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長生榜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906章 身世之謎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天地之子,天地之心,天地之靈,天地之印。”望著地上咯咯大笑的嬰兒,從那個小怪獸的嘴里,再一次吐出了人言,這些好像偈言一般的文字,不知道隱藏著什麼樣的秘密。

    嗖!

    墳墓之前,說完這些話,那一只小怪獸竄到嬰兒的面前,一片啟神秘的光芒包裹住了嬰兒的身影,消失在了這一片古老神秘的空間。

    隨著鏡面之上最後一道流光消失,逍遙長生仿佛還置身在幻境之中難以自拔,眼前的景象,實在是太過于離奇了,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良久之後。

    逍遙長生咽了一口唾沫,望著花仙舞道:“天地之子、天地之子、天地之子……難道我非父母所生,而是來自天地造化?”

    花仙舞點點頭,道:“天地之女,自然之女,你是天地造化,我也是天地造化。”

    逍遙長生瞪大了眼楮望著花仙舞,想不到他們之間,竟然有著如此驚天動地的生命之秘。

    花仙舞幽幽然道:“你是長生河畔長生石,我是長生石旁長生花!”

    “在億萬劫年之前,九天九地,發生了一場仙魔大戰,這一場大戰,九天之上,那些神聖仙佛,九地之下,那些妖魔鬼怪,他們各顯神通,有的呼風喚雨,有的移山填海,有的偷天換日……斗變化,千變萬化,斗法寶,層出不窮,斗法力,變幻莫測……”

    “那一場大戰,不僅破壞了九天九地時間和空間,而且還毀壞了九天九地的道法與規則,許多戰死的仙魔,遭到了毀滅,只好把元神寄宿到了三十六顆天星和七十二顆地星之上,最後,一百零八顆天地之星散落到了三千大千世界,如果這一百零八顆天地之星進入輪回,便會重新造化九天九地,重建時空新秩序,重鑄時空新ji yuan。”

    “又經過了億萬劫年之後,天地之間,流傳著另一個傳說,說是一百零八顆天地之星孕育出了一顆紅色珠子和一顆黑色珠子,最後,紅色珠子和黑色珠子在長生河里結合在了一起,經過始界的三生三世之後,孕育出了一顆“長生石”,這顆長生石又經過了三生三世之後,誕生出了一個生命體,這個生命體被人稱之為‘天地之子’。”

    “天地之子進入轉世輪回,大鬧了三天三地之後,最後隕落在了天界。一百世之後,這個天地之子再一次轉世輪回,大鬧了六天六地之後,最後隕落在了神界。”

    “從此以後,每經過一百世,便會出現這個天地之子轉世輪回的機緣,所以便有了‘百世再生,不為長生!千世輪回,只為初心!彼岸花開,不死神話!九界封印,天地爭霸!’的由來,這一個天地再生的生命體,也被位面世界稱之為‘神魔天子’,也就是‘順天子’和‘逆天子’的混合體。”

    “于是,在位面世界之中,又出現了一個傳說,那就是神魔天子為什麼不能天地爭霸,九界封印,那是因為神魔天子沒有聚齊散落于三千大千世界天地之星,從而形成轉世輪回的生命體所演化‘紫微斗數’的格局,所以無法重建時空新秩序,重鑄時空新ji yuan。”

    末了,花仙舞話語一轉,幽幽然吁了一口氣,道:“長生河在神界,你只有到了那個世界,才能夠真正的了解你前前後後的身世之謎。”

    經過了花仙舞的一番講述之後,逍遙長生這才恍然大悟,原來所有的一切因緣,都已經是冥冥之中注定了的。

    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之謎,逍遙長生的心境,頓時豁然開朗,既然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那就順其自然,通達天听。

    鴻蒙部落。

    一處幽靜之地。

    在逍遙長生的面前,是四座圓冢,圓冢之前,立有四塊墓碑。

    一塊上書“九天睡娃之墓”,一塊上書“散花天女之墓”,一塊上書“快活王子之墓”,一塊上書“糊涂閑人之墓”。

    這些墓碑上的字體,全部是由老皇蟲一個人用手指頭雕刻出來的。

    逍遙長生知道,這里雖然是四個人的歸屬之地,卻不是他們的葬身之地,這里埋葬的,不過是他們的衣冠罷了,他們的身魂,已經在大戰之中消失,這個地方,叫做衣冠冢或許會很合適一些。

    但是,不管怎樣,他們是為始界而獻身的,也算是結成了xiu lian之道的正果。

    旁邊的老皇蟲一改往日的做派,手里沒有拎著酒葫蘆,也沒有喝的瘋瘋癲癲,這個時候,他似乎比任何時候都清醒。

    等到逍遙長生焚香之後,老皇蟲這才幽幽的嘆了一口氣道:“小子,丫頭,你們也算有福了,可以讓一代大帝來祭奠你,你就安息吧。”

