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北涼王前傳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55章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這章十二點前寫不完了,為了不斷更,為了那個連更30天的榮譽勛章,老漢先在這里發個本章的大致內容)

    秘境外這一個月內發生三件大事,一是灕陽,二是突厥,三是西楚。剩下的用老漢寫的另一個北涼番外頂上,大家先看一看。等老漢寫完這章,再重新修改過來。

    金色的陽光,灑落在金卡的龍鱗上,此時的金卡,仿佛就是那無比耀眼的金色朝陽。

    他是黃金龍族之主,也是龍族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傳奇級強者,更是龍族五大龍語法師之一。

    他剛剛在神聖大陸南部的帕斯加爾港,擊敗了他的夙敵——神聖精靈族的傳奇狂戰士加頓。

    “明明在神聖精靈一族中,擁有史上最高的自然親和天賦,偏偏非要揚短避長,不走自然祭司之路,卻選擇了就職狂戰士,掄戰錘的精靈,真是可笑。”

    (加頓呸!揮舞著牙簽兒法杖的傻大個巨龍,才更可笑。)

    金卡王子自言自語的呢喃道,即使只是無心之語,周圍的魔力元素,也在他的龍語加持下,極度活躍了起來。

    “唉——吾還未施全力啊。”

    已經化為人型的金卡王子,英俊得簡直如莫敦高原上,遠古壁畫中的神一樣,

    他那被海風吹起的金色長發,就像一道橫掛在帕斯加爾港上的金色瀑布,

    極遠處那上萬名來自神聖大陸各地的強者和貴族,或是被金卡此時所展現出來的神之俊美所吸引,或是還在回味著剛剛兩名傳奇強者傾力一戰的余威。

    一向以繁華喧鬧而出名的帕斯加爾港,在這一刻,仿佛只能听到一個聲音,

    那就是黃金龍族之主、神聖大陸南部最強的龍語法師、傳奇級別的強者——金卡輝耀羅迪爾獨孤求敗的嘆息聲。

    也許是金卡身為傳奇強者的執著求敗之心,感動了某位未知的神。

    也許是某位無所不能的位面主宰,被金卡如此臭不要臉的損色,給惡心到了。

    雖然起因成謎,但結果就是,金卡的願望成真了。

    帕斯加爾港,本是風平浪靜的海面上,突然浪起波翻,天空中沒有一絲烏雲,卻憑空生出了無以計數的閃電。

    每一道閃電過後,都會有一個黑點兒從空中落到海里,金卡和許多目力極佳的強者,都能夠看清,那一個個黑點兒,是人,黑頭發,黑眼楮的人。

    閃電出現的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落到海里的黑點兒也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金卡有心飛到近處去看看,但是身為傳奇級龍語法師的他,愣是被那一道道閃電的威勢壓迫得寸——步——難——行。

    金卡不但是傳奇級別的龍語法師,他還是黃金龍族之主,在神聖大陸上,金卡也是那種吃過見過的高端龍士。

    他敢向神聖主宰起誓,那些閃電帶給他的壓迫感,是他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

    就連泰坦雷族的神級強者——雷鳴基德道爾手中的泰坦雷族秘寶——遠古電斧,都及不上那些閃電的萬分之一!

    雖然金卡沒有被遠古電斧劈過,但是如果非讓他選擇的話,他寧可去挨神級強者手持遠古電斧的一百劈,也不願意被這些閃耀在帕斯加爾港海面上的閃電擦上一下。

    海面上的閃電整整持續了五個小時,

    五個小時後,帕斯加爾港的海面,再一次恢復到了晴空萬里,風和日麗的正常狀態。

    呃,不對,還是有一點點不同的。

    那就是帕斯加爾港的海面上,全是人!

