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長生榜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章混世魔王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天安城”。

    只是這個城市原來的名字,它現在的名字叫“天傷城”。

    傷心之地。

    傷心之城。

    一個來了就不願意再來的城市,一個來了就會後悔一輩子的城市。

    這座城市之所以改名叫天傷城,是因為城里的四個遭天殺的惡魔少主和一個遭雷劈的混世魔王,因為他們的惡名遠揚而讓這一座城市改換了門楣。

    四個惡魔少主,來自于四大家族,是四大家族里無惡不作的人物,只要是有他們在的地方一定是雞犬不寧。

    一個混世魔王,卻不知道來自哪里,因為他是一個孤兒,一個浪子。

    這一個城市,因為他們的存在而變得烏煙瘴氣,他們不僅欺負別人,相互之間也形成了狗咬狗、貓咬貓的景象。

    特別是這里的原住民,更是將這些家伙恨得咬牙切齒,就是做夢都在詛咒他們不得好死。

    讓一座城市因為四個惡魔少主和一個混世魔王而改換名字,不僅在“西月國”還是第一次,在整個“大風王朝”也是第一次。

    在西月國一千多個大小城池之中,天傷城不過是其中最小的一個城池而已,但是因為這五個人的所作所為而在西月國臭名遠揚。

    不僅如此,西月國作為大風王朝一千多個附庸小國,也因為有了這幾個惡魔少主和一個混世魔王而在整個大風王朝之中變得榜上有名。

    由此可見,這些家伙給天傷城帶來噩夢一般的命運,誰見了他們,誰就只能自認倒霉。

    這個被稱為天傷城的建築物,看上去非常的奇怪,整座城市看上去就像是一個寒光閃閃巨大的墳墓,所以它們的名字叫做“墓城”,像墳墓一樣的城池。

    除此之外,就是那一座座寒玉石頭堆砌而成的房屋,也像是一座座的墳墓,這些房屋的名字,也是非常奇怪的,名叫“墓屋”,如同墳墓一般的房屋。

    之所以叫做墓屋和墓城,是因為這個世界最初的名字叫做“死界”,死亡之界。

    這樣一個奇怪的世界,再加上一些奇奇怪怪的人,使得這一個世界變得更加的死氣沉沉。

    踏踏踏……

    一陣陣奔跑之聲之中,還傳來一陣陣猶如從悶葫蘆里傳來的怪異的吼叫聲,城門大開之後,一隊人馬從城里大聲吆喝著飛馳了出來。

    在這些人的胯下,是這個世界獨有的怪獸—“原始獸”。

    在原始獸的背上,坐著四個衣著光鮮亮麗的少年公子,他們一邊大笑著,一邊駕馭著原始獸朝著城門外奔去。

    體型龐大的原始獸之上,坐著那個少年公子的身影,顯得十分的渺小,看上去就像是幾只小老鼠一樣。

    這四個少年公子,一眼就可以看出來,他們就是天傷城里猶如老鼠過街一樣的惡魔少主。

    在最後一只原始獸的背上,捆綁著一個袋子,在袋子里有著一個掙扎的人形,看樣子這是一個被他們裝進了口袋里的人。

    “媽的,你這個狂妄自大的混世魔王,我看你只能算是一個屎殼郎,既然敢搶我們的風頭,老子們才禍害了一個城市,听說你禍害了十幾個城市,你讓我們這些惡人的臉往哪里放,所以我們只能把你送進天墓里去和小鬼玩玩了。”

    望著這個掙扎的袋子,一個錦衣少年好像吃了開心果一樣高興,一路歡笑著順著黃圖大道朝著遠方奔去。

    “你這個混蛋,簡直就是一個異類,男生女相不說,還天生四個手指頭,長著一個一紅一黑的怪身子,不是一個怪胎,也是一個妖孽,你這個不男不女的家伙,你做不了男人,也變不了女人,只能這樣不男不女的活著,成為我們的開心果,直到把你玩死!”

    另一個少年揮舞著鞭子,也對著袋子里的人笑罵道。

    “你們這四個王八蛋,最好把老子送遠一點,不然的話老子還是會回來的,嘿嘿,只要老子回來,你們就撅著屁股等著吃屎吧。”

    從袋子之中,傳出來一個死豬不怕開水燙的聲音,絲毫沒有露出服軟求饒的口氣。

    “哈哈,混世魔王,我們已經送了你八次了,這一次,我們保證你回不來,就算你能回來,也只能變成小鬼才能回來,只要你能變鬼回來,老子給你燒香磕頭。”

