    草原上的漢子,最是恩怨分明,再怎麼說,徐也兩次救了蕭雌凰的性命,

    而且,拓跋金剛對徐,也屬實有愛才之心。

    “拓跋佛母大婚的前一日,因練功走火入魔,而傷了肝經。”

    “在她身懷六甲之時,又因誤動胎氣,而差點小產。”

    “蕭雌凰兩歲時,照顧她的兩名宮女,身染天花,”

    “若不是這兩名宮女無意間得罪了她們的頂頭上司,在接受杖責時,恰巧讓行刑的宦官發現她們身染天花,蕭雌凰在兩歲的時候,就會被她們傳染上天花,不治而亡了。”

    “在之後的十三年里,蕭雌凰平均每年都會遭遇一次足以致死的意外。”

    “另外,上次我們突厥暗牙的人,之所以能那麼順利的就把蕭雌凰從北漭擄走。也是因為有人匿名為我們了情報,並且在暗中刻意為我們制造了出手的機會。”

    “我上面說的這些意外,都是出自同一個人之手。”

    “拓跋金剛,你應該能猜得出,我說的那個人是誰吧?”

    “你不要問我要什麼證據,明白告訴你,人證、物證,我都有,但是,這些我都不會交給你。”

    “我的身份,你是知道的,我阿史那飛燕說的話,就是如山的鐵證。”

    阿史那飛燕的話,如晴天霹靂一樣,把拓跋金剛霹得呆立在當場。

    拓跋金剛知道,阿史那飛燕除了是突厥暗牙的掌權人之外,她還是突厥隱牙的首領。

    在情報刺探方面,普天之下,突厥隱牙認第二的話,天下十一國,就沒人敢認第一。

    拓跋金剛身為至尊強者,阿史那飛燕到底是不是在說謊,他從她的氣機流轉上,就能感應得出來。

    雖然,阿史那飛燕沒有把那個幾次三番暗害拓跋佛母和蕭雌凰的人的名字說出來。

    但只要有點腦子的人都能听出來,她說的那個人,就是拓跋金剛的妹妹拓跋觀音。

    “吼——!”