    準確的說,應該是帕斯加爾港的海面上,全都是漂浮在水中的人。

    放眼望去,海面上的人,甚至要比帕斯加爾港的總人口,還要多出十倍。

    而且,這些被無數道,讓傳奇級強者都望而卻步的閃電,劈落到海里的人,竟然無一死亡。

    金卡早就注意到了,這些和神聖大陸東方人族一樣,擁有黑發黑眼的人類,在被劈落入海之後,並沒有驚慌無措的呼救,也沒有半點的迷茫恐懼。

    這些家伙就好像是訓練有素的士兵一樣,

    他們在落進海里之後,

    三人結成一組,

    五組結成一隊,

    十隊結成一團,

    十團結成一旅,

    十旅結成一軍,

    整整二十個軍,三十萬數的人類,以手相連,以身相依。

    金卡有種錯覺,這些家伙,縱然是漂在海里,也能和在陸地上一樣,不減半分戰力。

    又過了半個小時,那些讓金卡龍魂顫抖的閃電,始終沒有再次出現,我們的傳奇龍語法師金卡,在確定了那些閃電,不會再次出現之後,才敢飛過去探查究竟。

    金卡已經注意到,這三十萬人類里面,以最前方那個一身紫色盔甲的人最為特別。

    雖然他身在整個隊伍的最前方,但是那些一身黑色盔甲的士兵們,都在有意無意之間,把各自的氣息鎖定在那個帶著紫色面甲之人的身上。

    還有他身邊那上百個盔甲樣式和顏色,多有不同的人類,顯然也有不低的身份。

    以身作則,身先士卒嗎?有趣的人類。

    因為身上穿著金色傳奇套裝——傳奇之嘆法衣的緣故,金卡並不擔心這些水中的人類能傷到自己。

    所以,藝高龍膽大的金卡,懸停在了那些人頭頂十米的距離,這個距離已經在大多數禁咒魔法卷軸的攻擊範圍之內了。

    金卡沒有先開口說話,作為黃金龍族之主,作為龍族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傳奇級強者,作為龍族五大龍語法師之一,

    金卡覺得自己應該展現出一位傳奇級強者的驕傲和矜持,這樣做沒毛病。

    “黃龍仕,你不是號稱精通百族之語嘛,去探探這個金毛小子的海底。”

    那個穿著一身紫色盔甲的人,對他身邊一個穿了一身黃色寬大錦衣的中年人命令道。

    “你們這群粗胚偽儒看到沒有,只有像黃某這樣精通百家之學,百族之語的真名仕,才是吾王真正倚重之人。”

    “某些曾對黃某出言不遜,態度惡劣之人,心胸寬廣如海的黃龍仕大人,給你們十息的時間向我誠心慚悔,說不定黃某會大發慈悲,只將你們扒皮拆骨,不取性命。”

    那個被叫作黃龍仕的中年人,一邊說話,一邊緩緩的將身子升出了海面,

    在金卡的眼里,這個人沒有借助任何外力,也沒有使用任何魔法或是道具,就那麼神奇詭異的從海里緩緩的將身子升離海面。

    “黃龍仕,我只給你三息的時間,要麼接令辦事,要麼我就要放薺武夫了。”

    紫甲人的聲音沒有任何感情,但是黃龍仕听到他說‘放薺武夫’四個字時,本是緩緩升離海面的身子,突然化做了一道黃色的流光,瞬息之間就出現在了金卡的面前。

    這麼快的速度,是傳奇級的刺客?

    看來自己預估錯了,這個黃衣中年人,才是下面這些人類中的最強者。

    既然來者也是一位傳奇級的強者,那自己這個南方的地主,就應該展現出一名上位龍族應有的禮儀,先開口和他打個招呼吧。

    “hanareyou弄啥 ?”

    還沒等金卡開口,一直自詡精通百族之語的黃龍仕,就搶先開口和金卡打了個招呼。

    “”

    金卡沒有听懂對方說的是什麼,但不知道為什麼,他總是覺得這個傳奇級刺客說的話,和南方鄉下的某種俚語方言,特別的相似。

    “薩瓦迪卡,思密達。”

    見對方沒有反應,胸懷錦繡的黃龍仕又換了一種更加小眾的異族之語。

    “咳,吾乃黃金龍族之主——金卡輝耀羅迪爾,不知閣下因何來此?”

    金卡雖然還是沒有听懂對方在說什麼,但這並不妨礙他以王族龍語,向對方表明自己的高貴身份。

    “以庫,以庫,咪西,咪西?”

    黃龍仕突然感到後脖梗子有些發涼,貌似自己剛才把牛吹大了,對方說的話,很可能是第一百零一族的語言。

    “吾乃黃金龍族之主——金卡輝耀羅迪爾,閣下因何來此?”