    另一個華衣少年公子對著袋子狠狠的抽了一鞭子,抽得袋子里的混世魔王一陣破口大罵,直接將他們的十八輩祖宗慰問了一個遍。

    原來被那些惡魔少主裝進口袋里的人,正是那個和他們一樣可惡的混世魔王。

    不知道走了多少時間,一路之上,一個是不停地罵,一個是不停的打,當這些紈褲少年公子停下來的時候,已經來到了荒郊野外一座古老的墳墓前。

    這一座墳墓,就是存在于這個世界不知道多少萬年的“天墓”。

    所謂的天墓,就是那些隕落了強者的埋葬之地,那個地方,不僅是他們隕落之後的歸屬地。還是他們埋藏了無數寶貝的死亡禁地。

    這一座天墓,一片死氣沉沉,一塊墓碑,已經碎成了幾塊,散落在天墓的周圍,看上去十分的荒寂、陰森,好像隨時都會有幽靈鬼魅從墳墓里冒出來似的。

    這是一個已經出世的天墓,說白了,也就是一個被開啟了的天墓,天墓里面的寶物,早就成了有緣人的神兵利器,讓他們可以在一方世界里稱王稱霸,這里剩下的,就只有橫亙亂石和無盡死氣。

    幾個奴才模樣的人將原始獸背上的袋子丟下來,然後抬著上了天墓的石階,最後從一個破洞口將袋子塞了進去。

    “哈哈哈……這個混世魔王,如果這次你能夠活著回來的話,除非是你遇上神仙,老子見了一定喊你三聲爺爺,然後白天給你提鞋,晚上給你提尿壺。”

    幾個少年公子,跨上原始獸,你一言我一語望著天墓一陣大笑,然後一聲 哨著離開了天墓,很快便消失了身影。

    天墓之中。

    “媽的,老天爺,你也太殘忍了,想不到我一代混世魔王逍遙郎就這樣掛掉了,真是不甘心啊,老子還是童子雞還沒有娶媳婦啊!”

    向著石壁下直線墜落的袋子里掙扎的逍遙郎,憑著最後的一絲意識,發出了一聲只有自己才能听得見的呢喃細語,整個人終于昏死過去。

    這個少年,原來名叫逍遙郎,當然,這個名字是他自己給自己取的,他從小就沒有爹娘,所以一直以來就沒有名字。

    他不僅不知道自己叫什麼名字,更不知道自己來自哪里,父母是誰,說到底,他就是一個孤兒,一個浪子。

    從來到天傷城的那一天起,逍遙郎就被四個惡魔少主變著花樣的欺負,原因很簡單,因為他男生女相,長得粉雕玉琢,人見人愛,花見花開,這些惡魔少主把他當成一個怪胎一樣侮辱。

    誰知道逍遙郎也不是一盞省油的燈,于是屬相相克,水火不容,和四個惡魔少主一戰就是十年,只可惜,輸多贏少,每一次逍遙郎都是抱個大熊貓回家。

    五年之中,逍遙郎成了天傷城的一顆天狗星,人們漸漸忘了他的本名,都叫他天狗,過了五年之後,天狗的名字又變成了混世魔王,在天傷城之中,除了四個惡魔少主之外,就只有他可以大小通吃。

    這一次,逍遙郎又被惡魔少主抓住了,送到了這偏遠的天墓之中,不知道他還能不能活著走出天墓。

    不知道什麼時候,等到逍遙郎睜開眼楮的時候,看見的是一個滿頭紅發、一臉童顏的面孔。

    這一張面孔,湊得很近,幾乎都踫到了逍遙郎的鼻尖,順著鼻尖看下去,還可以看見一個如同彌勒佛一般的滾圓身體。

    在老頭子面前的是一張半男半女美得近乎妖孽一般的臉蛋,即使是逍遙郎的右手少了一根手指頭,也沒有減少逍遙郎釋放出來的妖孽一般的氣息。

    “嘿嘿,你是誰?想不到你這個小子還是一個小臭蟲,你終于醒了,這是我睡覺的地方,你忽然闖進我的家要干嘛,想要偷我家的金元寶還是銀元寶?”

    這個怪老頭,一雙滴溜溜的狐狸眼楮在逍遙郎的身上打轉,好像饞貓看到了一條大黃魚。

    逍遙郎一個 轆翻身,從地上站起來,望著怪老頭道︰“我是誰?我也想知道我是誰?你是人還是鬼,如果你是人的話老子就是皇上,如果你是鬼的話老子就是鬼王,在老子的面前沒有你充大尾巴狼的資格。”

    怪老頭也不生氣,只是嘿嘿一笑道︰“呵呵,竟然還有比我老人家橫的人,有趣有趣,我老人家已經很久沒有見到你這種開心果了,小臭蟲,如果你是皇上的話我老人家就是太上皇,如果你是鬼王的話我老人家就是閻王爺。”

    逍遙郎摸摸腦袋,嘴角之上,浮現出一道邪氣,“這麼說來,老子還沒有死啊,不過遇上你這個老頭兒倒是讓我想不到,我就奇怪了,你怎麼會在這個天墓之中呢?”

    ()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