    望著老皇蟲蒼老的身影,逍遙長生感覺到鼻子一酸,一個素不相識的老頭兒,將他們師兄弟五個人聯系在了一起,譜寫了一曲可歌可泣的壯麗華章。

    碧落聖地。

    如今的聖地,已經變得熱鬧非凡,只有一些安靜的空間,才是那些不問世事一心xiu lian之人願意呆的地方。

    後山別院。

    曲徑通幽,曲徑的盡頭,便是一座雅致的小樓。

    小樓之前,是流水,小樓之後,是青山,但是最引人注目的,還是小樓之上的一塊牌匾,上面鐫刻著四個字——逍遙神游。

    一道身影,斜靠欄桿,孑然而立,青色的衣裙,勾勒出曼妙動人的玲瓏曲線,雖然看上去十分的美麗,但是從身影之上透露出來的氣息,還是讓人感覺到了那一種分外的落寞之情。

    她的目光久久的凝視著牌匾之上的字跡,好像真的進入到了神游狀態。

    索索索……

    一陣輕微細碎的腳步聲,在羽蝶的身後響起來,但是羽蝶卻是渾然不覺,直到那個身影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聖母,有什麼事嗎?”

    見到聖母的身影遮住了自己的視線,羽蝶這才從沉思之中醒悟過來望著聖母笑了笑。

    聖母有些心疼的望著羽蝶道:“傻丫頭,沒事我就不能來看看你嗎?你以為你這里就是世外桃源了嗎?”

    羽蝶望著聖母強顏歡笑道:“聖母放心,過幾天我就回去了,我到這里來不過是為了散散心而已。”

    聖母無可奈何的搖了搖頭,羽蝶的心中所想,她做母親的又怎麼會不知道,不過既然一切都是命中注定,那就等待著命運的決斷好了。

    聖母也算是死過一回的人了,所以對任何人、任何事都比一般人看得開,他就像是頓悟之後的高僧一樣,已經是四大皆空了。

    踢踏踢踏……

    一連串有節奏的腳步聲,在小樓之上的曲徑上響了起來。

    “誰?”

    羽蝶皺了皺眉頭,側過身子,有些不悅的望著曲徑的出口。

    “我!”

    一道聲音,從曲徑之中順風傳過來。

    “啊……”

    僅僅只听到一個字,卻已經讓羽蝶輕掩紅唇,美瞳之中,露出了驚喜交加的神色。

    曲徑的出口,一個身影,飄然出現,笑吟吟的立在了羽蝶的面前。

    首先映入逍遙長生眼簾的,便是小樓之上的四個大字。

    那四個大字代表的意義,也只有逍遙長生才能夠讀得懂。

    “拜見逍遙大帝?!”

    見到了逍遙長生,聖母趕緊過來對著逍遙長生盈盈下拜。

    還沒有等到聖母拜下去,逍遙長生大袖一拂,已經將聖母穩穩的托了起來。

    望著逍遙長生慢慢走過來的身影,羽蝶輕輕的撫了撫胸脯,努力保持著內心的平靜,望著逍遙長生盈盈一笑道:“你來了!”

    “對,我來了,來看看你。”

    逍遙長生目光專注的望著羽蝶,眼瞳之中,沒有任何的雜質。

    從逍遙長生的眼波里,羽蝶也同樣讀出了一些特殊的信息,心中不由得黯然神傷,她知道,逍遙長生內心的那個位置,不僅她取代不了,就是北紫衣也取代不了,真正的能夠入住逍遙長生心里的,就只有那一個人。

    不過,逍遙長生能夠前來,也算是讓羽蝶感覺到欣慰了,當即咯咯一笑,指了指小樓道:“我這個地方怎麼樣?算得上是世外桃源吧?”

    逍遙長生點點頭道:“你這個地方,就算是神仙也住得。”

    說完之後,兩個人相視而笑,彼此的心里,都是輕風流雲,灑脫自在。

    兩個人的神色舉止,聖母都看在眼里,她也只能默默的嘆了一口氣,女兒的終身,只怕是要誤了。

    聖母知道,在羽蝶的心里揮之不去的影子,不是現在的逍遙大帝,而是當初的逍遙郎。

    離開碧落聖地之後,逍遙長生去了很多地方,有的地方,他是悄悄地去,然後悄悄地離開,在他的心里,有的人的生活,是不值得被打擾的,哪怕他是高高在上的帝尊人物。

    天一宮。

    如今的天一宮,比起當年來,依然是毫不遜色,好一派熱鬧昌盛的景象。

    而今天,正是天一宮外門招收新弟子的日子。

    當初的結界,已經被撤去,終于讓天一宮出現在光天化日之下,可以正大光明的開宗立派。

    當然,這一切都得益于逍遙長生的力挽狂瀾,所以在天一宮的廣場之上,同樣矗立著一尊逍遙長生的雕像。

    廣場之上,一個個身影,絡繹不絕,紛紛朝著外門之地匯聚而去。21

    ()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