    金卡見對方說的話,都是自己從來沒有听過異族語言,便用元素共鳴之語,傳遞出自己暫時對他們沒有惡意和敵意的詢問。

    黃龍仕沒有听懂對方在說什麼,但是身為陣法和術法大家的他,卻敏銳的感知到了附近的天地元氣,突然間變得極為活躍。

    想玩兒陰的,偷偷布下符陣嗎?

    瞎了你小子的足金狗眼,說到陰人,除了李羲山和徐那兩個混淡之外,黃某敢認第四,就沒人敢認第三。

    初到陌生之地的黃龍仕,警惕之心有些過盛了。

    當然了,不管是在哪里,仇家遍天下的黃龍仕,都會時刻留有足夠的警惕之心,別說有些自矜身份的金卡,在元素共鳴之中傳遞出的,只是隱而不顯的小善意。

    就是金卡笑得陽光燦爛,釋放出最大的善意出來,天下皆仇的黃龍仕,也會覺得他是黃鼠狼帶著卷餅、蔥絲、甜面醬給唐老鴨拜年——沒安好心。

    一是為了確保自身安全,二是為了掩蓋自己溝通失敗的事實,黃龍仕再次身化流光飛回到了紫甲人的身邊。

    “王上,此子雖是人形,卻乃大妖化形,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黃某與其好言相詢,他卻要我等獻上一萬軍中袍澤給他,以作血食。”

    “黃某斥責他,既已化形為人,就當為善守正,多行功德之事。如此才能安渡天劫,問鼎大道。”

    “可惜,好良言難勸該死的鬼。他竟然無視吾王神威,無視眾家兄弟勇武,無視我大軍兵鋒,不但對黃某惡語相向,還暗中調動天地元氣,欲偷布符陣,暗算黃某。”

    “這種山精野怪,黃某本可在翻掌之間,就將斃其于掌下。”

    “但作為吾王帳下最耿直忠誠之臣,未得王上之令,黃某便是再有心殺賊,也不敢擅作主張。”

    “此子是殺是留,還請王上定奪。”

    對于黃龍仕這一番大義凜然的慷慨陳詞,紫甲人連半個字都不信。

    當本王是傻子嗎?

    你叨叨叨的就吭刺了三句話,

    他嘰里呱啦的就白話了兩句話,

    你倆合在一起,沒聊上十秒,能聊出這麼多內容?

    耿直忠誠?這四個字你黃龍仕認識嗎?

    不過,剛剛天地元氣的異動倒是真的,頭上這家伙是大妖化形也不假,只不過他身上沒有半點生魂煞氣,

    所以,什麼索要萬人以作血食的話,應該是黃龍仕瞎掰的。

    但是,到了這個人生地不熟的所在,有這麼一個化形大妖做向導的話,應該可以盡快了解到此地的情報。

    “來人,與我將這個化形的大妖,生擒活捉下來。”

    紫甲人決定,先把金卡這個傳奇強者抓住,再說其他的事情。

    “哇呀呀呀!金毛小子,薺武夫在此,速來領死!”

    紫甲人話音剛落,在他身邊有一手持長柄大斧的精壯中年漢子,暴喝一聲就沖上了天空。

    壯漢飛到金卡面前,二話不說,摟頭蓋頂就是一斧。

    金卡感覺自己整個龍都不好了,

    我和你們客客氣氣的說話,你們這幫來歷不明的家伙,一個剛說上三句話,就鬼喊鬼叫的飛跑了。

    另一個更加失禮,竟然招呼都不打,就開戰,北方的蠻族,都比你們有教養,懂禮貌。

    不過,沒想到這個中年漢子,竟然也是傳奇級別的強者,狂戰士嗎?

    正好剛剛和神聖精靈一族的加頓,沒有打過癮,希望這個和加頓一樣掄斧子的家伙,堅持的時間能長一些。

    風語之息;

    力場阻滯;

    元素親和;

    火焰豪灸;

    冰凌霜爆;

