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北涼王前傳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52章 一夜幾多人和事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今日狀態不佳,勉力奉上保底3000字1章,望各位書友見諒。向各位推薦兩本新人作者寫的書《武戰道風雲再起》《審判之決》這兩本書都是新人作者寫的,新人寫書不易,這周《北涼王前傳》上了推薦位,老漢就順便幫幫新人作者,其他追讀《北涼王前傳》的書友們,你們要是也有寫書的作者,也可以把你們的書名發在書友圈,老漢也會替各位打個廣告的。另外再推薦兩本大神寫的精品好書《我是勤行第一人》和《差佬的故事》兩本書都是精品中的精品,一本是寫美食的,一本是寫香港警隊的,兩本書都非常好看。)

    拓跋觀音走了,魎禪寺秘境之旅結束之後,她會在北漭大都為吳、為徐、為阿史那飛燕,安排一場饕餮盛宴。

    曹常卿和謝冰心,並沒有像徐解釋,他們剛剛為什麼沒有出手幫助徐迎戰拓跋金剛。

    有些事情,不需要說出來,大家都心知肚明;

    曹常卿和謝冰心與徐雖然相識日淺,但他們在神域城也算是共同經歷過生死的患難之交了。

    之所以,他們沒有出手相助徐,是因為他們兩個,一個代表的是西楚皇室,一個代表著南宋皇室和儒、商兩脈。

    牽一發而動全身,如果他們兩人貿然向拓跋金剛出手的話,很可能會造成國與國之間的沖突和矛盾。

    不過,這兩人雖然沒有直接相助徐,但他們在一旁觀戰的時候,也一直蓄勢待發,保持著隨時都能出手的狀態。

    雖然,就算他們五人聯手,也不是拓跋金剛的對手,但畢竟他們身在戰局之外,可以出其不意的攻擊拓跋金剛,也同樣可以圍魏救趙的去進攻拓跋觀音。

    拓跋金剛也是因為顧忌到後者,所以在和徐他們動手的時候,一直有所保留實力,防著曹常卿和謝冰心會突然對拓跋觀音出手。

    徐是個知道好歹的人,他不會苟責曹常卿和謝冰心沒有出手幫自己迎戰拓跋金剛,

    相反,他在心里還暗暗感謝曹謝二人在那種情況下,還能對他進行場外援助,為他分擔拓跋金剛的注意力。

    有感謝的,自然就有要算帳的,對于那個一直在暗暗積蓄力量,準備落井下石偷襲自己的顧劍堂,徐在自己的心里,也給他記了一筆黑帳。

    東城風波結束之後,接下來的日子,便有些乏善可陳了。

    一直到離開秘境的前一天,所有從神州祖地進入秘境的各方勢力,都很默契的沒有再發生什麼交集。

    大家各自做著各自的事情,多數時間,都會在那四塊示威石那里,去參悟感受古秦大帝留下的武道精義和戰陣變化。

    槍石上的槍招,被徐第一個參悟了出來;而腳石上的腿法,卻被大隋朝的隋珍公主參悟了出來。

    一輪明月,再度攀爬到了夜空之上,當太陽再次升起的時候,就是眾人結束秘境之旅,返回神州祖地的日子了。

    謝冰心被杜百策拉著講解百爭之道的精義;

    袁佐宗和易獨龍成了忘年交,臨別之際,易獨龍又傳了許多保命逃生的絕招給這個討人喜歡又沒有武者風骨的小家伙。

    曹常卿在客棧的小院里,擺了一副棋盤,左手執白,右手持黑,自己與自己手談對局。

    齊依依呆在自己的房間里,捧著羅盤,查算著什麼,她時而皺眉,時而展顏的樣子,專注而又俏皮。

    趙鈺邰和吳在客棧的另一個院子里,如往常無數個夜晚那樣,對練拆招,趙鈺邰發現小姐今天的劍心,有些心不在焉。

    吳桂領著兒子吳克,還站在北城那里參悟腿石,可憐天下父母心,就算是吳桂這樣的梟雄,也依然有猛虎顧子之心。

    他希望這個在各方面都沒什麼突出天賦的小兒子,至少可以多學到些逃生保命的功夫。

    高興被李鐺心給看得死死滴,這次魎禪寺秘境之行,在進入尾聲的這段時間,因為李鐺心這塊光頭膏藥的形影不離,他有許多謀劃,都沒辦法如願展開。

    不過,高興也承認,這一千年來,其實他還是挺懷念曾經和二哥兄友弟恭的那段時光。

    石軒真人依然很惆悵,海寬賊禿的《黑蓮金身》又小小的精進了一小層境界,補天觀的前途,無亮了啊。

    女相有甦,獨坐在閣樓窗前,她房間的桌子上,擺了一大壇神威城的特產——忘情醉,

    酒壇子的蜂蠟泥封,已經被拍開了,滿屋的芬芳,讓人聞之目眩,思之神迷。

    可是身穿一身大紅裙袍的有甦,卻滴酒未沾。

    也許,作為當世聖宗第二人的她,還無法做到像她師傅那樣,放下所有的喜怒哀樂;

    也許,她已經青出于藍,早就已經無情可醉,無情可忘了吧?

