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長生榜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907章故地重游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人群之中,有一個身影,他的腳步,不急不慢,混雜在川流不息的腳步聲里,竟然也是朝著登記的地方而去。

    凡是進入到外門之地成為新弟子,都必須先登記領取號牌,然後按照順序進行考核,只有通過考核的人,才有資格成為天一宮的新弟子。

    跟隨著人流,慢慢來到登記之地,簡簡單單的木桌之前,是一個白發蒼蒼的老者,不過,他的手腳卻並不慢,所有的登記發號有條不紊,完全是一副得心應手的模樣。

    “福伯,你好啊!”

    逍遙長生對著老者微微一躬身,臉上堆著笑容。

    這個老者,竟然就是當初給中宮做飯的廚子,想不到竟然成了外門的一個小小的執事。

    也許是當初的中宮解散了之後,他就沒有了差事,便被派到了外門來做一些雞毛蒜皮的雜務。

    “這個混蛋,想來拉關系嗎?你當這里是菜市場嗎,還可以討價還價,沒有一點兒真本事的話,你就只能滾出天一宮。”

    旁邊的修煉者,見到逍遙長生一副溜須拍馬的模樣,頓時露出了鄙夷的神色。

    福伯抬起頭來,冷冷的看了逍遙長生一眼,一揮手道:“叫爺爺也沒用,我這里走不了後門。”

    “哈哈……”

    人群之中,爆發出了一陣哄堂大笑,都認為逍遙長生拍馬屁拍到了馬腿上。

    天一宮是什麼地方,那可是無數人敬畏的神聖之地,很久以來,就有一條鐵打的規矩,那就是無論你是高貴的世子,還是卑賤的庶子,要想進去天一宮,對不起,不問出身,只問實力,請拿出真本事來。

    逍遙長生卻是面不改色,笑道:“我想成為你的徒弟可以嗎,你做的菜太好吃了。”

    福伯微微一愣,道:“怎麼,你想學做菜?”

    “這個家伙,腦袋被驢踢了嗎?許多人擠破了腦袋都想進入到外門,他倒好,竟然是為了做一個廚子。”

    一個個修煉者,神色不解的看著逍遙長生,好像在看一個怪物一樣,如果不是逍遙長生說話還正常的話,他們一定認為自己見到了一個瘋子。

    “是的,我想傳承你的衣缽。”

    逍遙長生一本正經,絲毫看不出他撒謊的樣子。

    福伯摸了摸頭,忽然一瞪眼楮道:“小家伙,你不會是來消遣我的吧?”

    “執事,他是個傻子,他就是來消遣你的,你讓他滾出去!”

    忽然有人大叫了一聲,看樣子非常生氣逍遙長生耽誤了他們的時間。

    “對,他就是一個傻子,把他趕出去!”

    一個個修煉者,對著逍遙長生揮了揮拳頭,恨不得將逍遙長生一腳踢出去。

    “如此喧嘩,成何體統?”

    一道喝聲,從逍遙長生的身後滾滾而來。

    所有的修煉者,立刻噤若寒蟬,紛紛回過頭來,望著一個身影踏步而來。

    “拜見大長老!”

    見到此人,福伯趕緊離座,忙不迭的對著大長老拜禮。

    “你啊,真是越老越不中用了,這點事兒都鎮不住,”

    大長老訓斥了福伯之後,冷冷的盯著逍遙長生,道:“趁老夫還沒有發火之前,你趕快消失,不然的話,會有人把你丟出去的。”

    大長老的話,說得輕描淡寫,但是誰都知道,他的話就是規矩,誰也不敢違背。

    “是嗎?”

    逍遙長生含著笑意,如沐春風一般望著大長老。

    “執法弟子,將他打出去!”

    逍遙長生的輕視,讓大長老發出了一聲大喝,一個個手拿法杖的弟子,應聲而來,對著逍遙長生撲了過去。

    逍遙長生臉色不改,等待著那些法杖落下來。

    噗嗤!

    那些法杖,還沒有落在逍遙長生的身上,竟然在執法弟子的眼前融化了。

    “有鬼!”

    所有的執法弟子,目瞪口呆的杵在了原地,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善財……不……逍遙大帝!”

    幾個字眼,從福伯的嘴里艱難的吐出來,經過一番陳年記憶的搜索之後,福伯終于響起了當初的事,當初的人。

    “逍遙大帝?”

    首先蒙圈的是那些修煉者,他們一個個呆如木雞的望著逍遙長生,他們做夢也想不到,面前這個青年,就是拯救了整個始界的救世主。

    “逍遙大帝?”

    那個大長老,目光呆滯的望著逍遙長生,可以清楚的听到他吞咽口水的聲音。

    “看來天一宮還是不歡迎我回來啊。”

    逍遙長生伸手一抹,恢復了原來的模樣,望著福伯笑了笑。

    “拜見逍遙大帝!”