    金卡不愧是龍族五大龍語法師之一,一般的傳奇級法師,頂多只能瞬發3個7階卓越級魔法,可是他一出手,便是5個7階卓越級魔法。

    而且,這5個卓越級魔法,有守有攻有輔助,彼此相輔相成,環環相扣。

    他先是用風語之息為自己施加了敏捷輔助,龍族本就是以肉身的高防、高敏而著稱。

    施加了風語之息後,金卡幾乎沒費什麼事,就輕輕松松的躲過了薺武夫的第一斧。

    緊接著,他對薺武夫施加了力場阻滯,降低了他的敏捷,這讓金卡與薺武夫之間的距離再次拉遠。

    雖然,肉身對拼,金卡也不畏懼這個人族的同級狂戰士,但傳奇法師自有傳奇法師的驕傲。

    所謂的近戰法師,都是些野蠻而又缺少禮儀教養的粗鄙之輩。

    元素親和,是提升金卡對元素的親和性,為之後的兩大殺招作預熱輔墊。

    火焰豪灸的上千度高溫灸烤,再餃接上冰凌霜爆的零下百度極凍。

    一熱一冷之間,所造成的傷害數值,甚至要超過許多普通的6階大師級魔法。

    金卡身為傳奇級別的龍語法師,能施放的魔法中,威力最大的要數4階傳奇魔法。可是他最為得意的,卻是這套組合連續技一般的7階卓越級魔法。

    剛剛和神聖精靈加頓的那一戰,他就是用這套組合連擊魔法,遠程消耗掉了加頓四成的斗氣,然後以一招4階傳奇魔法——黃金風暴,定鼎勝局的。

    那個和加頓同一職業的人族狂戰士,現在一定非常懊惱和無奈吧,這種打又打不到,躲又躲不開的感覺,是那些近戰野蠻人最討厭的了。

    讓偉大的金卡看看,那家伙現在是不是和加頓一樣的憤狂煩燥吧。

    呃,那是什麼鬼?

    寒霧和硝煙散去之後,金卡沒有看到那個人族狂戰士憤怒無奈的表情,而是看到他正一臉慈愛平和的與一個手拿鐵錐的少年,正在切磋戰技。

    “哥,大將軍讓您回去。”

    “為什麼?”

    呃鐵錐少年有些無語,為什麼讓你回去,你自己心里沒數嗎?

    每次對敵,你都不留活口兒,大將軍說了,要生擒活捉,你把人劈死了,是要受軍法處置的,軍律司的趙常陵,早就想給你小鞋兒穿了,哥你不知道嗎?

    “當國,你的九逝魂又精進了不少。”

    “和哥你比起來,還差的遠呢。”

    “混帳,薺家男兒當有強者之心,薺當國你之所以到現在還停滯在超凡之境,就是因為你缺少舍我其誰的強者之心。”

    “來、來、來,讓大哥用千里目,幫你好好的開開眼界。”

    薺武夫完全忘了自己之前要陣斬那個化形大妖的事情,他在空中揮舞著手中的大斧——千里目,與他的親弟弟薺當國戰在了一處。

    “人類,不管汝等來自何處。你們的無禮和傲慢,都已經激努我了。”

    “稍後,當你們行走在冥界亡者之路上的時候,再為汝等的愚昧而慚悔吧。”

    金卡真的生氣了,跟誰倆呢?拿龍族之主不當干部嗎?

    幻想鄉的風中之神,

    執掌自由意志的主宰,

    以吾金卡輝耀羅迪爾之名,

    請您降下神威,

    讓世人銘記您的榮耀,畏懼您的憤怒,遵從您的意志,

    黃金風暴,降世!

    整個帕斯加爾港的風元素之力暴動了,數以百萬計的風元素之力,在金卡的頭頂,匯合凝聚成了一個與金卡同等大小的人形颶風。

    金卡高高舉起手中的金色傳奇套裝——傳奇之嘆法杖,一道金黃色的魔力本源,從傳奇之嘆法杖上射出。

    那是黃金龍——金卡的魔力本源,4階傳奇級魔法,施放的必備條件之一,就是必須要以魔力本源之力,作為最後的啟動鑰匙。

    那個與金卡同等大小的人形颶風,被注入了金卡的魔力本源之後,就好像化身為了超級戰斗民族的三亞人一樣,變身成了金色的人形颶風。

    (老漢沒打錯別字,是為了避免版權糾分,懂的自然會懂,不懂的,說了你也不懂。)

    金色的人形颶風,向著海面上的那三十萬人,俯沖而下。

    如果,讓他沖到海面上,那在傾刻之間,本是風平浪靜的海面上,就會刮起一股能撕碎一切的金色風暴,

    就算是帕斯加爾港附近,傳奇級海魔獸中,防御力最強的岩島鯨,被完全爆發的金色風暴擊中,也會傷重到,必須養上個十年八載,才能恢復傷勢的地步,

    更何況是一群普通的人類了。

    (三十萬大軍表示不服我們還沒出手呢,你怎麼知道我們普通了?)