    趙常陵坐在李羲山的房間里,他原本是想過來和李羲山商量一下,在徐復起之前,如何把舊堡二十三隱兵麾下那些人馬,組建成一支百戰強軍的。

    沒想到李羲山這個浪蕩子竟然不在房中,趙常陵用腳後跟思考,都能猜到李羲山的去向,

    這家伙肯定又去撩撥那個一見他就火冒三丈的情魔公子——隋珍公主去了。

    唉,就是苦了那個叫大牛的憨厚少年了,兩邊都是他的恩公,夾在那兩個一見面就斗嘴的歡喜冤家中間,可是夠他左右為難的了。

    南唐女武神還在西城的高台上,一遍又一遍的打著那五式拳招,她的兩只潔白素手,此刻已變化了兩只隱隱閃光淡淡金光的金拳。

    每出一拳,她手上的金光便會耀眼一分,這是一個心中唯武一念的武痴,在她的世界里,除武之外,再無它物。

    顧劍堂原本是想去城東高台試試能不能再領悟出一種刀陣變化來的,

    臨出門前,卻被鼓角爭鳴雙 中的顧家老祖宗給阻止了。

    顧家老祖直言,就算顧劍堂再在神威城里呆上一年,也領悟不出刀陣的變化了,

    與其浪費時間去做那無用功,不如去和元本奚還有揚虎臣拉拉關系,

    朝中有人,好做官。

    這是顧家老祖宗告訴顧劍堂,把這七個字參悟明白了,要比會二十種刀陣變化,還管用。

    張角和阿史那飛燕,對桌而坐,兩個人都沒有說話,各自品茗思考著一些事情。

    伏省去見徐了,張角安排了張寶暗中保護伏省。

    這一次秘境之行,張角的存在感,相當之低。他這個人本身就是那種謀定後動,不愛出風頭的性子。

    阿史那飛燕對張角,一直看不透。她知道這個平時總是面帶溫和笑容,與人無爭的漢人,是心向突厥的,她沒有懷疑過張角對突厥的忠誠。

    但阿史那飛燕對張角卻從來沒有放下過戒備,不知道為什麼,這位對突厥忠心耿耿的大賢良師,總是給她一種十分危險的感覺。

    突厥隱牙和暗牙里面最好的探子,都被阿史那飛燕放在了張角兄弟三人的身邊,縱使是這樣,阿史那飛燕對張角,還是不放心,這是女人的直覺。

    這一夜,是東越駙馬贏東床最開心的一夜,因為他的妻子——長公主勾靈和他對飲談心,說了好多好多的心里話。

    神威城里某位半步超凡強者所釀的超凡醉,據說是聖人之下,飲之皆醉,贏東床一口氣喝光了三壇。

    長公主勾靈將丈夫扶到了床上,為他寬衣解帶,蓋好了被子,她自己卻披上了一件兜帽斗篷,離開了房間。

    在某處無人的僻靜角落,東越長公主與北魏國師——道僧相見,同時出現的,還有那位西漢的皇帝——北武藏。

    三個人以傳音入秘的方式,交談了一炷香的時間後,便各自隱入黑暗,分道揚鑣。

    長公主回到房間之後,寬衣上床,睡在了駙馬贏東床的身邊,不知過了多久,當長公主緩緩睡去之後,處在宿醉之中的駙馬贏東床,卻睜開了眼楮。

    他的眼里,沒有有一點醉態,贏東床在黑暗之中,凝視中熟睡的妻子,他的眼里有無奈、有寵愛,也有此生不悔的眷戀。

    拓跋觀音自從那日拓跋金剛離去之後,就再也沒有見到過她的這位親大哥。

    她知道,大哥是因為自己出手暗害大姐蕭雌凰和外甥女蕭雌凰的事情,對自己心有不滿。

    她也知道,在大哥的心里,大姐拓跋佛母排第一,外甥女蕭雌凰排第二,她拓跋觀音只排在第三位。

    她還知道,就算大姐不在了,蕭雌凰不在了,她拓跋觀音在大哥心里的位置,依然還是第三,那兩個人的位置,就算她們死了,也無人可以取代。

    但人死了,就只能是一段記憶,哪怕這段記憶再是刻骨銘心,也只能是一段沒有新內的回憶罷了。

    伏省和徐是在客棧的前廳大堂里見面的,兩人甚至沒有同坐一張桌子,伏省向店家要了一碗溫水,徐則是放了四個白面饅頭在桌上,下三上一,擺成了祭祀亡者用的香供的形狀。

    兩個人至始至終,都沒有說一句話,但是兩個人也都理解了彼此的意思。

    伏省用一碗溫水告訴徐,雖然君子之交淡如水,但他和徐現在的關系,還屬于尚有余溫的合作期,大家合則兩利。

    而徐用四個擺成上供形狀的白面饅頭告訴伏省,他和伏省之間,不存在什麼交情,早晚有一天,他會替大帥袁華報仇的。

    ()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