    拓跋金剛呆立良久之後,仰天發出一聲如獸吼一樣的痛苦長嘯之後,便身形拔起,一路絕塵的沖出了神威城。

    拓跋金剛的離開,解除了徐和吳的危局。

    阿史那飛燕眼含輕蔑的看了一眼孤身一人的拓跋觀音,

    直到此刻,她都沒有意識到,自己前後兩次相助徐,除了是想讓拓跋兄妹不爽之外,

    更多的,還是因為她在意徐的安危。

    讓阿史那飛燕感到意外的是,孤身一人的拓跋觀音,不但沒有離開,反倒從腰間抽出了一把軟劍,要出手挑戰吳。

    阿史那飛燕每次見到這把劍名‘慈悲’的軟劍,都會嘲笑拓跋觀音表里不一,

    明明是一個冷血無情的女人,卻取名觀音,

    明明是一把殺人無數的凶劍,卻取名慈悲。

    她稍一轉念,就想明白了拓跋觀音為什麼明知不敵吳,卻還要在拓跋金剛離開之後,挑戰吳的原因了。

    就算拓跋觀音有千般的不對,萬般的不好,拓跋佛母畢竟已經不在人世了。

    蕭雌凰又僅有三年不到的壽命,

    到那時,拓跋觀音就是拓跋金剛在人世間唯一的至親之人了。

    拓跋金剛雖然離開了,但他的余威猶在,

    以他重視親情的個性,絕不會放任拓跋觀音不管,

    別看拓跋金剛離開了,但阿史那飛燕敢打賭,這個自大狂此時一定就藏身在附近,

    拓跋觀音一旦出現危險,他絕對會在第一時間現身相救。

    拓跋觀音就是篤定了這點,才會有恃無恐的挑戰吳。

    以這個女人的心性,不管是光明正大的武道對決,還是用陰謀詭計暗算,只要能殺死吳,她都會無所不用其極的。

    她是想在此時能絕對保證自身安全的情況下,試探出吳劍招和劍意,了解清楚吳的虛實,做到知己知彼,以圖其後。

    在阿史那飛燕思考的間隙,拓跋觀音已經與吳斗在了一起。

    提到軟劍,一般練武之人,對這種輕快敏捷軟兵器的印象,都是易學難精,殺力不足。

    此為大謬,

    軟劍雖然劍身偏軟,不適合劈砍,但它揮動起來,可以和鞭子一樣迅捷刁鑽,

    即使一擊未中,也可以利用抖、甩、纏、繞等方式,餃接前招,讓人防不勝防。

    而且,擅用軟劍之人,出招之時,講的是軟劍豎用,

    軟劍豎用之時,其劍勢如波似浪,其劍尾越是細窄,所能達到的速度就越快。

    拓跋觀音這把慈悲軟劍的劍尾,細如嬰兒尾指,其劍尾振速之快,可至一息兩百振之多。

    這把慈悲軟劍,在拓跋觀音手里,動若江上巨鱷、空中飛鷹,靜似崖間松柏、鎮山巨石。

    拓跋觀音使出了渾身的能耐,一招緊似一招,一招快似一招,

    就連她自己都沒有想到,她今天的狀態竟然如此之好,

    隱約間卡了近三年的劍道瓶徑,竟然有了松動突破的跡象。

    拓跋觀音打得興起,吳的心里卻暗自吃驚,

    她吃驚的不是拓跋觀音軟劍用得厲害,

    吳吃驚的是,拓跋觀音所用的軟劍劍招和劍意,竟然有吳家劍陵祖傳軟劍的劍法路數在其中。

    吳家祖上曾有一位擅用軟劍的劍首,創出過一套《雷海震凝劍訣》

    這套劍訣的要意為「來如雷霆收震怒,罷若江海凝青光」

    習此劍訣者,需精、氣、神高度集中,

    並在軟劍豎用的圈、打、刺三種基礎攻擊手段上,追加了劃、鎖、振、閃、點五種更為刁鑽難防的攻勢劍招。

    並且,《雷海震凝劍訣》中,還有一套專修眼力的內功心法,

    因為《雷海震凝劍訣》較之普通的軟劍劍招,變化更加繁瑣詭異,

    要發揮出這套劍訣的全部威勢,必須心明眼快,有異于常人的眼力,

    這樣才能在電光火石之間,一眼判斷出自己和敵人的攻擊點位,

    讓軟劍在不同的位置節點,發揮出不同的進攻效果,出其不意、攻敵不備。

    本來,吳完全可以在三招之內,就將拓跋觀音擊敗的。

    正是因為拓跋觀音使出了這套吳家祖傳的《雷海震凝劍訣》,

    吳為了確認她用的劍招,到底是不是吳家劍陵祖傳的那套軟劍劍訣,她才會以招喂招的和拓跋觀音打了近三十招的時間。

    在二人打到第三十招的時候,

    吳終于確定了拓跋觀音所用的這套軟劍的劍招和劍意,就是吳家劍陵祖上傳下來的那套《雷海震凝劍訣》

    並且,吳還確認出了拓跋觀音所使的這套《雷海震凝劍訣》是吳家劍陵祖脈第四房里,一位和吳非常親近的小姑姑獨家改良過的版本。

    吳清清楚楚的記得,那位吳馨姑姑獨家改良過的《雷海震凝劍訣》每招每式,都有回旋勾轉之力,

    並且,她在每式劍招的餃接轉換時,會額外附加三層疊振之力。

    吳記得,吳馨姑姑在五年前,離開吳家劍陵去東海觀潮,

    她希望能從潮升潮起之間,感悟天地自然的偉力,讓《雷海震凝劍訣》的劍意更上層樓。

    可這五年來,吳馨姑姑生不見人,死不見尸,沒有任何消息傳回吳家劍陵。

    吳家劍陵也曾多方打探,但始終沒有打听到任何關于吳馨姑姑的行蹤和消息。

    “吳馨姑姑現在何處?”

    大夏龍雀劍的劍尖點在拓跋觀音的眉心正中,

    吳的臉上隱現怒容,她的聲音不高,但卻如最鋒利的劍鋒,充滿殺氣。

    “馨姐如今,人在北漭帝都,我知道你接下來想問什麼,不用你問,我全都告訴你。”

    “馨姐現在過得很好,非常之好,用她的話來說,這五年寒暑,是她人生三十年里,過得最逍遙自在,最無拘無束的時光。”

    “馨姐還說,這是她從未有過的好,好到她樂不思吳家。”

    “你若是不信,此次秘境之行結束後,可以親自前往北漭帝都太子府,當面去向馨姐問個虛實。”

    拓跋觀音對于自己眉心處的劍尖,仿佛視若不見一般,她臉上的笑容,是那麼的真誠可親。

    最熟悉她的阿史那飛燕知道,這個女人笑得越真,她說的話就越不能信。

    “好,此次秘境之行結束之後,我會親自去見吳馨姑姑,若她果真如你說的那樣,是自願留在你那里,我會當做從來沒有見過她,為她保守秘密,全她自由。”

    “如果吳馨姑姑是因為被迫或是被騙而困在你那里,我會將你們北漭太子府……”

    後面的話,吳並沒有說完,

    因為,如果吳馨姑姑不是自願留在北漭太子府的話,

    她手中的大夏龍雀劍,會替她說出她沒有說出的那句話——斬盡殺絕、雞犬不留!

    ()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