    “哼,二品宗師境的風咒而已,N瑟什麼。”

    浮在紫甲人身邊不遠處的趙常陵語帶不屑的說道,他一邊說話,一邊不疾不徐的將身子升到了海面上。

    一身白衣的趙常陵,從海水中升起之後,身上的衣物竟然不帶一點水氣,

    長發飄飄,白衣如雪的趙常陵,足尖輕點在海面上,仔細觀看,會發現,他的身上有層近似于透明的浮光,將他包裹在內。

    了解趙常陵的人都知道,這個人有很嚴重的潔癖,

    無論何時何地,他的身上都會有一層近似于透明的天地元力,將他包裹于其中。

    對于趙常陵來說,普天之下,除了天地元氣之外,一塵一葉,一水一花,都是髒的。

    那個金色的人形颶風,距離海面上這三十萬人,已經不足十米的距離了,這個時候,就算是眨一下眼楮,估計眼皮還沒有閉上,4階傳奇魔法——金色風暴,就會爆發了。

    “滾!”

    趙常陵舌綻春雷,一聲輕喝;

    那個金色的人形颶風,就像馬戲團里,听到了馴獸師命令的猴子一樣,沒有任何的停頓和掙扎,如條件反射一樣,停住了身形,

    然後,他就是一套連續的左後手翻接右後手翻,右後手翻接雙後手翻,一路‘滾’回到了他原來所處位置上。

    金卡都看傻眼了,難道自己和神聖精靈加頓的決斗,並沒有結束嗎?

    那個道貌岸然的家伙,用4階傳奇魔法中的海市蜃樓,讓自己墮入了幻境之中?

    不然,誰能給本龍解釋一下,剛剛金色風暴的後手翻是怎麼回事?

    只听說過能馴魔獸的,從來沒听說過有人能馴服元素魔法的啊,而且還是4階傳奇級的元素魔法。

    “消!”

    趙常陵再次舌綻春雷,一語成讖。

    “所有黃色的東西,都該非人道毀滅。”趙常陵說這句話的時候,瞥了一眼黃龍仕,如果沒有王上護著這個又髒又黃的東西,他早就動手,非人道毀滅黃龍仕了。

    那個金色的人形颶風,來時氣勢洶洶,引動了帕斯加爾港周遭所有風元素的暴動,

    走的時候,卻如一縷飛灰,無聲無息的消散在了帕斯加爾港的海面上。

    金卡終于可以確定,自己沒有墮入4階傳奇魔法中的海市蜃樓了。

    因為,他注入到金色風暴中的魔力本源,不見了,徹徹底底的不見了。

    “噗”的一聲,金卡噴出了一口金色的龍血,

    魔力本源,是所有傳奇強者最為寶貴之物,與他們彼此的靈魂緊密相連。

    別看金卡將魔力本源,打入到了金色風暴中,可當金色風暴爆發之後,那些魔力本源,還是會像認識回家之路的信鴿一樣,重新飛回到金卡體內的。

    可是現在,那些魔力本源竟然徹底消失不見了,這讓金卡很受傷,傷心,傷身,傷魂的很受傷。

    “不知來自何方的人類,我金卡承認小瞧了你們。”

    “一個傳奇級的刺客,一個傳奇級的狂戰士,還有一個傳奇級的預言家,你們的確很強。”

    “強到讓我這個傳奇級的龍語法師,也不能戰勝。”

    “不過,來自異鄉的你們,不會知道,我金卡輝耀羅迪爾,除了是一名偉大的傳奇級龍語法師之外,還是黃金龍族最強的傳奇龍戰士。”

    “接下來,就請各位品嘗近戰法師的恐怖吧。”

    (圍觀群眾呸,剛才是哪個臭不要臉的說,近戰法師是野蠻而又缺少禮儀教養的粗鄙之輩?)

    (金卡本龍的龍命都要沒了,還要臉干嗎?)