    當逍遙長生的面容和廣場之上的雕塑影子合二為一的時候,噗通一聲,所有的修煉者,跪成了一片,把頭埋在了地上,哪里還敢看逍遙長生一眼。

    曾經蔑視逍遙長生的,恨不得摳了自己眼珠子,曾經嘲笑逍遙長生的,恨不得割了自己的舌頭。

    幾個離逍遙長生較近的執法弟子,直接是當場嚇昏死了過去,敢向逍遙大帝下手,那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告訴你們的掌門人,逍遙郎前來拜過山門了。”

    逍遙長生丟下一句話,整個身影,鴻飛渺渺,消失無蹤。

    “恭送逍遙大帝!”

    所有的人滿頭大汗,磕頭如同搗蒜,感謝逍遙長生的饒恕之恩,誰都知道,逍遙大帝動動手指頭,就可以夷平了整個天一宮。

    天安城。

    一座小屋之前,有幾口熱氣騰騰的大鍋,大鍋里熬著的是稀粥。

    早上的太陽,剛剛升起來,溫暖的陽光,斜斜的照射到一個灰色衣裙的女子身上。

    在女子的面前,是一排簡易的木桌子,上面擺放著許多的盆盆碗碗,盆里的稀粥,正在冒著熱氣。

    在木桌子之前,是一排衣衫襤褸皮膚菜色的乞丐或者流浪者,看那情形,此處是在舍粥,他們來此,就是為了一口嗟來之食。

    某一個時刻,那個女子轉過身來,斜照下來的陽光,正好在他的笑臉之上度上了一層金光。

    這個女子,不是別人,正是北紫衣。

    “你真是活菩薩,感謝活菩薩!”

    每當一個乞丐或者流浪者得到了一碗稀粥之後,從他們的嘴里,都會得到一聲聲發自內心的感恩。

    他們這些人,衣不蔽體,食不果腹,從三年前的那一天起,他們就會隔三差五的得到北紫衣的施舍。

    在那些人的心里,北紫衣就是一位活菩薩,但是在北紫衣的心里,不過是為了完成一個心願而已。

    小的時候,她流落在此,受盡了屈辱,如果不是逍遙長生的話,他早就餓死了。

    現在,她所做的,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但是這樣不足掛齒的小事,卻可以救很多人的生命。

    不僅如此,每當遇見受了傷無處醫治的人,北紫衣還會毫不吝嗇的施舍丹藥,讓許多人把這個地方當成了一個神聖的殿堂。

    相比于當初逍遙長生送給北紫衣的那一座富麗堂皇的大宅院,北紫衣卻是一次都沒有進去過,反而是將他賤賣了,用那些錢財來周濟那些需要幫助的窮人。

    呆在這個地方,北紫衣覺得心安,踏實,生活變得有意義,就是平日里的修煉,也開始變得立竿見影起來。

    吃飯、睡覺、走路,都是修行,北紫衣終于明白了這句話的真正含義。

    木桌子之前,一個個身影前來,一個個身影離開,他們的眼里,不僅看到的稀粥,而且還看到了一副美景。

    一個心地善良的女子,帶著祥和的光芒,風雨無阻的為他們施舍,如果和逍遙大帝相比,他們寧願贊美北紫衣。

    逍遙長生離他們很遠,而北紫衣離他們卻很近。

    不久之後,一個面容憔悴、步履蹣跚的人來到了北紫衣的面前,伸出漆黑的手掌,討要施舍。

    北紫衣淡淡一笑,盛好了一碗稀粥,玉手一伸,遞到了此人的面前。

    此人接過稀粥之後,並沒有離開,而是望著北紫衣笑道:“我生病了,我要丹藥。”

    “好的!”

    北紫衣溫婉的答應著,好像對待自己的家人一樣,滿頭青絲如同瀑布一般流瀉,顯得十分的美麗動人。

    配好了藥丸之後,北紫衣遞給此人笑道:“一日三劑,藥吃完了,你的病就好了。”

    此人拿到了丹藥之後,並沒有要走的意思,而是神色悠長的望著北紫衣笑道:“活菩薩,你就好人做到底吧,能不能給我一個容身之地啊。”

    “你這個無賴!”

    那些正在喝粥的人,望著此人大罵了起來,竟然還有如此不知好歹的家伙。

    “把他趕出去!”

    幾個男子站起身來,一邊走,一邊擼袖子,氣勢洶洶的朝著此人圍過來。

    “你們別理他,讓他走吧。”

    北紫衣輕輕揮了揮手,竟然一點兒也沒有生氣。

    那幾個男子,狠狠的瞪了此人一眼,罵罵咧咧的回到了原來的地方。

    “哎,沒有地方可去,那就去土地廟吧。”

    此人一邊說,一邊搖頭晃腦的離開了。

     當!

    北紫衣手里的勺子,忽然掉在了地上,嬌軀一震,美瞳之中,神采流露,目不轉楮的盯著那個離開的背影。

    “郎哥哥……是你嗎?”

    北紫衣紅唇哆嗦,玉手輕輕的捏著衣角,望著眼前那個日夜思念的身影。

    行走的身影,驀然止步,然後緩緩轉身,一張笑臉,出現在了北紫衣的眼前。

    ()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