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混在古代做閑人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七十一章爭端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太後朱氏睜開眼楮,說道︰“原來是皇兒啊,今日怎麼來我這來了?”

    “今日無事,就來母後這看看。”梁帝趙元疲 檔饋br />
    太後看到趙元莆 斕乃 郟 橢 浪Х四搶鎩br />
    “你去看她了?”太後問道。

    “嗯,孩兒剛從那里回來。”趙元撲檔br />
    “十八年了,有些事也該放下了。

    有些人也該忘記了。你要記住你不再是當年的一個王爺了,而是一國之君。你有必要為你的子民考慮!”

    “母後,如果有些事情真能放下該多好。有的事你想放下卻也不能放下。”梁帝趙元撲檔饋br />
    “母後,你的六十大壽。兒臣已經安排好了。不知道母後還有什麼吩咐?”梁帝問道。

    “你辦事母後放心,你就先忙去吧。國事為重!”

    梁帝看到自己的母親開始攆人,自己也不好在這呆著。

    “等等,許巍留下!”

    梁帝看了看母後,又看了下許巍。說道︰“你先留在這吧!”

    “他怎麼樣了?”太後朱氏問道。

    “最近還不錯,不過……”

    “怎麼了?難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太後朱氏問道。

    許巍就將事情的前因後果,告訴了太後朱氏。

    “哼!這個賤人!看來是當我不存在啊!”太後朱氏咬牙切齒的說道。

    “唐川,你今天真沒有跟柳如是那啥?”杜必書好奇的問道。

    “你都問我幾遍了!我真沒有,真的什麼事情都沒發生!”唐川無語的說道。

    “不應該啊!你不會還是個處吧?”

    “處,處怎麼了!”唐川心虛的說道。

    “沒,沒!哈哈哈哈”杜必書開心的說道。他能想到唐川到現在還是個處男。

    兩人一路說說笑笑不一會兒就了回到各自的家。

    “少爺,你回來。”

    唐川一進門就看到詩雨,詩韻在門口等著自己。心里一陣感動!

    “嗯,怎麼。你們一直在這里等我?”唐川看著詩雨,詩韻,說道。

    “對啊”

    “沒有”

    詩雨看了看詩韻,不明白姐姐明明在這一直等著,為何不承認。

    “嗯嗯。好吧,走進去吧!”

    唐川看著詩韻詩雨也是服了,連個謊話都不會說。

    回到唐府後,唐川和王玉嫣,詩雨、詩韻又開始了麻將之旅。

    “二餅”

    “五萬”

    “踫”

    “七條”

    “別動,我卡七條。贏了!哈哈哈哈”王玉嫣開心的說道。

    四人有玩了三局,各自贏了一局。就草草的收場了。

    晚上唐川正在房間睡覺,對外面的情況一無所知。

    “ , ”房屋上傳來幾聲響動。

    “什麼人!”詩韻大聲問道。

    詩雨詩韻連忙帶著劍,跑了出去。結果就看到一個老乞丐在唐川的房間門口,鬼鬼祟祟。一看就不像好人。

    “看劍!”詩雨拔出手中的軟劍,飛速的沖了過去。

    老乞丐正在唐川得門口,往里看呢。突然感覺背後一股殺氣。扭過頭一看,一名女子拿著一把劍想自己飛奔而來。

    老乞丐一開始沒想動手,結果發現詩雨步步緊逼。也只好出招反抗,詩雨也才發現這老乞丐也是一名高手。

    可她沒想到的是,自己僅僅一招就被老乞丐點了穴道,動彈不得。

    詩韻見自己的妹妹被一招制服,就知道單憑自己一人是不可能打敗老乞丐的,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詩韻也僅僅在老乞丐手下走了三招,就被制服。

    唐川也被外面的動靜弄醒了,提著褲子就出去了。

    迷迷瞪瞪的問道︰“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子,你可還記得老夫?”老乞丐看到唐川出來了,問道。

    “哦,原來是前輩!不知道深夜造訪有何事啊!”唐川不解的問道。

    “哈哈哈哈!你可真是貴人多忘事。這都第四天了,我特意過來喝你的好酒”老乞丐說道。

    “咦?她們兩個人怎麼了?”唐川問道。

    “她們啊!想對老夫出手,被老夫點了穴道。你子不錯啊,幾天沒見又多了兩個美人啊!”老乞丐羨慕的說道。

    我去,過來喝我的酒。卻點了我的侍女的穴道!

    “那還麻煩前輩將他們的穴道給解了吧!”唐川恭敬的老乞丐,說道。

    老乞丐也知道自己來這,是干什麼的。

    唐川就從里屋拿出來一壇酒,說道︰“前輩,來嘗嘗。”

    唐川給老乞丐倒了滿滿一碗酒,老乞丐並沒有像唐川想象中的那樣豪飲,而是心的拔出塞子,只抿了一口,就閉上眼楮細細的品味,許久才睜開眼,贊嘆道:“如果不是此酒的醇香不及竹葉青,老夫差點以為是楚國的竹葉青又現世了。”

    “前輩,你看我這武功?”唐川問道。

    老乞丐也知道吃人嘴短,拿人手短。

    他從懷里又掏出一張皺巴巴的紙,看著唐川說道:“老夫這里還有一套內功心法,你過兩天再給我帶一壇這樣的美酒,我便將這心法贈與你。”

    唐川搖了搖頭,說道:“我不要心法,這酒弄起來麻煩,這次是最後一次。”

    老乞丐嗜酒如命,要和他談條件,就得先斷了他的供給。

    “不要”老乞丐看了看他,說道:“這心法可不是一般武功可比的,比你那兩個侍女的武功招數好的不知多少倍。

    唐川看著老乞丐,很是不相信。要是真是那麼好,一壇酒就能換過來。那肯定是個殘次品。

    似乎是看穿了他的想法,老乞丐搖了搖頭,說道:“放心吧,這口訣是完整的,老夫以人格擔保。”

    唐川剛才還信,現在不信了

    唐寧沉吟許久,伸手接過那幾張紙,說道:“老前輩贈與的秘籍是無價之寶,豈是幾壇酒就能相抵的,這樣吧,只要我在大梁一天,就每三天給前輩帶一壇這樣的酒,如何”

    “這可是你說的!”老乞丐瞪大眼楮看著他,回過頭,看著詩雨,詩韻說道:“兩個妮子,你們可要幫老夫作證!”

    唐川看著他,說道:“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這年頭,像你這樣的好人不多了。”老乞丐咂了咂嘴,說道:“喝了你的酒,什麼甘露白千日醉,就都淡的像是水一樣沒了味道,你說話算話啊……”

    唐川伸出手,說道:“老前輩如果不信,可以擊掌為誓。”

    “信,當然信。”老乞丐笑了笑,立刻伸出手掌。

    唐川伸出手,和他枯柴一般的手掌擊在一起,笑道:“那就一言為定了。”

    ()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