    璀璨的黃金之光,從金卡身上的每一個毛孔中迸射而出,他就像是一輪金色的太陽,將整個帕斯加爾港的海面,映射成了金色的海洋。

    海岸上觀戰的上萬人中,幾乎有九成的人,都被金卡身上迸射出的金光,刺激的暫時看不清楚任何東西。

    還有一成的觀戰之人,及時做出了應對,

    他們或是以極快的反應和速度,閉眼低頭,

    或是以某此魔法道具和濾光魔法,阻擋住了刺眼的金光。

    當金光散去之後,他們看到了一頭十丈大小的黃金雙翼巨龍,振翅懸停在了帕斯加爾港的海面上,

    這頭額前有王冠形狀龍鱗的金色巨龍,在它的龍爪上,還掐著一根半截牙簽大小的金色法杖。

    (加頓我沒說錯吧,揮舞著牙簽兒法杖的傻大個巨龍,才是最可笑的。)

    海岸上有極少數隱藏了身份和實力的強者,他們從化為金色巨龍的金卡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幾欲達到3階史詩階位的魔力波動。

    嘶,半步史詩!

    後起之秀,果然夠猛啊。

    別看金卡現在只是半步史詩,就憑這一點,那三個與他對敵的傳奇強者,就只能得到一個結局——慘敗。

    就算他們再多三個傳奇強者出來,結局依然還是慘敗,

    略有不同的就是,如果他們敢于犧牲自己,自爆的話,也許會給金卡造成一點輕傷吧。

    紫甲人瞥了一眼身邊的黃龍仕,

    就是這一眼,讓一直出工不出力的黃龍仕驚出了一身的冷汗。

    這是瘋狗徐要咬人的前兆啊!

    干嘛啊,磨洋工的又不是只有黃某一個,

    薺武夫只要使出兩分力氣,就能秒殺這頭黃皮小妖。

    薺當國,閑半拉膀子,也能把那家伙揍得生活不能自理。

    還有趙常陵,你又是滾,又是消的,裝什麼勞模?

    說個一勞永逸的絕字,能累死你嗎?

    憑什麼只欺負我黃龍仕啊?

    香蕉菠蘿隻果梨的,黃某打不過你徐,還收拾不了天上那個自我感覺良好的二貨嗎?

    真當我五毒俱全——黃龍仕是叫假的嗎?

    紫甲人又瞥了黃龍仕一眼,

    某些被黃龍仕以秘法封印的記憶,在紫甲人這一眼的刺激下,破繭而出。

    重新回憶起這些塵封記憶的黃龍仕,臉色蒼白的嚇人。

    再嚇唬黃某,黃某就死給你看!這只是黃龍仕的內心潛台詞,

    這話他不敢說,甚至連想都不敢再想,不惜以自毀部份本命神魂為代價,將剛剛的吐糟記憶,從自己的神魂中,完全消除之後,黃龍仕的臉色才好了一些。

    “王上,關鍵時刻,還得是您最忠誠耿直的臣子——黃龍仕,來為王上分憂啊。”

    “請王上,稍待片刻,黃某翻掌即回。”

    黃龍仕的話音還未落地,他的身形便再次化為一道黃光,瞬息之間飛到了已經化身為十丈巨龍的金卡身前。

    “呔,化形小妖,休要猖狂。”

    “記住,今日將你翻掌成擒的,是北涼王徐御下——參政軍師黃龍仕。”

    這一刻的黃龍仕,臉上沒了那副奸滑狡詐的猥瑣神色,

    在他的眉宇之間,多了七分算盡天下的智珠在握,和三分陰狠毒辣的狂放不羈。

    已經到了半步史詩階位的金卡,這一刻龍魂顫栗,

    面對著這個與他十丈龍身比起來,無比渺小的人類,金卡所有的傲氣,霸氣,狂氣,都被統統的碾碎成塵。

    只見黃龍仕一聲清喝,右掌前伸之後,微微一翻,

    黃金龍族之主,也是龍族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半步史詩級強者,更是龍族五大龍語法師之一的金卡輝耀羅迪爾,隨著黃龍仕的手掌輕翻,身形疾速縮小,最終化成了一只麻雀大小的金龍,被黃龍仕生擒活捉到了手中。

    三十萬北涼軍,群穿到神聖大陸的第一戰——旗開得勝;

    開局便由北涼王徐御下——參政軍師、五毒俱全——黃龍仕,將傳奇級別的龍語法師——金卡輝耀羅迪爾,翻掌成擒!

    ()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